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零一章 机遇

第一百零一章 机遇

  城墙上的风将最后一丝血腥味送进了天空远处,一支突然出现在外面的大宁骑兵让黑武人不得不退去,封砚台对于黑武人来说从来都不是福地,上次在这发生的那场恶战依然还是他们的心头噩梦。

  孟长安回头看了一眼,裴啸的那些亲兵还活着的依然有百人左右,都已经被下了兵器绑起来跪在空地上,每个人都是一种极为空洞的表情,比落在地上那些人头看起来更像是个死人。

  他们当然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什么,就算是孟长安不杀他们,他们也注定会死。

  “你打算在这待多久?”

  孟长安问。

  沈冷靠在城墙上甩了甩头发感觉自己比较酷:“最多一天,长安城里还有个漂亮姑娘等我呢,可好看了。”

  “哦”

  孟长安有些遗憾:“这里没有酒楼。”

  沈冷:“折现吧。”

  孟长安微微勾起嘴角:“正六品校尉再加上五品勋职上骑都尉,怎么还是这样一个鸟样子。”

  沈冷道:“你不说我都忘了,来,给我行个军礼看看,认真些,敷衍的样子未必好看。”

  孟长安看了他一眼:“我还没输。”

  沈冷思考了一会儿,觉得事情有些麻烦:“深入敌境之内数百里探索地形且绘制成图,还带回来象征意义极大的几百名黑武百姓,这两件事都给陛下脸上增光,尤其是后面一件,陛下知道了的话会开心的合不拢腿。”

  孟长安:“合不拢腿?陛下之前为何要分开腿?”

  沈冷:“啊你真是一点儿幽默感都没有的家伙啊,这两件大功报上去的话,估计着重赏是难免的,你已经是正六品校尉,随随便便给个赏赐怕就是五品将军了,也就是说可能我在回去的半路上你就已经赢了?”

  孟长安:“说说你的感受吧。”

  沈冷:“我现在杀人灭口还来得及。”

  孟长安沉默了一会儿后认真的问道:“庄雍待你还好?”

  “好。”

  “嗯我们上次说,比一比谁先到五品,看来我赢定了,所以”

  “我不会来跟你,你那张臭脸看的时间长了会惹人厌啊。”

  沈冷转身看向城外,想着这就是北疆雪原,就是和黑武人日日交锋月月厮杀的地方,孟长安选择这里并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他是想尽快的爬起来,这样才能去庇护什么比如友情。

  “听说黑武人很凶?”

  “也就那样。”

  “听说黑武的女人都很白很高胸还大?”

  “嗯。”

  “你见过?”

  “见过,没沈茶颜好看。”

  “唔”

  沈冷笑起来:“难道还用你告诉我吗?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比茶爷好看的女人。”

  孟长安忍不住摇头:“那你为什么要问?”

  沈冷道:“我以为你是听说黑武白妞儿又高又美才会来北疆的,还会听说她们身上有一股羊肉味。”

  孟长安:“”

  他和沈冷肩并肩站在城墙上,看着远处那队大宁骑兵朝着封砚台这边过来,逐渐已经能看清楚那飘扬的大宁战旗,还有将军旗上随风摆动的武字。

  “这件事不寻常,为什么会是你来?”

  孟长安问。

  沈冷笑道:“谁知道雁塔书院那个老院长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为此不惜派人千里迢迢的找到我,让我尽快赶到封砚台来救你一命,你是不是瞒着我在书院认了个干爹?”

  孟长安:“院长很老了。”

  “干爷爷?”

  “滚”

  沈冷笑了一会儿后脸色严肃下来:“其实你心里大概也已经猜到了怎么一回事吧,陛下八成是想清除军中隐患,裴啸这样的人不是偶然出现的一个,在大宁四疆四库十九卫不,是二十卫战兵之中如裴啸这样的人应该不少。”

  孟长安点头:“是啊,都是些勋臣的后代,尤其是陛下登基之后情况变得更复杂起来,当初陛下在军中极有威望,这威望是靠着裴亭山铁流黎这样的人为他杀出来的,所以陛下难免会对他们多照顾一些,而正是因为这念旧情,会让他们变得飘起来,裴亭山就是最好的例子。”

  沈冷:“陛下谋的不是百年而是更长久,所以军中的隐患必然会清除,当初陛下在军中的时候重用裴亭山铁流黎这样原本不是勋臣出身的人就是一种抗争一种态度,大宁开国时候那些勋臣跋扈是谁都知道的事,历代大宁的皇帝陛下也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开国艰难,没有这些勋臣大宁也不会有现在数百年江山万里。”

  “所以陛下在军武中用的大多是寒门出身的人,现在呢,裴亭山一个人撑起来庞大的裴家,他的手已经严严实实的把东疆捂住了,就好像自己家里的金银财宝一样不肯让外人碰一下,可那不是他的,是大宁的。”

  孟长安看向沈冷,突然发现这个当初看起来有些白痴莽撞的家伙已经变得如此成熟。

  “陛下用的人,是为了对抗勋臣,而现在这些人变成了勋臣。”

  沈冷:“所以我们应该开心起来?”

