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脱离

第二百五十五章 脱离

  施长华确实是在半夜进城的,所以他有些恼火,身为太子却要这样辛苦赶路让他心里憋着的那股火越来越旺,以至于他迫不及待的想杀个人来释放这怒火,杀一个不够,那就杀两个。

  武烈是首选。

  然后是那个叫林落雨的女人。

  之前杀大宁将军沈冷的计划失败了,还没有执行就失败了,因为沈冷根本就没有给他时间来布置,还在仙来城的时候沈冷就决定只休息两天,对于当时极度疲劳的队伍来说其实两天时间根本就不足以让他们恢复多少,更何况他们大部分人身上都有伤。

  可沈冷从一开始就很清楚施长华对林落雨的态度,在仙来城的时候得知施长华要来,沈冷就做出了决定。

  “殿下。”

  小昭城守将彦承礼见到队伍进城连忙过去单膝跪倒:“臣彦承礼恭迎殿下。”

  “这么急让我赶过来,如果没有什么好消息的话,你应该明白我会有多失望,让我失望的人往往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施长华看了彦承礼一眼:“住的地方准备好了吗?”

  “都已经准备好了,不过......不过臣以为,殿下还是应该立刻召见武烈,这个人水泼不进,臣去见过他晓以利弊,但他却怎么都不肯把人交出来。”

  “那就杀了。”

  施长华甩了甩马鞭:“去你的将军府,让武烈过来见我。”

  “是!”

  彦承礼长长舒了一口气,虽然最终还是要让殿下亲自出面强行把南理国皇帝赵德从武烈手里要出来,体面不体面的已经无需去顾及了,反正事情到了这一步撕破脸的并不是他,而是那对亲兄弟。

  他让人去传武烈到将军府觐见太子殿下,然后看了一眼城门外边浩浩荡荡的队伍就忍不住叹了口气,殿下若是轻装简行还能更快些,这谁都知道太子殿下最讲排场,出行若不带上几千人那如何能彰显他太子的高贵地位?骑兵进城,太子到将军府怕是后边的队伍还没走完。

  可此时已经管不了那许多,先把南理国皇帝抢过来再说。

  彦承礼陪着太子往将军府那边去,才走了没多一会儿,一队身穿窕国军服的士兵从另外一个方向过来,在城门口停下来开始引导后续的骑兵进城,一个个像极了合格的交通指挥官。

  沈冷站在路边,看了看身上的校尉军服觉得有些不满意,倒不是因为军职不对,而是因为这军服太丑了些,比不得大宁战兵军服好看。

  “这边这边。”

  沈冷挥舞着双臂:“后面的兄弟们往左转,太子殿下去的是将军府,那边的营地不够大,兄弟们往左边去,往前走不了多远就是边军大营,热水热饭都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

  一个骑兵将军看了沈冷一眼:“你是哪儿人,口音怎么这么别扭。”

  沈冷连忙道:“回将军,卑职这些日子一直跟着那些从大宁过来的人,伺候他们吃穿住行,竟是不知不觉被影响了,卑职马上就改。”

  那将军白了他一眼:“你们确实准备好了饭菜?”

  “我们彦将军早就吩咐过的,大营已经忙活了一天,保证殿下随行大军到了每个人都能吃上热乎饭。”

  沈冷点头哈腰的说道:“将军,骑马太久也累了,要不然你把战马给我,往前走不了多久就是边城将军府,走路过去也就是一会儿的事,我把战马拉去喂喂草料,然后给将军送到将军府外面?”

  那骑兵将军已经骑马赶路一天一夜,屁股都疼的受不了,想了想后从马背上跳下来:“本将军的马是从宁国那边买来的草原博乌马,你若是伺候不好,小心我扒了你的皮,喂过草料之后就别送去将军府那边了,我去边军大营。”

  沈冷连忙把缰绳接过来:“将军放心,我最熟悉宁国的马了。”

  骑兵将军瞪了一眼心说你真他么扯淡,你可能都没见过宁国的马,还熟悉?可他懒得多说什么,带着自己的亲兵朝着边军大营那边步行过去,他其实不过是太子随行军中最低微的五品将军而已,虽然这马确实是博乌,可也算不得真正的好马,大宁那边骑兵很常见的就是这种草原马,而他也根本没资格跟着太子到将军府那边吃饭,本打算进城之后找地方能喝口热水就行,听闻大营那边有热乎饭菜哪里还忍得住,若非屁股确实疼的受不了,两条大腿都快磨破了皮,他倒是想骑马赶过去,最主要的是队伍刚刚进城道路拥挤,骑马比走路也快不了。

  将军下马,他手下的人自然也都跟着下了马,沈冷让手下人把马都接过来,说是喂好了给送过去,那群士兵簇拥着将军走了,沈冷拍了拍马脖子:“还得辛苦你多跑跑......”

