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九十四章 帮我个忙

第九十四章 帮我个忙

  风雪夜里,大约三百精骑离开了大营朝着西北方向而去,这一标营骑兵刚刚从后营出去不久消息就到了将近郭雷鸣的耳朵里,他本就派人时时刻刻盯着,只等着裴啸带人离开。

  “孟长安,希望你的命足够大。”

  郭雷鸣看向自己的亲兵:“去给大将军报信。”

  亲兵队正听到这句话就知道是什么事,他跟着郭雷鸣多年,将军什么事多半不瞒他,见将军脸色肃然,这亲兵队正沉默片刻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孟校尉会不会出事?”

  郭雷鸣脸色一变:“你不该问的。”

  亲兵队长垂首,转身往外走。

  “若他死了便是天道不公。”

  他听到将军的声音在背后传来。

  “天道不公?”

  亲兵队正有句话想说而不敢说,孟长安的生死,关天道什么事。

  第三天的中午,正在吃饭的铁流黎得到裴啸出营的消息,他放下碗筷沉思片刻,起身到墙壁上挂着的地图前仰着头仔细看了很久,然后转身吩咐:“去给武新宇传令!”

  茫茫一片雪林之中,孟长安蹲下来捧了一把雪啃了两口,回头看了看自己带出来的这数十名精锐,皆已经疲惫到了极致。

  “挖雪洞,今夜就在这住下。”

  明明才到下午,斥候们都有些意外,其中跟了孟长安一段日子的老兵最了解校尉大人的脾气,怎么会这么早就让停下来休息了?按照制定好的行程,距离他们要探索的地域至少还要走上五六天。

  可是军令就是军令,所有人下马,开始用横刀挖出来雪洞,这苦寒之地风雪若是下来就没个完,唯有躲进雪壳子里才能保命。

  “咱们已经出来一百二十里了。”

  孟长安把自己手绘的地图打开看了看,这地方曾经走过一次,再往前走不到二十里有个黑武人的小镇子,不过那里的百姓却清一色都是狼厥族的人,黑武国最大的民族叫做鬼武,他们的图腾是月亮,所以又被称为黑武人,鬼月人。

  狼厥人在黑武国的地位极低,他们曾经是大宁域内那片草原的游牧民族,当初楚军北伐攻入草原,狼厥人一部从草原逃离出来归顺了黑武。

  当初黑武人许诺了很多好处他们才来,可是到了这地方才发现根本就得不到许诺之中的东西,甚至沦为低等奴隶。

  当初有近七十万狼厥人北逃进入黑武,如今六百多年,狼厥人不过百万多些而已,这么久人口增长如此缓慢,只是因为每隔几年黑武人就会把狼厥人的青壮年男人抓走一批,说是作劳工,实则全部处死。

  就这样被恐怖镇压了数百年,狼厥人已经变得麻木,又或者是用麻木掩藏住他们的仇恨。

  大概一百多年前,狼厥族首领科克达木秘密策划率领部族南归大宁,甚至已经派人和大宁北疆边军联络好,结果不小心走漏了消息,黑武国汗皇随即下令对狼厥人屠杀三天,三天至少四十万狼厥人惨死。

  自此之后,狼厥人便被分裂,一部在黑武国南疆这苦寒之地为戍边奴,他们负责为黑武国边军提供粮食,  牛羊,甚至是女人。

  上次到那个小镇的时候孟长安就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因为当时走的匆忙所以没来得及细想,回去之后思虑了很久,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应该是遗漏了什么。

  “瞿雄。”

  孟长安回头喊了一声,斥候队正瞿雄随即快步上来,他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汉子,强壮的好像一头虎豹,他身上有一半狼厥族血统,父亲是宁人,母亲是狼厥族人,或许正因为这样,他在军中总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然而不可否认的事,瞿雄的能力在北疆所有斥候队伍里都能排进前列。

  “什么事校尉。”

  “咱们一路走过来,树上那些痕迹你注意到了吧。”

  “注意到了,像是狼厥族文字。”

  “你能认出来吗?”

  “不能......卑职自幼学习的是大宁的文化,不只是卑职,现在整个留在草原上的狼厥族人,还能认出来几个狼厥文的人也不多了,从楚时开始狼厥人逐渐适应中原文化,即便是现在族中德高望重的老人只怕也认不全。”

  孟长安点了点头:“带你的十人队跟我上去再看一眼,上次过的那个村子总觉得不对劲。”

  瞿雄连忙招呼自己的十人队,每个人带上差不多两个人分量的装备出发,二十里的雪路极为难走,到了镇子外面的时候天已经微微发黑。

  孟长安取出来千里眼往哪边看了看,过了一会儿之后把千里眼递给瞿雄压低声音说道:“总算是想明白为什么不对劲了,你发现那镇子里有些特别的情况吗?”

  “卑职没有看出来。”

  “炊烟。”

  孟长安道:“哪有一个镇子里所有人家同时做饭的道理,就像是到了约定好的时间同时点燃了柴火一样,老百姓自然不会每一家都在固定的时间吃饭,你想想什么人会这样?”

