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跟着我吧

第二百九十五章 跟着我吧

  陛下离开长安城并不单纯只是为了散心,而是在给那些人一个机会,正如陛下所说,那边的诸多算计太粗陋而人都不成器,于是他恨不得帮皇后出谋划策去,这样一来,他才能一网打尽。

  皇后那边牌面并不好,可有一件事皇帝也很清楚,那就是他无法确定皇后这么多年来都经营了些什么,有些水面之下的东西终究看不仔细,一点一点的把皇后的经营挖掉劳心费力,若能一网打尽才省心省力。

  韩唤枝剥了一个橘子放在皇帝面前,这橘子是江南道才送来御贡,甜且多-汁少籽,只有江南道述海郡古来县才出产,就算是同样的树移植到别的地方去,结出来的橘子也没有滋味,甚至果小干涩。

  皇帝捏了橘子放进嘴里:“你想回长安就回去吧,看你在这坐立不宁的样子。”

  韩唤枝笑起来:“陛下,臣只是不想错过什么,机会已经给了他们,他们自己把握不住,总不能一直给下去,荀直这个人挖出来,就还能挖出来很多东西。”

  “你挖不出来的。”

  皇帝看了他一眼:“信王世子.......”

  他提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想到那位小心谨慎胆子不大的哥哥就有些心里难过。

  当年他进长安城的时候信王就在他面前长跪不起,请求他宽恕,可那个时候能说信王有什么错吗?如果非说又错的话,信王错就错在,认为真的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却忽略了天上掉下来的多半不是馅饼,而是陷阱。

  皇帝是答应了信王的,他说只要将来世子老老实实本本分分,那信王之位还是要传给他。

  如今近二十年过去,当初那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已经成了名闻天下青年才俊。

  “信王世子那边应该早就切断了和荀直的任何联络。”

  “总不至于无迹可寻。”

  韩唤枝道:“臣现在有一种感觉,很多事并不是皇后那边安排,而是世子。”

  皇帝:“你愿意去查就查,朕当年是答应过信王的,不会轻易动世子......所以朕希望......”

  他后面的话没说出来,韩唤枝又怎么会不明白?陛下不希望背骂名,如果陛下的心再硬一些,沐昭桐早就死了,世子李逍然也早就死了,很多人早就死了,此时此刻,韩唤枝应该是无所事事的坐在廷尉府衙门里剪剪指甲喝喝茶,听听趣事等回家。

  陛下现在有一些动他们的心思,是因为陛下要亲征,北征黑武是陛下的最大的心愿,几百年前黑武人从楚国手里抢走了大概相当于两个京畿道那么大的地方,也就是如今北疆冰雪寒天的珞珈湖地区,陛下不止一次说过,楚人丢的脸面,宁人拿回来。

  可大宁若是不稳,亲征黑武就无法成行。

  陛下近几年的行程都已经安排好了,明年年初陛下要去南疆平越道,回程的时候去东疆,如今窕国被灭,与求立之战也蓄势待发,到时候若把求立也灭了,陛下总是要登上大宁的海外疆土去看一看。

  南疆稳,东疆稳,陛下就要着手对黑武一战。

  相对来说,世子李逍然显然不足为虑,陛下担心的是石元雄和裴亭山。

  谈九州是陛下亲自调教出来的人,铁流黎比石元雄和裴亭山聪明的多,这两地都不用担忧。

  身为廷尉府都廷尉,韩唤枝知道自己应该做好什么。

  “白家最近有什么动作?”

  “老实的很。”

  韩唤枝回答:“湘宁白家那边臣派了不少人盯着,白家已经闭门谢客有一段日子了,显然也是察觉到了危险,索性就断了和外面的所有来往。”

  “白家不仅仅是皇后为后族选择的寄居蟹,应该还会有些东西藏着没露出来。”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先去着手安排西疆迎亲的事,陆王父子应该再过六七天就能到长安城,到时候世子去西疆迎亲,半路绝不可出问题,出问题,朕就不得不动你们。”

  韩唤枝当然清楚......这是皇后他们那边的一次机会,若是陆王世子死在了迎亲的半路,护送之人谁能有好下场?沈冷要去,孟长安要去,连他也要去,陛下是想钓大鱼,可也没准被鱼咬了鱼饵脱钩而去。

  能真正了解陛下的人并不多,韩唤枝觉得自己勉强算一个,想想吧,当年皇位之争可不仅仅一个信王世子是对手,甚至可以说李逍然根本就不是对手,从来都不是,先帝李承远突然驾崩,当时能即位的除了大学士沐昭桐不遗余力推举的世子之外,先帝还有几位兄弟。

  便是即将到长安城的那位陆王,当年也比陛下看起来更有希望,别忘了,老皇帝当年就是因为担心当今陛下那个时候就功劳太大呼声太高而免了他的军权,送到西蜀道那边做了个闲散王爷。

  而信王在江南道,距离长安虽然更远些但路好走的多,西蜀道那路能让人走到崩溃,陆王在山南道,穿过太行山西门关就入京畿道,而且陆王当时名声极好,交游广阔。

  除了信王和陆王之外,还有安王在真荣道,纯王在山北道。

  先帝李承远最忌惮的还是留王,当初廷尉府有一大批人就在西蜀道云霄城里盯着。

  这种情况下陛下能即位,离不开当初军中留下威名的原因,即位之后若心狠些,这几位当时都蠢蠢欲动的亲王哪个不能动?可陛下一个都没动。

  “七德到哪儿了?”

