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针锋

第一百二十一章 针锋

  沈冷带着王根栋熟悉了一下队伍,到现在这一旗战兵算是配备齐整,不知不觉沈冷已经到了岑征的高度,而这变化之快连沈冷自己都没有来得及适应,而接下来的每一步都不会给他太长的时间去适应,不然的话只能是落于人后。

  一如既往的练兵,一如既往的加练,手下人已经熟悉了沈冷的节奏也就没了怨言,前阵子有人闲极无聊评比水师之中那一旗队伍最能打,沈冷带的这支崭新的战兵名列前茅。

  如今水师的规模已经有近五万人,按照大宁的战兵军制,两个五人队为一十人队,十个十人队为一团,三个团为一标营,三个标营为一旗,十旗为一军。

  水师已有五军,如今整个水师中配备了熊牛二百余艘,依然是水师的主力战舰,每艘熊牛两侧各悬挂一艘飞鱼。

  冲撞船铁犀八十艘,能装载一标营战兵的兵船柳莺三百余艘,大型战船万钧三十艘,还有庄雍的旗舰神威,这般规模若是全军出击也当得起浩浩荡荡四个字。

  沈冷安排好了队伍训练就陪着庄雍去了安阳船坞,距离水师不算很近,骑马也要走上半天,到安阳船坞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船坞的官员听闻提督大人来了连忙迎接出来。

  “你从南疆回来之后跟我提过一个想法。”

  庄雍一边走一边对沈冷说道:“哪怕是飞鱼依然算不得灵活,南疆那些土族打渔的小船给了你灵感,我把你手绘的草图给了船坞,如今已经打造出来近百艘。”

  庄雍道:“只不过还没有经过效验,所以还没有装备进水师。”

  沈冷笑起来:“这种十五人十四对浆的快船在短距离内求立人的快船应该都跟不上。”

  一行人进了船坞,在港口那边一排崭新的快船并排停在那,这样的战船可以坐下十五名士兵,十四人都可划桨,一人在尾部掌舵。

  “你给取个名字吧。”

  庄雍看着那些船:“上次我来的时候特意让人划起来看了看,速度快的如箭一样。”

  沈冷看着那船两侧的船桨整齐密集,于是说道:“蜈蚣。”

  “蜈蚣?”

  庄雍道:“这倒是个新鲜的名字。”

  “长得就和蜈蚣一样,而且只要被咱们的船追上黏住就会被蜈蚣毒了一口似的,别想跑。”

  “行,以后这种小船就叫做蜈蚣,你带人去效验一下,若是没有问题就要装备水师了,熊牛两侧悬挂的飞鱼改为蜈蚣快船。”

  沈冷带着手下人过去上了一艘船,十几个人在掌舵人的口号下同时划桨,没多久速度就起来了,那船在水面上犹如一只离弦之箭,远远的看着好像根本没在水中而是离开了水面飞一样。

  “好快!”

  四品威扬将军杨宇凝是庄雍手下五军之将,麾下一万多战兵,可谓位高权重。

  他看着那快船忍不住赞叹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可怕。”

  另一位四品将军沐筱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作为水师的副提督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他在上次被庄雍斥责过后便真的好像收了性子,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做一个毫无实权的副提督,哪怕是升帐议事的时候也从不插嘴,问什么都是对对对是是是,可是那眼神里的怨恨谁都看得出来,没有沈冷在眼前刺激着他还好,沈冷在他面前晃的话他能控制自己多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脸上的伤疤不疼了,可是心里疼。

  站在沐筱风身边的是四品将军谈灵狐,是西疆重甲大将军谈九州的儿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谈九州会给儿子取这样一个名字,不管是谁听了都觉得有些别扭。

  谈灵狐左边的四品将军叫李既,身上多多少少有一些皇族血脉,所以在这水师里也算地位超然,这个人也是个老好人,快五十岁年纪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脸微笑,对谁都极客气,如果按辈分算的话,当今陛下比他还要小一辈。

  还有两位四品将军各领一军,站在庄雍左边的那个高高壮壮比起王阔海来也差不了许多,一眼看上去便知道是一员悍勇大将,络腮胡豹子眼气势非凡,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提到他的名字......唐宝宝。

  陇右唐家是大宁一流世家,大宁开国十二公之首的唐九念就是唐宝宝的祖辈,有那般浩大的军功在,唐家又在西北本分老实,所以这么多年来家族稳固如山。

  唐宝宝名字的由来比较有意思,唐家老太太在他很小的时候最喜欢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固执起来也没人能劝的动,宝宝这两个字他想甩都甩不掉,年少时还会有几分得意,我是唐家上上下下的宝宝......可是年纪大了之后这名字便是心口的痛。

  站在唐宝宝身边的人家世比起他来说也不遑多让,虽然也已经四十几岁可看起来如三十岁才过,面容宛若青年,剑眉朗目,年轻的时候必然更帅气,此人出身燕城许家,名为许如。

  算上庄雍,这七个人便是如今水师的权利核心,当然沐筱风比较尴尬,除了他之外的五位四品将军都是五军之将,唯独他是个空头副提督。

  听完杨宇凝的话唐宝宝忍不住也赞叹了一声:“是啊,一代比一代强,许将军,令郎之才更让我佩服,我唐宝......我唐某人看得上的年轻人不多,至于书院里先后出来的那个孟长安和白小洛没有见过不便多说什么,令郎病己和禁军陆昊将军的公子陆重吾我可是亲眼见过的,当为年青一代的翘楚。”

