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零六章 是他的弟子

第一百零六章 是他的弟子

  酒足饭饱之后的老院长看起来更可爱了些,北疆的烈酒去了他身上的肃然气,脸蛋红扑扑的一个小老头似乎一下子从云端回到了人间,看起来竟是和陈大伯一样那么和蔼起来。

  “想不想留在书院?”

  他眯着眼睛问沈冷。

  “不想。”

  “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

  “院长大人再见。”

  老院长看着收拾了碗筷准备离开的沈冷怅然若失:“要不然我把书院搬去安阳郡?”

  沈冷:“醉了醉了。”

  老院长瘫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笑:“醉了?这点酒还不至于让我失态,门口那两个丫头你们自己回去吧,这个小家伙我留下做厨子了。

  站在门口的茶爷左右看了看哪里有两个丫头,分明只她一个,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老院长看东西应该已经重影了。

  “小家伙,那双胞胎姐妹是你的人吗?很幸福啊。”

  “院长......”

  沈冷上去捂住了老院长的嘴:“这北疆的一杯封喉怎么封不住嘴......”

  老院长抓着沈冷的手晃荡着说道:“原来你也是双胞胎啊。”

  沈冷:“......”

  老院长:“是不是很困扰很苦恼?分不清可怎么办?”

  沈冷看到不远处有个躺椅,他把老院长抱起来放在躺椅上盖了毯子,老院长嘴里嘀嘀咕咕的睡着了,沈冷刚要走出房门的时候就听到老院长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再过一年便是诸军大比,我看你和孟长安谁高谁下?”

  沈冷回头看了一眼:“诸军大比?”

  老院长却已经打起了呼噜。

  沈冷和茶爷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问:“院长好像被你吓怕了?”

  “我又不是粗鲁人怎么会吓唬他,再说我看得出来,院长大人那屋子里还有人,如影子一样。”

  “果然啊。”

  沈冷声音很低的说道:“那屋子里的人是院长的应该也是陛下的,所以我说的那些话都会被如实转达到陛下的耳朵里。”

  沈茶颜:“你故意说的?”

  “嗯,进门的时候就察觉到屋子里气息不对劲,察觉不到那人在哪儿,可是能确定里边还有别人,是个高手。”

  沈冷一边走一边说道:“如果沐筱风不是沐昭桐的儿子,哪会如此麻烦,让陛下听听也好。”

  沈茶颜嗯了一声:“北疆顺利吗?”

  “顺利,只是有些凶险,去的要是再晚些......”

  茶爷紧张起来:“怎么了?”

  “孟长安一个人可能就把那些家伙杀光了。”

  茶爷哼了一声,沈冷笑起来:“看来我和他之间的赌要输了,咱们回去半路上陛下的旨意应该就会通传下去,孟长安的五品再没人能动得了。”

  茶爷背着手往前走,只有在沈冷面前的时候才会有些小女生的可爱,毕竟她还是个才十七岁多的小女孩,只是因为太自立太强大总是被人忽略了年纪。

  马尾辫一甩一甩的样子,看的沈冷心脏砰砰跳。

  “其实那会儿我说谎了。”

  “对院长大人说谎了?”

  “嗯。”

  沈冷道:“院长大人问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说了一大堆理由,可那些都不重要,重要是想茶爷。”

  茶爷的脸一红,往四周看了看,书院里人来人往的沈冷忽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让她有些不好意思,狠狠瞪了沈冷一眼:“不许说了。”

  沈冷以为她生气了,毕竟今天这情话说的稍显露骨。

  茶爷转身继续往前走:“等回家再和我说,我算算你走了多少天,一天按三遍算......一口气都说给我听。”

