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与长安去长安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与长安去长安

  有个不上朝堂的韩唤枝,整日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御史台的大人们参奏了无数次陛下不为所动,后来也就没有人再在这个人身上浪费口水,可不上朝的韩唤枝依然是朝廷里那些大人们最不愿意看见的人,哪怕他们见面的机会绝对不多。

  有个不在江湖的韩唤枝,整日都在和朝廷打交道,江湖上多少有名的杀手刺客想拿他的脑袋换钱,前赴后继一批又一批,奈何就是杀不了,后来也就没有人再随随便便自己送人头,江湖中人没几个见过他,却都喊他一声鬼见愁。

  陛下说,你去把沈冷带回来,于是韩唤枝便又到了平越道。

  这个世界上只有陛下一人可以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大部分时候他都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黑色马车顺着并不宽敞的路从牙城下来往船港那边去,马车外边有个挑担子的货郎有个吟游诗人,韩唤枝并没有放在眼里,倒是在那辆毛驴车上多看了两眼。

  于是赶车的阿福后背发凉,扛着伞的小姑娘也后背发凉。

  数百黑骑先一步到了水师船港,那几艘大船已经靠岸,留守在船港里的水师战兵围拢在周围还有更多人跑过来,看着船上下来的人不住的呼喊,山呼海啸一样。

  当看到沈冷拄着拐杖下来的那一刻,士兵们抬起右臂,右拳在胸甲上砸的砰砰响。

  若惊雷滚滚。

  水师之中的几位将军全都在栈桥上等着,哪怕他们都知道沈冷已经不再是将军,在这一刻他们几个感受到了庄雍的心境,那是自家的孩子,争了气的孩子,也受了委屈,自家人不给他撑腰谁给他撑腰?

  水师将军唐宝宝和许如跟着庄雍去了窕国,将军李既老成持重,在沐筱风死后被陛下晋升为水师副提督,人是老好人,在水师之中谁都对他很尊敬,除了他自身是个好脾气外,那骨子里还没有淡漠的皇族血脉也是原因之一。

  站在李既身边的是水师将军谈灵狐,名字奇怪的很,却没谁敢取笑,不仅仅是因为他自己很强,还因为他是西疆重甲大将军谈九州的儿子。

  这两个人别说是在水师之中的分量很重,整个大宁朝廷里他们俩的分量也很重。

  李既看到沈冷之后快步上来:“回来就好,回来了就好!我已经让人给你们准备了接风宴,好久没吃过咱们自家的热乎饭菜了吧。”

  沈冷带着手下人连忙道谢,李既只是不许他们行礼,手拉着沈冷往回走:“我特意派人寻来个北方的厨子,知道你吃不惯这平越道的菜,做了一桌子北方菜等你。”

  谈灵狐道:“副提督还派人专门去寻了北方的酒,你可能喝一点?”

  沈冷点头:“当然可以喝,怎么能忍得住不喝?”

  一位从三品的水师副提督,一位正四品的将军,带着这么多人在这迎接沈冷他们,态度已经足够让人感动。

  孟长安看着那几位将军拉着沈冷说话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因为他看得出来沈冷还是没办法应付这种局面,看起来有些局促,那傻小子什么都好,学东西也快,唯独就是不太容易入戏,不似那群已经在朝廷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的老油条,说入戏就入戏,快的令人咋舌。

  但李既和谈灵狐自然不是做戏,因为沈冷真的让水师在海疆之外扬眉吐气。

  就在这时候黑色马车进了船港,李既和谈灵狐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那鬼见愁来了,怕是这顿饭没法吃了。

  “韩大人。”

  李既看到

  韩唤枝下了马车后快步迎过去,脸上堆起老友之间好几不见的那种亲切笑意,孟长安想着这才是入戏,真的很快很快。

  韩唤枝是个懒得做戏的人,但他不讨厌李既也不讨厌谈灵狐,这两个人都不是靠家世才起来的军中显贵,而是靠自己的本事,当然大家都很有本事的时候,看的便是本事之外的东西。

  “抱歉。”

  韩唤枝打过招呼之后歉然的笑了笑:“奉陛下旨意,沈冷和孟长安回来之后我要立刻把他们带回长安城去,就不能在水师里多停留了,还有一件事需要副提督大人协助,陛下说,让沈冷所带的一旗战兵随行。”

  一千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去长安,江湖上的什么人还敢再轻易尝试?

  李既从这话里立刻听出来什么苗头,哪里会不答应,转身看向沈冷笑道:“怕是你很快就要官复原职,陛下让你带着你那一旗战兵去,估计着是要做典范给朝廷里的大人们看看,莫要丢了水师的脸面,战场冲杀尚且不怕,别怕了他们看!”

  沈冷抬起右拳行了标准军礼,李既转身从亲兵手里接过来一块红布:“饭可以不吃了,但我要为你亲手披红。”

  沈冷肃立,所有人肃立。

  归来的水师战兵每个人都披了红,那是荣耀。

  没来得及吃饭的沈冷和孟长安就要随韩唤枝北归,他问韩唤枝:“能不能给我半个时辰?”

  韩唤枝问:“何事?”

