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拦

第一百六十五章 拦

  姚桃枝和白小洛一样的地方在于,两个人要杀谁之前都会做很详尽的调查,能查到祖宗十八代就不查到十七代,不仅仅是要查这个人自身的东西,还要查社会地位人际关系以及种种其他。

  姚桃枝和白小洛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白小洛在试探了沈冷之后还是不愿意去以那个姑娘为突破点,比如抓了她要挟沈冷之类的事他还不屑于去做,那是万不得已的手段,可姚桃枝不会这么想......在他看来最有效的手段就无所谓高低贵贱,能成功就是最好的结果。

  所以在他看了有人伏击沈冷而沈冷做出的反应和准备之后,他决定立刻就去找那个姑娘下手。

  可是有一点让姚桃枝和白小洛都有些奇怪,那就是他们查来查去并不能查出沈冷的祖宗十八代,别说十八代,两代往上都没有......能查到的不过是安阳郡鱼鳞镇里一个身世凄苦的少年而已,养父是个刻薄的男人待他极差,后来养父不知道怎么失踪了,养母仗着家底殷厚过的还算可以,依然撑着那个绸缎铺子。

  每一个寻常人都有迹可循这是不争的事实,不管是谁觉得自己再平凡但最起码来路很清晰,来路不清晰的自然不是寻常人。

  所以姚桃枝思考过,要么沈冷就真的只是一个被捡来的孤儿,亲生父母自然无迹可寻,要么......沈冷或许大有来历。

  但不管来历如何这并不妨碍姚桃枝要杀沈冷的心思,因为价钱足够高。

  他缩在暗影里看着那些不知道什么来路的杀手逐渐靠近客栈,忽然生出来一种喜悦......一种看到了希望的喜悦,所以他决定继续藏着,这种喜悦叫唾手可得。

  距离客栈大概几十米外的一座房屋屋顶上,白小洛站在那举着千里眼往前看,夜虽然很深可月光还好所以依稀能看到那些客栈附近的身影,于是他也好奇起来,到底是谁在和自己争沈冷的人头。

  所以他也决定继续藏着,可他却没有什么喜悦,目标最终死亡难道还不足够好吗?对于白小洛来说当然不是足够好,足够好是他以正大光明的手段击败沈冷。

  就在这时候厮杀突然间出现了,从客栈里出来不少身穿黑色锦衣的家伙,当那些人一出现的时候所有的阴谋诡计似乎都被昭显在白日之下,哪怕这是深夜。

  那些杀手可能是见到廷尉府的人一开始就怯了,接触没多久就开始后撤,而廷尉府的人咬的很紧,朝着四面八方追了出去。

  姚桃枝看着这一幕觉得更有意思了,他发现韩唤枝这个人确实值那么高的价格,甚至更高,于是他想着若是杀了韩唤枝后是不是该去找哪位本应母仪天下的女人再加一些钱。

  他没动,廷尉府的人追出去越来越远,客栈里开始逐渐亮起来灯,看来那些住客都已经被惊醒,这就失去了刺杀的最好时机。

  然而姚桃枝看来,这是最好的时机。

  就在他准备进客栈的时候,忽然几个黑影动作迅速的从屋顶上掠进了客栈,没多久客栈里便传来一阵打斗声,持续的时间很短暂,那几个进去的黑影肩膀上扛着两个人冲了出来,在冲出窗口的那一瞬间,姚桃枝清楚的看到了其中一个被擒住的人便是那个女孩子,那身衣服很明显。

  几个黑影身法很快也很轻,若鬼魅一样朝着大街尽头处离开。

  姚桃枝嘴里骂了一句,从暗影里出来朝着那边追了过去,那几个人身法再快他也不担心自己跟不上,若他不是身法更快更灵活的话,又怎么可能避得开韩唤枝那一刀。

  远处屋顶上白小洛放下千里眼眉头微皱,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可终究还是忍不住好奇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沉默片刻之后也带人追了上去。

  施恩城里有一座皇宫,在南越国被灭之后皇宫自然也就不能再称之为皇宫,原本宫里的那些太监和宫女早就已经被遣散,如今这庞大的建筑群中只是一些被派遣于此的大宁战兵驻守,不过人并不是很多,毕竟这地方谁敢随随便便乱闯。

  那几个黑影扛着两个人快速的从皇宫后面院墙翻了进去,姚桃枝追到这之后稍稍等了片刻,然后也翻墙进了院子。

  皇宫后院便是御花园,地方极大,穿过御花园是后宫诸位贵人们饮食起居之所,平日里这些地方多半都出现在某些胆大妄为的香艳故事里,这些故事不管怎么情节跌宕但大部分都有一点相同......皇帝头顶一片绿。

  姚桃枝进了御花园之后就借着树木花草隐藏自己的行迹,看着那几个人快速的进了一片院落之中,他本能的停下来,警告自己不可再靠近,毕竟这里有战兵驻守,然而几息之后他还是忍不住跟了上去。

