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爷叫白牙

第三百五十八章 爷叫白牙

  长安城北,燕山。

  白牙蹲在悬崖边上看着下边那郁郁葱葱的山林,在远处似乎还有一条玉带般的江流,他深吸一口气,纵身从山崖上跳了下去,半空之中,白牙左手抽出背后的长刀,刀尖划在悬崖上擦出来一串火星,岩石坚硬,刀尖并不能刺入,只是稍稍缓解了下坠的速度,当他下坠足有七八十米的时候刀子收回来,横向奋力一斩!

  当的一声,火星四溅,差不多一尺宽的重刀砍进了一块比较凸起的岩石上,他的身子骤然停下来,左手握着刀柄挂在半空之中的白牙嘿嘿笑了笑,有些没心没肺。

  “我有点强啊。”

  他咧开嘴傻笑,然后单臂发力转了上去,蹲在那凸起的岩石上,喘息了一会儿后把重刀抽回来挂在背后,然后开始往上攀爬。

  一只手,竟是慢慢的爬了回去,就在他即将到达山崖顶处的时候,忽然听到崖顶上有人说话。

  白牙看了看旁边有可立足之处,贴过去,一只手扣着悬崖上的岩石裂缝侧耳倾听。

  “想不到你也会在这。”

  声音有些陌生,白牙并没有听出来是谁。

  “我也想不到你会在这。”

  第二个开口说话,白牙一怔,这个人他听得出来是谁,那声音有几分熟悉,曾经东主叶流云让他盯过这个人......白小洛。

  白牙屏住呼吸,想听听上面的人会说些什么。

  “这燕山虽大,可适合隐居的地方并不多,那个尼姑庵就是最好的去处,你我在这相遇倒也不算太偶然。”

  白小洛看了罗英雄一眼:“你居然还活着,了不起。”

  罗英雄哼了一声:“年轻人,你应该对前辈有最起码的尊敬。”

  “你?”

  白小洛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几年前我若是遇到你,你直面如此威胁我,我可能会吓得浑身颤抖,罗英雄的名字我听过太多次了,曾经的江湖说是你的江湖也不为过,廷尉府说是你的廷尉府也不为过......就算是前些日子若是遇到你,我也会害怕,因为我没有必胜的把握,可是现在你身上的伤怕是还没有好利索,我为什么要怕你?”

  罗英雄:“你以为我现在杀不了你?”

  “我只是以为,你我之间没有不死不休的必要。”

  白小洛淡淡的说道:“我来燕山里避一避,你也在这里,说是一种缘分怕是俗气了,不过上天总是会把志同道合的人安排在一起,我们的目标其实一致。”

  “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谈什么。”

  罗英雄似乎是转身要走。

  “我知道荀直一定找过你。”

  白小洛道:“既然你那么喜欢自称前辈,我也就称呼你一声前辈......前辈,你真的觉得凭你一己之力就可以杀了皇帝?你的人生已经没有什么欲望了吧,活着?活着对你来说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以你的本事,随随便便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像孤魂野鬼一样活下去,韩唤枝也未必能轻易找到你。”

  “韩唤枝算个屁。”

  罗英雄道:“开枝散叶天边流云六个人都算上,我没有一个看得起的。”

  悬崖上的

  白牙眼神一凛,心中怒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白小洛道:“可你老了,你也伤了,荀直之前找过我的,告诉我隐藏一阵子后就去东疆等着,皇帝明年一定会去东疆,裴亭山就是他心中最大的不安,裴亭山若是把东疆搞的像他自己家里的产业,皇帝多半也不能容忍,所以东疆一定有机会,我猜着荀直也必然会把计划对你说,因为我们这边需要你这样一个非常非常有用的高手。”

  罗英雄:“怎么杀皇帝,在何时何地杀,是我自己的事。”

  白小洛:“何必呢?这里只有你我,如此端着架子说话累不累?我已经喊了你一声前辈,难道还不知足?”

  罗英雄道:“你是在逼着我杀你?”

  白小洛耸了耸肩膀:“既然你那么自信一个人就可以在东疆把皇帝杀了,那我倒是乐见其成,晚辈就不妨碍前辈养伤,若是你想谈的话,到尼姑庵找我。”

  贴在悬崖下边的白牙咬着牙撑着,自己跳下去之前四周还没有人,而那个尼姑庵他知道在何处,距此并不远,从下边往上爬用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这两个人出现在这的时间也就长不了,听起来他们之间似乎并不是很友善,白牙想着这消息一定得送回去,他们居然敢在东疆谋划刺杀皇帝!

  他站在那很尖锐的凸起上已经有一会儿,脚底被刺的很痛,稍稍移动了一下,背后的重刀却在崖壁上划出来一声轻响,白牙脸色一变,立刻松开手滑了下去,他的力气近乎耗尽,知道自己若上去的话只能是死路一条。

  滑下去,九死一生,上去,十死无生。

  就在这一刻白小洛冲到崖边,看到一个人影急速坠落下去,他哼了一声吼将背后挂着的那杆大槊摘下来,朝着人影猛的掷了下去!

