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四十章 防火防盗防沈冷

第一百四十章 防火防盗防沈冷

  沈冷带着自己的队伍回到水师营地直接就去了大营武库,他手下的人就好像搬家的小蚂蚁,武库的人都看愣了,要不是水师大营这边陛下的旨意也已经知晓,谁敢由着他这么搬。

  “此去很远?”

  武库主簿小心翼翼的问,心说沿途都有物资补给,水路上的官补码头不断何必搬运这么多东西,于是猜着莫不是沈将军要带着他这一旗人直捣求立国?

  “唔,要出江南道,自然远。”

  “将军搬的东西用作途中消耗,别说出江南道,可以绕江南道三圈。”

  沈冷看了看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于是摆手让士兵们停下来:“多谢主簿大人配合,我们这就要直接起航了,我是怕你想我,此战短则一年长则两三年,这么久我不来这武库里都会显得空荡荡的。”

  “沈将军你还是快走吧,你再不走我这才会空荡荡。”

  沈冷哦了一声,带着虚伪的不好意思离开了武库,然后直奔安阳船坞。

  安阳船坞那边其实进展不慢,带回来的求立人纵然对造船不熟悉,但对船只性能结构都熟悉,最主要的是他们熟悉大海,刚被带回来安阳船坞不久皇帝陛下就特意从廷尉府抽调了几个人过来,本还有些顽抗的求立人在廷尉府那些夜叉一样的人面前没两日就变得服服帖帖。

  原本带来的求立人因为语言不通所以交流很麻烦,廷尉府的人轻描淡写的说交给我们处理吧,于是把那些求立战俘轮流带走,每次十天,三个月之后这些求立人莫说交流,最差的那个也已经掌握中原文字的三种写法。

  安阳船坞隶属于工部,纵然船坞重要可毕竟行政级别有限,船坞的主官只是一位工部郎中,级别与沈冷同,这地方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缺钱,陛下对船坞极在意,只要报上去的内阁稍稍勘核无不批准。

  如今沈冷他们从南边海疆归来也已经一年多,经过前期将近一个月的拆解构图,又经过半年时间打造出第一艘伏波,又近一月时间的航行检测后,第二批至少几十艘伏波正在批量建造,大宁的工艺走在世界前端,工序熟练之后速度自然也就快了起来。

  船坞占地规模极大,筹建水师之前五年就开始建造安阳船坞,处处可见忙碌的匠人却严整有序。

  工部郎中王爱水正在自己书房里悠闲品茶,下面人急匆匆的进来说水师有一位沈将军来了,说是奉旨南下海疆,要来船坞提船。

  王爱水一愣,心说水师南下的事倒是知道,可提船是几个意思?

  他也知道这位沈将军是水师提督庄雍麾下爱将,当然不敢怠慢,整理好衣袍连忙出去迎接,到船坞时候远远的就看到那些人已经上了一艘万钧,还是最新改造的那艘万钧,王爱水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沈将军!”

  离着还远王爱水就高呼了一声,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王大人。”

  沈冷在船上朝着下边的王爱水抱了抱拳:“我奉旨南征,过来船坞看看船。”

  王爱水呼哧呼哧的爬上万钧,这季节都急出来一身汗:“将军南征是大事,有什么事需要我配合尽管说。”

  沈冷拍着船舷:“我来时看外面停了差不多有二十艘伏波了。”

  王爱水连忙说道:“那些船其中只有七艘经过了航行检测,其他的都还不能出港。”

  “七艘,这么巧的么。”

  沈冷问:“我要是把这些伏波都提走需要什么手续?”

  王爱水讪讪的说道:“手续上确实繁杂了些,理论上,船坞的船造好一批后经过检测合格然后报交工部,工部知会兵部户部,然后上报内阁”

  沈冷把黑线刀抽出来放在身边:“有没有比较简便的法子。”

  王爱水看了看那把刀,咽了口吐沫,传闻水师副提督沐筱风的死就没准与这位沈将军有关,若真如此,他连副提督都敢杀,在这船坞谁能挡得住他?

  “可以先写借条”

  “唔,这就方便多了。”

  沈冷回头看向跟来的行军主簿窦怀楠:“给王大人写个借条,就借伏波二十艘,万钧三艘,蜈蚣快船五十艘,还有”

  王爱水都快炸了:“还有?”

  “还有神威一艘。”

  王爱水腿发软,扶着船舷才勉强站稳:“沈将军,借东西,不是这么借的啊纵然是水师提船,也得,也得好歹给咱们的规矩几分面子吧,将军这一旗水军最多也就是用十到十二艘船,将军带那么多走用不了啊”

  “说的也是啊。”

  沈冷问窦怀楠:“写了吗?”

  “还没。”

  “那就考虑一下,先来伏波七艘?”

  王爱水点头如捣蒜:“好的好的,这个可以”

  “再加神威一艘。”

  “这个不可以!”

