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五十三章 总得让他明白!

第五十三章 总得让他明白!

  这一场厮杀刚刚结束之后不久,校尉王根栋派了自己三个亲兵走陆路穿村过田的赶回水师大营报功,不然的话这份功劳被岑征白秀他们染指谁也落不下多少。手机端 m.

  斩首六百余,每个士兵都能得到丰厚的奖赏,所以大家都很开心。

  一队人负责清理战场,一队人负责寻找官补码头原来驻守厢兵的尸体,沈冷找到王根栋,告诉他最好立刻派人去地方县衙把这件事知会一声,不要等到岑征他们来。

  都安排好了之后沈冷在栈桥坐下来,靠着柱子微微喘息,这一战他是最关键的点,他必须活着把水匪引到埋伏圈,说起来简单,任何一个微小的意外都有可能把沈冷送进阴曹地府。

  陈冉在沈冷身边坐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说道:“原来这是战争的样子......次我们十人队和水匪厮杀的时候我觉得那已经杀戮的极限,现在才知道那不过是杀戮的一点影子。”

  沈冷拍了拍陈冉的肩膀:“既然选择了从军,以后这种场面怕是不会少了,陛下要的水师不是巡抚江河,而是要扬帆海域,未来可能每一天都是这样的。”

  陈冉的肩膀颤了一下:“我们,都会死的吧。”

  他低下头:“没有谁可以一直保持好运气,一次,两次,三次,几十次,千百次......我们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一直都是胜利者,战场胜利几百次不是尽头,可失败一次是尽头了吧。”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有几个人能活到衣锦还乡。”

  沈冷道:“别把自己在战场能活下来寄希望于好运气,除非你把自己的名气改成好运气。”

  陈冉点头:“我知道的,归根结底还是要自己足够强大才行。”

  王阔海和杜威名两个人肩并肩从远处走过来,两个人都杀出一身的血腥气,一个高高壮壮一个精瘦修长,看起来有些很怪的和谐。

  “团率。”

  王阔海一屁股坐下来:“这一次的战场和一次有些不一样。”

  “嗯。”

  杜威名蹲下来:“一次恶心多了,第一次知道人因为恐惧或是在死前是那样的反应......”

  想到那些水匪被杀之前吓得屎尿失禁,鼻涕眼泪横流的样子,杜威名一阵阵的反胃。

  “团率,现在干嘛?”

  “告诉弟兄们把自己的军功都记清楚,不许碰别人的,但,也不许任何人碰咱们的。”

  “是!”

  杜威名站起来去传令,看得出来他现在对沈冷已经彻底服气了。

  陈冉看向沈冷:“水匪不会无缘无故的袭击官补码头对吧?”

  沈冷嗯了一声:“这样的事,我们还会遇到的。”

  陈冉微微皱眉:“没有结束的时候?”

  沈冷道:“有,我死,或是那个家伙死。”

  陈冉学着沈冷的样子耸了耸肩膀:“自己死多不好,怪疼的,还是别人死好了......怪,居然肚子有些饿,我去找些吃的。”

  沈冷站起来:“一起。”

  在这时候远处传来呜呜的号角声,那几艘熊牛战船总算是来了,从厮杀开始到结束再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将近一个半时辰,熊牛来的这么慢,

  问题的根本已经直指五品勇毅将军岑征。

  沈冷看到几艘熊牛战船靠岸想到有一件事还没来得及办,跑到校尉王根栋那边把那份地图要了过来塞进自己怀里,王根栋一脸的不明所以:“你干嘛,那是要还回去的。”

  沈冷:“校尉大人说是沈冷不小心把地图弄丢了。”

  王根栋:“何必呢?”

  沈冷笑道:“有大用处啊,这是战场的眼睛。”

  正说着,远处一队亲兵保护着勇毅将军岑征和参将白秀过来,两个人表情完全不一样,岑征寒着脸眼神阴沉,而白秀看起来很开心,笑容里没有一丝杂质。

  “干的漂亮。”

  白秀先开口说道:“这是水师建立以来打的最漂亮的一战了,我会和岑将军一起为你们报功,事情的经过我和岑将军都已经知道了,你们打出了咱们水师的威风,岑将军说了,他也要奖赏你们。”

  沈冷盯着白秀的眼睛看了一下,心说这个人难道是真的毫无问题?眼神里那么真诚,要么是确实问心无愧,要么是城府太深。

  岑征哼了一声:“虽说打的不错,可是居然报的这么晚,也算是贻误战机了,功劳再大这错处也掩盖不住。”

  王根栋抱拳:“卑职知错。”

  沈冷微微皱眉,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什么。

  岑征又教训了几句后脸色缓和下来:“我已经派人去知会宁武县县令,看来要在这停留一日了,军功我自会报给提督大人,不过在此之前,我自己做主从官补码头的库房里取一些银子,王根栋的标营士兵每人赏银五两,团率赏银十五两,校尉赏银二十两。”

  王根栋等人整齐抱拳:“谢将军!”

