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七十章 让他单纯下去

第七十章 让他单纯下去

  沈冷在家里并不能停留多久,庄雍只给了他两个时辰的时间就必须赶回军营里去,这次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抢夺求立人三艘战船,沈冷当居头功。

  此时此刻,在水师大营里,所有正六品以上的人都在等着他回去将经过说明,岑征如此看重功名利禄的人居然丝毫也不贪功,确实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

  将军杨宇凝笑着看向坐在正位上的庄雍:“将军倒是真偏爱那小子,放他先回了家,我们这些人一个个等的如热锅蚂蚁。”

  这话里多多少少有些埋怨,可他语气很好,尺度把握的也好,所以不惹人厌。

  庄雍看向杨宇凝:“我听闻杨将军和夫人感情极好,料来也能理解那小子此时的心情。”

  杨宇凝哈哈大笑起来,心里不得不佩服庄雍。

  他的夫人是陇右唐家的人,唐家在大宁算是一流世家,当初大宁立国的时候开国十二国公之一唐九念功劳最大,楚之地,有五分之一是唐九念打下来的,当初楚皇族在最后几万精锐保护下试图向南出海躲避,被唐九念围于息东道几乎杀绝。

  虽然杨宇凝的夫人在唐家也不是十分有分量的人,但出身唐家本身就足够分量了。

  庄雍这看似很寻常的一句话,就足以让杨宇凝闭嘴,而杨宇凝非但不会有所怨恨,还会很开心,因为庄雍在众人面前提到他夫人,还提到他和夫人很恩爱,杨宇凝不是傻子,当然明白用意。

  “年轻人啊,体谅一下也没什么。”

  杨宇凝笑道:“将军和夫人的感情才是真好,令人羡慕啊。”

  庄雍的夫人倒不是出身大家,甚至在嫁给庄雍之前字都不识得几个,庄雍是军中有名的儒将饱读诗书,夫人嫁给他之后他只要有时间就教夫人读书写字,现在他夫人做的文章,连朝廷里的那些饱学大儒都觉得好,也算是一段佳话。

  有人好奇庄雍这样的人怎么会取一位几乎不识字的女子?

  简单的很,他夫人曾经是留王府里的丫鬟,也是当初留王收养的战争遗孤。

  如果说陇右唐家分量大,杨宇凝的夫人自觉高贵,可在庄雍夫人面前却不敢不尊敬,留王府里出来的人,比哪家分量不大?

  而此时此刻,沈冷麾下那个团一百多名士兵就在军帐外面站着,其中九成的人曾经对沈冷都怀有敌意,可这次从南边回来后这种敌意荡然无存。

  半路上,沈冷可以为了李土命追杀仇人一夜,带回来仇人的人头祭奠亡者。

  只这一件事,就足以证明沈冷是一个值得他们认可的团率。

  陈冉昂首挺胸的站在队伍前边,他们刚刚得到了庄雍的嘉奖,每个人都很兴奋,这嘉奖的分量很重,当然值得开心。

  “兄弟,你现在对团率服气了吧,有几个人能做到每次都和手下人平分军功的?这次回来将军说要重赏团率,可团率说把他的功劳都分给大家,以后好好跟着团率,绝对不会被亏待了。”

  和陈冉说话的那个人是原来黎勇的人。

  “还没问过兄弟你姓什么?”

  陈冉问。

  那高高壮壮的人腼腆的笑了笑:“我姓彭,就是安阳郡人,南平江边上长大的,我彭家族中叔伯家里都是女孩,唯独我家里生了我这个儿子,所以我满月的时候家里摆了鱼宴,一直想不要给我取什么名字的我爹灵机一动......”

  陈冉:“我知道了,彭鱼宴!”

  “彭摆鱼。”

  陈冉:“哦......”

  正说着看到沈冷从远处过来,站在最前边的杜威名和王阔海同时高喊:“团率到!”

  啪的一声,所有人整齐的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听到外边的动静,庄雍忍不住满意的微微点头,那九个十人队交给沈冷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沈冷年纪太小无法服众,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了。

  沈冷走进中军大帐,这一屋子校尉将军看着他都在微笑,哪怕是沐筱风也不得不挤出来个难看的笑容应付一下。

  当然,一部分人笑的比沐筱风也好看不了许多,都很干涩僵硬。

  庄雍一边鼓掌一边站起来,其他人互相看了看,也只好跟着庄雍站起来,沐筱风却坐在那没动,能挤出个笑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参见提督大人,参见诸位将军,校尉大人。”

  沈冷肃立行礼。

  庄雍坐下来笑着说道:“大家已经等了你一会儿,你应该知道我们想听些什么,此次你们南下海疆可谓大获全胜,岑将军说这都是你的功劳,所以他还是希望你来讲一讲此战经过。”

  他伸出手:“说吧。”

  沈冷清了清嗓子:“我们抢了三条船。”

  “嗯!”

  庄雍点头。

  然后就没了声音。

  大帐里的将领们笑容逐渐的有些凝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逐渐变得尴尬起来,沈冷依然笔直的站在那,说了七个字之后就再也没了下文。

  “然后呢?”

