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孟长安!

第三百三十三章 孟长安!

  月珠明台的马车窗户依然开着,在她看到塔木陀朝着孟长安走过去的那一刻,她知道塔木陀要做什么却无法阻止,那是军人将要以生命去换的已经失去的尊严,若换了回来,是死路一条,若换不回来,也是死路一条。

  好在,那个叫孟长安的少年将军并没有真的下重手,若打下去,塔木陀必死无疑,而在这支队伍里谁还能拦着?

  她看着孟长安的背影,看着他走向另外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将军,想着这便是大宁的年轻人。

  国师曾对她说过,有一位先圣曾对少年言,少年强则国强,从孟长安和身上的身上,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大宁是大宁,为什么宁人会骄傲。

  塔木陀回来之后走到马车旁边低下头:“殿下......我输了。”

  “别去想那么多。”

  月珠明台的视线从远处收回来,低着头语气有些悲伤的说道:“何止是你输了,我们都输了......我们那样的吐蕃与这样的大宁打,怎么可能会赢,我们输了的,也不只是战场上。”

  塔木陀嗯了一声,沉默片刻后说道:“谢谢殿下。”

  “谢我什么?”

  “殿下让我做你的护卫,是殿下在保护我。”

  “若可以,我想保护更多人。”

  月珠明台摇头:“可我做不到,谈九州说人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吐蕃犯了错,那就是惩罚。”

  塔木陀长叹:“何年何月何时,吐蕃能如大宁一样。”

  “何年何月何时,吐蕃人能如宁人一样,吐蕃国便如大宁一样。”

  队伍已经过了半壁路也已经过了三十六里一线天,过去之后再走不了多久就能出秦岭,过秦岭之后就是一马平川再无险要之地,也就不必再多担心什么,出秦岭进京畿道,号称大宁二十卫战兵精甲最强的甲子营已经分拨兵马在京畿道等候,且会一路护送到长安,谁敢放肆?

  这二十卫战兵,有十九卫战兵一定打不过四疆虎狼,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太多战场上真正的厮杀,可甲子营不一样,甲子营是从四疆虎狼之中挑选出来的精锐之中的精锐,当年北疆大将军铁流黎与东疆大将军裴亭山论天下兵甲,曾经点评过黑武萨克骑兵,称之为轻骑之最,点评西域北夏铁甲可与西疆重甲相提并论,也点评甲子营战兵,说可为天下致锐。

  三十六里一线天之后便是秦岭之中的百里峡,峡谷说不上狭窄,最宽阔处可容百人并肩而行,最狭窄的地方三十人并肩通过也不显得拥挤,这地方景色奇秀,哪怕是盛夏时节也如深秋一般阴凉清爽,若到了冬季,风从百里峡过,可破人皮肤。

  韩唤枝一直都在等着,算计着日子再走七天就可进长安,罗英雄到现在都没有出现,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可能。

  他从马车里出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找孟长安商量了一下,队伍就在百里峡露营,百里峡并没有百里长,只是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一种敬称,今天休息一晚,到明天午后就可出秦岭,出秦岭之后再走几个时辰就能进京畿道,似乎这一路上将再也不会出任何意外。

  “如果想动手的人是觉得如今这队伍护着公主世子不好下手,那进了京畿道之后就更不好下手。”

  孟长安看着逐渐降临的夜色:“今夜若再平安无事,我都想不到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出手了。”

  “可他们一定会出手。”

  韩唤枝看向沈冷那边,他没有把沈冷叫过来,是因为有些事不能对沈冷说。

  “罗英雄若来了,目标只能是沈冷。”

  韩唤枝看向孟长安:“你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么?”

  “知道什么?”

