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狗

第一百四十七章 狗

  平越道道丞白归南来的很快,毕竟兴安县城距离官补码头也不是特别远且白归南在石破当离开之后便觉得不对劲,沈冷派人去的时候白归南已经在来的半路上。

  石破当受了气想发作,奈何又不能真的打起来,白归南好言相劝把他带走,回头朝着沈冷笑了笑,那一笑略显悲凉。

  这平越道陛下派来数个家臣亲近人,只怕也还是不好镇住。

  对南越这一战是大宁近年来打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战争,和北疆那日日都有的摩擦纷争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虎狼南下灭越,掌征南大元帅印的就是石元雄,这么大一片江山是他打下来的,本就已经位高权重又有如此大的功劳难免会变得越发自傲,前几年石元雄就是这平越道内的土皇帝,一切都是他说了算,今年设立道府权力移交出去石元雄自然不爽,那种一言而决事的高高在上瞬间被道府全都拿了去,他便事事处处找些存在感,他儿子石破当带着三旗狼猿在平越道四处乱窜说是进剿余孽,还不是想搂这最后一笔。

  叶开泰初来乍到似乎不愿意与他有矛盾便忍让了些,白归南就更加的憋屈,石破当见陛下家臣也对自己这般恭谦那自傲便又添了几许。

  不过好歹也是镇守一方的大将军,自然不可能太过分,只是在小事上处处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整日还要说些什么自己最想做的便是解甲归田养老去,奈何他想让自己儿子石破当做南疆大将军的心思越发明显,这解甲归田也就成了别人嘴里的笑话。

  沈冷知道这些事之后忍不住苦笑,东疆如此,南疆如此,这便是偏重一面的弊端,偏重军武大将军就跋扈,偏重文官大学士就飞扬,做皇帝可真累。

  好在石破当在白归南面前终究不敢太放肆,放了两句狠话随即带兵离开,白归南随他一同走了,沈冷手下人都担心得罪了大将军的儿子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沈冷却好像浑不在意完全没当回事,众人想想,他才入水师就得罪了大学士的儿子,现在得罪大将军的儿子也就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杜威名和陈冉他们闲聊的时候甚至笑着说咱们家将军可能天生是这个命,众人皆笑,唯有古乐似乎若有所思。

  过了兴安县没多久就到施恩城,沈冷自然要去拜会道府大人,只是道府大人太过繁忙,下人回话说要到晚上才能相见,不过也得等到道府大人归来,晚上石破当约了他吃饭,还有一些原南越投降过来的人,曾是南越权臣,如今日子过的也还不错。

  沈冷在道府大人衙门外边吃了闭门羹倒也不觉得如何,手下人却都气闷起来。

  回到驿站沈冷刚把马靴脱了准备泡泡脚,窦怀楠从外面敲门,沈冷让他进来,窦怀楠一进门就忍不住皱了皱鼻子,然后叹了一声将军这味道不像是新酿,非老坛出不了这酸爽。

  沈冷不好意思的把脚放进热水里跑着,那股舒服劲儿就别提了。

  “你也是来说我不理智的?”

  沈冷靠在椅子上一脸的享受,大脚趾搓着大脚趾,将味道融进去,很快这一盆清汤热水便成了老汤。

  “将军哪里不理智了?”

  “杜威名他们才走,劝我说以后少得罪石破当这样的人,位高权重心眼小还有个更位高权重的爹,得罪起来不划算。”

  “得罪人还有划算不划算的?”

  窦怀楠自己过去翻找茶壶,发现这驿站的人也是惫懒,茶壶上面一层灰尘,想了想那位石破当将军应该也住驿站,怕是下面人都去那边打扫了。

  他坐下来:“我倒是觉得,若非要得罪人,还是得罪分量重的划算,得罪那些无关轻重的有什么意思。”

  沈冷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起来:“你也这么觉得?”

  “我初以为将军是鲁莽,在自己房间里苦思了半日才明白过来。”

  他刚坐下又站起来,双手抱拳:“将军之谋智,下官佩服。”

  沈冷撇嘴:“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谋智了。”

  “所有人想事情往往都会只想一面,要么尽量往好的去想要么尽量往坏的去想,这是其一其二则是想事情非好即坏却忽略了远近,只有将事情好坏远近都考虑过,才是谋世之臣,不然只能是谋事。”

  沈冷道:“你这是在夸我?”

  窦怀楠叹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最聪明,今天才知道自己也就是第二聪明。”

  沈冷笑的更欢乐:“你今天这是觉醒了拍马屁的技能吗?”

  窦怀楠凑近过来压低声音问:“将军为何要挑衅石破当?”

  沈冷反问:“难道不是石破当挑衅我?”

  “将军怕是盼着石破当挑衅你吧?”

  “那有什么好处?”