  沈冷笑起来,那般明媚。

  沈冷走了之后没多久老院长就醒了过来,脸依然红扑扑的,可是眼神却格外清澈,这个世界上能让他醉倒的酒可不多,哪怕是北疆的一杯封喉。

  当年铁流黎从北疆回京述职的时候被皇帝陛下骂了一顿,因为铁流黎喜欢喝酒,还喜欢拉着部下喝酒,不把手下人喝倒喝吐不算完。

  当天晚宴的时候老院长拉着铁流黎喝酒,把铁流黎喝的用脑袋撞桌子拉着老院长非要拜天地,那顿酒喝的铁流黎醉了一天一夜没起来,起来之后就跑到宫门口跪了足足两个时辰才被陛下叫进去,自此之后铁流黎再也没有那般喝过酒。

  后来铁流黎看到老院长一回就惭愧一回,不管老院长怎么劝他喝酒他就是不喝。

  白牙从屏风后边出来看了看外面:“是个有意思的人,上次见他的时候没觉得有多了不起,以为不过是个莽夫,现在看来到真是应该重新审视一下才行。”

  老院长嗯了一声:“他说的话全都记下来,一字不落的让陛下知道。”

  他舒舒服服的长出一口气:“这个小家伙,在天闻阁里的排名应该往前挪一挪了,陛下说不拘一格降人才,说的就是对沈冷这样的人啊......”

  白牙有些为难:“看来还是院长大人亲自进宫一趟比较好,陛下传你进宫。”

  老院长的屋子里有一条密道,书房后边是一个隔间,消息就是从密道里过来的。

  “呼。”

  老院长站起来再一次长长的呼吸吸气,往前走的时候脸也不红了步伐平稳,哪里像是刚刚喝了酒?白牙看着老院长忍不住心中感慨,这世上有院长大人这般风采的怕是屈指可数。

  老院长上了马车往宫里走,半路上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把帘子拉开一条缝隙往外看,于是看到沈冷正在路边买了一根漂亮簪子往那姑娘头发上插,小姑娘笑的若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粉嘟嘟红扑扑,真是好看。

  年轻人的意气令人欣赏,年轻人的感情也令人艳羡,看着那个傻小子又选了一个头花笨拙的给丫头带上,老院长的脸上就露出了老母亲般的微笑。

  把帘子放下来,双手扣着放在微微有些凸起的小肚子上,两根手指有节奏的上下起伏,心情好起来的老院长感觉自己都年轻了二十岁。

  茶爷左手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右手拿着一条新买的围巾和白绒绒的帽子,低着头抬着眼一动不动的等着沈冷给自己把头花戴好,那样子可爱的让人想捏捏她的小脸蛋,当然这脸蛋只有一个人捏得,别人去捏的话下场有多凄惨自然无需多言。

  “不买了吧,已经花了好多钱。”

  “你看这长安城里的商贩多可怜,我们帮帮他们,多买些他们就能早些收工回家陪陪老婆孩子。”

  “就你话多。”

  “咦,那边有卖大氅的,真好看,现在冷了该给你买件厚实大氅,给先生和陈大伯也各买一件回去吧。”

  “我就不要了,给先生和陈大伯买回去吧。”

  两个人交谈的声音逐渐消失不见,老院长嘴角上的笑却依然没有消失。

  马车在宫门口停下来,守门的侍卫见到老院长连忙行礼,整个长安城里只有三个人进宫无需通报,一个是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一个是内阁大学士沐昭桐,再有一个就是面前这和蔼老人。

  老院长微笑着点头,步伐轻松的进了皇宫,问清楚陛下在哪儿后直奔肆茅斋。

  肆茅斋的窗子开着,或许是因为屋里的炉火太旺盛了些,本就不大的书房里温度确实有些高,窗外景色已经稍显萧条,少了树叶的遮挡那条林荫路都变得通透起来。

  皇帝听到脚步声往窗外看了看,老院长走路颠颠的样子让他忍不住会心一笑。

  年轻人已是头角峥嵘,老家伙们依然志在千里,这是皇帝喜欢的样子,喜欢的格局。

  看着陛下坐在窗口,老院长笑着俯身一拜:“陛下乘凉呐?”