  沈冷楞了一下,居然傻呵呵的问了一句:“团率赏银二十两怎么样?”

  岑征:“嗯?!”

  沈冷一低头:“当我没说。”

  岑征微怒:“一点儿军人的样子都没有,吊儿郎当目无长官,扣掉你那十五两银子的奖赏!”

  沈冷心说自己嘴下次可不能这么贱了......本想着多要五两银子能把欠庄雍的债还清,结果现在那十五两银子的赏赐都成了泡影,真亏啊。

  王根栋连忙说道:“将军,此战首功当属沈冷,若非是他提前察觉了水匪的动向,并且提出诱敌埋伏的策略,这一战不可能打的如此顺利,还请将军三思。”

  岑征脸色一寒:“本将军的决定是能轻易更改的?功是功,过是过,要赏罚分明,王根栋你也是跟着我多年的老兵了,怎么连这些都忘了?你的二十两银子也不用去领了,这件事这样决定。”

  沈冷拉了还想说什么的王根栋一把,对他微微摇头。

  白秀等岑征走了之后笑着对沈冷说道:“将军大人没有真的责怪你们的意思,你们俩一会儿每人去领二十两银子,将军那边不用担心什么,我自然会说。”

  沈冷和王根栋连忙道谢:“多谢将军。”

  白秀拍了拍沈冷的肩膀:“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了,好好干,前途无量。”

  沈冷点头致谢,白秀笑了笑走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沈冷问王根栋:“校尉,往船队报信的人是不是在我们到官补码头之后出发了?

  ”

  “没错啊。”

  “按理说三十里的水路而已,战斗才一开始差不多送信的人能到,为什么将军说咱们送信那么迟?”

  “心里有鬼呗。”

  王根栋哼了一声:“岑征这个人,心思很重......你可能不了解他,我在他手下那么久太了解这个人了,他和咱们一样是寒门出身,所以一心想往爬,算是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也在所不惜,如果他真的靠向了沐筱风那边,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沈冷点头:“唔......先去领银子吧,万一那俩一会儿又反悔了呢?”

  王根栋:“你很缺钱吗?”

  沈冷一摊手:“缺,缺口特别大。”

  王根栋:“我那二十两一会儿你拿去吧。”

  沈冷笑笑:“校尉怎么也不问问我为什么缺钱。”

  王根栋道:“问什么问,战场生死作伴的兄弟了,不是二十两银子么,虽然对于咱们来说那不是小数目,可我更看重你我之前的情义。”

  沈冷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其实也没啥,之前欠了二十两银子,我自己领了那份足够还债了......之所以说缺口大,是因为将来终究是要娶她的,总不能寒酸,要给她最好最好的婚礼。”

  沈冷抬着头看着天空,云都是茶爷的样子。

  “老婆本吗?”

  王根栋咳嗽了几声后说道:“刚才我说把那二十两银子送你了?我收回......攒老婆本这种事,好像谁的缺口不大似的......”

  沈冷哈哈大笑:“校尉有心人了吗?”

  “嗯!”

  王根栋使劲点了点头,男子汉大丈夫生死都不畏惧,当然也不会在这种事扭扭捏捏:“母亲前些日子托人送信过来,说从去年开始身体大不如前,和我有了婚约的那丫头便顶着风言风语一个人拎着包裹进了我家门,已经伺候我老母一年有余,母亲为她着想劝她回去她只是不肯,我......不敢负她。”

  沈冷一边听着一边把那二十两银子从码头库房里领了,听完王根栋的话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银子,笑起来,把银子塞进王根栋手里:“托人带回家去吧,为大娘看病,为嫂子添新衣。”

  王根栋愣在那:“这怎么行?你还要还债的。”

  沈冷两只手放在脑袋后边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啊......我不一样,我你年轻。”

  王根栋:“过分了......”

  远处,白秀回头看了一眼沈冷和王根栋,他笑着对身边的岑征说道:“都是好苗子,将军也不用生气了,人无完人,他们已经做的足够好。”

  岑征看向沈冷:“我不喜欢那个叫沈冷的年轻人,气势太盛。”

  白秀道:“年轻人,气势盛一些是正常的,将军以后多培养是了。”

  岑征哼了一声:“你看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哪里像个兵!仗着自己有两次军功开始放肆起来,若是不压他一下,他早晚会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白秀摇头:“我们都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少年人哪能不得意,算了吧。”

  岑征把视线从沈冷那边收回来:“总得让他明白,征战,不是儿戏。”

  (本章完)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