  “我去和先生茶爷道个别。”

  “太麻烦。”

  韩唤枝转身吩咐手下人:“去弄一辆马车,把人带上就是了。”

  沈冷笑起来,然后问:“多带一个人行不行?”

  “谁?”

  沈冷指了指躺在担架上的薛城:“他,老兵,十一年,想看看长安城。”

  韩唤枝看了薛城一眼:“腿断了?”

  这句话问的没有什么感情,稍显干冷。

  薛城脸色暗淡:“回大人,是。”

  “给我牵一匹马来。”

  韩唤枝吩咐一句:“把他抬上我的马车。”

  说完之后转身走了,依然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沈冷的队伍集合完毕全都看着他,可沈冷已经不是将军,这一旗战兵的副将王根栋让所有人列队肃立,然后小跑着到了沈冷面前,行礼:“将军,集合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沈冷看向李既与谈灵狐,李既扭头:“去准备车马带上干粮物资,速度快些。”

  谈灵狐看了沈冷一眼:“你看我做什么,那是你的兵。”

  沈冷笑起来:“那就走!”

  “呼!”

  一千余人整齐的呼了一声,人人脸上带笑。

  没多久水师准备的车队马队就到了,沈冷手下本来就有几百匹马,还是从北疆拐来的好马,李既又让人给他补了几百匹,于是水师战兵就成了骑兵,再加上廷尉府那数百黑骑队伍规模差不多能有一千六七百人。

  韩唤枝没打算走水路,走水路的话那些想杀沈冷的人就更没有什么机会动手,他想着人家已经大老远来了,总不能一次机会都不给。

  水师船港旁边的山包上,毛驴车停下来,阿福问那看起来很精致的小姑娘:“阿姐,怎么办?”

  小姑娘看着浩荡的队伍皱眉:“你能杀光他们吗?”

  阿福:“不能。”

  “我也不能。”

  小姑娘叹道:“跟着吧。”

  阿福哦了一声:“可

  那是韩唤枝。”

  小姑娘道:“那我是谁?”

  “你是杀三寨。”

  小姑娘叫沙斋,不是中原人,而是西地羌人,因为当初屠杀了三个村寨而被称为杀三寨,暗道上的人几乎都听过这个名字,知道她有多心狠手辣,她已经差不多有七八年都没有在江湖上露面,这次能来是因为沐昭桐开出来的价钱确实让任何人都不容易拒绝。

  她弟弟叫沙福,江湖人了解的并不多,提起来的时候也不过是一句杀三寨的弟弟而已。

  沙斋道:“小时候我们眼睁睁看着咱们的寨子被那三个寨子联手给灭了,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亲人被杀,而我们无能为力,逃出来是我们运气好,后来我们两个杀回去,一口气把三个寨子杀的干干净净,为什么能够成功?是因为心中坚定的认为我们可以做到,便真的做到了,有了目标所以勤练武艺,学杀人技,现在又有了一个目标,我们一样也能做到。”

  “那驴车是不行了。”

  阿福瓮声瓮气的说道:“我去找两匹马,驴车跟不上他们。”

  沙斋笑起来:“乖。”

  阿福哼了一声,觉得姐姐可真幼稚。

  另外一边,书生和货郎看着队伍离开船港,两个人面面相觑。

  “没法子了。”

  书生道:“这世上又没有真的剑仙,就算是有剑仙,也不敢入大宁战兵的队伍里杀人。”

  “你打算放弃了?”

  货郎挑起担子:“那你走吧,我打算再找找机会。”

  书生问他:“你为什么这么拼命?”

  货郎指了指自己的担子:“我全部的钱都用来进货了,可见我活的有多困苦。”

  “为了钱?”

  “不,如果我愿意为了钱杀人,你觉得我会这么困苦吗?”

  货郎大步向前,书生愣在那好一会儿,忽然间反应过来货郎杀人不是为了钱,那就是为了仇,这个世界上,杀手杀人也就这两个理由,总不能是为了世界和平。

  “你有办法吗?”

  “没有。”

  “那就一直跟着?”

  “那就一直跟着。”

  书生忽然问了一句:“多大仇?”

  货郎脚步停了停,回头看着书生问:“你觉得多大仇可以不共戴天?”

  书生回答:“于我来说,动我一两银子,那就是不共戴天。”

  货郎:“那如果动了你十万两呢?”

  书生嘴唇抽动了一下,嘴里溢出来杀气。

  “那就杀到他家里人丁全无六畜不在。”

  货郎:“我大概就是这么想的了。”

  书生点头:“你可以雇我。”

  想了想这家伙已经穷成这样,于是叹了口气:“当我没说。”

  他转身:“我不和你一路走,你太晦气,一般人穷都是因为晦气。”

  货郎不理他,挑着担子自己走了。

  书生下山准备租一条船回去,毕竟要杀沈冷已经没有一丝把握,到江边看到有个人朝他招手,他仔细看了看发现并不认识这个人,警觉的转身,看到后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三个人站在那,一个背剑,一个背刀,一个什么也没背,手里拿着两把飞刀。

  山坡上草丛里,货郎蹲在那看着书生被截住,忍不住笑起来:“幸好不走一路,果然是晦气。”

  ......

  ......

  【我明天到西安,更新会在路上写。】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