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能再死一次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能再死一次

  砰地一声,横刀落下来斩在地上,刀子切入泥土中的时候宣泄出去的是癸巳的杀心和恨意,本平坦的人生,本美好的前程,随着裴啸死都烟消云散。

  他没有想到那个年轻人居然再一次避开了,明明对方已经意识模糊明明连那把黑线刀刀都提不动,怎么就能又在关键时刻避开这一刀?

  沈冷向一侧翻转之后拄着黑线刀站起来,身子往前压的很低眼前的东西都是模糊的。

  “你是谁?”

  他问。

  癸巳回头看了一眼,那边两个人已经倒在地上昏迷过去,药粉是他自己配的药效足够大,莫说是人,便是几头牛也绝对撑不住,偏偏是沈冷依然强撑着。

  “北疆来的。”

  癸巳把横刀举起来指着沈冷的咽喉:“你为什么还要坚持?”

  沈冷咳嗽了几声:“在北疆裴啸杀孟长安的时候也会这样想,他肯定也想问一问孟长安,你为什么还要坚持?”

  癸巳眼神一寒:“杀人偿命。”

  沈冷摇晃着站直了身子:“那你可要再强些,这样还杀不了我。”

  癸巳出刀,刀锋横扫沈冷的咽喉,沈冷将黑线刀抬起来挡了一下,这一刀的力量将沈冷撞的向后连退,看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去可就是不肯倒下去。

  黑线刀插进地面中才停下来,沈冷一抬头,那把横刀已经到了他的头顶。

  沈冷来不及抽刀只能蹲下去,横刀擦着他的头发扫过。

  癸巳一脚踹向沈冷的面门,沈冷将双臂竖起来挡在面前,那一脚踹在他的小臂上,人随即向后滑了出去......癸巳占据上风自然不会轻易停手,在沈冷向后的瞬间再次一刀斩落。

  沈冷双手撑着地面向一侧翻出去,刀又一次剁在地面上。

  沈冷落地之后朝着树的方向冲,脚步踉跄。

  癸巳提刀在后边紧追不舍,追上沈冷之后从背后一刀扫向沈冷的脖子,沈冷向前扑倒再次避开一刀,就好像他背后还有一双眼睛似的把癸巳的出手看的清清楚楚。

  这种情况下沈冷还不肯放弃让癸巳的怒火越来烧的越狠,他刚往前一动,趴在地上的沈冷忽然翻身过来,手里一个黑色的东西掷向癸巳的面门,癸巳侧头避开发现那只不过是一个不大的刀鞘。

  “白痴。”

  他哼了一声,举刀准备砍掉沈冷的脑袋,然后就看到沈冷嘴角勾了勾,手往回一拉。

  癸巳身为裴啸的亲兵队正也身经百战,在这一刻本能的做出了判断立刻避让,然而还是慢了些,刀鞘被沈冷拉了回来在癸巳脸上留下一大片血痕。

  “你找死!”

  癸巳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血瞬间就把半边身子染红,他怀疑自己那半边脸上皮肉全已经都被剐了去,连骨头都被蹭掉了一层似的。

  沈冷的手里握着线,刀鞘拉回来似乎是他最后的手段了。

  “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能伤了我,确实让我刮目相看。”

  癸巳提刀,然后楞了一下。

  他完全没有发现刚才的刀鞘飞过去飞回来这个过程中,那根连着刀鞘的线居然在自己胳膊上绕了一下。

  沈冷狠狠的一拉,线收紧勒住了癸巳的手腕,他拼尽力气站起来向后退围着那棵小树绕了一圈一只脚抵在树上,癸巳的手腕被线深深的勒了进去,他越挣扎勒的就越紧越狠。

  反应过来之后癸巳向前疾冲,紧绷着的线立刻就松了,可是癸巳的右手手腕也差不多废掉,线深深的埋了进去连筋都已经切断。

  他右手的黑线刀落了下来,沈冷往前滚了一下顺势将那把黑线刀捡起,刀子从下往上撩起来......噗的一声,癸巳的胸口上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血痕,血液喷洒。

  可惜。

  沈冷如果此时手能稳一些,这一刀切开的就是癸巳的咽喉。

  癸巳一脚横扫过来,沈冷的右臂被扫中,手里的刀握不住飞了出去。

  “好,很好,很好!”

  癸巳的眼睛都已经血红血红的,紧紧咬着的牙齿上露出血丝。

  一个早就应该倒下去的人居然还如此重伤了他,这让癸巳的怒火和恨意达到了顶峰,沈冷从一开始就处于被动,不管怎么看都可能在下一秒被干掉,可是这一秒却迟迟不肯来。

  沈冷喘息着站起来,低头看了看,然后把小拇指塞进嘴里.....牙齿摩擦着手指肚,一声轻响之后沈冷把小手指指肚咬破,那一瞬间疼痛带来的刺激让他精神一振。

  “你夸我很好,我却不觉得有多骄傲,你的夸奖不值钱。”

  沈冷深吸一口气后冲了出去,疼痛让昏昏沉沉的脑袋清醒了些,癸巳的左拳朝着沈冷的脸砸落,沈冷在即将被打中的瞬间弯腰下去抱住了癸巳的腰,双臂发力将癸巳举起来往后倒下去......癸巳的脑袋重重的戳在地上,这一下重击似乎连他脑袋都能戳进胸腔里似的。

  癸巳感觉自己脑袋里炸了一声雷响,嗡的一声随即短暂的失去了意识,剧痛又让他很快清醒过来,感觉自己的脖子可能都已经断掉了。

  可他毕竟是多年沙场征战的老兵,跟着裴啸之前还在江湖上做过杀手,他的战斗经验比沈冷还要丰富,杀人技巧和反应能力也不在沈冷之下,他翻滚出去还顺便瞄了一眼,发现沈冷之前戳在地上的黑线刀距离并不是很远,于是咬着牙往前疾冲。

  沈冷看到后也发力向前,两个人都要去抢那一把刀,癸巳距离更近所以先一步到了,一把攥住刀柄往上一拔......没拔起来。

  他脸色大变,这刀怎么会这么重?