  王爱水脸都快扭裂了:“将军,神威是提督大人的旗舰,而且还差一些地方尚未改造成功,纵然是提督大人亲自来提船也不是马上就能提走的,再说将军这级别”

  他的意思很明显,沈将军你这级别也够不上用神威大船的啊。

  沈冷一本正经的说道:“级别之类的事先放在一边,我有一个构想求立人是很讨厌的对不对,对待求立人能杀就不能生擒,因为他们对我宁人就是这个态度,这是仇,求立人对大海更熟悉水战比我们有经验,所以我打算出奇制胜。”

  王爱水哪里有心思听他说这个,只想着如何阻止他拐走神威。

  沈冷继续一本正经:“我是这样打算的,我们不是有冲撞船铁犀吗,但是铁犀的速度太慢了而且大规模作战只怕作用也不大,毕竟船不大且笨重啊,我看神威就可以,我们把神威做冲撞船直接撞过去,求立人就算再狡猾也一定想不到我们上来就用旗舰撞他们,哈哈哈哈哈这般妙计也就是我想的出来,必能把求立人吓他妈的老大一跳。”

  王爱水膝盖都软了:“沈将军,沈爷咱能不开玩笑吗?求立人他妈跳不跳,我已经被你吓了老大一跳,那可是水师旗舰啊,象征着大宁的威严,水师的威严,也是陛下的脸面啊,你直接当冲撞船”

  沈冷一脸严肃:“作战乃是大事,不用去在乎那许多。”

  窦怀楠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上来调节一下,拉着沈冷的手动情的说道:“卑职知道将军求战心切,也知道将军多么的痛恨那些求立人,可是将军也要三思而后行,毕竟神威乃是水师旗舰,第一战就沉了的话不吉利。”

  说什么都没打动沈冷,这句不吉利倒是让沈冷动容。

  “有这说法的吗,不吉利可不行。”

  沈冷觉得可惜极了,一脸的遗憾,看向王爱水:“那神威我就不带了,我把这艘万钧带走怎么样?”

  王爱水:“这”

  沈冷:“看起来王大人很为难,我最不愿意为难人,唉,还是算了。”

  王爱水:“好啊好啊。”

  沈冷:“还是带神威的好,我看我要带神威你都没有这么为难的。”

  王爱水:“万钧!一艘万钧!”

  沈冷勉为其难:“那就这样吧七艘伏波一艘万钧,配备好蜈蚣快船,一日之内交给我,沿海百姓还在水深火热之中,盼水师来如久旱盼甘霖,我们不能耽搁啊。”

  王爱水此时还能说什么,让窦怀楠认真写了借条用了沈冷的将军印,心说反正到时候出了问题朝廷问起来我就说你抢走的,再说长安城那么远

  陈冉在旁边压低声音说道:“恭喜将军喜提万钧一艘。”

  沈冷同样压低声音:“美滋滋”

  几个人在王爱水的客厅里坐着休息,船坞的匠人用最快的速度将那七艘伏波整理一番,沈冷的人把熊牛上装载的物资转移到伏波上,那两艘柳莺里的东西倒是不用搬,万钧慢慢的被小船拖出船坞内水路出港调转船头,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能出发。

  王爱水终于松了口气,笑呵呵的问道:“若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沈将军只管说就是了,咱们都是大宁的官员虽然分工不同却一样的忠君爱国,水师南下为国厮杀守土一方我只能在这为水师督造更多更好的战船,心有余力,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尽管提。”

  说完之后自己楞了一下,然后就后悔了,心说他妈的这些客气话跟谁说也不能跟沈冷说啊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沈冷,只盼着沈冷说已经无所求。

  “倒还真有一件事王大人帮得上忙。”

  王爱水在椅子上出溜了一下,差不点滑下去:“咳咳沈将军,你说你说。”

  “船坞里还有不少求立人的水军士兵对吧,我上次亲手抓回来的那些,我听闻船坞里常驻的那几位廷尉府的大人把他们都收拾的服服帖帖了?这些人之中我得挑几个带走,比在当地再寻向导翻译要省力,况且还能让他们混进黑猴子里打探情报。”

  王爱水一脸为难:“这个”

  沈冷有些意外,连万钧都给了,几个求立人俘虏难道就这么为难吗?

  “沈将军你是有所不知啊你说带几个求立俘虏走这自然没问题,别说几个,再多些也没问题,做向导翻译都可,但就是别让他们做奸细混回去。”

  沈冷:“你是说,他们依然不能用?廷尉府的人只是吓住了他们,却不能真正的收服他们。”

  “那倒也不是,就是吧”

  王爱水叹道:“或许是因为长期都在船坞中见太阳的时候少,又或者是我大宁的水土养人,这些求立人现在不那么黑了,现在说话还有一股江南道的味儿,有几个还满嘴之乎者也,廷尉府训的太狠了,我怕是到了南边一眼就露馅。”

  他侧耳听了听,指向窗外:“你听,现在唱江水小调的那个就是求立人。”

  沈冷也仔细听了听,一惊:“怎么唱的还如此旖旎?”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