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三百八十九章 臣谢陛下恩典

第三百八十九章 臣谢陛下恩典

  长安城。

  大学士府。

  无论如何,沐昭桐如今依然是朝廷里最特殊的那个人,内阁大学士,调度六部九卿,治理天下民生,这么多年来风风雨雨,除了他独子沐筱风死之后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在朝为官数十年,算得上兢兢业业的典范,为内阁大学士之后更是令人钦佩,十几天不回家也是常事。

  只是今天,在听到一些传闻后,天还没黑的时候沐昭桐就回到家里,看起来比往日多了几分疲惫,只有在他太过劳累步履蹒跚的时候,人们才惊觉这位手握重权三十年的大学士是真的老了。

  门口等着的下人连忙过来扶着他进院,沐昭桐看了看街上还有百姓路过,摆手示意不要扶着自己,挺起腰板,大步上了台阶。

  回到书房后沐昭桐就一个人坐在窗口旁边发呆,今日从内阁早早回家,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可能连身边人都不了解,最亲近的身边人。

  夫人被丫鬟搀着进门来,脸上带笑:“老爷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从上次回来到现在,又已经快半个月。”

  沐昭桐勉强笑了笑:“惦记着家里,朝廷里的事又不是能忙完的,回来看看你。”

  夫人笑的更舒心起来,示意丫鬟出去,她给沐昭桐泡了一壶茶:“老爷已经很久很久没说过,回来看看我这几个字了。”

  沐昭桐脸上出现几分愧疚,这么多年来他在朝廷里呼风唤雨,实则都是夫人的功劳,他自己曾经说过,论本事能力他也就勉强二流,很多决定其实都是夫人帮他做的参考,一直到前些年他找夫人商量事情才变得少了起来,做了那么多年大学士,常规上的事按部就班,又没有什么特殊的事发生,所以两个人见面说话的时间就越来越少。

  “你坐。”

  沐昭桐指了指身边的椅子。

  夫人缓缓坐下来,自然看得出来沐昭桐脸色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

  她问。

  “夫人......你可知道,自从陛下登基之后,我虽依然为内阁大学士,但向你请教的时候越来越少是为什么?”

  “老爷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只是帮老爷多想想,诸事都是老爷做主。”

  “是我做主,可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不如你。”

  沐昭桐摆了摆手阻止夫人打断自己,看得出来夫人脸上的急切,他笑了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们是夫妻,已经一起过了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就正如你也了解我一样......这些年来,大事不可决,都是你在帮我,我时常想着,若你是男人做这个内阁大学士,必然比我要强的太多。”

  “所以,难免我又会有些心里不舒服,觉得不如你,便开始躲着你,越是老了越是好面子,结果弄的自己有些像个怨妇。”

  他看向夫人:“我知道夫人担心我,事无巨细,都帮我想着念着。”

  夫人脸色微微发白:“老爷,是我错了。”

  “你听我说完。”

  沐昭桐道:“你若是错了,我就更错,上次我回家来的时候,和你说起来看到沈冷那般得意就气恼,不久之前沈冷出了事,是夫人安排的吧?”

  夫人沉默了一会儿,点头:“是。”

  沐昭桐嗯了一声:“夫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培养死士的?”

  “二十年前。”

  沐昭桐脸色猛的一变:“二十年前?”

  他想了想,那正是他想拥立幼主从而可以权倾朝野的野心膨胀的时候,奈何裴亭山带着九千刀兵从东疆一路狂奔而来,在城门外抱刀而坐,他的一切野望都被那一人一刀挡住了,也砍碎了。

  “老爷总觉得那些当兵的都是武夫,只有蛮勇,即便是到了现在,老爷怕是也不服裴亭山,不服澹台袁术,可我想着,军者纵然是武夫蛮勇,可最要紧的时候,刀子比嘴巴有用的多,也正是那时候我开始物色人选,我担心老爷会出事,我以为陛下会对老爷下手,最不济也要保老爷的安全......”

  沐昭桐伸手握着夫人的手:“所以我才说,我是真的不如你。”

  他看着夫人的眼睛:“现在有多少可用之人?当初风儿被害,你为什么不用?”

  “不敢用。”

  夫人低着头:“虽然风儿被害我如老爷一样悲伤,可是那些死士是这些年我为保老爷的性命而准备的,纵然我当时再难过,也明白那些不是为了保风儿用的,老爷只要还是内阁大学士,这些人我会一直不用。”

  “那为什么这次......”

  “我们老了。”

  夫人抬起头:“上次老爷回来的时候,我忽然看到老爷头发竟是已经白了一大半,走路都走不稳需要人扶着,老爷和我说的时候我看到了老爷眼睛里的悲绝,那一刻,我忽然之间就醒悟过来,我们都老了......既然我们都老了,我们还怕什么?”