  孟长安反问了一句。

  韩唤枝摇头:“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知道了就是知道了,不知道便不知道。”

  这几句话说的拗口,他说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孟长安的眼睛,可孟长安依然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哪里能看得出来什么。

  “我只知道,冷子是我兄弟。”

  孟长安看了韩唤枝一眼:“最后七天了,他们若动手不可能在长安之内,那便失去了意义,在路上若公主出了事,你会被问责,我和沈冷也会被问责,那才是他们想看到的局面。”

  韩唤枝点了点头:“可若是两头保护,我们顾及沈冷,就顾及不到公主世子。”

  他能说出这句话孟长安颇觉意外,韩唤枝是什么人?公事公办的典范,按照正常的思维,在韩唤枝看来沈冷可死而公主当然不能死,世子也不能死,所以自然要把全部的力量用于保护公主与世子,所以孟长安忽然发现,韩唤枝也已经不是那个没有七情六欲的韩唤枝。

  “你笑什么?”

  韩唤枝问。

  孟长安笑道:“想到冷子常说的一个词......老母鸡。”

  韩唤枝脑海里出现天上有苍鹰盘旋,地上老母鸡张开双翅将小鸡崽护住的样子,然后忍不住也笑了笑,片刻后又摇头:“他们可配不上称为苍鹰。”

  “准备吃掉鸡崽的又不只是苍鹰。”

  孟长安道:“还有狐狸,黄鼠狼,甚至是大一些的老鼠。”

  韩唤枝叹道:“也没有太多办法,只能你我守着沈冷,让禁军之中所有高手都调过来在世子与公主车驾四周,禁军将军熊称武艺不俗,手下几个校尉也很强,况且还有几名随行而来的大内侍卫藏于禁军之中,也该是差不多够用了。”

  “好。”

  孟长安点了点头,看向世子与公主那边,想着他们死不死的,与我何关?

  然后转身走向后面辎重队伍,脑子里再一次出现了黑眼对他说的那些话......原来,冷子的出身如此复杂,当年他爹从寒雪地里将冷子捡回家的时候,多半也没有想到过那是一位......

  一位皇子来为他挡煞,那是多大的福报。

  孟长安忽然笑起来,若冷子真是一位皇子那自己岂不是很厉害,冷子可是他从小欺负到大的啊,这么想还真的有几分成就感。

  本来他和韩唤枝以为,百里峡这一夜是最后的危险时刻,可一夜又是平安无事,在这最后的险要之地还是没人动手,似乎那些人已经放弃了。

  可韩唤枝和孟长安都知道,他们不可能放弃。

  皇帝为什么最近这几年开始大力提拔军中年青一代的将领?北疆的武新宇,海沙,孟长安,水师之中的沈冷以及谈灵狐等人,因为大宁最大的病灶在于四疆大将军,裴亭山心态不稳石元雄左右摇摆,这两个人将来是必然要换掉的,铁流黎已经五十几岁,谈九州也已经五十岁,都到了要退下去的年纪。

  病的病了,老的老了。

  若将来这些年轻人提起来,大宁就如同换了新鲜血液。

  可这一趟若是公主或是世子死了,别说廷尉府的韩唤枝要被压下去,沈冷和孟长安也一样,那么陛下的计划就会受挫。

  第二天一早队伍继续出发,出百里峡后地势就开阔起来,所有人的心里都一阵放松,眼前平原沃野一眼千里,什么人靠近都可提前防范。

  连韩唤枝都忍不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觉得心中压抑稍稍松开了一些。

  前边保护公主和世子的禁军将军熊称心里也轻松不少,他麾下禁军骑兵在这样的平原上还怕什么?纵然是有绝世高手杀来,禁军铁骑也能将其击杀,平原战阵,莫说人间武者,仙来,可戮仙。

  他手下亲兵队正庞駮从前边巡视回来,脸色有些不好看:“将军,我看咱们禁军中有些不对劲的人。”

  熊称刚刚放下去的心一瞬间又提起来:“何人?”