  城门口有些乱,沈冷他们就在那指引队伍往另外一个方向走,能骗过来一匹马就骗过来一匹,到了队伍完全进来之后他们竟是收拢了数百匹战马,沈冷跳上马背往城外指了指,他们用纱巾将脸蒙上,骑兵一般都会如此,不然的话队伍跑起来后面的人吃尘土也能吃死。

  武烈看到沈冷指向门外,于是催马过去,把刚要关城门的士兵拦住:“我们要出去再看看有没有人掉队,再晚些关城门。”

  那士兵见对方穿着将军军服,倒也没多想,又把城门拉开。

  沈冷他们大概二百多人的队伍离开了小昭城,一头扎进了夜幕之中。

  小昭城将军府。

  太子施长华感觉自己才坐下没多久,气还没有缓过来呢,就看到外面有几个士兵快步跑进来,一个个神色慌张。

  “殿下,将军。”

  一个亲兵单膝跪倒:“出事了,哪里都找不到武烈,他营里的士兵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驿馆!”

  彦承礼脸色发白:“去驿馆看看,武烈是不是去了宁人那边。”

  他的话刚说完,就看到自己派去请沈冷的手下也回来了。

  “将军,驿馆里的人全都被打晕捆了起来,便是咱们留在驿馆外边监视的人也都被制服了,不知道那些宁人是怎么找到他们的,精准的让人不敢相信,所有人都被抓住了。”

  “沈冷呢?!”

  “不知去向。”

  “给我去找!”

  彦承礼怒吼一声:“四门皆闭,他们出不了城......”

  他说到这脸色再次变了一下,抬起手狠狠的在脑袋上拍了一下:“集合队伍,跟我去西门。”

  太子施长华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才到小昭城,本打算先杀个人泄愤然后去美美的睡一觉,可现在却不得不连夜离开小昭城,那个宁人将军居然带着武烈跑了,还带着南理国皇帝赵德,西门的守军士兵说有人离开了大概半个时辰始终不见回来,气得他下令把被沈冷骗去了战马的那个五品将军狠狠抽了几鞭子,然后带着队伍冲出城门。

  彦承礼却不能跟着太子殿下一起去追,他是小昭城的守将,虽然也同样的心急如焚,可他若擅离职守一路追着沈冷他们跑回窕国都城的话,事后被追究起来也不是小罪,毕竟太子殿下还没即位呢。

  随太子来的几千骑兵连口气都没来得及喘就冲了回去,小昭城西门外的直道可通都城,这一路上千里迢迢有的追,就看谁坚持的久了。

  他刚回到将军府把铁盔摘了随手扔在一边,武烈的副将就硬着头皮过来找他,武烈已经走了,队伍却留在小昭城,几千人马成了没娘的孩儿,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副将只好来找彦承礼,问问能不能准许他带着队伍返回北疆去。

  彦承礼也没道理扣留这些人,那可是几千边军,留在这日子久了也是祸端,想了想后下令这几千人把兵器都留下就可以返回北疆,副将争论了几句被彦承礼甩了一个耳光,最终也只能屈辱的接受被卸掉兵器的命运。

  第二天一早,这放羊一样稀稀拉拉的队伍离开小昭城,彦承礼亲自带人盯着,确定没有人带走一件兵器这才放心了些。

  队伍要回北疆路途遥远,兵器可以不带,但粮草一定要带,大车一辆一辆的出城,连拉车的驽马看起来都无精打采的。

  彦承礼也一样的无精打采,只盼着殿下带着队伍能够追上沈冷他们,若被沈冷武烈带着赵德先一步赶回都城的话,自己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武烈的队伍出了城之后彦承礼回到将军府,越想越气,一脚踹翻了桌子,恨不得那碎了的木桌就是沈冷。

  可此时,沈冷并没有在东西直道上纵马狂奔,他们昨夜出了城之后就进了树林里休息,眼看着大队骑兵追出去之后沈冷就找了个地方舒舒服服的睡了三个时辰,第二天武烈的队伍出了城,沈冷他们就回到队伍里,他踅摸了一辆拉着粮草的大车跳上去,靠着草料包继续睡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队伍在路边埋锅做饭,沈冷起身舒展了一下四肢,这一路南下就没睡的这么舒服过。

  林落雨端着一碗热粥过来,沈冷笑着迎过去伸手去接,林落雨在马车上坐下来自己喝粥:“这是我的,你要喝自己去盛。”

  沈冷站在那,觉得有点尴尬。

  林落雨得意的嘴角微微上扬,就好像自己打赢了一场大战似的,让沈冷有些尴尬,她便已经赢了天下。

  “接下来怎么办?”

  她问沈冷。

  沈冷哼了一声没理会,林落雨变戏法似的取出来一个油纸包扔给他,沈冷打开之后发现居然是小半只烧鸡,她自顾自喝粥,这肉香味只属于沈冷一人。

  “这多不好意思。”

  沈冷坐在她旁边:“你喝粥,我吃肉,这......”

  林落雨:“唔,另外半只我吃了,是噎着了才喝碗粥顺顺。”

  沈冷:“......”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