  “陛下知道就是好处。”

  窦怀楠道:“陛下若是知道了将军初到平越道就和大将军石元雄的儿子有了矛盾,非但不会骂将军鲁莽,怕是还会笑起来说将军有胆魄,这世上什么事就看是谁来定性,别人都说将军鲁莽陛下若说是胆魄,那说鲁莽的人就都可以回家自己掌嘴了陛下想着,姓沈的那小子还行,一看就是和石元雄之流不对付的,很好很好,大大的好。”

  沈冷眼睛微微眯起来,倒是真没有想到窦怀楠能看出来他这些心思,因为要看出来这心思,先要看出来这时势,谁会去想陛下要动的可不只是大学士还有大将军。

  沈冷有今日之想法不仅仅是因为沈先生当初在小道观里教导那几年,还因为在长安城的时候雁塔书院的老院长指点过几次,老院长在沈冷临行之前送给他一句话时不时的让陛下听到你的名字。

  陛下是天下人的陛下,皇帝是整个大宁的皇帝,他要想多少人多少事谋多远未来?能让陛下六年提起四五次的白归南已经算是极幸运的人,在白家已经被陛下怀疑的情况下还能调来平越道已经是圣眷隆恩。

  留在京畿道?留在京畿道未必是好事。

  沈冷呢?每年都让陛下时不时的想起来几次十几次二三十次百十次多大的机缘。

  沈冷问窦怀楠:“你为什么要来和我说这些?”

  窦怀楠回答:“因为我希望做将军近人,有很多话都可以说的那种。”

  沈冷一本正经:“你想离我多近?你见过茶爷打人吗?”

  窦怀楠早就听说将军有个叫沈茶颜的青梅竹马的女伴,将军在外如虎狼,回家面对茶爷如猫咪,想到这忍不住笑起来,将军能对自己说出这种话就足以说明两个人的关系近了些,而且将军终究才不满十九岁,孩子气。

  “未来的大宁军武依然会很重,但绝对不是如今四疆大将军把控的军武,改头换面的时候到了,将军看起来怎么也比那些老迈的大将军顺眼,所以我得使劲儿和将军靠近些,将来才能进内阁。”

  他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目的,这般反而不让沈冷讨厌。

  “还有吗?”

  沈冷笑问:“你跟着我,什么时候才能熬到进内阁。”

  “将军是我见过的最会抓时势的年轻人,我就借将军的势好了其实我一直都有私心,或者说好胜心。”

  他看向沈冷:“将军觉得自己的对手是谁?求立人?黑武人?那都要靠后排,将军的对手是大将军,能击败宁人的,永远只能是另一个宁人”

  窦怀楠肃然起来:“那么我的对手,便只能是大学士都说沐大学士那颗脑袋里装着江山社稷万民百姓,我不服气,我想比比,将军时不时让陛下听到你的名字,还有什么比这势更强的?所以靠我自己想去和大学士做对手不容易,让将军带着我才快些。”

  沈冷忽然笑起来,也往前凑了凑,两个人近乎脸贴着脸,狐狸看着狐狸。

  “你刚才说,我时不时让陛下听到我的名字,你现在这样子,是想时不时让我记起你?”

  “最好天天见。”

  沈冷靠回去,嘴角带笑。

  窦怀楠站在那,也嘴角带笑。

  沈冷这一路走来到施恩城便算是一个大的节点,在这要等水师大队人马跟上来,他有很多事要做,与道府之间的各种沟通都要一个有能力的人去办,沈冷本来想着让王根栋去,可王根栋太肃正不懂得变通,水师到了平越道之后后勤补给各种各样的事都需要道府支撑才行,在庄雍到之前他得把这些事全都解决。

  “晚上你陪我去道府大人府里。”

  “谢将军!”

  窦怀楠郑重一拜,转身离去。

  沈冷靠在椅子上,明明泡脚的水都有些凉了,却觉得更舒服了些。

  轻舟总是会比船队快,沈冷到施恩城的时候沈先生和茶爷已经回了江南道安阳郡魏村家里,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先生脸色一变,茶爷破甲在手。

  进门看,陈大伯坐在台阶上脸色煞白,似是已经吓得瘫软。

  黑狗蹲坐在陈大伯身前肩上带血,它正低头舔着,黑狗身前躺着三四具尸体不明来路,地上有刀,刀上有血,可不及黑狗牙齿上的血腥味重。

  三四个杀手,脖子上都有血洞。

  茶爷缓了口气招手,黑狗跳过来,跑的时候稍稍有些瘸,毕竟那一刀在它肩背皮开肉绽。

  “陈大伯,咱们去怀远城。”

  沈先生想到自己终究还是要回怀远城沈家求人难免有些不畅快,可为了陈大伯只能如此,这三四个杀手应该不是贯堂口的,而是白尚年的死士,不知怎么打听到了沈冷的家。

  若没有这黑狗在,陈大伯已经死了。

  此时的黑狗已经状若雄狮,茶爷取了伤药给它清理伤口然后取针线缝合,黑狗嘴里低低出声,见茶爷看它,竟是嘴角上扬露出笑脸。

  “送陈大伯去怀远城后,带着你去追冷子。”

  茶爷拍了拍黑狗的头,黑狗蹭着她掌心。

  “喵儿,你可真厉害。”

  茶爷赞了一句,可这喵儿两个字一叫出来,黑狗的气势都没那么强悍了

  。。。。。。

  。。。。。。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