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帝运

第二百九十六章 帝运

  茶楼

  名字叫常媚的老板娘小心翼翼走到荀直面前,手里捧着一本册子,那册子看起来应该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动过,虽然刚刚用湿抹布擦过,灰尘的痕迹还在。

  常媚不知道这个人什么身份,可是心中害怕,她都已经快要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什么在这开一家茶楼,恬淡自然的生活久了,便会贪恋这安逸。

  “你在害怕?”

  荀直看了她一眼,将册子接过来后语气平淡的说道:“害怕是对的,你已经差不多有十几年没有动过了吧,来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现在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不害怕的话反而不真实,可是你莫要忘了,你现在生活的安逸不是因为你茶楼经营的好,而是因为世子源源不断的给你银子。”

  常媚垂首:“我没有忘记世子对我的好也没有忘记世子对我的交代。”

  “那就好。”

  荀直把册子打开:“世子是个很聪明的人,当初陛下在留王府的时候那一举一动都是他始终在学习的,为什么有开枝散叶天边流云?陛下当初说是照顾战争遗孤,谁敢保当年做的事不是为如今做准备,人总会把自己说的光明正大,谁会说自己阴暗卑劣。”

  浩亭山庄这个地方很特殊,会有很多兵部的官员来来往往,因为常媚有姿色而且会做人,所以大人们长长都会来这里坐一会儿,时间久了戒备心也就淡了,很多兵部的事都能从这里听到。

  以前兵部有个叫陈昌在的小官,不过是六品员外郎,可是小官权重,他负责的是历次战争之中战没将士的名单统计,然后按照名单发放抚恤。

  陈昌在最喜欢来这茶楼里喝茶,因为他发现老板娘好像对自己有点意思,每次他来的时候老板娘笑的便更灿烂些,眼睛里也有了光彩,给他上的糕点干果分量也更足,且每次的茶都是最好,他觉得比起老板娘那个寻常之极的男人来说,自己终究还是更有魅力一些。

  终于有一天在茶楼没有其他客人的时候陈昌在忍不住对老板娘动了手脚,老板娘反抗,可是不强烈,就在这间茶室里成了好事,陈昌在心满意足,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那时候老板娘才刚刚成家不满二十岁,真是水嫩嫩的年纪,自此之后他便来的更勤快了些,如今多年过去,陈昌在不久之前刚刚升为兵部侍郎,正四品,穿紫袍,真是春风得意。

  多年前老板娘就从陈昌在那要了一份名单,只说是自己老家有一位堂兄也是战兵,她害怕那次战死名单上有他,陈昌在想着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于是把名单抄录了一分给她,老板娘保证看完了就烧掉,可这又算不得什么机密事,陈昌在根本没在意。

  后来这份名单到了世子那边,世子就着手安排人去按照名单去寻找,把那些战死者的孩子接出来,以朝廷培养的名义。

  有一批人送到了长安城,这些人都是常媚养着,经费银子都是走她的账面。

  之所以选择放在长安城天子脚下,是因为有大用,这些人已经无比熟悉了长安,做事的时候自然事半功倍。

  “人似乎不多。”

  “淘汰了一部分,大概半数。”

  常媚回答:“训练的比较严苛,有些人熬不住......”

  荀直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他真的很想替皇后娘娘感谢一下那位心比天高的世子殿

  下,皇后娘娘让沐昭桐去做了一个假象,一个沐昭桐如今还支持世子的假象,所以这些世子的东西他就可以拿来就用。

  皇后娘娘的小手段,登峰造极。

  “这些人如今何在?”

  “哪里都有。”

  常媚如实回答:“当初就是以朝廷要培养他们为理由带过来的,训练有成之后就走关系大多送进了军队里,长安城的戍卫军里有,禁军里有,廷尉府里也有......不过廷尉府里最得力的那个已经死了。”

  荀直皱眉:“岳无敌?”

  “是。”

  “大材小用了。”

  荀直叹了口气,岳无敌这个人可以有大用的,结果却就那么牺牲掉有些可惜,如果现在韩唤枝身边还有一个如岳无敌这样的人,他做事就会简单轻松许多。

  “廷尉府里还有人吗?”

  “有,不过品级不高。”

  “禁军里呢?”

  “也有,有两个校尉,一个五品将军。”

  荀直想着都不算什么分量很重的人,可是这些人都是最致命的刀子,尤其是禁军里的人,如今太子已经名正言顺,可不似先帝李承远那时候,死了连个合理的继承者都没有,若当今陛下出了些什么意外,谁敢反对太子即位?

  “名单我收下了。”

  荀直起身:“兵部侍郎陈昌在你能把控?”

