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好惨

第三百一十一章 好惨

  白小洛出门之后低着头快步离开,回到自己营房里之后换回来自己衣服,如今他还只是一个校尉,论品级来说并不是一个很显眼的人,他这个级别,没有跟着大将军谈九州去西府武库再正常不过,况且他姓白。

  换好了衣服之后他悠闲的泡了一壶茶,然后坐在门口看着外面云卷云舒。

  苏皇后以为她一切尽在掌握。

  屁哦。

  不能掌握一寸,便别去谋一尺。

  白小洛看了看这大院子,真的很大,陆王住的这个院子规格自然最高,干净宽敞,可这院子里,里里外外,大部分都是他的人,不是的那几个刚才也已经死了。

  陆王身边的护卫是陆王带来的,但陆王身边的禁军是白小洛带来的,当然明面上这些禁军肯定不归他管,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尚没有归处的校尉。

  荀直先生说,禁军之中的人,才是最有分量的牌。

  白小洛不喜欢荀直那种神神叨叨的样子,像是什么都能看透彻,世上哪有什么都能看透彻的人,真的都能那便是神了......世上本无神,于是白小洛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百姓们常说的那句话,世上若无神,近神者当为陛下。

  他皱眉,觉得自己想起来这句话很无趣。

  迎亲队伍出长安城之前的几天,荀直先生看到了一只手,既然看到了,又怎么会无动于衷。

  茶不可过三泡,过了便无味,白小洛喝完了茶算计了一下时间该是差不多了,于是招手,这大院子里的所有禁军大部分都过来,唯有高墙上的不能轻动。

  一炷香之后,高墙上的人回头挥舞了一下手臂,白小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后在陆王门前跪了下来:“请陆王出门演戏。”

  禁军皆跪。

  另外一间屋子里,陆王世子看着这一切,瑟瑟发抖。

  他在恨,恨自己无能,他拼了命的捂住李帆儿的嘴,告诉她要忍着,若不忍着就是死,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他们两个身边站着几个身穿禁军服饰的人,压低声音劝了一句:“好好演戏,不然你爹死,你娘死,你全家死。”

  陆王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走出门,看到跪在门口的白小洛居然还有心情笑:“年轻人,真的可怕。”

  白小洛垂首:“谢王爷夸赞,不过该回来的人要进门了,王爷还是应该酝酿一下情绪。”

  就在这时候,大将军谈九州带着沈冷他们快步而入,才刚回来就听闻陆王遇袭,他们立刻便赶了过来。

  一进大门,他们就看到陆王一脚踹在白小洛那张漂亮的不像话的脸上。

  “你们这群废物!”

  陆王脸色煞白,显然是吓着了,也愤怒了。

  他伏低身子一把抓住白小洛的衣领大声说道:“陛下安排你们保护本王的安全,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能放刺客进门?若非本王贴身护卫拼死将刺客击杀,本王也已经死了!”

  喊完了之后贴近白小洛的耳边:“你这张脸可真好看,我特别想踹,真的忍不住。”

  白小洛嘴角带笑,背对着沈冷他们,所以他也不怕自己的笑容有些阴厉。

  “王爷可再踹一脚试试。”

  “那就再踹一脚。”

  陆王猛的将白小洛推倒,白小洛连忙爬跪着回来,于是陆王的第二脚就踹了过去:“废物!”

  白小洛真的没动,被一脚踹翻。

  谈九州快步过来拦了陆王一下:“

  王爷,这是怎么了?”

  陆王自然想好了怎么说,他说了之后谈九州当然要请罪,因为这是谈九州的凤凰台,刺客进了陆王所在的院子,那不仅仅是禁军的失职也是他的失职。

  “不怪大将军。”

  陆王喘了几口气,像是心情终于平复下来一些:“那刺客是一早就混进了禁军之中的,所以本王才会如此恼火,这个刺客也很狡猾,知道大将军不在这于是想趁机动手,只是可惜我的几名护卫......劳烦大将军安排一下,本王要厚葬他们。”

  谈九州垂首:“我这就去安排。”

  沈冷站在一边,觉得被踹的那个禁军校尉应该很疼吧,那张脸看起来已经肿了起来,但依然让人觉得那张脸很好看,陆王的鞋底在他脸上留下来的痕迹很清楚,被踹中的那半张脸肿着,眼睛也睁不开,所以那是一种狼狈的好看。

  “一个男人,怎么能生的这么好看?”

  沈冷赞叹了一句。

  孟长安点了点头:“陆王可也真下得去脚。”

  那么好看的脸,被踹的险些破了相,自然可惜。

  陈冉从外面急匆匆进来,在沈冷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什么,沈冷眉角一挑,转身离开。

  林子里,沈冷看着自己那些手下的尸体,都是一击毙命,包括那个白小歌也是一样,伤口都在脖子上,沈冷也能看出来那是剑伤,越看,他的眼睛就越红。

  杀人者,善用剑。

  韩唤枝说过,善用剑者,未必真的善用剑。

  孟长安拍了拍沈冷的肩膀:“先把兄弟们葬了吧。”

  沈冷点了点头:“如果杀我兄弟的人是白小歌一路人,那么他应该还在凤凰台。”

  他问陈冉:“杨大哥呢?”