  他轻飘飘上了一棵树,那几个黑衣人已经进了屋子,很快里面就亮起灯火。

  其中一个黑衣人打量了一下抓来的两个人,似乎是沉思了一会儿后压低声音说道:“写一张纸条就说这两个人在我们手里,去韩唤枝住的苏宅把纸条扔进去,韩唤枝自然不在意这两个人的生死,但那个沈冷一定会在意......我才不信沈冷被韩唤枝带走会被严刑拷打,不过是做的假象而已,要想戳破这假象这一张纸条就足够,纸条进去,沈冷必然会炸了,只要他敢从苏宅里出来就半路杀了他。”

  另外一人道:“韩唤枝把沈冷带走多半是为了保护毕竟那是皇帝在乎的人,说是南下查沈冷和庄雍的还不是为了保护起来,一旦沈冷得到了消息必然出来,韩唤枝也会出来,廷尉府带来了一百多人,咱们的人手怕是不够用。”

  “哪里还有一百多人,廷尉府的人回来了一半都不到全在客栈里了,被咱们的人引走,另一多半在几百里外根本赶不回来,能来的只有韩唤枝和沈冷两个人。”

  为首的那人吩咐道:“你们留在此处守着这两个人,我已经安排了其他人在半路截杀,不许出错。”

  “是!”

  那些人应了一声,看起来成竹在胸。

  为首那人又交代了几句什么随即离开,留下大概五六个人守着这屋子,姚桃枝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跟上离开的人,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不远处的墙角白小洛看着人陆续离开,转身看向身后的手下:“去把那两个人抢过来。”

  吩咐完之后他也离开了皇宫,这夜色里真是精彩。

  半个时辰之后,苏宅的大门忽然之间被人拉开,沈冷犹如一头发了疯的猎豹一样冲了出来,紧随其后的便是韩唤枝.......两个人表情都不是装的,因为这本就不是韩唤枝的安排。

  韩唤枝确实是想用沈茶颜和沈先生把那些人引出来,可根本就还没有去布置,昨日派出去的抓人的廷尉回来的那一半全都安排在客栈,结果还是出了事。

  沈冷很快,能有多快就多快。

  韩唤枝跟在这个年轻人身后往前跑几次想提醒他不要这么心急,可几次张嘴都最终忍住了,他很清楚那两个人在沈冷心中的分量,自己再提醒也没有什么意义。

  大街上很冷清只有两个人疾掠而过的声音,前边十字路口左边那家四层高的木楼是摘星楼,施恩城里最贵的酒楼之一,右边最显眼的那建筑是诚泰戏院规模比摘星楼还要大一倍有余,平越道的人爱听曲儿是出了名的,每日下午的时候戏院里都是人满为患。

  沈冷冲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猛然停住,这平越道的气候如此闷热便是晚上也没几分凉爽,可在这,沈冷却感觉到了一股一股的寒气。

  他和韩唤枝停在十字路口的正中,从四面都有人过来,那些黑衣人丝毫也不遮掩自己,因为他们的人数足够多。

  “你走。”

  韩唤枝将披风摘下来扔在地上,右手按住了长刀的刀柄。

  “我会为你挡住。”

  韩唤枝一共只说了这八个字......你走,我会为你挡住。

  然后沈冷真的加速冲了出去,在沈冷一动的同时四面过来的人也开始加速,好像潮水一样往十字路口中心汹涌而来,握刀的韩唤枝不动如山,月色下那张脸上表情依然平静,这月下的刀客仿若一道挡在千军万马之前的城关,雄关犹在,便谁也不好过去。

  姚桃枝蹲在一棵树上看着沈冷冲向前方于是嘴角勾了起来,这笔银子终究还是他的。

  沈冷在大街上狂奔向前,姚桃枝在一侧的屋顶上若青烟追逐,两个人的速度都很快,一个是大步流星一个是缥缈如烟,很快战场就被这两个人甩在身后,韩唤枝那般身份地位的人似乎都不再重要,重要的反而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水师小子。

  啪的一声。

  沈冷突然抽刀挡了一下,一支很短的弩箭被他一刀劈开,这夜里这反应足以让人敬畏,而姚桃枝对沈冷的态度也变得更加端正起来。

  落地的姚桃枝挡在沈冷身前,相对来说他比沈冷矮了至少半个头,况且他头发还没了所以显得更矮,月色下的杀手头顶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看起来像是一只扭曲的大蜈蚣趴在那一动不动,却是伺机而动。

  沈冷握着他的黑线刀一言不发便一刀斩落,姚桃枝本想说几句什么被被硬生生的压了回去,他突然出手,两只手上都套着铁爪......专门为了应付沈冷的刀而准备的铁爪。

  他查不出来沈冷的祖宗十八代,但最起码还能查得出来沈冷有一把可怕的刀。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