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何必呢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何必呢

  回到禁军大营演武场的石元雄心情好的不知道怎么形容出来,走路都轻飘飘的感觉自己年轻了十几二十岁,到了他这个年纪这个地位,还有什么可谋求的?要说谋求,也是为他儿子石破当谋求一个锦绣前程,而就在刚才,这个锦绣前程陛下已经给了。

  他才刚回到大营没多久,就有内阁的人过来给他送信报喜,说是陛下已经着内阁拟旨,估计年后旨意就能到南疆,石破当就是名正言顺的一卫战兵将军了。

  大喜事啊。

  所以石元雄一直都在笑,笑的合不拢嘴,以后他就打算定居长安城,回头把家眷也接来,在长安城求陛下赐一座宅子,年纪大了,日子闲了,以后每日去找老院长喝喝茶,去找澹台聊聊天,偶尔还会进宫与陛下共饮,美滴狠。

  人生啊,在他这来说已经不是小圆满,而是大圆满。

  明日就是诸军大比最关键比试的开始,抽签之后,明日就能决出前二十名,后天就能决出前十。

  诸军大比就会迎来几天休息时间,钦天监的人已经算过,十二月初八是好日子,那天就是诸军大比最后的一场比试了。

  到时候入选十大战将的人会再次抽签对决,按照规程,十人对决,胜了的五个人继续打,输了的五个人也继续打,这样算起来的话,到五进三的时候会有一个人轮空,三进二的时候还会有一个人轮空,也许会出现一个运气好到爆棚的家伙直接轮空两轮直接进入一二名的争夺。

  然后石元雄不得不考虑一件事。

  陛下对沈冷的态度。

  陛下已经把最好的一种选择给了他给了他儿子石破当,那自己是不是应该为陛下多做点什么?陛下肯定是希望沈冷走的更远一些,他当然看得出来陛下对沈冷的喜欢,所以......

  他沉吟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事还是可以提前准备一下,万一沈冷出现什么意外没能进入一二名对决的话,陛下岂不是非常失望。

  然而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来,他就立刻掐灭。

  陛下是什么样的人?

  那样做的话,只会害了沈冷。

  演武场,沈冷一个人在跑着,火把通明的大营里他的身影就显得有些孤单,巡营的士兵们经过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有人会发出一两句怪不得人家是将军的感慨。

  每个人都有惰性,禁军士兵们白天训练了一天每个人都很累,就希望到了晚上休息一会儿,沈冷和他的区别就在于,他的自制力有些变态。

  唐说站在校场边上看着沈冷一圈一圈的跑过去,实在不明白这有什么作用。

  “你还打算跑过久?”

  在沈冷第五次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

  沈冷回答:“还有一圈。”

  “为什么是六圈?”

  唐说又问。

  沈冷回答:“数字比较吉利。”

  唐说觉得沈冷是个怪胎。

  第六圈沈冷跑完了之后往回走,唐说靠在一侧墙上看着他:“你每天都让自己这么辛苦?”

  沈冷耸了耸肩膀,没回答。

  “如果一个人没有天赋,就算是再刻苦也没有意义。”

  “如果一个人没有天赋,再不刻苦的话还有什么活路?”

  唐说微微一怔:“你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可他不觉得有什么意义。

  靠刻苦求活路的人,也就是求条活路而已,至于更上一层楼,终究靠的是天赋。

  “最终也会是你我来打,而你我这样的人交手往往都在一瞬间分出胜负,不会给你跑六圈的时间,你也不会给我跑六圈的时间。”

  沈冷笑了笑:“万一呢?”

  第二天的比试开始时候波澜不惊,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互相了解,其实每个人什么实力大家心中都有谱,沈冷的对手没有坚持多久随即放弃,他甚至没有等到沈冷开始反击,从甲子营战兵挑选出来的这个年轻人在四息之内暴风骤雨一般轰出近五十拳,沈冷躲了五十拳,然后这个年轻人向后退了一步:“我输了。”

  他每一拳都直奔沈冷的脸,而沈冷的身体以最小的幅度最快的速度躲闪,每一拳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躲开,而沈冷一直没出拳,如果在躲避的同时出拳反击,沈冷在第二拳的时候就已经赢了。

  “多谢。”

  沈冷抱拳。

  那年轻人挥舞了一下拳头:“沈将军,你一定要夺第一。”

  沈冷:“别毒我。”

  年轻人哈哈大笑,带着几分潇洒的下场而去。

  下一场沈冷的对手有些出乎预料,不是沈冷出乎预料,而是对手出乎预料......这一场的对手是张桦林。

  “是不是觉得运气不好?”