  有些老不正经,所以皇帝知道他一定喝多了酒,哪怕看起来再正经也还是会话有些多。

  这凛冬时节,乘凉......

  进了门之后老院长把厚厚的大氅解下来挂好,指了指炉子旁边,陛下白了一眼:“坐!”

  老院长随即挨着炉子坐下来:“陛下是在写信吗?”

  皇帝把那张纸仍在老院长身上,老院长扑哧一声笑起来:“果然是。”

  皇帝起身活动了一下:“裴亭山是一头老倔驴,朕斟酌了半个时辰也没有想好如何落笔,他已是位极人臣,朕没有什么可封赏的了。”

  一等国公,大柱国,大将军,自然是位极人臣。

  皇帝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老院长嘴角的笑意逐渐消失,陛下烦愁的自然不是一封安抚裴亭山的亲笔信,而是后面这句话......已经没有什么可赏赐了的。

  臣子做到这份上还不能让陛下安心省心,难道不是失职失格?

  “不想了,说说年轻人。”

  皇帝把视线从窗外已经快掉光了树叶的老树上收回来,看了老院长一眼:“那年轻人如何?”

  “出乎预料的好。”

  “比你那爱徒孟长安呢?”

  “有过之而无不及。”

  “哦?”

  皇帝眼神一亮:“能让你说出这句话,那小家伙怕是真的有几分本事。”

  老院长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臣倒是不担心那小家伙,不死必会出头,臣担心的是庄雍。”

  皇帝明白老院长担心的是什么,庄雍水师中有个通闻盒。

  “不用担心庄雍,朕在沈冷出发之后已经派人送去一封朕的亲笔信,岑征的事朕已经告诉庄雍了,所以朕打算把岑征调走。”

  “平越道?”

  “是。”

  老院长心里微微一震,平越道已经有叶开泰叶景天,再加上一个岑征,陛下的三位家臣放在平越道,可见对那地方有多重视。

  “岑征的职位?”

  老院长忍不住问了一句。

  “沈冷顶上去吧。”

  老院长脸色大变,猛的站起来:“陛下这样不妥啊,他才不到十八岁,而且军功不足以升任五品将军,这件事会引起轩然大波,文臣必然不会轻易同意......”

  他的话还没说完皇帝就摆手打断:“岑征走了,通闻盒不能走,你难道不明白?”

  老院长心里巨震,通闻盒......那是只有陛下曾经的家臣才能掌控的东西,落在通闻盒里的每一个字甚至都能左右朝廷格局,沈冷论资历论能力似乎都欠缺了些,陛下这是怎么了?

  “黑眼从安阳郡给朕送来一封信,青松道人有些话对朕说了,说的很诚恳,朕说过朕是了解他的。”

  皇帝看了老院长一眼:“沈冷是青松道人的弟子,最主要的是他可以奔袭万里替朕杀人,没提过一个字他该得到什么,他不提,朕得给!”

  老院长闭嘴,陛下一念动,便是格局变啊。

  ......

  ......

  【有人假冒我或者别的什么人说有更多《长宁帝军》的章节都是假的,他们是为了骗钱,凡是对你们说他们手里有内部消息有未更新章节的都不要信,你们要坚信一点啊......我怎么可能写的那么快。居然说有三百章的内容在他们手里,我突然都很想要......】

  【望天的我正在沉思,怎样做才能感谢大家对长宁的支持呢?要不这样吧,12号我在公众号发红包,从12号起公众号更新一次我发一个红包,连发五次,当然这些小钱钱你们一定觉得应该用在订阅长宁这么正义的事情上,嚯嚯嚯......】

  【公众号:作者知白】

  【订阅是按照每一千字结算的,一千字三分钱,所以我以上的这些话不会造成多收费,么么哒,也么么哒熊猫看书那边追更的好汉们。】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