  “还没到开心的时候。”

  孟长安看着城外那越来越近的队伍:“为什么我这次没有北疆的援兵?明明近在咫尺却不肯救?是因为铁流黎这样的人顾虑太多,他知道陛下要做什么要针对谁,然而他自己也可能是陛下要针对的人之一,所以他做事自然不会那般决然。”

  “这也可能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

  沈冷淡淡的说道:“大浪淘沙啊陛下要的可不是被百般呵护起来的所谓人才,比如裴啸,真的那么白痴那么一文不值?全军大比第二,当年仅次于武新宇,这些都足以说明他很强,可是为什么看起来并不强大?是因为这样的人走捷径走习惯了,而且走捷径的时候没有人阻拦。”

  “我们还在一条大路上向前跑和其他人竞争的时候,他骑着家里人给的高头大马轻松的超过我们,然后我们冲到目标的地方苦思如何打开那道金光大门,他已经从小门进去,坐在里边以居高临下的眼神注视着我们。”

  孟长安道:“这是陛下讨厌的人。”

  沈冷:“唔所以陛下要的是一群从真正的生死环境中杀出来的人,如你,如我。”

  “放任生死吗?”

  孟长安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

  “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孟长安看到武新宇已经在城墙下朝着自己招手:“我去虚伪的说声谢谢。”

  沈冷:“我的呢?”

  孟长安:“你真的想听我说谢谢?”

  沈冷:“也可以折现。”

  孟长安:“为什么我觉得你特别贪财了。”

  本想下城去迎接武新宇的他忽然站住,转身看向沈冷的时候眼神里都是担忧和警惕,他很清楚沈冷的出身,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也能体会到苦日子是什么滋味,十二岁离开家之后他就没有再要过家里一个铜钱,他甚至如沈冷一样在码头做过苦力,沈冷经历过的一切他都去品尝过,他知道什么是最大的诱惑。

  “你还是不了解我啊。”

  沈冷耸了耸肩膀:“你不该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孟长安眯眼睛笑起来:“下次不会了。”

  他走向城下,脚步都轻松了几分,他看得出来沈冷眼神里的清澈。

  “我当然贪财啊。”

  沈冷在他背后有些认真的说道:“我以后要养婆娘的。”

  孟长安的脚步又停了一下:“那你的理想可真大。”

  沈冷问:“你真的没认院长做干爹?”

  “没。”

  “那你有没有兴趣将来给我孩子做干爹?”

  孟长安继续往前走:“我未必会输。”

  沈冷楞了一下:“搞什么这也要比?”

  “冷子。”

  “嗯。”

  “以后我不会再让你跑这么远来救我了。”

  “噢,谁愿意来?这么辛苦这么麻烦。”

  “是啊,所以以后我多辛苦些。”

  “噢,那不谢了,反正你也没谢我。”

  孟长安已经走到城墙下边,让手下人把城门打开,武新宇带着两千骑兵进入了封砚台之内,城外远处的黑武人稍稍停留了一会儿,确定已经再也找不到机会随即远走,沈冷站在城墙高处看着那逐渐消失的队伍,似乎感受到其中有一道特别凌厉特别凶狠的眼神。

  “这群狼崽子。”

  沈冷叹道:“果然比水匪难对付。”

  城下,孟长安把武新宇迎接进来,武新宇满眼笑意的看着他,却只说了两个字:“恭喜。”

  孟长安抱拳,没说话。

  武新宇从马背上跳下来先往城墙上看了看,看到沈冷的背影,然后有些感慨的说道:“女人们总是不会理解,一个真正的兄弟对于男人来说有多重要,她们甚至会嫉妒自己的男人在有些时候对兄弟比对她们还好些说实话,我也很羡慕你,我没有一个这样的兄弟。”

  孟长安语气平静的说道:“将军有,将军麾下的每一个士兵都是这样的兄弟。”

  武新宇脸色一变,抱拳:“受教了。”

  他看了看远处倒在地上的裴啸,那死相确实凄惨了些。

  “这么暴力的吗?”

  “已经尽量温柔。”

  “哦”

  武新宇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大将军就在安城,半日就可来回,你和你兄弟去安城吧,大将军已经在那等着你们了,这里的事交给我。”

  孟长安点头,没有质疑任何事任何人,武新宇当然也知道孟长安在最危险的那一刻心里会想到什么,连他都想到那些阴暗的东西,更何况置身其中的孟长安。

  但两个人都是聪明人,一个不问一个不说。

  孟长安朝着沈冷招手,沈冷下来之后和武新宇客气了几句,随即带着他们的人离开了封砚台,这里距离安城确实不远,打马狂奔的话只需一个时辰就能到,安城是修建的新城,在封砚台被废弃之后那里就是新的边城要塞。

  等沈冷和孟长安走了之后,武新宇招手叫过来自己的亲兵:“都杀了吧,然后好好埋葬,毕竟他们身不由己。”

  一群亲兵冲上去,片刻之后裴啸的那百余名手下就被砍翻。

  血腥味再一次飘起来,钻进鼻子里直冲脑袋,久久不散。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