  沈冷看着张桦林那张表情明显难看起来的脸笑起来。

  “真是巧了。”

  张桦林皱眉:“我以为自己运气不会有这么差。”

  沈冷:“真的没有这么巧,你的运气也确实没有这么差。”

  张桦林忽然反应过来:“你故意安排和我对战?”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脸都白了。

  “哪有。”

  沈冷笑的依然那么友善无辜:“抽签是无法改变的,就算是有办法改变我也不会承认。”

  张桦林深吸一口气:“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沈冷嗯了一声:“昨天夜里我和唐说聊了几句,他说了一句话我比较认同......如你我这样的人交手,胜负成败就是一瞬间的事,所以我有多强,你一定看仔细,会很快。”

  张桦林一怔:“你还真是自大,自大的人最终往往不会有好下场。”

  值礼监裁官举旗:“规则已经说过一次,我再重复一遍,若有一人倒地,不可继续攻击,若有一人认输,不可继续攻击,若被判定蓄意伤人,将会被直接取消资格。”

  他看向沈冷和张桦林:“明白了吗?”

  沈冷和张桦林同时点头:“明白。”

  张桦林往前迈了一步,按照规矩与沈冷同时行了军礼,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我也知道你觉得是我和宁侯一块坑了孟长安,可这是诸军大比的擂台上,有值礼监裁官看着,还有那么多人看着,你能怎么样?就算我输给你,你也出不了这口气......你千万别气坏了再输给我啊。”

  沈冷点头:“万一输给你,你记得带礼物来看我。”

  两个人行军礼之后各自后撤一步,值礼监裁官手里的令旗一挥:“开始!”

  张桦林先动,一拳打向沈冷的面门,他知道自己不是沈冷的对手,纵然他是东疆骄傲的八刀将之一也一样,他知道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足够冷静足有自知之明,所以只要沈冷还击他立刻后撤,坚持的久一些,再司机寻找机会,实在不行......认输又能如何?

  这一拳朝着沈冷迎面而来,沈冷居然没有躲闪也没有格挡!

  在那一瞬间张桦林忽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想要收拳的时候已经晚了。

  在他的拳头即将接触到沈冷的脸的一瞬间,沈冷忽然往前一冲,他的脸微微歪斜擦着拳头过去,肩膀扛在张桦林腋下往上一抬,张桦林双脚不由自主的离开地面,沈冷右手抬起来托在张桦林下巴上把他再次推高,张桦林的双脚离开地面已经足有半米。

  沈冷手肘往前一拱,砰地一声撞在张桦林小腹上,张桦林疼的一声惨呼,可这只是开始。

  沈冷一击得手,在张桦林被他撞的往后倒飞的瞬间一拳砸在张桦林左肋,随着一声闷响,也不知道有几根肋骨折断,右拳出完是左拳,这一拳打在另外一侧的肋骨上,张桦林的脸色一刹那间就变得惨白无比。

  两击之后沈冷一记冲天拳打在张桦林的下巴上,这一拳把刚要落地的张桦林再次打的往上飞起来,紧跟着沈冷的拳头便如暴风骤雨一般落在张桦林小腹上,一拳,两拳,三拳......两息之内,三十拳。

  拳拳到肉,刚劲霸道。

  砰!

  张桦林落地,人已经昏死了过去。

  值礼监裁官狠狠的瞪了沈冷一眼:“你......”

  沈冷一脸无辜:“他刚落地......”

  场下时刻待命的医官连忙冲上来检查了一下,张桦林倒在地上,脸色已经从白转为青紫,医官连忙招手,上来几个人把张桦林抬着离开擂台。

  值礼监裁官看着沈冷肃然说道:“如果裁定你蓄意伤人,你会被直接取消继续参加诸军大比的资格,你已经走到这一步,何必?”

  沈冷:“规则上来说,若一方认输不可继续攻击,若一方倒地不可继续攻击,我只是拳打出去,习惯了打完一套。”

  值礼监裁官皱眉,转身离开擂台去大将军石元雄那边,沈冷站在擂台上等着对自己的裁定,若真的裁定他蓄意伤人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本来就是蓄意伤人。

  张桦林死不了,但一年之内怕是别想再好好动弹。

  擂台四周有不少人在围观,本来沈冷就是今年诸军大比最大的热门,此时见到如此变故发生,每个人都有些发蒙......沈冷这无异于拿自己的前程在赌,诸军大比已经进行到现在,只要再坚持一天就能走到最后,他这是何必?

  就为了帮孟长安出气?

  是的。

  就为了帮孟长安出气。

  不久之后值礼监裁官脸色不善的走回来,上了擂台之后看着沈冷也不说话,就那么看了好一会儿,把沈冷看的有些微微发毛。

  “总监裁官大人和四位值礼监裁官商议之后,勉强接受了你拳打一套是习惯性动作的解释,暂且不算你蓄意伤人,但这不是定论,之后还会有调查。”

  沈冷抱拳:“多谢大人。”

  监裁官哼了一声:“你还没有解释过偷我旗子的事。”

  沈冷头尴尬一低头:“大人说怎么处置就是了。”

  值礼监裁官认真的说道:“我儿子后天十岁生日,你是他偶像,他最喜欢听的就是你的故事,如果你能给他写一封信,几句话就行......那他一定很高兴。”

  沈冷:“写字啊......生日那么美好的事,何必呢......”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