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有问题啊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有问题啊

  窕国都城。

  皇宫。

  皇帝施换揉了揉眉角,忍受着自己儿子的喋喋不休,本来他一直都不觉得太子是个令人厌烦的孩子,虽然才学品识比他自己差了不少,可在朝臣之中颇有人望,将来继承皇位也就不会有什么坎坷,他已经把窕国治理的这么好,太子即位之后做一个仁德之君就够了。

  至于六皇子施东城,就留在大宁吧,让大宁时时刻刻感受到窕国的敬畏和臣服之心,他知道这个儿子也不是个让他省心的,想着将来太子即位后大局已定,施东城也就死心了吧。

  太子还在说着,甚至已经开始咒骂,越发的没有一位太子应有的气度,皇帝还是选择原谅了太子的无礼,毕竟他刚刚千里迢迢的从东疆赶回来,看儿子这风尘仆仆的样子他也有几分心疼。

  “父亲,若是再不惩治一下,六弟还不知道能干出什么荒唐事来!”

  太子施长华终于看到了皇帝脸色不善,于是缓了口气,可话还是要说。

  “儿臣辛辛苦苦布置,运筹帷幄,这才将南理国的皇帝抓来,从始至终都是儿臣在布局,那些宁人虽然英勇可也只是完全按照儿臣的计划行事而已,儿臣计划周密万无一失,所以才会有如此大功,可是六弟他居然派人半路横插一脚,强行把赵德给抢了去至今下落不明,这样的大罪若还不惩治的话那他以后更会变本加厉。”

  皇帝叹了口气:“你先回东宫休息吧,朕已经知道了来龙去脉,自会有个公正的决断。”

  “可是父亲。”

  “你在逼朕?”

  “儿臣......不敢。”

  施长华连忙后退一步:“儿臣告退。”

  施换看着太子那样子,沉默了一会儿后吩咐道:“东城也回来了,今夜会回宫,你们两个陪朕吃饭。”

  “他还敢回来?!”

  本来已经压下去火气的施长华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又炸了,想着那个家伙为什么就处处和自己过不去?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在大宁做他的质子比什么不好,非得回来让自己难堪!如今沈冷武烈以及赵德都下落不明,他从东疆小昭城一口气追到都城都没有追上,天知道他们去了哪儿,现在施东城突然要回来了,说不定那些人就和施东城在一起。

  若是那个叫沈冷的宁人帮施东城说话,自己怕是就被动了,刚才的那些谎话就会被立刻揭穿。

  “毕竟他也是朕的儿子。”

  皇帝看着施长华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兄弟,就不能让朕省心些?”

  “儿臣......知错了。”

  施长华眼神闪烁了一下,想着不能在宫里久留,必须现在就回东宫去布置人手,在施东城进都城之前把他除掉,若是让他进了城再想动手就难了,最好是把武烈和沈冷也杀了。

  “你回去吧,洗漱更衣,看你身上这脏成了什么样。”

  皇帝摆了摆手:“东城回来之后,朕会让人知会你。”

  “是,儿臣告退。”

  施长华俯身施礼,然后躬身退出书房。

  施长华走了之后皇帝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回头朝着屏风后边说道:“沈将军,你也看到了,朕的这几个儿子之间并不是很和睦,这是朕的过错,没有教会他们兄亲弟恭,不过沈将军也不要误会,太子虽然略显鲁莽了些,可对你,对大宁都不会有丝毫不敬。”

  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新衣服,沈冷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们半路上离开大队人马选择乘船直上,比施长华还早了半天进都城,皇帝没有当场揭穿太子的谎话足以说明

  他对太子的偏爱,所以沈冷对这个皇帝也有几分不喜,他先一步进宫来就是想看看皇帝到底是什么态度,看准了,才能有下一步。

  而此时此刻,施东城也就在皇宫里,赵德也在宫里,只是皇帝不想告诉太子罢了。

  “陛下也不必烦恼,太子和六皇子都还年轻,年轻人,哪有不血气方刚的,再说都是为了窕国好,争功之事,比不争要好的多。”

  沈冷出来之后走到靠窗的位置站好,往外看了看,进宫的路上就仔细看了一遍皇宫内的警戒布置,也特意留心了宫廷侍卫的巡逻间隔,这只是一种习惯,从这里往外看,大概一百五十步就是这皇宫的正殿,也是窕国文武上朝议政的地方。

  一百五十步么?

  沈冷微微皱眉,似乎稍显远了些。

  皇帝请沈冷坐下吩咐人重新上茶:“朕还没来得及多谢沈将军,想不到将军如此神威竟是能将赵德亲手擒住,朕这江山之中,找不出一个如将军这样的年轻人。”

  沈冷摇头:“也不用谢我,不过是顺手而已。”

  “顺手......而已......”

  皇帝重复了一遍,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觉得沈冷这个年轻人太张扬了些,应该更沉稳才好,才符合大宁那气度,可他哪里明白,沈冷说顺手而已,就真的是顺手而已。

  “陛下也不必多烦心,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来劝劝两位殿下。”

  沈冷起身:“我先告退,就不耽误陛下处理军国大事,哦对了......这是我大宁最有名的医师配置的清火降气丸,陛下若是觉得心烦意乱,或是悲伤愤怒的时候可以吃一颗。”

  沈冷把带着的一个瓷瓶取出来放在桌子上:“这位医师是我的师父,也曾是大宁皇帝陛下的家臣。”

  皇帝一听连忙郑重起来:“多谢沈将军,那朕就收下了。”

  沈冷:“收下收下,没准陛下你很快就用得上。”

  他背着手施施然出了皇宫,回到官驿休息了一会儿出门,陈冉问他去做什么,沈冷说出去踅摸点吃的,陈冉不解,一会儿就要进宫赴宴了,还跑去找什么吃的?

