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真当我是枪?

第四百二十七章 真当我是枪?

  大雨落长街,长街无人来。

  韩唤枝看着那远去的背影,略微失神。

  虽然那个穿青色长衫的家伙没有出手,可韩唤枝感觉的出来他比之前那假桑国人更强,强在气势,强在自信,不阴沉不鬼魅,为什么这样一个人偏偏是贼?

  韩唤枝手里的伞柄垂下来,水珠顺着伞柄一滴一滴落下。

  他其实没把握。

  那时候在长安外的猎场第一次见到楚剑怜,还没有交手只一眼,他就知道自己不是楚剑怜的对手,那把剑和自己的剑不在一个层面。

  今日这对手自然不如楚剑怜,楚剑怜是一种你看到他便觉得不需要去打的人,普天之下只此一家,而刚才那个人带给韩唤枝的震撼却更大,是因为他觉得那个人可以杀了自己,当然他也可以杀了那个人,就是这种生死不明胜负不定,比早早就清楚自己不如楚剑怜更令人担忧。

  雨水似乎完全没必要理会这些俗人,自顾自下着,反正雨比剑更让人防不胜防。

  你持一柄剑,可防一柄剑,防得住雨?

  用剑来防雨的自然是傻子,用伞柄挡雨的也是,于是韩唤枝走到刚才那户人家门口敲了敲门,年轻汉子拎着一条木棍把门打开,握着木棍的手微微发抖,看清楚韩唤枝身上的将军服,立刻把棍子扔了:“将军你这是?”

  韩唤枝看了看手里的伞柄:“能借个地方避避雨吗?巷子很深,你家酒却很香。”

  年轻汉子笑起来:“家里有酒,我去暖。”

  楚剑怜跟着年轻人进了屋子,老汉有些紧张的抱着那小孩,看韩唤枝的时候眼神里都是恐惧也有戒备,毕竟他们是越人,而宁人的将军带给他们的压力太大。

  “我不是将军。”

  韩唤枝坐下来,开始拆身上的绷带:“酒请快些,我有些冷。”

  一壶温好了的酒摆在韩唤枝身边,韩唤枝伸手要了一双筷子,桌上餐盘里还残余了几十颗花生米,油炸的,洒了些盐,很简单的做法,配酒却最合适不过。

  一壶酒,几十颗花生米,韩唤枝觉得身子回暖。

  “我出门没带钱,酒钱怕是要赊了。”

  韩唤枝问:“要不然我用别的东西抵了?”

  老汉连忙摇头:“不用不用,招待大人太寒酸,怎么还敢收钱。”

  “哪里寒酸,恰到好处。”

  韩唤枝问:“可有纸笔?”

  年轻人连忙取了纸笔过来,纸不是什么好纸,笔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好笔,韩唤枝的字却是实打实的好字,在纸上写了大概几十个字,他从腰间挂着的锦囊里取出来一个很小但很精致的木盒,打开,从中取出一方小小印章,哈了哈气,在纸上盖了一下。

  “拿这封信去江南道安阳船坞。”

  韩唤枝起身:“能不能再借我一把伞?”

  少妇虽然不知道这突然而来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却下意识的跑去取了一把伞来,家里只有两把伞,选了比较新的那把给了韩唤枝。

  韩唤枝道谢,举着油纸伞出了远门,这才发现雨不知不觉竟是小了些。

  少妇凑近了桌子看着那张纸,问自己男人:“你认识吗?”

  年轻人认得一些字,虽然不多,可最起码还认得出那名字。

  “韩......韩唤枝?”

  他和妻子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有些迷茫,韩唤枝是谁?

  老汉却反应过来,追出院门,长街上已经不见了那大人的影子,他跪在门口连着磕了三个头,想着这可能就是自家和睦积福得来的。

  城门口,一群身穿蓑衣的民勇准备把城门关闭,今日比往常还要迟了近半个时辰,县令大人说水师唐将军安排车马送工匠回城回家,什么时候等车马走完再关城门,这些守城的军卒就缩在城门洞里等着,最后一辆马车出城而去,他们又等了一会儿确定再无车马来,这才要推门上封。

  啪的一声,一只手抵在门上。

  一个身穿黑色将军常服的年轻男人举着一把伞咧开嘴笑了笑:“能不能再稍稍通融下,我刚赶回来,还可以进城的吧?”

  几个民勇军卒吓了老大一跳,那家伙身上可是大宁从三品的将军常服,从三品啊,多大的官!

  他们纷纷后撤然后拜倒:“拜见将军。”

  挤进城门的沈冷连忙道谢,把人一个一个扶起来:“怪不好意思的,这么晚了本不该来,只是城中有老友等我相聚,实在迫切了些。”

  “给兄弟们发些好处,这雨夜等着关城门,也辛苦。”

  沈冷回头说了一声,第二个挤进城门的陈冉从腰带上把钱袋子打开,每个人发了一块碎银子,那些民勇手里拿着银子觉得烫手,收不敢,不收也不敢。

  “请问哪里还能喝酒?”