  她沉默片刻后说道:“上次想和老爷说,只是没有准备好也不知如何开口,今日老爷问起来就索性说了吧,我有件事想和老爷商量......太子即位老爷怕是等不到了,陛下终究还不老啊,纵然等到了,那时候的老爷太子还会用吗?我总想着,老爷走的远站的高,将来风儿也就能走的轻易些,可是风儿已经不在,老爷再争,争到最后,还有什么意义。”

  沐昭桐垂首,肩膀都在微微发颤。

  “不争了,我现在才醒悟过来,年月不饶人。”

  “这就是我要对老爷说的。”

  夫人道:“老爷已经没必要再争什么了,后宫里那位是个寡淡薄情之人,纵然将来她能真的挺起腰杆来,老爷也已经老的挺不起腰杆,上次老爷回来之后说庄雍要做正一品,沈冷也到了正四品,我家风儿若是还活着,最不济也要正三品了吧,那时候我就想着,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帮老爷做好。”

  “老爷......退位吧。”

  她看着沐昭桐的眼睛:“我倾尽全力,去杀了沈冷为风儿报仇,然后我们夫妻回老家去,陛下一定会准许。”

  沐昭桐沉默,一言不发。

  许久许久之后,沐昭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好。”

  夫人脸色缓和过来不少:“这二十年来我以培养战兵的方式培养死士,就是因为当年老爷那谋天之局被裴亭山一把横刀蛮横不讲理的破了,兵者凶器,没有凶器,老爷面对凶器的时候就会束手无策,风儿死的时候我真的很想用这些人去把沈冷千刀万剐,可是,一旦用了,老爷就是死罪。”

  权臣养私兵,诛九族。

  这和找杀手用暗道不一样,那些可以甩开,私兵之罪,罪不可恕。

  “那是为了保老爷的命准备的,不能害了老爷的命,既然老爷也答应退出朝廷,我们就不用再顾忌什么,杀沈冷之后我们就走,不......之前就走。”

  沐昭桐嗯了一声:“那你去安排吧,我们回老家去种花养草。”

  “好。”

  夫人起身:“藏刀二十年,用的迟了......”

  “刚才我问夫人有多少人可用,夫人还没有回我。”

  “不多,只有六百。”

  “人在何处?”

  “城中四百,城外两百。”

  夫人道:“只是想着,若朝中出现变故,陛下也不会直接把老爷怎么样,而是必然先下令罢了老爷的官,让老爷回老家去休养,陛下或许是真的不想杀了老爷,不然也不会等这么多年,可别人会,如韩唤枝......若老爷被罢官出长安,半路上第一个来杀老爷的必然是廷尉府的人,这六百死士就是为那时候准备,我也没有想到,陛下二十年都没有说出这句话。”

  沐昭桐脸色一变:“陛下......待臣子其实真的好。”

  只是现在再想这些,已经没了意义。

  夫人起身去安排,沐昭桐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看着外面已经逐渐黑起来的天色怔怔出神,他想着沈冷如今差不多已经快到南疆了,此时此刻去安排,杀沈冷也要几个月之后才有确切的消息回来,自己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把内阁诸事都安排好,陛下二十年不动他,他就最后再尽一次为臣者的本分。

  他打算将内阁的事整理出来,再推荐一人上去,得到陛下首肯之后便离开长安,有三五个月应该也足够了。

  第二天一早沐昭桐离开家去上朝,路上还在思考如何对陛下提及此事,然后忽然想到,自己怎么就服老了?人的心境,真是一天一天都在变,越老变得其实越快。

  下朝回到内阁之后才坐下来,看着这一屋子的人思考谁最合适接替自己的位置,内侍却来传旨说陛下请他到东暖阁议事,沐昭桐连忙起身往东暖阁走。

  皇帝坐在那有些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沐昭桐进来之后俯身叫了一声,皇帝这才侧头看向他。

  “阁老,有没有想过,陪朕去东疆?”

  沐昭桐的脸色猛的一变:“臣这般年纪,怕是经不住了。”

  皇帝嗯了一声:“朕本来也想着,太子留守长安,身边没有人辅助总是不行,毕竟他还太年轻,阁老留在他身边的话,有阁老事事提点他也就不会犯错......可是朕忽然间想起来,前些年朕请阁老和你夫人来宫里吃饭,问及你夫人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夫人说此生还没有见过大海,想看看,朕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这个,那就满足了她吧,阁老回去之后可对夫人说,朕会安排太医院的人一路随行,再准备一辆很大很舒服的马车,应该也不会太颠簸劳累,至于太子留守长安,老院长虽然能力不及阁老你,辅理朝政可也足够了。”

  沐昭桐猛的抬起头:“陛下。”

  皇帝摆了摆手:“阁老,你们年纪都不小了,没有完成的心愿再不去完成,怕是以后机会更少,朕这些年一直都很自私,只是想着让阁老多帮帮朕,忽略了阁老会冷落家人......就这么定了吧,朕已经安排礼部的人去准备。”

  沐昭桐脸色发白:“臣......谢陛下恩典。”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