  常媚脸色一白,想着自己这么多年恶心的伺候着那个家伙就一阵阵屈辱,可是又习惯了那个家伙的存在,有了陈昌在的照顾,她在长安城里过的更好更滋润,曾经她问过自己若是陈昌在死了的话自己会不会有几分伤心,答案让她害怕......因为她会。

  习惯啊,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看起来你能。”

  荀直道:“那就牢牢抓住这条线,西疆迎亲的事是他与礼部侍郎共同安排,我们的人进迎亲队伍里也就简单些,我替世子谢谢你这些年来的付出,这样吧,你有什么想让我帮忙的,直接说。”

  常媚深吸一口气,问:“世子大事所成,我能不能安安稳稳的继续开这家茶楼?”

  荀直点头:“若世子大事所成,你也会如愿以偿。”

  他当然不会说世子绝无可能成为帝王。

  另外一边,姚无痕一口气跑到了长安城西边的赤霞门,在赤霞门口确实有个人在等他,他没见过这个人,可确定这个人就是等自己的人,因为那个人手里捧着一套崭新的军服,大宁战兵的军服。

  姚无痕冲过去,抱拳一拜,从那个人手里将军服接过来之后开始往回跑,长安城很大,来回很远,他必须在半个时辰内跑到雁塔书院。

  在城门口站着的人,是古乐。

  看着姚无痕跑远,古乐嘴角微微上扬。

  雁塔书院。

  沈冷在做菜,老院长说想吃红烧排骨和炖牛尾,这两样已经在锅里,可是光这两样显然不够吃,老院长坐在摇椅上来回晃着,眯着眼睛看沈冷越看越喜欢。

  “你如果不当兵的话,会不会去开个小饭馆?”

  他问。

  沈冷摇头:“不会。”

  “为什么?”

  “从军入伍是先生要求的,开小饭馆他怎么可能答应。”

  沈冷的回答漫不经心,可是老院长却心里一动。

  沈小松不敢确定沈冷是不是那个孩子,可他还是按部就班的给沈冷安排着一切,如果沈冷是那个孩子的话,他在替皇帝补偿,留王府里出来的那些家伙啊,谁肩膀上没扛着责任?如果不是呢?那大宁多一位虎将,有何不好?

  “西疆之行,你怎么看?”

  “不好走。”

  沈冷停下来,沉默片刻:“正大光明中无法击败我们的人,总是会在阴暗处穷尽心思。”

  老院长笑起来:“这句话说的不错,可你们都太正大光明了,所以还是小心些好......人心啊,很多时候会阴暗的可怕,最复杂最狠厉的事,都是人做的。”

  笑着说这样的话,一点儿都不可笑。

  “小心点陆王。”

  老院长看了看坐在那安静看书的孟长安,又看了看正在给花浇水的茶爷:“姑娘,别浇了别浇了,你昨天才浇过水。”

  茶爷不解:“你看都蔫了。”

  老院长叹道:“仙人掌蔫了多半不是缺水......”

  茶爷把水壶放下,坐在一边:“那我做点什么?”

  老院长:“坐着就好,坐着就好。”

  他重新回到之前的话题上:“陆王这个人看起来是个谦谦君子,交游广阔名声极好,可当年他是走到了半路的,不是他走的陛下慢,是他想走走看,万一走对了呢......别小看了任何一位王爷,那都是陛下的兄弟啊。”

  李家的人,哪个简单?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人进来:“书院门口来了一个气喘吁吁的家伙,说是找沈将军,穿着一身崭新的军服......他说是沈将军要看的。”

  沈冷嗯了一声:“劳烦你让他去山庄门外等着吧,我回山庄之后会让他跟我进去。”

  进来禀告的人应了一声,鼻子下意识的嗅了嗅,觉得锅里那菜的味道真是诱人。

  “什么人?”

  老院长问。

  沈冷想了想:“鱼饵。”

  “谁的鱼饵?”

  “我的。”

  沈冷道:“别人想钓我的,所以自然就是我的。”

  老院长心说自己看上眼的这几个年轻人啊,都一个德行,不管做什么都那般自信。

  鱼会被人钓上岸,鱼太大的话,会把钓鱼的人拉进水里。

  与此同时,江南道。

  已经追至此地的白小洛看着七德登上渡船,又回头看了看芦苇荡里那些尸体,想着若不是要看你去什么地方又怎么帮你杀人,芦苇荡里倒着很多穿白衣的汉子,他们是流云会的汉子。

  白小洛很心急,他得在迎亲队伍出长安城之前赶回去,因为他也要进那迎亲队伍,要去西疆了,之前去的时候没有见到大哥白小歌,这次去的话应该就能见一见。

  桦梨围场。

  楚剑怜站在山坡上看着下边那连绵不尽的帐篷,其中最大的那座属于大宁皇帝,他已经很久没有动过杀念,五万两银子也不足以让他动杀念。

  可是那帐篷里的人,他想试试。

  他今天,带了剑。

  那把帝运,赌一赌,是谁的帝运。

  ......

  ......

  【为感谢新盟主以及所有人的支持而补更,后面还有,不过应该在凌晨了。】(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