  上一届的全军大比,年青一代最耀眼着为彭斩鲨,奈何综合实力对比起来连上上一届的第十名都比不上,所以根本进不了十大新秀,倒不是因为彭斩鲨真的那般弱,而是因为上上一届大比的时候可谓群英璀璨光彩夺目。

  再之前一届有武新宇,裴啸,海沙已经让人觉得年轻人太恐怖,彭斩鲨的上一届排名第一的就是许如将军的儿子许病己,第二名是陆重吾,第三名是唐戍,有人说这三个年轻人还要超过武新宇裴啸和海沙。

  庄雍忽然感慨道:“有快过年了。”

  几个手下人点了点头:“是啊,又到了三年大比之年,今年会更好看些,病己和陆重吾他们那一届都进入十大新秀,如今也都已经到了正五品,今年的十大战将之争怕是要出大事咯。”

  “今年有几个年轻人可以注意下,当然就有咱们水师的这位。”

  杨宇凝指了指水面上带人试船的沈冷,然后笑着说道:“上一届大比咱们水师无人入选陛下还责备了几句,这次就不一样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沐筱风终于有些忍不住:“指望着一个这样的人为水师争光,杨将军的期望很低啊。”

  “哦?”

  杨宇凝碍于沐筱风的身份倒也不便直接硬怼,笑了笑说道:“副提督大人是觉得水师中沈冷是拿不出手的?恕我孤陋寡闻,难道水师里还有别的年轻人足够出彩?”

  “白念。”

  沐筱风淡淡的说道:“今年才刚刚进入水师所以还没有什么名气,当然也就不会被诸位将军听闻,不过我相信,到时候为水师争光的人绝不是这个跳来跳去的沈冷,而是白念......一个是渔户苦力出身,一个是名门望族出身,不可同日而语。”

  庄雍看了沐筱风一眼,却没有说话。

  白念进入水师还不足半年,从南疆调过来后也一直中规中矩,当初大家都以为白念会接替岑征的职位,却没有想到陛下直接下旨将沈冷提拔起来。

  事实上,半年之前皇帝就已经在做安排,白念就是岑征的接替者,可是沈冷的异军突起影响了皇帝,这可能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当然仅凭沈冷一人不足以让皇帝改变想法,而是老院长那个比较可怕的推测。

  白念这个人在南疆平越道战功卓著,十八岁从军从队正做起,在平越道与南越余孽叛军厮杀数年,一年一个阶梯,如今也是正五品的勇毅将军。

  没多久沈冷带人回来,登上港口后沈冷笑的合不拢嘴:“快,真的快。”

  庄雍点了点头:“这蜈蚣快船是你想出来的,若是以后快船在战场上真的好使,功劳我会为你报上去。”

  沐筱风淡淡的说道:“提督大人报功从不会徇私,也不会推延,你应该好好谢谢提督大人。”

  庄雍微微皱眉,可还是没说什么。

  沈冷道:“不止要谢谢提督大人,诸位将军大人我都心存感激。”

  众人全都微笑起来,最起码沈冷的态度足够尊敬。

  沈冷看向沐筱风语气一转:“尤其是对副提督大人更为尊敬,除了谢谢你本人之外我还想谢谢你家人。”

  沐筱风脸色一变:“你放肆的有些太早了。”

  沈冷一脸的人畜无害:“卑职......有放肆吗?如果有的话,卑职在这向副提督大人道歉,可能有些时候的放肆不是卑职故意的,以后卑职把这些非故意的放肆都收起来。”

  言下之意,那些故意的放肆是我故意放肆的。

  沐筱风笑着说道:“我听过一个小笑话,此时也闲着就说给大家听......有个地方富人还算是乐善好施,有一天忍不住问自己的家人,我做了不少好事为什么乡邻还是不愿意登门?家人说,还记得去年你因为心善捡了一条野狗吗?捡来的时候还是一条小狗,现在小狗长大了成了恶犬,整日在门口蹲着,看见谁都狂吠,乡邻们倒也不是怕了一条狗,而是不愿意与一条狗计较。”

  众人全都沉默下来,这话说的有些过了,非但在骂沈冷,连庄雍也一并骂了。

  哪里是什么笑话?

  庄雍忽然笑了起来:“这笑话不错。”

  沐筱风笑问:“提督大人也这么觉得?”

  “是啊......这富人看来真的很爱这条狗,我觉得你可能记错了,狗不是捡来的,是自家的,不然的话难道富人不知道这狗不老实?自然不是,只是因为爱狗如子,放在门口就是让所有人都看看这就是我的狗儿子,放在家里别人不就看不到了吗?”

  说完之后转身往前走:“看看咱们的船坞里有多少新式战船在造。”

  众人迈步跟上,唯独沐筱风站在那脸色白的吓人,紧紧的攥着拳头手背上青筋毕露。

  沈冷回头看了沐筱风一眼,后者也在看他,眼神如刀。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