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零三章 你以后会求我

第四百零三章 你以后会求我

  海盗船不过三四艘,而且普遍都比求立人的战船要小,可或许正因为如此,海盗船要比求立战船灵活的多,沈冷一直都在死死的盯着那些海盗如何对战,脑子里不住的计算着若是此时与海盗交战的是他该如何去做。

  他压着想上去帮忙的冲动,下令在战船降速,只是远远的看着。

  海盗就是海盗,求立猴子就是求立猴子,那两拨人打去吧。

  大概半个时辰那边战事结束,大概有四五艘求立战船脱离出去,似乎是被打怕了。

  有四艘求立战船被海盗抢走,透过千里眼,沈冷远远的就看到海盗们将一具一具的求立人尸体往海里抛,血腥味在海水中蔓延出去,不多时竟是出现了一条一条鲨鱼的背鳍。

  海盗船竟是不忌惮大宁的战舰,带着俘虏的求立战船朝着这边过来。

  沈冷看到在一艘战船的船头有一红裙女子,一只脚抬高踩着喘息,仰头喝酒,那一条裙内露出的白晃晃的长腿,如此的醒目。

  她竟是一口气将一壶酒喝完,随手把酒壶扔在一边,似乎是这才注意到大宁的战舰,然后回头说了几句什么,于是沈冷就看到对方的瞭望塔上,海盗竟然打了旗语。

  让一让?

  沈冷都快给气乐了。

  这般明目张胆。

  沈冷从桅杆上下来,走到船头站住,战船停下来,自然是不会让的。

  那红裙女子的战船似乎是故意挑衅,她的战船几乎是擦着沈冷的旗舰万钧过去,在两船交错而过的那一刻沈冷也看清楚了女子的长相,沈冷见过很多漂亮的女人,各有不同气质,茶爷自然是独一无二,林落雨成熟,庄若容知性,而这个红裙女子则是美艳,超乎寻常的美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狂野又妩媚的气息。

  她红裙及地,抬起一条腿踩着船舷,便露出很长一段雪白雪白的腿,而红裙又做的极合身,腰部的纤细就勾勒的淋漓尽致,红裙白腿,海上居然多了几分风尘味。

  红裙女子似乎是喝的有些醉了,脸色带着淡淡酡红,看到沈冷在看她,于是抬起右手朝着沈冷比了比,只有小拇指伸出来。

  沈冷只是站在那看着她,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举动。

  若是别的海盗哪怕刚刚杀了不少求立人沈冷自然也不会放过,可沈冷知道,这南海上只有一伙海盗是女人做首领的,那就是专杀海盗的海盗......红十一娘。

  关于红十一娘有很多传说,沿海的渔民说,红十一娘是个孤儿,是被一个海盗捡了去的,还有人说其实是那个海盗杀光了商船上的人,觉得这女婴实在生的可爱漂亮,于是留下来自己养大,更有人说红十一娘其实是海浮屠的姘头,不然的话海浮屠为什么不动她?

  更多的传闻则是关于红十一娘的凶悍,除了海浮屠外,整个南海上的海盗没有不怕她的,据说见到红十一娘的战旗就会远远的逃走,偏偏还逃不走。

  红十一娘杀海盗从来不留活口,她说海盗没有一个不该死的,就好像她自己不是海盗似的。

  两艘船交错而过,红十一娘比了个小拇指,然而她却发现那个年轻的宁人将军不为所动,似乎完全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于是她有些

  恼火,随手抓过来一个酒壶朝着沈冷砸过来,沈冷等那酒壶飞到身前时才抬手,恰到好处的接住,手稳若铁闸。

  攥着那酒壶,沈冷稍稍一发力,咔嚓一声酒壶碎裂,酒洒入大海。

  沈冷松开手,碎渣也掉了下去。

  红十一娘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花枝招展,还故意扭动了几下身子,像个正在迷惑人的狐狸精。

  那边海盗船上的一群粗糙汉子随即嗷嗷的叫了起来,还有人打着口哨。

  “宁人!”

  红十一娘喊了一声:“老娘瞧得起你。”

  沈冷只觉得无趣,在他眼里,除了茶爷之外绝大部分女人都无趣,各有各的无趣,所以转身指向前方:“把前边逃走的求立人屠了。”

  于是战船加速,乘风破浪。

  红十一娘却下令战船降速,似乎也很好奇大宁的水师是如何打仗的,所有的海盗船都缓缓的停下来,甚至还有船横转,一群人看着宁军追击求立人,像是野兽似的嚎叫着,似乎很兴奋。

  沈冷的船都是大宁安阳船坞改进的最新型海船,速度比求立人的更快,借鉴于求立人的海船,却超越了求立人的海船,大概两炷香之后求立人还是没能逃得掉,被沈冷的水师从后撵上,求立人与海盗还有一战之心,可与宁军连碰面的勇气都没有,竟是有两艘船直接打了白旗。

  红十一娘举着千里眼看着,然后哼了一声,似乎是对宁军水师不服气。

  “都说求立人是海上的魔鬼,这才多久,就被宁人打成了这副贪生怕死的鬼样。”

  她举起酒壶喝了一口,似乎变得失去兴致。

  然而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更有意思的事,嘴角都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

  “不接受?”