  庄雍只好引导了一句。

  沈冷:“然后回来了。”

  庄雍:“咳咳......经过,具体些。”

  沈冷缓了口气:“我的人还在外面站着,现在是午后,太阳很大。”

  庄雍微微叹息:“带着你的人先回去吧,好好休息,嘉奖稍后就会发下去。”

  沈冷低着头沉默片刻,忽然抬头认真的说道:“卑职想为李土命求一件事,卑职把他安葬在宁武县,可那里不是家乡,卑职想把他带回来,送求立国的战船回来是军务事耽误不得,所以卑职不敢停留,现在卑职已经复命,请将军准许我带本团士兵接李土命回家。”

  沐筱风坐在那笑了笑:“据我所知,李土命不是死于和求立人的战争中吧。”

  沈冷看向沐筱风:“请问将军,死于进剿水匪厮杀之中,算不算为国捐躯。”

  沐筱风道:“他不过是个普通士兵而已,你带一团人去,是坏了军中规矩,军人为国战死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为什么就你沈冷的兵如此特别?”

  沈冷回答:“他不是我沈冷的兵,他是大宁的兵。”

  沐筱风一皱眉:“该有的抚恤他会有,该有的嘉奖他会有,大宁不会让任何一个士兵白死,也不会任由谁破坏了军中的规矩。”

  庄雍忽然开口道:“乘熊牛去,带一面我水师军旗。”

  沈冷啪的一声行了军礼:“谢将军!”

  庄雍摆手:“去吧,尽快回来,你还要去安阳船坞。”

  “是!”

  沈冷转身走出大帐,沐筱风的眼睛眯着,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并没有真的因为沈冷顶撞了他而生气。

  庄雍站起来道:“都回去吧,我这几天都不在军中,各营训练不可懈怠,若有要紧事可去安阳船坞找我。”

  众人站起来抱拳:“遵命!”

  沐筱风刚要走,庄雍叫了他一声:“沐将军,你随我一同启程。”

  沐筱风楞了一下:“我?随提督大人一起去?”

  “是。”

  庄雍已经走到大帐门口了:“回去收拾一下就出发。”

  沐筱风心里冷笑一声,庄雍啊庄雍,你以为带着我去安阳船坞我就没办法收拾那个沈冷了?这次沈冷又立了军功,我若是再放任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敢骑在我脖子上撒尿。

  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分毫不满,反而笑容灿烂起来:“我知道了,回去稍稍收拾一下,在校场上等提督大人。”

  庄雍点了点头,人已经出了大帐,他到外面看到沈冷正在整队准备带着他的人离开,喊了沈冷一声让他跟自己回书房。

  进了门之后庄雍脸色有些发沉:“你故意的?”

  沈冷摇头:“没有,确实不擅长说话。”

  庄雍道:“有多少人想要这样的机会赌求之不得,我让你在他们面前把此战经过说一遍不是炫耀我自己有识人之明,而是给你提拔的时候不会有人站出来反对。”

  沈冷嗯了一声:“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为什么连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这个给将军。”

  沈冷把背着的一个布包放在桌子上,退回去站好。

  “什么东西?”

  庄雍瞄了那布包一眼。

  沈冷回答:“从湖见道给将军带回来的白茶,本来还有三罐好茶先生让我给将军带来,我给先生留了两罐。”

  庄雍眼睛微微一眯:“果然还是沈小松分量重一些。”

  沈冷撇嘴,没回答。

  庄雍瞪了他一眼,拉开柜子的抽屉从里面取了一件东西放在桌子上:“上次你说喜欢若容的绣工,我一时口快答应了送你一件,虽然后悔,但既然答应了就不能说话不算话,这荷包送你了。”

  沈冷笑起来,过去把荷包拿起来仔细看了看:“真好看,不过卑职有一件事想请问将军。”

  庄雍:“问!”

  “挂着这个荷包,影响我做校尉吗?”

  庄雍哼了一声:“谁告诉你说,你要做校尉了?”

  沈冷:“难不成要做将军了?”

  庄雍指了指外面:“滚。”

  沈冷哦了一声,拿着荷包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庄雍不紧不慢的说道:“黎勇之前的那一标营人我会都调拨给你,做校尉要有个做校尉的样子,毕竟已经是正六品了,你进军营才不到一年的时间我连提了你三级,很多人都会说闲话,绝大部分人从军戎马半生都做不到六品校尉,你好自为之。”

  沈冷肃立行礼:“卑职知道。”

  庄雍嗯了一声:“去宁武县小心些,最近从长安城里来了些人,似乎有些不对劲。”

  沈冷拍了拍腰畔的黑线刀,笑着走出书房。

  庄雍本来想问一问有关白秀的死,可是忽然间忍住了,还是让这个小家伙单纯的做个军人吧,有些事还是不要把他牵扯进来。

  “陛下......”

  庄雍自言自语:“这水师里,陛下也放了通闻盒吧。”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