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七十五章 把话带回去

第七十五章 把话带回去

  沈冷扛着黑眼回到院子里的时候茶爷和沈先生都不在,他把黑眼放在自己床上,看着那一床的血忍不住微微叹息,想着回头一定要自己洗,实在太脏了些,茶爷洗的话会很辛苦。

  黑眼强忍着疼问:“你那表情似乎有些不情愿?”

  “床单脏了。”

  “唔”

  黑眼躺在床上看着屋顶:“你知道我保护人一次收费有多高吗?”

  沈冷叹道:“你知道茶爷的手有多好看吗?”

  黑眼愣在那,连疼都顾不上了,心说这是什么逻辑?

  沈冷想着幸好特假还没有结束,自己有时间把床单洗了,又想了想就算是洗过也不会去掉血迹吧,要不然跟他开口要几十个铜钱去买一床新的?可是该怎么开口呢,人家已经伤成了这样。

  他一边想着一边去取沈先生的药箱,才走出自己屋门就看到沈先生和茶爷两个人从外面进来,身后跟着陈冉和陈大伯,之前沈先生让陈冉护着陈大伯找一处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然后带着茶爷打算去找沐流儿的麻烦,结果贯堂口买下的那个院子空了,一个人都没有。

  “我来吧。”

  沈先生进屋找出来自己的药箱,看了看黑眼身上的伤:“这是大活儿啊。”

  黑眼:“你的意思是?”

  “得收费。”

  沈先生说话的时候手上却没停,动作很快也很稳,消毒,上药,缝合,包扎,大概两炷香的时间之后黑眼就被包成了个粽子似的,看着还挺可爱的。

  “你们居然都打算跟我要钱?”

  黑眼脑袋都包上了,就是那张脸露着,所以幽怨的表情看起来特别集中。

  “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

  沈先生摇头:“不能。”

  黑眼任命似的看向站在门口的那三个手下,先看了看背双刀的蒙面汉子,那人转头看向外面:“我是刀客,刀客的身上哪里有地方放钱?挂着个钱袋子,不方便杀人。”

  黑眼看向那个习惯如猫儿一样蹲着的家伙,那家伙敞开自己的上衣:“我衣服上所有的地方几乎都用来挂飞刀了,身上自然也没有地方放钱。”

  背黑色流苏剑的白衣蒙面人举头望明月:“用钱啊,那是多俗的一件事况且,这个月还没有到开工钱的日子。”

  沈冷:“你们流云会这么穷的吗?”

  背剑的蒙面人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不是,我们的待遇很好,出行都有专人安排,不管是吃穿住行都不需要我们这个级别的人自己去考虑,所以我们带钱没用。”

  背刀的人点了点头:“主要是”

  他看向黑眼:“上次都被他赢了。”

  黑眼尴尬起来:“不就是小赌一下么”

  用飞刀的汉子眼睛里都是悲愤:“每个月开了工钱老大你就拉着我们赌两把,然后把我们的工钱全都赢了去,所以你的钱呢?”

  黑眼的眼神里出现了一种坚定的决绝:“钱?想跟我要钱?”

  沈冷:“药停了吧。”

  沈先生看着沈冷认真的说道:“那怎么行?”

  沈冷:“他不打算给钱,难道还要继续给他用药?”

  沈先生道:“我的意思是,他连钱都不打算给,我难道不应该把刚才敷上去的药剐下来吗?”

  沈冷点头:“果然是医者仁心。”

  那三个白衣蒙面的家伙也跟着点头,哪里有同情黑眼的样子,甚至看起来他们三个还有一点点期待。

  黑眼叹息:“罢了罢了,说吧要多少。”

  沈冷问茶爷:“我床单多少钱买的?”

  沈先生:“我的药费诊费呢?”

  沈冷:“那不重要。”

  沈先生:“”

  众人离开房间让黑眼好好休息,为了安全起见,用飞刀的那个白衣人离开去寻找新的落脚点,沈冷和陈冉最终还是会回水师大营,而沈先生和茶爷陈大伯要去送菜,最主要的是这里太明了,贯堂口的人都知道这个院子,所以实在防不胜防。

  在黑眼好起来之前也不适合舟车劳顿回长安去,需要一个更隐秘更安全的地方让他修养。

  另外那个背剑的汉子也暂时离开,去收拢流云会的人手。

  背双刀的汉子看向发呆的沈冷:“你在想什么?”

  “我觉得不划算。”

  沈冷将黑线刀背好:“钱应该他们出才对。”

  “谁?”

  “贯堂口。”

  然后沈冷就走出了院子,背双刀的汉子愣在那,心里想着这个家伙只是因为赔他床单的钱应该是贯堂口的人出所以打算再去杀一波?

  真是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家伙啊不过好像很有牛逼格调的样子,所以他决定跟上去。

  茶爷洗了脸从屋子里出来发现沈冷和那个背双刀的家伙不见了,心里惊了一下,转身去取她的破甲,可是刚转身就被陈冉喊住:“别追了,追不上他们的,冷子让我告诉你他很快就会回来,他说不能亏一条床单。”

  茶爷一跺脚,走到厨房门口把那棵树上绑着的枕头给拆了,陈冉看的一愣一愣的,心说这又是几个意思?

