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六十章 等

第一百六十章 等

  韩唤枝从道府衙门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打麻将不是真的只纯粹打麻将,这样的四个人坐在一起随随便便商量一些什么事都足够让整个平越道上下震动。

  出门的时候马车还在路边等着,站在马车旁边的是他手下千办岳无敌,这名字不管怎么听都有些可笑,可岳无敌绝对不是一个可笑的人。

  事实上,整个廷尉府里八千办中最不苟言笑的就是岳无敌,于是这个刻板又安分的人就显得不合群,其他几个千办也不太喜欢和他交流,因为这是一个连玩笑都不开的人,不仅仅是不开玩笑,他甚至大部分时候分辨不出什么是玩笑什么是认真,在他看来一切都应该认真对待,所以就显得无趣起来。

  “大人。”

  见韩唤枝出来岳无敌立刻垂首叫了一声,韩唤枝微微点头登上马车,岳无敌随即坐在了马车前边甩响了马鞭。

  马车缓缓启动向前,这不是廷尉府里那辆令人从骨子里发寒的黑马车,所以路人自然不会远远的避开,南疆平越道多雨,韩唤枝进道府衙门的时候天空还晴着出门的时候已是小雨淋漓,石板路上雨水积存可让人舒服的是连落地的雨水都显得那么干净,走在这样的小路上鞋子湿透了也不会有一点泥巴。

  几个撑伞的人快速走过,似乎懊恼于这突如其来的小雨。

  韩唤枝并不是住在官驿,而是住在距离道府衙门大概三四里外的一个面积很大的空院,这院子原来南越一位国公的宅邸,这位国公也是为数不多的在大宁兵围施恩城的时候敢于反抗的人,他先是跑去禁军大营里号召队伍跟他保护皇帝杀出重围,在越国南疆一带还没有战事,至少十几万越军戍守南疆只要皇帝杨玉逃到南疆去,就还有一线希望。

  可是禁军大营里两万八千人,无一个人愿追随他。

  这位国公悲愤之下回家,召集家丁仆从一百余人,在那些权臣打开城门迎接石元雄大军入城的时候,他却带着这些人犹如向虎狼扑过去的牛羊一样悲壮,没有丝毫意外,一百多人被全部乱箭射死甚至没能靠近石元雄,石元雄手下人本要去他家里抓人问罪,他却阻止了手下人的冲动,下马过去亲自将这位南越国公的尸体抱起来命令厚葬。

  如今这位国公的家眷早已经回了南阳乡下老家,日子过的据说还算不错。只是家里已经没了能撑起来的男人,怕是会辛苦都在心里不愿说。

  韩唤枝刚到的时候叶开泰为他安排了住所,他却点名要住这里,叶开泰也没办法只好由着他。

  若仔细看的话车轮转动的时候将水珠带上半空的画面也颇有几分诗意,那几个撑伞过去的行人忽然停下来,回头望着马车这边,赶车的岳无敌带着斗笠,一只手抓着缰绳一只手握住了身边横刀的刀柄。

  韩唤枝只带了他一个人出来,所以他比以往更谨慎更小心,最终那几个撑伞的人却再次迈步前行没有过来,岳无敌的手缓缓松开刀柄。

  马车里的韩唤枝正在用一把小小的锉刀修着指甲,似乎是感受到了外面雨夜寒气渐重,把披着的衣服往上拉了拉,就在这时候几十支弩箭从四面八方而来,马车的车厢本就不牢固,为了轻便木板用的很薄,弩箭击穿了木板射进车厢之内。

  岳无敌猛的拉住拉车的驽马,抽刀从马车上跳下来。

  数不清的黑衣人从房顶上巷子里冲出来,而之前远走的那几个撑伞的人似乎是被声音惊了,纷纷驻足回头,这般场面怕是也不多见,想走又不舍得。

  十几个黑衣人把岳无敌缠住,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壮汉从屋顶上跳了下来,他手里有一把大的离谱的开山刀,这刀足有上百斤中,刀身长达一米二,刀柄半米,双手握刀的壮汉凌空而落,一刀将车厢劈开!

  砰地一声,纷飞的木屑在雨幕之中划出一道道令人心忧的轨迹。

  车厢往两边分开,那刀悬停在半空。

  刀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停住,停在那纹丝不动若砍进了石缝里一样,只是因为那里有一只手。

  开山刀足够沉重也足够锋利,谁敢迎着刀锋去抓?韩唤枝自然也不能,所以他是把手伸上去等到刀子落下的瞬间一把抓住了刀背,若偏差了分毫,他自己的脑袋就会和车厢一样一分为二。

  可是他当然不会失手,他是被十六个顶尖杀手连环刺杀都杀不死的韩唤枝。

  相对来说那壮汉的体型能装下两个韩唤枝,韩唤枝的手掌张开也不如那壮汉的小臂粗,壮汉双臂上肌肉已经条条绷起宛若游龙,而韩唤枝的手却好像只是随随便便的举起来便接住了这一刀。