  白牙下坠的速度已经很快,可是大槊更快。

  噗的一声!

  大槊刺中白牙的一条腿,直接贯穿。

  白牙痛的忍不住低呼一声,看到下边有一棵横生出来的松树,他一刀斩在松树上,身子往下坠的势头一下子停住,左手死死的抓住刀柄,身子往下坠的力度拉的他左臂一阵剧痛。

  “啊!”

  白牙一声大喊,脸色瞬间就惨白无比。

  而挂在他腿上的大槊却依然在下坠,槊的重量直接把伤口又豁开了一倍,白牙奋力爬上那棵松树,剧痛几乎让他把嘴唇咬开,他一把将大槊拔出来扔下悬崖,然后撕开衣服用手和牙将伤口勒住,可是伤口实在太大,血流不止。

  “你走不了的。”

  山崖上的白小洛往下看着:“我说不准走。”

  他从腰带上鹿皮囊中取出来两只铁爪扣在手上,然后纵身一跃,半空中白小洛双手抓着崖壁往下滑,火星四溅,而罗英雄却没有动,只是站在崖边往下看着,不管是那个他不认识的人死了还是白小洛死了,他都觉得很不错,若是两个人都死,当然更不错。

  白牙看到白小洛越来越近,狠狠的勒住了伤口,然后顺着崖壁又滑了下去,他的后背紧紧的贴着岩石,衣服被刮破,然后就是后背的皮肉。

  下边就是一望无际的林海,白牙在距离地面没有多远之后再一次挥刀横向砍了出去,这一

  刀已经是他最后的力气,刀子落在一棵大树上,白牙握不住重刀,胳膊如同断了一样的疼,只是缓解了下坠的力度然后摔在地上,即便如此,他依然在最后时刻强行扭转自己的身体,后背撞在地面上的那一刻他喷出来一口血。

  若非这山林之中常年落叶已经累积的很厚实,白牙依然撑不住,他落地之后感觉自己被震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置似的,又吐了一口血,翻身想站起来,左臂才撑了一下地面,剧痛又让他的胳膊不由自主的弯曲,身子再次趴了下去,脸贴在地面上,血很快就把那些落叶染的发红。

  半空之中,白小洛落下来蹲在一棵树的树杈上,低头看着白牙:“我说过,你走不了的。”

  白牙艰难翻身仰躺着,看着白小洛忽然笑了笑,他左手往回猛的一拉,手上居然缠着一条很细却极坚韧的丝线,另一端在他那把重刀的刀柄上缠着,他知道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

  他见过沈冷那个刀鞘,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也找人做了一根。

  重刀被拉出来,旋转着飞向白小洛脑后,白小洛一开始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山林里太暗,没有光,所以看不到那根细线。

  砰地一声!

  重刀砸在白小洛的后脑。

  白牙嘴角一勾,心说我果然是很强啊,左手刀练了这么久,终究是没有白练。

  可惜,他运气不好。

  重刀是刀背砸在白小洛脑后,重击之下白小洛从树上掉了下去,白牙再想拽回来重刀已经没有力气,而白小洛并没有昏过去,也在挣扎起身,白牙拼尽全力的站起来踉跄前行,回头看了一眼,白小洛应该被砸的昏沉,走路摇摇摆摆,走不了直线。

  “爷是不会死的。”

  白牙拖着一条伤腿往前走,血洒一路。

  山崖上,罗英雄看着那两个人在深林之中消失了身影微微皱眉,沉思了一会儿,总不能让那个偷听到消息的人就这样走了,轻叹一声,从悬崖上往下爬......他并不是跳下去的,而是爬,但他爬的速度很快,哪怕很细小的缝隙他都能扣住,像是一只巨大的壁虎一样下来。

  白小洛被那一下砸的确实很重,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人伤到那个地步还能反击,脑子里嗡嗡的,不但眩晕,走几步就会呕吐,可正因为如此他杀心更重,若是这样还让那人走了,他怕是会觉得自己丢人很长一段时间。

  “你还能坚持多久?”

  他一边走一边问。

  白牙却不回头,拖着一条腿不停往前走:“走到你死。”

  白小洛眼神里杀气四溢,可是看着前面的那个人却有些模糊,似乎是有好几个人在前边走一样,他将手里的铁爪甩出去一个,打的却是一个虚影。

  铁爪擦着白牙的肩膀飞过去,白牙哼了一声,没理会。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山林之中行走,其实走的都不快,一个懵了,一个伤了,可谁都没有放弃。

  “无名小辈,你坚持不了多久了。”

  白小洛嘶吼了一声,眼睛越来越红。

  “爷有名有姓,爷叫白牙。”

  白牙回头看了一眼,却看到又有一个人追了过来。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