  皇帝忽然问了一句,把韩唤枝的思绪打断。

  “还没有消息回来,不过他一路往南,估算着应该是往江南道和苏道那边去的。”

  “别让七德死。”

  皇帝沉默片刻后说道:“珍妃不打算对朕说实话,现在七德冒了出来,他可能知道一些什么。”

  “臣明白。”

  韩唤枝压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了不该问的话:“陛下,如果沈冷真的是当年那个孩子......”

  可他的话还没问完就被皇帝摆手阻止:“朕从不想负了任何人,你应该明白。”

  韩唤枝其实还有半句没有问出来,如果沈冷不是那孩子怎么办。

  可他不敢问了。

  “民间有传闻,亲人之血可相融,不是亲人,不会融。”

  “朕当年领军的时候战场厮杀,谁的血不能融在一起?我们的,敌人的......”

  皇帝闭上眼睛,脑子里血流成河的画面依然那么清晰。

  “让沈小松去查吧,朕也宽慰过自己了,已经二十年,还急于一时做什么?”

  他看向韩唤枝:“太子最近如何?”

  “勤学苦练,没有一丝懈怠,东宫主教的安先生已经夸过太子不止一次。”

  “你知道朕问的不是这个。”

  “毫无异常,太子殿下一如既往的踏实。”

  皇帝舒了一口气,心说幸好你教出来的孩子不像你。

  长安城。

  沈冷和茶爷把黑獒留在小院子里,两个人也不避讳什么,手拉着手从山庄里出来准备去雁塔书院,老院长教的东西对于沈冷来说像是十全大补汤,吃进去一口就受益无穷。

  门外的马车已经等着了,沈冷上车的时候动作还有些不自然,胳膊上的绷带虽然少了些可看起来依然触目惊心,车夫看到沈冷出来之后连忙见礼,对这位已经名满天下的少年英雄,车夫也极为尊敬。

  什么都可以作假,战场上厮杀做不得假,你作假,敌人不会配合你。

  作假的,除非是根本不上战场。

  “路过菜市场的时候停一下,老院长昨日说想吃红烧排骨和炖牛尾,我去买一些。”

  沈冷交代了车夫一句,车夫也是雁塔书院的人,听了之后忍不住笑起来:“院长大人最近似乎都胖了些。”

  茶爷想到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不由得嘴角上扬。

  近朱者赤,近冷者胖。

  马车缓缓动起来,走了十几米之后路过姚无痕那个摊位,沈冷把车帘撩起来看了看姚无痕:“从这里跑到西边赤霞门,门下有人等你会交给你一件东西,你再跑到雁塔书院把东西让我看一眼,半个时辰能跑到的话,明天跟着我,先做个亲兵吧。”

  药姚无痕眼神一亮:“多谢将军!”

  沈冷把车帘子放下来,看到茶爷好奇的看着自己。

  “我只希望,人心向善。”

  沈冷忽然说了这样八个字,茶爷有些不解。

  马车离开山庄,姚无痕手忙脚乱的收拾自己的摊位,片刻之后把东西全都扔在那也不管了,深吸一口气开始往西边跑。

  山庄正门斜对面有一家茶楼,平日里山庄的人也喜欢到这坐一会儿喝口茶,茶好不好放在一边,主要是因为这家茶楼的女主人虽然已经三十几岁,可瞧着极有韵味。

  坐在二楼的荀直看到姚无痕跑出去后忍不住笑起来,想着总算有一步棋还没废掉,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离开了长安城,便是皇后也那般想,可他却偏偏不肯走,走了就看不清楚,棋局得盯着啊,错目怎么行?

  算计着皇后交给他的棋子还有多少,算来算去,最好利用的还是世子李逍然,于是回头看了一眼那正在擦桌子的老板娘:“茶是从江南道送来的吗?”

  老板娘猛的抬起头:“是。”

  荀直缓缓吐出一口气:“我看看都有什么茶。”

  老板娘转身下楼,走路的时候有些微微发颤。

  ......

  ......

  【今天说了写多少更多少,可到了现在才有第二章,是因为之前写了一章不满意,我删掉了,为了码字更多而写出来的东西,真的很难看啊,还会有更新,我还在写。】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