  壮汉暴怒,发了疯似的想把开山刀抽回来,奈何那刀在韩唤枝手里就犹如被铁闸夹住了一样根本就抽不动,韩唤枝侧头看了看那壮汉狰狞的脸,面无表情,连不屑都没有。

  他之所以面临那么多次的刺杀都安然无恙不仅仅是因为他足够强,还因为他会认真对待每一个敌人,哪怕在明知道敌人实力远不如自己的情况下他也不会有丝毫轻视。

  韩唤枝的名言是评定一个敌人的强弱等级,是在杀了他之后才应该做的事。

  壮汉连续三次抽刀都没能抽回来,于是弃刀,双手松开刀柄两只手去掐韩唤枝的脖子,韩唤枝握着刀身的手往外甩了一下,那把刀随即飞回去砰地一声砍进了那壮汉的脑壳中,足有一尺宽的刀身完全卡进了脑袋里,那壮汉摇晃了一下栽倒一边。

  韩唤枝从马车上下来,还顺便从残缺的车厢里翻找出来雨伞打开。

  他在等,要杀他的人绝对不会只派一个莽夫来,若随随便便一个傻大个靠着蛮力就能杀得了韩唤枝,那扬泰票号二十大杀手排行榜上被干掉的十六个人岂不是浪得虚名?

  岳无敌一个人在黑衣杀手人群里厮杀,一刀一刀的劈砍,犹如一头凶虎被一群恶狼围攻,凶虎势猛而恶狼众多,明明岳无敌已经陷入了绝对的被动之中,可是韩唤枝却没有丝毫过去帮帮他的样子,依然撑着伞站在路边,后房檐上落下来的雨水啪嗒啪嗒的打在他的雨伞上。

  噗的一声,岳无敌的后背被砍中一刀,血液迸溅出来,放慢动作看和雨水互相交叉的场面真的有些惊心动魄的美感。

  岳无敌哼了一声,反手一刀将砍中自己的人砍死,他回头看了韩唤枝一眼,都廷尉大人依然笔直的站在那。

  他知道大人在等。

  于是他更加疯狂前来,一个人守着一条巷子,几十个黑衣人竟是无法突破他的防线。

  在他身前是黑衣人,他身后的韩唤枝,另一侧是几个始终都没走却显然不愿意靠近的路人,被这厮杀的场面吓坏了也吸引了,撑着伞在那看着。

  几支弩箭从雨幕刀光之中穿过缝隙击中了岳无敌,岳无敌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强行扭身,那几支弩箭便击中他肩膀后背,疼当然会疼,可总比击中了心脏要好。

  就在这时候韩唤枝的脚似乎往前抬了抬,他的手下就快被杀死了,终究他还是忍不住。

  就在他抬脚的那一瞬间,一道黑影一柄长剑从他背后出现直奔后心,这一剑不管是出剑的时机还是角度都足够完美,出剑的人也一直在等着,等着韩唤枝分心,在韩唤枝的脚移动的时候便已经是分心了。

  奈何,韩唤枝的脚却根本没动,他只是看起来动了,不管怎么看他都应该动了才对。

  剑到了韩唤枝的后心,韩唤枝向前垮了一步,扭身,抽刀,落刀,右手握刀左手压住刀背当的一声,那把剑就被斩断,剑后面的人却犹如毒蛇一样缩了回去。

  与此同时,远处看着的那几个路人扔掉了油纸伞朝着这边冲过来,向前疾冲的同时纷纷抽刀。

  一道黑影贴着后墙爬上去犹如壁虎快速的到了屋顶上,几个路人追至此处,两个下蹲双手搭桥,另外两个跳起来在上面点了一下就掠上了屋顶。

  屋顶上有几个黑衣人袭来,而之前出剑的人却已经消失无踪。

  韩唤枝微微皱眉,自己刚才那一刀居然没有伤到人,剑在即将刺中他的瞬间收了回去挡在那杀手的头顶,剑断,稍稍阻挡了刀落下的速度,就是这片刻的减缓那人安然而退。

  屋顶上的人将黑衣人斩翻,跳下来,四个人脸上都是歉意。

  韩唤枝往岳无敌那边指了指,四个人随即冲了过去。

  韩唤枝弯腰将地上的半截剑捡起来,放在鼻子前边闻了闻,没有丝毫的异味,剑上无毒。

  是多自信的人,才觉得自己有把握一剑杀了韩唤枝?

  四个手下扑过去之后岳无敌的压力骤然一轻,半柱香之后大部分黑衣人被杀,有四五人被生擒,四周响起整齐的脚步声和雨水打在皮甲上的声音,一队一队的精甲战兵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骑着马的叶景天看了韩唤枝一眼,韩唤枝微微摇头。

  已经在几百米外的姚桃枝落在一户人家院子里,落地无声,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刚才韩唤枝那一刀,那蓄势已久的一刀,即便现在已经逃出来依然心有余悸。

  抬起手在额头上抹了抹,摸到了伤口,手指沾染了血。

  。。。。。。

  。。。。。。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