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别打嘴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别打嘴

  长安城。

  这几日总算清闲下来一些,孟长安就把自己关在小院里练功读书,在长安城这段时间几乎每日都在做他不喜欢做的事,然而这是皇命没办法抗拒。

  别说孟长安,连那些狼厥族人都觉得有些乏了,各国在长安城内常驻的使臣要见见他们,各地回京述职的官员要见见他们,然后是带着他们参观了京城各职权衙门,寻常百姓没有的待遇他们都享了一个遍,然而真的累,一模一样 的话要说十遍二十遍甚至上百遍。

  好不容易总算过场都走了一遍,这些狼厥族人也盼来了好消息,草原上的大埃斤之终于千里迢迢的赶来了,来接他们回家,不过在这之前好不容易被允许进京一次的大埃斤也要把差不多的过场走一遍,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启程返回草原。

  孟长安原本住在长安驿,可是太嘈杂太乱,说不准哪个衙门里的哪位大人物就冒出来看看他,表达一下对他的欣赏和赞美,然后还要语重心长的交代说继续努力我看好你噢

  最终无奈,孟长安自己掏银子在距离八部巷不远处的六部巷里寻了个还不错的空置小院住下来,除了书院老院长之外只告诉了吏部和兵部的几位必须得让他们知道的官员,连夜带着自己的行礼就逃离驿站,难得出来躲躲清净只等着让他会北疆的旨意下来。

  奈何,皇帝陛下太忙,忙到哪里会时时刻刻记得他。

  孟长安急也急不得,只好托老院长多去帮自己问几次。

  明明北疆才是最需要他的地方,长安城里的安逸是属于百姓的,不是军人。

  在这小院里住了几天之后一开始那种清净舒服的感觉也就荡然无存,只剩下心急和无奈。

  幸好老院长送了他不少兵书,其他的书孟长安自然也看不进去,每日起来打拳练功然后读书,出去吃饭回来午睡,再打拳读书其实一点都不觉得自在,更别提什么惬意。

  皇帝就好像把他忘了似的,这小院就是大千世界的一个角落。

  还唯一值得觉得欣慰的地方就是距离住处不远的锦绣大街上酒楼林立,换着吃吃上一个月也吃不完,然后孟长安就忍不住想到,若是傻冷子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多半是能沉下心来的吧,他会比自己多做些什么?

  于是孟长安一时兴起,出门去买了些肉和蔬菜回来想自己做饭,进了厨房发现做菜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几棵青菜几两肉,原来还需要油盐酱醋各种调料,还需要案板刀具需要超过碗筷需要好多好多

  孟长安耐着性子把想到的一样一样都写在纸上然后出去买,足足用了大半日才买齐,肚子饿了都没在半路上买些吃的,只想着自己做出来的一定也美味之极,总不会比傻冷子差了。

  要尊重自己的选择,要有仪式感,所以路边的肉包香味再大就忍了,那边的拉面香味更大也忍了,稍远些的吊炉烧饼一开炉扑鼻而来的香气像是千军万马瞬间就占领了孟长安的灵魂,可他咬着牙还是忍了。

  我不能输。

  回去之后翻找出来自己买的碎花小围裙,虎躯之身的孟长安对着铜镜把围裙穿好的那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应该一头撞死,若是沈先生看到他挑的这围裙花色又会说是大妈审美,继续忍继续忍。

  把菜一样一样洗了,把肉精致的切好,然后孟长安把那本特意从书局买来的菜谱放在桌案上打开,再然后扔进垃圾桶,谁知道菜谱就是菜谱,根本就没写怎么做,只是把大宁各地特色菜品的名字汇总了一下。

  他深吸一口气,比上战场还觉得刺激,心说怪不得傻冷子喜欢做菜,别说炒出来一盘色香味俱全的佳品会有成就感,便是洗了菜切了菜置办了这些东西也是很有成就感。

  “杀!”

  这个汉子端起了铁锅。

  喊了一声杀。

  半个时辰之后,孟长安将自己炒出来的几盘菜倒进垃圾桶,找了一个特别大的布包出来,把锅碗瓢盆刀具盘子案板各种东西一股脑塞进去,背着大包到隔壁敲了敲门,隔壁邻居一脸茫然的出来看着他,孟长安说了一句我初来乍到是你新邻居这是见面礼,把东西往那人手里一塞就走了。

  邻居想着这新邻居还挺客气,这大包,这沉重的劲儿,真是礼重情意重啊。

  回屋打开,懵逼。

  孟长安把东西送出去,觉得放松多了,趁着天还没完全黑,到外面一口气买了肉包买了熟食还买了一兜烧饼,感觉这也是一种很欣欣向荣的生活状态,这就是对美食最大的敬意,何必自己去做

  回到家里正吃着听到敲门声,孟长安以为是隔壁邻居对见面礼不满意过来退货的,一脸尴尬的往外走,拉开门看了看那一瞬间眉角就不由自主的往上挑了挑。

  门外站着六七个身穿黑色锦衣的汉子,带着黑色梁冠,衣服左胸位置上还绣着一个白色天平的标徽,这几个人站在门口仿佛把黑夜提前带来,让人觉得压抑。

  “请问是孟将军吗?”

