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零一章 临战之前

第四百零一章 临战之前

  阔海县,船港水寨。

  王阔海的将军甲一时半会儿做不好,其他各款的五品将军服也没那么快就发下来,还需要上报兵部,等兵部勘核之后才会正式下来任命,不过既然说提升了那就是提升了。

  沈冷还没有单独出去领一军兵马,现在来说他就还是水师的人,王阔海自然也就是水师的人,所以唐宝宝提拔他谁也不能随便说出什么,虽然还是稍稍有些不合规制,然而这般大的军功,兵部是万万不会驳回的,水师之内的人又有哪个会说不妥当。

  杜威名上来拍了拍王阔海的肩膀:“恭喜恭喜,老王,真的了不起。”

  陈冉也笑:“果然人还是得逼自己一把,把自己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杜威名道:“也不一定,并不是逼急了什么都能做到。”

  “比如呢?”

  “我逼死你,你给我把钦天监那边做的算题解一下。”

  “算术啊......那就算了吧。”

  几个人约好了到水寨外边走走,一边走一边闲聊,出了水寨之后就看到水寨外边有大概二三十个姑娘站在水寨门口往里边张望,大的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小的也就十四五岁的年纪,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王阔海觉得可疑,上前问了一句:“你们在干什么?”

  “那个......”

  其中一个小姑娘怯生生的问:“你们认识沈冷沈将军吗?”

  陈冉他们哈哈大笑起来,沈将军的名字算是传遍大江南北了,这些小姑娘正是仰慕英雄的年纪,前不久刚刚有消息传来,沈冷在诸军大比之中得了第一,陛下提他为正四品将军,才不到二十岁年纪,几天前又刚刚大破求立水军,多少姑娘觉得这般英雄少年才是自己最合适的终生伴侣。

  “认识倒是认识。”

  陈冉笑呵呵的过去:“不过你们没机会了,沈将军已经成了亲,并且也不打算纳妾。”

  “为什么!”

  一个小姑娘有些不乐意:“你难道能代表沈将军?”

  “那是沈将军自己说的。”

  王阔海瓮声瓮气的说道:“将军与夫人恩爱之极。”

  之前说话的那小姑娘一声长叹:“唉......英年早婚啊。”

  这四个字把王阔海他们都说懵了,仔细想了想这四个字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

  “回吧回吧,沈将军还有重要军务要办,特别重要的那种,怕是今天你们等也等不到他了。”

  王阔海善意的劝了一句:“你们不知道,沈将军忙起军务事来,连饭都没时间吃,哪里有时间到水寨外面来晃荡。”

  “这样啊。”

  一个小姑娘一脸心疼的说道:“哪能不吃饭呢,我回去做一些送来。”

  说完转身跑了,其他小姑娘也转身跟着跑:“我们也回去做一些好吃的来。”

  王阔海一捂脸:“也就是夫人不在。”

  陈冉:“你以为夫人在她会生气?夫人在的话会乐呵呵的跟她们一起去做饭,然后乐呵呵的带回来给咱们将军吃,咱们夫人那是多大气的人。”

  “也对。”

  几个人说着话往前走,忽然看到远处走过来几个人,看着有些眼熟,等到近处才认出来竟是庄雍将军的爱女庄若容,几个人连忙垂首抱拳:“小姐。”

  庄若容戴着一个有面纱的帽子,所以他们也是到跟前才认出来,她微微拜了拜回礼:“请问沈将军在水寨吗?”

  “在的在的。”

  陈冉连忙回答:“在水寨之中处理军务事。”

  “那我过去寻他就是。”

  庄若容往前走,身边两个丫鬟手里都提着食盒,陈冉和王阔海他们几个对视了一眼,心说这下可糟了,那些小姑娘他们可以挡回去,庄小姐可是挡不回去的,如今夫人不在将军身边,庄小姐又是如此端庄秀美的一个女孩子,万一将军把持不住......

  在那么一个瞬间,陈冉甚至把沈冷被茶儿姑娘打的鼻青脸肿的画面都想象出来了,又脑补出陛下大怒,下旨把沈冷阉了......咦,为什么是阉了?

  “那个,小姐,将军正在处理很要紧的军务事,怕是不太方便立刻出来见你。”

  “我也无事,在水寨里走走,等将军忙完就是。”

  庄若容再次施礼致谢,然后带着丫鬟亭亭款款的往水寨那边过去,陈冉看着那几个人的背影一脸担忧:“这可怎么办?”

  王阔海道:“你想这些有什么用,难道你还不信将军人品?”

  杜威名楞了一下:“为什么我们都觉得将军不纳妾是天经地义的事?可难道不应该是将军纳妾才天经地义吗?”