  沈冷叹道:“怕是吃不好这顿饭,还是提前垫补一些吧。”

  “林姑娘到底去哪儿了?”

  陈冉好奇的问了一句。

  “她说她不喜欢窕国都城,不喜欢见更多的人,也不想乘坐窕国安排的船只回大宁去,所以半路的时候她用半只烧鸡贿赂我,问我该如何做,你想想看施长华若是见了她,会恨不得一刀杀了她才好,而施东城见了她怕是会更伤神,于是我看在那半只烧鸡的面子上给她指了一条明路。”

  “嗯?直接点说不行么......”

  “她进求立了。”

  “啊?”

  陈冉眼睛都直了:“你放心她去求立?”

  “别忘了她是扬泰票号的人,扬泰票号在求立也有生意,跟着我们走的话她自然危险,毕竟咱们人多目标太大,而她一个人走商路进求立,有扬泰票号的人接应反而不会有事。”

  沈冷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要不要陪我去吃点?”

  陈冉:“你才醒悟过来我跟着你走这么远聊天的目的?”

  两个人在外面寻了个小馆子吃饭,还稍微喝了一点酒,这种小馆子里的饭菜反而比那些大酒楼多了一番滋味,吃着更舒服也更能填饱肚子。

  沈冷算计着时间又进皇宫,在皇帝准备的晚宴上见到了施东城,之前已经在屏风后边看过施长华,两相对比之下,还是觉得施东城稍微顺眼点,

  虽然眼神闪烁人也略显阴郁,而且和太子相比在气质上显得输了一筹,但谁叫沈冷讨厌施长华呢。

  赴宴的除了两位皇子和沈冷之外,还有窕国之中的大人物,包括尚书令,都御史,以及几个在窕国地位尊崇的勋臣,饭菜倒也丰盛精致,可谁有心思吃饭?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那两位皇子身上,尤其是施东城,被那些重臣看的久了,心里就逐渐发虚。

  这些重臣,没有一个是站在他这边的。

  “你们还是要争执下去?”

  皇帝叹息一声,吃饭都吃不踏实,太子坚称抓住南理皇帝赵德是他的功劳,施东城也不松口,两个人已经争吵了好一会儿,虽然施东城底气不足,这一次却没有丝毫退缩,他知道这一步若是退缩了,以后自己的日子怕是更不好过。

  “两位殿下。”

  沈冷咳嗽了一声后站起来说道:“其实这顿饭是我请陛下安排的,虽然我是个外人,可大宁与窕国亲善,我这个外人看着两位殿下相争也觉得有些难过,功劳呢,不管是太子殿下的还是六皇子的,不都是一家人吗?”

  施长华哼了一声:“那自然不一样,我的就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施东城:“明明是你在抢我的!”

  沈冷摆手:“我听过一位古人的故事,中原之地,大宁之前是楚国,楚国之前是诸国混战持续数百年之久,其中出了一位武艺超群的战将,他曾经做过一件事,情况大概就如现在差不多......他认识的两个人因为一件事争吵,于是他便让人在一百五十步外立了一杆画戟,说是若他一箭射中画戟,就是天意,两个人就不要继续争吵了,这件事就此过去,若没有射中画戟,两个人大打出手他也不管。”

  沈冷活动了一下双臂:“沈冷虽然远不及那位将军,可也想借此办法劝和两位殿下,此地距离大殿一百五十步,陛下可让人去摆一根竹竿,比画戟自然要细一些,这样才更能彰显天意,若我一箭射中那竹竿,这件事陛下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两位不可再争。”

  施东城都愣了,一百五十步,竹竿?

  施长华却忍不住笑起来,功劳最终还是他的,毕竟他是太子,皇帝是不会让施东城得去的,这个叫沈冷的宁人虽然讨厌,可还算很识时务。

  皇帝也释然一笑,施东城在大宁日久,对宁人的态度最为在乎,既然沈冷这样说了,那他也不敢再放肆,这件事如此解决虽然有些荒唐,可总比继续吵下去的好。

  “去放一根竹竿。”

  皇帝吩咐了一声,立刻就有内侍寻来一根竹竿插在一百五十步外的大殿那边。

  沈冷招手:“弓来。”

  于是有人捧着一张足有三石半的铁胎弓上来,若非这样的强弓也不可能让羽箭在一百五十步之外依然有很大的力度,一百五十步啊,若能射中的话,那就真是天意了。

  沈冷抽了一支箭搭好,深呼吸,双臂骤然一发力,那三石半的铁胎弓硬生生被他拉开,弓如满月。

  嗖的一声!

  那箭闪电一般飞了出去,一步距离,两步距离,三步距离,众人都往大殿那边看过去,然后发现那箭根本就没有飞出大殿,只飞了五步距离而已,一箭贯穿了施长华的心口,箭透体而出,又狠狠的钉在柱子上,箭羽还在嗡嗡的颤着。

  沈冷硬弓垂下来,微微皱眉。

  “怎么偏的这么厉害?”

  他回头看向皇帝:“陛下,你这弓有问题啊。”

  说完之后又自言自语似的补了一句:“这可怎么办,是换弓,还是换个儿子?”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