  庞駮在熊称身边压低声音说:“我。”

  熊称猛地一抬头,心口却一凉紧跟着便是一疼,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一把短刀已经完全没入他的心口里,他的视线逐渐转向庞駮那张脸,发现突然之间陌生了起来。

  “为什么?我待你不薄!”

  “各为其主。”

  庞駮握刀的手猛的一转,心脏便被他的短刀绞碎。

  “有刺客!”

  庞駮回头大喊了一声:“将军遇刺!”

  他迅速的将短刀收回袖口里,扶着倒下去的熊称大声喊着:“刺客,有刺客!”

  公主车马旁边的几个禁军校尉立刻回头,看到将军已经倒了下去瞬间就都炸了一样,几个人拨马回来,才离开马车几十米远,突然之间禁军之中几个士兵冲到了马车那边,用连弩朝着马车里一阵激射,弩箭噼噼啪啪的打在车厢上,有些弩箭则从窗口射了进去。

  一个身材极为壮硕的禁军士兵跳上马车,手里的陌刀往下重重的一劈!

  砰!

  车厢被劈开。

  啪!

  陌刀被一双手掌夹住。

  塔木陀从旁边冲了过来,肩膀撞碎了车厢冲进去,两只手抬起夹住了那势可劈山的一刀:“走啊公主!”

  他回头大喊一声,看了看净胡姑娘扑在公主身上,而净胡姑娘的后背上刺了两根弩箭。

  公主一脸惊恐,显然慌了神。

  塔木陀一脚将剩下的车厢踹碎,再一脚将面前禁军士兵踢开,一手一个拎着公主和净胡姑娘从马车上跳了下去,才刚落地,一个禁军的横刀斩落,塔木陀将公主和净胡往后一甩,一拳砸在那禁军士兵咽喉,直接将脖子打断,一击杀人后塔木陀转身两只手推着公主和净胡往后队跑,他身后几个禁军用连弩点射,塔木陀后背上接连中了六七箭,可他却不肯避开,只是挡着,疼的双眉都扭在一起了似的。

  “死!”

  两个禁军士兵从左右冲至面前,两把横刀分别砍向公主和净胡,塔木陀往前一推两个少女,一手一个抓住长刀,双手淌血发力往回一拉,两个禁军的脑袋随即撞在一起,犹如撞碎了的两个西瓜。

  又有刺客追至公主身后,还没有来得及举刀就被塔木陀一把抓住,他将那禁军士兵举起来往下一压,膝盖抬起,砰地一声把人硬生生撅死了。

  前方四五名禁军士兵长枪刺了过来,塔木陀冲过去将公主和净胡按倒在地,一把将所有长枪都抱住,横着抡起来,四五个名禁军竟是被他抡飞了出去。

  “公主速走!”

  塔木陀回头大声喊了一句,再回头时就看到了一片银芒。

  一柄剑从前边过来,犹如凤点头,塔木陀的胸口上立刻炸开了几点梅花,血雾喷洒......一剑七伤,这一剑快的不可想象。

  出手的是身穿禁军军服的白小洛,蒙着脸,没有人知道是他,他只是觉得那些禁军太废物,这么多人居然没能在最短时间内把公主杀了,还要劳他亲自出手。

  “公主,走啊。”

  塔木陀回身一把一个将公主和净胡抓起来,朝着后队那边奋力扔了出去:“孟长安!”

  那一声嘶吼,如野兽最后的悲鸣和希望。

  “在!”

  孟长安自后面踏车而来,一大步就跨越一辆马车,半空之中将公主接住,而在他身边的沈冷与他同时到了,一把将净胡接住。

  噗!

  剑从塔木陀的心口刺穿,那握剑的手松开剑柄,手掌在剑柄上拍了一下,剑身激射向前从塔木陀后背刺穿出来,剑透体而出,塔木陀那壮硕高大的身子摇晃了几下,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孟长安......”

  他看向孟长安那边,后边的话已经没有力气说出来。

  白小洛一剑杀人知道时机已经不在,一瞬间冲进人群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