  瞿雄脸色一变:“军人!”

  他举起千里往镇子那边又看了一会儿,果然如校尉所说,所有人家的烟囱都在冒烟,这确实不合常理。

  “校尉是说,那村子里藏着一支黑武人的军队?”

  “黑武人和我们想的何尝不一样?大宁的战兵梦想着有朝一日踏破黑武,黑武国的人也恨不得立刻就能拿下大宁的锦绣河山,这边境藏军的事,黑武人不是干不出来,而藏军的目的只有两个,第一是准备迎战,第二是准备进攻。”

  “咱们没有进军的计划。”

  瞿雄眼睛骤然睁大:“黑武人要对大宁动武?”

  “我带着你们在黑武人的地盘上绘制地图,怕是黑武人也在这么干,虽然边境上咱们巡查严密,可难免会有漏网过去的......”

  孟长安沉思了一会儿:“把你黑线刀给我,再给我几个弩匣。”

  “校尉你要一个人过去?!”

  “十人队目标太大了。”

  孟长安检查了一下装备,握了一把黑线刀背了一把,挂了两把连弩,带了多一倍的弩匣压低身子冲了出去:“等我信号。”

  孟长安小心翼翼靠近镇子最外面那排房子,这镇子修建的非常规整,这也是疑点之一......他悄悄靠近门口,用黑线刀撬开门闪身进去,正房里非常安静,厢房里有人说话的声音,可是声音非常低,低到也许屋子里的人需要距离很近才能听得清彼此说什么。

  孟长安见厢房的房门虚掩,他靠过去把门缝推的稍稍大了些,能看到一老一少两个狼厥族的女人正在做饭,屋子里有一股血腥味,一个看起来很壮硕的狼厥族年轻男人正在磨刀,应该是新杀了一只羊。

  孟长安注意到那个年轻人嘴里嘀嘀咕咕的说这些什么,可是语速太快根本听不明白,他特意学过几句狼厥族的话,可这会才发现没有什么意义。

  突然那个年轻人把手里的刀子扔在一边,快步跑过去从滚烫的锅里抓了一块肉骨头出来,拼了命一样的撕咬起来,那两个女人一瞬间吓得面无血色,扑过去跟他争夺,不远处一个正在收拾羊皮的年老突厥男人也冲过来抢。

  断断续续的,孟长安听出来几句。

  “羊是我们养的,凭什么一口都不许我们吃?”

  “你是想死吗?”

  那个年老的狼厥族妇人终于把那块肉骨头抢了回去,发现已经缺了一口,硬是不敢放回锅里面,老者过来用刀子把肉骨头上咬过的痕迹削掉,这才把肉骨头放回去。

  掉在地上的残渣都被那年轻人捡起来塞进嘴里,像是在赌气。

  奇怪的是,他们这一家四口争执的时候都不敢大声说话,哪怕已经急红了脸,声音依然刻意压的非常低。

  孟长安隐约猜到了什么,深吸一口气后忽然推门进去,那四个人顿时吓了一跳,年轻男人张开双臂把家人护在身后,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了好多。

  “嘘!”

  孟长安把黑线刀放在一边,示意自己不会伤害他们。

  “宁......宁人?”

  就在孟长安想不到该怎么沟通的时候,那狼厥族老者忽然说了一句中原话,虽然语调奇怪,但听得很清楚。

  “对。”

  孟长安松了口气回身把房门关好:“你们这个镇子里是不是藏了黑武人的军队?”

  那老者还没说话,年轻人扑上来两只手抓着孟长安的胳膊格外激动的说了一大堆,然而孟长安依然一个字都没有听明白,他说的太快了。

  “你快走吧。”

  老人忽然跪了下来:“你会害死我们一家人的。”

  孟长安伸手把他扶起来:“说不定能救你们......跟我说说这镇子里什么情况。”

  老人下意识的看了看正房那边,不过视线很低,不是看的屋子里面,更像是看着房子下边似的......

  孟长安忽然反应过来:“正房下边有地窖?里面是黑武人的兵?”

  老人点了点头:“快走吧宁人,我们不想死。”

  “有几个?”

  孟长安问。

  老人颤抖着回答:“十二个......每户都差不多。”

  孟长安倒吸一口冷气,这个规模不大的镇子里藏了不下于两千黑武国士兵,如果附近这些镇子都有藏军的话,总兵力应该不低于四五万,如果大宁的边军按照自己之前绘制的地图进军的话,一定会吃亏。

  他回头看了一眼正房那边,又看了看那一锅肉:“想不想回大宁草原上生活?顿顿有肉。”

  那年轻人看向自己父亲,老人颤抖着翻译了一遍,年轻人扑通一声跪在孟长安身前不住的磕头,抬起头的眼睛里都是泪水。

  孟长安把他扶起来:“帮我个忙,我带你们回家。”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