  “他先回了营里,兄弟们带回来一些手绘地图,他急着回去整理想交给将军,我......还没告诉他。”

  “去告诉他吧,让他也来送送兄弟们。”

  沈冷把甲胄解开,从里边白色麻布衬衣上撕下来一条,系在右臂。

  孟长安劝了一句:“陆王是来迎亲的,你臂缠白纱,不好看。”

  “嗯。”

  沈冷点了点头:“那就缠七天。”

  孟长安没在说什么,撕下来一条白衣缠在右臂上:“我陪你。”

  “接下来的事可能会不好解释。”

  韩唤枝从后边缓步走过来:“你的斥候死了,白小歌也死了,杨七宝却不能露面,他也没法解释,白小歌不死我有手段让他认罪,可我却被办法让一个死人证明你兄弟们的清白。”

  “不能证明,他们也是清白的。”

  沈冷俯身背起一具尸体:“他们是为大宁丢了命。”

  陈冉他们分别背起一具尸体朝着城内走,将军无惧,他们也无惧。

  凤凰台。

  谈九州脸色有些阴沉,他必须阴沉。

  “死的人是你的斥候?”

  “是。”

  沈冷回答。

  “为什么还有石子海边城五品将军白小歌?”

  “不知道。”

  “你的人可是你安排出去的?”

  “是。”

  谈九州深吸一口气:“督军队,将沈冷拿下。”

  韩唤枝迈步上前:“大将军,这事,交给廷尉府吧。”

  坐在一边的陆王皱眉:“本王刚刚被刺客袭击,沈将军手下又死在外边,

  还有一位边城将军,这两件事真的没有什么牵连?”

  沈冷抬眼看着陆王,认真的配合了一句:“王爷是说,刺杀王爷的人是我的人?”

  陆王哼了一声:“本王当然不会妄断,只是觉得太巧合了些,难保不是有人想刺杀本王,发现事败之后,杀人灭口。”

  沈冷点了点头:“虽然牵强,但也算合理。”

  陆王:“所以呢?”

  沈冷转身看向韩唤枝,伸出手:“枷锁呢?”

  韩唤枝走过来摘下沈冷的黑线刀:“廷尉府没有给你定罪之前,你依然是将军,将军无需戴枷锁......不过从今日开始,深将军麾下那一旗战兵,不可再与将军有所接触。”

  他看向谈九州:“我觉得,孟长安将军可暂代指挥。”

  陆王猛的站起来:“谁不知道孟长安和他关系最好?韩唤枝,你这样说法,难免有包庇之嫌!”

  孟长安站在那语气平淡的说道:“陆王觉得,你可安排军务吗?”

  陆王一怔。

  谈九州点了点头:“那就孟将军暂代吧,沈将军,还委屈你先随韩大人回去,我相信你不会做出有违军律国法之事,也相信韩大人会给你一个交代,给王爷一个交代。”

  韩唤枝垂首:“谢大将军信任。”

  他回头:“把沈将军带下去。”

  古乐上前接过来韩唤枝递给他的沈冷佩刀,跟在沈冷身后出门,出了门就把刀给沈冷又挂在腰畔,陆王看了之后脸色顿时白起来:“这是什么意思?你们廷尉府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韩唤枝往外走:“臣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就回去责问。”

  门外。

  肿了半边脸的白小洛站在那,看了看沈冷右臂上的白纱,然后深吸一口气,也从衣服上撕下来一条绑在右臂上,他看着从自己身前走过去的沈冷:“白小歌是我的哥哥,他和沈将军的人死在一起,若廷尉府不给一个交代,稍后我还要劳烦沈将军给我一个交代。”

  沈冷脚步一停,看了看白小洛那张脸:“院长说你生的漂亮,果然漂亮。”

  白小洛皱眉:“你什么意思。”

  沈冷举步前行:“节哀。”

  他走了两步又停住,回头看了白小洛一眼:“你说奇怪不奇怪,我的斥候都死了,你哥哥也死,可你哥哥手下那几十个亲兵却一个都没死。”

  白小洛眼神一寒。

  沈冷叹道:“还是不够漂亮。”

  白小歌的那些亲兵当然不能死,他们死了的话,谁来证明沈冷的斥候在石子海抓了他们?于是,故事便有了指证,白小歌将军是带着亲兵出门去接他们的,却不想被他们偷袭,以至于生擒,甚至他们还可以说,沈冷的人逼迫他们刺杀陆王。

  “不好了!”

  远处有人喊起来:“失火了!”

  廷尉府的人住的那个院子里起了火,很快就烧了起来,火势冲冲,人不可靠近。

  韩唤枝问:“什么地方烧了?”

  “一间空屋子,之前没用过。”

  “唔,一间空屋子而已,没损失什么东西就好。”

  “屋子里有四十来个人,刚刚关进去的。”

  古乐叹道:“好惨。”

  韩唤枝停了一下,点头:“确实好惨。”

  ......

  ......

  【新的一个月了,请求月票支援。】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