  宁军,不接受投降。

  红十一娘忽然就放声大笑起来,花枝招展的样子带着几分可爱:“哈哈哈哈......老娘喜欢这个宁人将军的作风,他不接受求立人投降,哈哈哈哈,看着爽!”

  大宁水师这边,安装在战舰上的重弩开始发威,求立人本来就怕,气势上未战先输,大宁战舰的武器配置上也更强悍,士兵们一个个憋着一股劲儿,这一战也就根本没有什么不确定胜负之说,可是求立人却没那么轻松被屠,沈冷不接受投降的那一刻,求立人就知道唯有死战到底。

  厮杀有半个多时辰,宁军在优势兵力下怎么可能会输,几条求立船上,宁军战兵拎着刀来回寻找,看到还没有死透的求立人就补一刀,对于这些求立人,宁军没有丝毫怜悯可言。

  战场上,对敌人的怜悯,往往就是对自己残忍。

  “把船都沉了。”

  沈冷下令,然后跳回他的旗舰万钧上,士兵们开始在穿上泼洒火油。

  “等下!”

  就在这时候,那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女人驾着一条小船过来,身边只带了三五个撑船的汉子,她似乎也不害怕,大宁战船上黑甲如林,偏偏她是那一抹红。

  沈冷站在万钧上往下看,红十一娘妩媚一笑:“宁人,我能不能和你谈个条件。”

  沈冷皱眉:“我与海盗无事可谈。”

  红十一娘抬起手一甩,袖口里一

  条长鞭飞上来直奔沈冷,沈冷侧头避开,长鞭在背后啪的响了一下,然后擦着耳边飞回去,沈冷一把抓住长鞭,红十一娘说了一声谢谢,猛地一拉长鞭竟是飞身而起,轻飘飘落在战船上。

  沈冷松开手,看着红十一娘眼神冰冷,虽然对方这这一鞭没有杀人意图,可若是躲闪的慢了,脸上绝对会被打出来一条血痕,甚至破相。

  “我知道你躲得开。”

  红十一娘施施然走到沈冷面前:“别用那么凶的眼神看着我,我这个人欺硬怕软,越凶的人我就偏偏不怕,你若是愿意喊声姐姐给我听,我没准就怕了。”

  她靠在船舷上,看起来喝了不少酒,靠在那醉醺醺的样子更多了几分妩媚。

  “你想说什么。”

  “和你谈个条件啊。”

  红十一娘从腰上摘下来一壶酒,一口灌进去大半壶:“求立那几条船你就别沉了,若你送给我,我就和你交换一个消息。”

  沈冷回头:“沉船。”

  “是!”

  战兵们答应了一声,火油泼洒在求立人的战船上,然后撤回到宁军战船,几支火箭射过去,求立人的战船立刻就冒起来火焰,没多久就烧的火焰冲天。

  红十一娘就那么看着沈冷,好像在看着一个怪物。

  “都说你们宁人又臭又硬,果然如此。”

  红十一娘遗憾的摇了摇头,似乎心疼那几条战船,求立人的造船术极好,这些船虽然不够新,但足够大,和海盗的那些船相比自然就显得好很多,海盗的操船本事比求立人还要强,之前打赢了靠的就是这个,若再给他们一些好船,怕是他们能得意的飞起来。

  她上上下下打量着沈冷,看了好一会儿后忽然噗嗤一声又笑了:“你把求立人的船烧了,要不然你给我一艘你的船?你的船更好,一艘就足够跟我换消息了,咦?我这么说你会不会把自己船烧了?”

  沈冷依然没有理会她,伸手往前一指。

  大宁战船上的重弩随即调转过来,瞄准了那艘在不远处的小船。

  红十一娘脸色一变:“你敢?!”

  沈冷伸手拿过来一支三石弓,抬起头感受了一下海风的方向和风力,然后拉弓如满月一箭放了出去,那箭看起来飞到高处便有些偏移,却兜了一个弧线啪的一声戳在海盗战船的桅杆上,正好切开绳子,红十一娘那面海盗旗就抖动着掉了下去。

  红十一娘嗯了一声:“好,很好。”

  说完之后手扶着船舷掠了下去,落在小船上下令回去,她站在船头也不扶着,海浪之上居然站的那么稳,哪里有什么喝醉的样子。

  “宁人,你记住,你得罪我了。”

  沈冷转身,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不杀你,只是因为你名声不差。”

  这是他对红十一娘说的第二句话。

  “你以后会有求我的时候。”

  红十一娘似乎不生气了,抬起头将剩下的半壶酒喝尽:“那时候,我就不只要你一艘战船。”

  回到大船上,一个海盗头目笑呵呵过来:“亲娘,那宁人将军硬不硬?”

  红十一娘一脚把他踹翻:“硬个屁!老娘比他妈的大将军还大将军!”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