  陈冉问了一句,一个民勇连忙回答:“时辰已经很晚,城里的酒肆怕是都已经关了门,客栈应该都开着,只是客栈里的酒多半都掺水。”

  “比水好喝就行。”

  陈冉笑了笑:“多谢多谢,我们去寻酒喝,这嘴里都淡出个鸟了。”

  杜威名第三个进来:“谁的鸟?”

  王阔海第四个进来:“不是我的,他嘴小,放不下,自信。”

  杜威名:“那也不能是我的。”

  杨七宝第五个进来,因为城门只剩下容一人进来的缝,大家有不好意思把门推开,所以只好一个一个进来,杨七宝进来的时候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听到了鸟,于是跟了一句:“你们要干嘛?排队放鸟?”

  陈冉:“你们几个官大我就不敢弄死你们?”

  啐了一口,往城门洞外面看了看,雨虽然小了些,可还是有些恼人。

  王根栋进门的时候看到那些民勇一个个脸色可不对劲了,想着多半是因为这些不靠谱的家伙把人吓着了,他忠厚老实,抱拳道歉,几个民勇顿时又惶恐起来。

  浩浩荡荡十几个不要脸的将军校尉举着伞往前走,那些民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说这些大人们还真是不一样。

  城中一条小巷,沈冷本已经走了过去,忽然觉得不对劲,退步回来往巷子里看了一眼,雨夜本就更黑些,街上灯火又照不到那么远的地方,什么都没有看到。

  巷子最深处,须弥彦站在那一动不动,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动立刻就会被察觉,幸好雨水挡住了呼吸声,他贴着墙角,黑暗就是他的保护色,那个少年,给他压力太大。

  沈冷只是疑惑了一下,并没有多想什么,举步前行。

  同一个夜晚,东疆,朝阳城。

  东疆这个地方有些特殊,比南疆还要特殊,虽然南疆沿岸多战事,求立人曾经猖狂一时,但情况并不复杂,东

  疆这边的复杂在于自海外来的商人,不管是哪国人,大部分走的都是朝阳城。

  朝阳城之繁华,甚至可以说仅次于长安。

  这里是大宁最大的商贸集散地,从东海外来的商人必然经过之处,光是定海街上的青楼就有三十二家,令人觉得神奇的是,就没有一家楼子里的姑娘是宁人,其实不光是朝阳城,大宁各地的青楼女子,几乎都没有宁人。

  三十二家青楼里,有一家叫入色楼,这名字有些露骨有些低俗,可对于远来的商人们来说这么醒目直接的名字自然更好些,免得还要小心翼翼的去问问。

  入色楼里,传闻有三十国女子,真假不知。

  信王世子李逍然就住在这,已经住了十来天,三十二家青楼这家住的最久,真觉得美好,平日里连楼都懒得出,倒是更愿意一天换一个屋子住,楼子里的姑娘们都喜欢这来路不明但潇洒多金的少年公子,他可不是个吝啬赏钱的,况且人生的又不丑。

  荀直进门的时候迎客的姑娘立刻上前:“寻燕公子的?他今日在北河姑娘房里。”

  荀直不愿住在这,可来的次数多了楼子里的姑娘也都认识他,客客气气的请上去。

  北河姑娘并不是叫北河,而是来自北河,北河是黑武人的一个地方,据说常年冰冻气温严寒,这姑娘倒是确实很美,异域风情,大长腿,皮肤还白,一头金发看着很新奇。

  李逍然斜靠在椅子上看着北河姑娘跳舞,那舞姿,勾人心魄。

  不就是围着一根柱子转吗,为什么转的如此有风情。

  荀直进门咳嗽了一声,李逍然连忙坐直了身子:“先生来了,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你先出去一下。”

  荀直看了北河姑娘一眼,那姑娘连忙退出屋门,李逍然心中稍稍不悦,想着衣服都快脱完了,荀先生你这个时候来真是不解风情,讨厌至极。

  “大将军那边已经见了咱们的人,收了咱们的礼。”

  荀直虽然恼火,可还是压着性子很平和的说话:“虽然这并不代表什么,可人见了,东西收了,就是个好的开始,我们在东疆已经有几个月,裴亭山始终不见,这次是买通了他身边谋士烙成才算定了。”

  李逍然眼神一亮:“那我什么时候见裴亭山?”

  “世子再忍忍。”

  荀直沉默了一会儿后问:“世子有没有想过,若裴亭山真的愿意帮你,陛下......陛下在东疆出了什么意外,可世子你怎么才能坐稳江山?太子可是在长安,陛下真出事,世子想进长安也不容易。”

  进长安三个字好像刀子一样剜在李逍然心上,他脸色顿时一寒。

  “我为什么要进长安?”

  他故作潇洒的笑了笑:“朝阳城多好,我已经想好了,若裴亭山肯帮我,我就定都朝阳城,封他为王,他难道还不满足?我划东疆而治,做不得大宁的皇帝,我就做个新国的皇帝,国号我都已经想好了,改朝阳城为逍遥城,国号就为逍遥的逍字,如何?”

  荀直沉默不语。

  “你为宰相。”

  李逍然道:“举国之事,皆由你定。”

  荀直起身:“殿下好好准备,我先回去了。”

  李逍然看着荀直离去,那肩膀似乎都气的发颤,他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扬,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真当我是枪?”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