  “我是,你们是谁?”

  为首的那个中年男人勉强挤出来一点笑容,看起来可真难看。

  “卑职是廷尉府廷司何奎,奉命前来问询孟将军几个问题,例行公事,还请将军见谅。”

  “问我什么事?”

  “关于北疆边军将军裴啸死亡一案,刑部已经正式移交给我们廷尉府,本是要派人去北疆的,恰好知道将军如今在长安城所以先过来问问。”

  “我才搬到这,你们倒是找来的很快。”

  “大宁那么大江山数万里我廷尉府想找的人也能找到,何况这是长安?”

  何奎问:“将军不打算让我们进去?”

  孟长安拉开门:“请进吧。”

  有两个廷尉府的人留在门口没有进来,其他人跟着孟长安进了屋子,这院子的主人本是京官调任外地家里的东西倒是齐全,不然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在客厅里落座,孟长安当然不会想起来要给客人泡茶之类的事,他自己都不喝茶,哪里来的茶叶,在北疆的时候带着斥候出去,渴了就是一口雪,在孟长安看来,有泡茶的时间可以做很多正经事,便是在长安求学之际书院那般清正雅致的场所,他也觉得所谓香茶比不上一口井水爽快,无论冬夏。

  何奎落座之后本以为孟长安会先寒暄几句,没想到的是孟长安只是端坐在那等着他问。

  “将军到长安已经有快两月了吧。”

  “是。”

  “这案子其实早已经到了刑部,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拖到了现在才移交过来给我们廷尉府,如今都廷尉大人又不在京城,所以只好卑职过来找将军了解一下。”

  孟长安嗯了一身后忽然问了一句:“廷尉府廷司是几品官?”

  “嗯?”

  何奎像是楞了一下:“将军怎么问及这个?”

  孟长安:“你还没回答我。”

  何奎回答:“正六品,也算军职,大概就是军中校尉。”

  “哦都廷尉韩唤枝不在是吧。”

  “是。”

  “那最起码应该来个千办见我,只来你一个廷司让我猜猜是什么原因。”

  孟长安看着何奎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既然廷尉府是专门查办涉及官员的案子,那么自然是规矩很大的地方,你一个廷司过来找我问话,就不怕被我级别压着你什么都问不回去?千办过来问我,最起码级别相当,我不是罪犯所以你自然也就没有公文,用不得刑发不得狠只是你一个廷司来了,是因为廷尉府那边千办的衣服不好搞到吗?”

  何奎脸色巨变。

  孟长安嘴角微微一勾:“东疆来的吧。”

  何奎沉默,忽然笑起来:“果然是人杰我还以为,装作廷尉府的人来会给你一些压迫感,会让你不自在,人在不自在的时候总是会有破绽,况且大将军还让我把事情查明白再回去,这身廷尉府的衣服便能给我几分便利,我是真的很想问问当时是什么情况,你应该假装看不破才对,还能趁机逃走,现在这般直接点破了,也就没了退路。”

  孟长安道:“你来之前打听过我吗?”

  “需要吗?”

  “如果你打听过,你就知道我从来都不会躲。”

  何奎笑起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够狂妄,连一点最起码的敬畏都没有了,既然你猜到我们是刀兵出身,你就应该怕的。”

  孟长安没说话。

  何奎朝着外面摆了摆手,守在小院门口的那两个人随即将院门关闭,又用横棍将门别住,就算是有人在外面撞也撞不开,把门关好之后这些人从黑袍下面将刀取了出来,院子里顿时冷了几分。

  孟长安依然那么安静的坐着,连表情都没有变。

  “你还是说说吧。”

  何奎把黑袍下藏着的刀放在面前茶几上,手扶着刀柄:“现在说还好些,不用受罪,一会儿打得你太狠了再被我们逼问,你说起话来也可能会不太利索,而我每一个字都要听清楚带回去,你口齿不清可不好,这是一件麻烦事。”

  孟长安忽然笑起来:“确实是一件麻烦事。”

  何奎皱眉,面前的孟长安是他见过的最奇怪的家伙,看起来孟长安是真的不怕,嘴角上那勾起来的笑意之中还有几分不屑,这让何奎恼火,东疆刀兵从来都没有被人轻视过,轻视过的人早就死光了。

  “算了,还是打过了再问吧。”

  何奎吩咐了一声:“动手,尽量别打嘴,得留着让他把少将军怎么死的说清楚。”

  “好。”

  回答他的却不是手下人,而是孟长安。

  。。。。。。

  。。。。。。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