  沈先生推开沈冷的房门,在椅子上坐下来,看着黑眼脸色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流云会是陛下的对不对?”

  黑眼睁开眼,没有回答。

  “叶流云还是那么懒,正经给帮会想个名字就不行?流云会”

  沈先生撇嘴:“那些费尽心思去猜测流云会到底是不是叶流云所创的人可能都不会想到,取这样一个名字只是因为他懒,和他足够自恋。”

  黑眼嘴角微微一勾,似乎想说你说的对啊。

  沈先生道:“叶流云让你们查的事,我能猜到那天夜里皇后确实去了我的白塔观,确实交给我一个孩子,但不是冷子,你回去之后告诉叶流云,请他向陛下转达陛下应该是了解我的,我毕竟也曾为陛下做事六年,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必不得好死,但只请陛下再给我几年的时间,我会找到那个孩子,把他带去长安城。”

  黑眼还是沉默。

  沈先生也不管他是什么态度,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陛下的痛我能理解,可那件事可能还有很大的玄机,里面有些人龌龊恶心的超乎想象,我一朝为陛下做事,终生是陛下臣子,所以请陛下多一些耐心,等我查的清清楚楚自然就会去长安城请罪,我或是会死于那些人的手里,或是会死于陛下一怒,但只要将事情查清楚了,我就算对得起陛下当年的知遇之恩。”

  黑眼终于开口:“我不知道你说的都是什么意思,东主只是让我查你是不是云霄城白塔观的道人,但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会原原本本的带回去,一字不差。”

  沈先生起身,双手抱拳:“多谢。”

  黑眼:“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

  沈先生淡淡的说道:“我亡命天涯十多年,没死,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我足够强。”

  沈先生看了黑眼一眼:“别问了,你不够强,知道了的话很快就会死。”

  黑眼叹道:“虽然还是不知道你说的到底什么事什么意思,可我觉得,你一个人为陛下背负这么多,会很辛苦吧。”

  “叶流云有大才却只是去做了个暗道帮会的大当家,他背负的比我不少。”

  沈先生重新坐下来:“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为陛下赴汤蹈火?是因为陛下值得我们这样的人去追随,我现在自问不敢称陛下家臣,却从不曾忘了陛下予我的恩义,还是那句话请陛下给我几年时间,陛下需要我这样一个隐于江湖的人来查这件事,我比叶流云查的会仔细会清楚。”

  黑眼嗯了一声:“我也还是那句话,一字不差我会带回去。”

  沈先生笑起来:“和你交谈很愉快,所以我打算表示一下自己的感谢。”

  “什么?”

  “你的诊费我给你打个八折吧,不能再多了。”

  黑眼:“”

  沈先生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从十岁左右就开始跟着叶流云的?”

  黑眼眼神猛的一凛:“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们应该感谢我,那时候是我第一次跟陛下提起了这个想法,当初我记得我想过一个很好的名字,叫雏虎计划以叶流云那般自恋的人,当然是不会用这个名字的。”

  “少年堂。”

  黑眼沉侧头看着沈先生回答:“包括你刚才看到的那三个家伙,我们都是流云会少年堂出来的。”

  “好俗气的名字。”

  沈先生嗤之以鼻:“不过似乎也没那么难听相对来说,雏虎确实寓意不好,养虎为用,而不能为患啊还有一件事你应该记住,之所以会有流云会也是我当年想到的啊叶流云再自恋,还不是捡了我的便宜。”

  黑眼叹道:“你比东主可能更自恋些。”

  沈先生摇头:“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跟你说的这些话是想让你明白,我曾经是陛下的人,现在也是,所以我必须为陛下负责。”

  黑眼不明白为什么话题又回到这个上。

  沈先生不需要他明白,因为这句话带回去,叶流云明白,陛下也明白。

  那么尊贵的身份尊贵的孩子,万一错了,自己对不起陛下。

  就在这时候沈冷和背双刀的人回来了,两个人从离开到回来不到一个时辰,回来的时候沈冷手里拎着很多钱袋,看起来至少有三四十个,他把钱袋分成四份,一份给了背双刀的那家伙:“给你的,看看人家贯堂口的人,再看看你们流云会,丢人吗?”

  背双刀的汉子倔强了两息的时间,把钱袋接过来:“有一种被钱侮辱了的感觉。”

  沈冷:“所以呢?”

  “所以能不能侮辱我两次?”

  “”

  沈冷把另外的三份一份扔给茶爷:“换新床单用的。”

  一份扔给沈先生:“你的诊费和药费钱。”

  最后一份扔给躺在床上的黑眼,黑眼楞了一下:“为什么还有我的?”

  沈冷:“唔给你买尿垫用。”

  黑眼也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拿着钱袋的茶爷指了指院子里那棵松树,沈冷看到绑着的枕头没了,心里一惊脸上变色:“会会很疼吧?”

  【感谢大家的支持,第二更来了,求订阅。】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