  陈冉想了想:“别的将军纳妾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将军纳妾那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应该是天理不容。”

  王阔海:“要不然我们回去瞧瞧?帮夫人盯着将军。”

  陈冉:“这么狗腿子的事我做不出来......得悄悄的才行。”

  几个人一起点头:“得悄悄的才行。”

  与此同时,在距离船港数百里之外有一座海岛,因为海岛四周暗流汹涌所以没有多少船只敢靠近,要想进入海岛也不是有什么固定的水路可走,暗流会移动,不是哪条航线就一直安全,而是必须算好了暗流的规律,熟悉这暗流规律的人并不多。

  阮青锋带着大概百十条战船在海岛外几十里就停下来,站在甲板上遥遥看着海岛那边沉默了很久,他是求立国的水师大将军,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要去求海岛上那人,他心里这关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过去的,那岛上的人都是海盗,不管多强大多善战,那也是海盗,就算海水再多也洗不掉那些海盗身上该死的血腥味。

  曾经有数不清的求立人死在这些海盗手里,他的职责本应是将这些海盗全都杀了才对,水师与海盗不共戴天,可如今呢?

  为了所谓的最后的尊严,他不得不将希望寄托在这些海盗身上。

  这个岛名为开门岛,传闻只有找到这座海岛才能找到水匪海浮屠的真正藏匿之处,开门岛就是海浮屠的前哨,还有传闻说,没有开门岛上那些熟悉附近海域的海盗带路的话,一辈子也别想找到那座名为仙山的海岛。

  阮青锋派去的人驾乘小船在开门岛外边已经转了至少两个时辰,又不敢靠的太近唯恐被暗流卷进去,只好远远的摇旗喊话,始终没有人回应,可他确定开门岛上一定有海浮屠的人,那些家伙只是不愿意出来。

  如今他的水师已经被打散了,就算是逃出来的人也有半数以上联络不到,那一战被宁人打的再也没了胆气,不知道多少人不愿意回到水师里来。

  可是阮青锋知道海浮屠有多强大,在海上,没有人比海浮屠更能杀戮。

  就在这时候有几条小船从开门岛那边过来,小船上黑色的旗帜顿时让阮青锋有些激动,那是海浮屠独有的旗帜,这就说明他找对地方了,而且既然派了人出来,谈合作就不是没有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大宁船港水寨之中,沈冷和唐宝宝两个人站在海域图前,两个人都是眉头紧锁。

  “依我看,还是等着提督大人分拨的战船回来,最多不过十余日,必到。”

  唐宝宝看向沈冷:“纵然求立水师已经被打散了,可若是聚集起来依然还有数万之众,战船不下数百,我们的船港里能用的战船也不过一百三四十艘而已,真的在海上相遇,我们未必有胜算。”

  “求立人没那么容易聚集起来。”

  沈冷道:“况且我就是不想让阮青锋那么轻易的把打散了的求立水军重新聚集起来,若是给他们十天时间,那数万求立水军就又能形成威胁。”

  唐宝宝:“我们现在只有六千兵力,还要留下至少半数守护船港,你只带几千人的话,太凶险。”

  “战场上的事,哪有不凶险的。”

  沈冷道:“我带两旗战兵,二十条船,剩下的留在船港,将军放心,若是遇到凶险我们掉头就走,求立人的船现在对我们可没什么优势,我们想走的话他们也未必拦得住,若是遇到零散的求立水军,我们便直接剿灭,只要打通这条水路,大宁的战兵就能从求立北岸登陆,到时候与窕国向北进攻的战兵就可遥相呼应。”

  唐宝宝叹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做事真的没有丝毫惧意啊......一个是你,一个是敢在北疆九进九出黑武的孟长安,你们两个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们不是初生牛犊,我们是虎。”

  沈冷看起来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这么说是不是有点不要脸?”

  唐宝宝:“你在乎吗?”

  沈冷:“......”

  唐宝宝叹道:“我知道劝也劝不住你,你多带些人去,水师船港这边给我留两千人即可,求立人应是不会再来骚扰。”

  沈冷:“两旗,二十条船,不能再多了,多了反而不好。”

  他看向唐宝宝认真的说道:“不过我手下已经不足一旗人马,将军调拨过来的,需要与他们说明,我军令严苛......”

  唐宝宝:“你这是看不起谁?”

  沈冷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唐宝宝回头看向自己的亲兵队正:“你跟着沈冷,若咱们的人不尊将令,你替我砍了他们的脑袋,沈将军的话便是我的话,记住了吗?”

  亲兵队正肃立:“是!”

  唐宝宝看向沈冷:“你我还未结拜,你回来的时候,我设香堂等你。”

  就在这时候有人说庄若容来找沈冷,沈冷看了看唐宝宝,唐宝宝举头望天:“你看我做什么。”

  沈冷笑着摇头,转身出了门。

  门外,庄若容亭亭玉立的站在那,轻轻拉起面纱,那张清秀容颜就展现在沈冷面前,沈冷看的一时呆了,庄若容脸一红:“将军在看什么?”

  沈冷:“小姐你这帽子真好看,哪儿买的?我给茶儿也去买一个。”

  庄若容心里一紧,想着原来他看的是帽子。

  ......

  ......

  【三更的正义完成,明天的更新会有些比较有意思的故事发生。】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