  不是他连拔刀的力气都没有,而是根本没有想到这把刀会如此沉重,按照普通黑线刀的分量出手,再想加力沈冷已经到了。

  沈冷一脚踹在癸巳小腹上,癸巳死死握着黑线刀没松手,人往后翻出去的时候黑线刀也终于抽了出来。

  黑线刀在手癸巳顿时多了几分信心,可是眼前忽然暗了一下,沈冷扑了上来两只手压着刀背狠狠的一按,刀锋朝下切落,癸巳在这一刻将右臂抬起来挡住了刀锋。

  刀刃切开了他的皮肉然后被臂骨阻拦,锋刃在骨骼上摩擦发出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清晨显得如此的刺耳,令人毛骨悚然。

  “我的刀。”

  沈冷双手往下狠狠的一压:“你怎么配用它?”

  噗的一声癸巳的右臂被切开刀锋落在脖子上,沈冷的身体重量全都压在刀背上,癸巳感觉到咽喉处的冰冷,啊的一声喊出来,握着刀的左手拼尽全力的向上举,脸上的青筋都已经绷起眼睛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沈冷的眼睛也很红。

  两个人眼睛盯着眼睛,血红映着血红。

  癸巳的嘶吼声撕破了清晨撕破了天穹,牙齿上的血丝触目惊心。

  噗!

  刀锋切开了皮肉,喉管,动脉......血好像泉水一样喷出来,喷了沈冷一脸。

  血水从脖子里涌出来的太多,很快癸巳脖子下边的泥土都被染成了灰褐色。

  那只握着黑线刀的左手终于失去了力气软软的垂下来,沈冷两只手按着刀背往下一压,再压!

  刀锋切断了脖子,人头离开了身体的那一瞬间沈冷也控制不住扑倒在地。

  他翻身仰躺在那,湿透了的衣服被风扫着让身体感觉到了一阵阵寒冷。

  沈冷侧头看了看,癸巳掉落的人头就对着他,死不瞑目。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忽然笑起来:“其实也就是个五。”

  癸巳如果还没死的话也不会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明白就更加的死不瞑目。

  沈冷喘息了一会站起来,拎着黑线刀跌跌撞撞的走向昏迷着的陈冉和安伯,跌坐在两个人身边探了探他们的鼻息发现只是昏迷过去这才放心,想着如何才能让陈冉醒过来,一个莫名其妙的恶趣味念头让沈冷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想着若非现在站起来都有些苦难,撒一泡尿的话应该能把他滋醒,那家伙醒了就会跟自己拼命吧。

  要是一泡尿没醒呢?

  多过一会儿就会腌入味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江南道的天气本就无常,雨水打在沈冷脸上让他觉得脑子越来越清醒,眼睛里的血红却逐渐退去。

  没多久陈冉终于醒了过来,揉着太阳穴显然头疼的很厉害,看到身边血糊糊的沈冷他嗷的叫了一嗓子,扑在沈冷身上就开始哭嚎:“冷子!冷子!”

  沈冷被他摇的七荤八素,睁开眼睛瞪了他一眼:“够了啊......”

  “你没死,哈哈哈你没死!”

  陈冉嗷嗷的叫唤着,一边喊一边哭。

  沈冷撇嘴:“你是想把我摇晃死继承我的将军位吗?”

  陈冉连忙住手,这才注意到远处地上那尸首分离的死人。

  “那家伙是谁啊。”

  “裴啸的人。”

  “裴啸的人?”

  陈冉一惊:“难道说裴亭山已经知道了?”

  沈冷躺在那看着天穹:“也许吧。”

  而就在这时候南平江一艘渡船上,癸巳的两个手下坐在那沉默了很久,两个人坐船一路往东就能到东疆刀兵驻扎之地,南平江向东最终汇入东海,刀兵营地就在距离江边不远的西营古城。

  “队正不敢回去所以才让我们回去。”

  其中一个人忽然抬起头:“他怕的是大将军直接把他剁了,根本就不听他解释。”

  “是啊......”

  另外一个人眼神恍惚了一下:“我们呢?”

  他的同伴想的也是同一件事,嗓音有些发颤的说道:“大将军就算是收到了信以他那般凶残的性子,你我也不会有好下场,将军死而亲兵陪死,我们的下场早就已经注定了。”

  他从怀里将癸巳的亲笔信取出来看了看,然后看向同伴。

  另一个人点头,脸色肃然。

  于是他将手里的信封扔进了南平江里,两个人同时长长的松了口气。

  “我们已经是死人了,何必回去再死一次。”

  “是啊,这几百两银子也够我们找个地方做些生意,隐姓埋名的过日子。”

  “开个饭馆吧,我知道你做菜的手艺其实不错。”

  “去哪里呢?”

  “平越道吧,越远越好。”

  “行!”

  两个人对视一笑,一起回头看了看,江面上那封信已经看不到了踪迹。

  ......

  ......

  【今天晚上我会在公众号继续发红包,时间是晚上十点,大家可以续在公众号发红包请大家看书,千元红包等大家来抢。】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