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有位老将军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有位老将军

  皇帝和沈冷在石头山上观沧海,相谈甚欢。

  大学士沐昭桐和妻子在等消息,等的却是沈冷来了。

  耀月城里有一辆马车出来,沿途精甲护送,车上坐着一个瘸了腿的读书将军,年纪轻轻,挂从三品将军印。

  一个看起来须发皆白的老者挺着个大肚子呼哧呼哧上山来,石头山上台阶几百,没隔一个台阶上两侧都各有一名禁军,说起来也奇怪,这布衣胖老头拎着个鱼篓拾阶而上,禁军无人拦,且上一台阶,两侧禁军皆横臂在胸。

  他们也是到了这才知道,这老人有多可畏可敬。

  禁军将军夏侯芝第一次见到这老人的时候,行了跪礼。

  老头带着斗笠披着蓑衣,鱼篓里是三尾刚刚钓上来的包公鱼,还带着海腥气。

  等老头儿的身影消失在山顶,所有台阶上的禁军都忍不住长长的松了口气。

  无其他,只是因为压力太大。

  世人皆知,当朝内阁大学士沐昭桐是三朝元老,雁塔书院老院长也是三朝元老,除了这两位之外,朝廷里还有几位称得上三朝元老的大人物,皆是文官。

  说到武将,没有一个人撑得住这么久。

  有人说是因为文官心性好少争斗所以长寿,却谁记得将军一身伤?

  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武艺军中第一,几无敌手,有他在长安城,军心定民心定,又有几人知道他每逢阴雨身上就会旧伤发作疼的浑身发抖汗出如浆?

  北疆大将军铁流黎在苦寒之地撑边关二十年,他的铁骑在,黑武人就不敢轻易寇边,又有几人知道他伤痛发作起来咳嗽止都止不住久咳出血?

  都说东疆大将军跋扈刚愎,裴亭山若是把衣服脱了,那一身纵横交错的伤疤能把没见过世面的人吓的脸无血色,又有几人知道他整夜不能安睡,失眠痛苦,头痛欲裂?

  武将没有三朝元老,因为都命不过六十,甚至挂将印者绝大部分人命不过五十。

  上山的老头儿看起来步履不稳气喘吁吁,可好歹活了八十几岁,他不是三朝元老因为早就已经弃官不做,可活了三朝,上一代大宁皇帝是当今陛下李承唐的哥哥李承远,见了这位老人也要拱手拜一拜,称一声大将军。

  不为官不上朝所以无争斗,这好像确实能让人长寿些,他五十岁就脱了军甲跑到这东海之滨的行宫里为大宁的皇帝陛下做守门人,一守三十几年。

  已经很久都没有人提起来,大宁续昌二十一年,也就是当今陛下的父亲登基的第二十一年,黑武人寇边,年仅二十八岁就被皇帝拜为大将军的苏茂功率军六万与黑武三十万大军激战,连破六阵,杀黑武人七万余。

  大宁续昌二十四年黑武人卷土重来,苏茂功只带八百兵夜袭黑武人大营,将黑武大将军斩首,把兵器挂在战马一侧,一手拎着人头一手拎着酒壶高歌而回,令黑武人谈之变色。

  大宁续昌二十九年,黑武人与渤海国联手进攻,当夜苏茂功还在与黑武人厮杀,一日一夜后,十二个时辰率轻骑九千奔行四百里,直冲渤海国大军营地,从黎明最黑暗的时候杀到天光大开,破渤海国大军八万。

  大宁续昌三十二年,草原人被黑武人收买,数万铁骑杀出草原,西疆大将军正与西域人厮杀,恰好从北疆回长安的苏茂功便奉旨西征,行至半路偶遇草原人大军,苏茂功随行亲兵不过数百,苏茂功将铁盔戴好,抽刀遥指草原大军,大声喊了一句挂旗。

  苏字大旗一展,草原人知是苏茂功来,竟不敢战。

  老皇帝在位四十年,他守了四十年。

  老皇帝驾崩,新皇李承远即位,要拜他为大宁有史以来第一位十九卫战兵大将军,大宁兵马皆归他统率,他却挂印辞官而去,在东海为老皇帝守行宫,再也没有离开过。

  老皇帝最爱这海,这行宫,每隔两三年就要来住上一阵子。

  老将军挺着大肚子爬到山顶,摘下斗笠擦了擦额前汗水,刚要对皇帝说话,他本是大嗓门,离着还远就要开口,却看到凉亭里君臣二人站在那,像极了自己二十八岁那年在这凉亭里被陛下拜为大将军,那时候他随陛下巡查东疆,北疆黑武人寇边,皇帝将身边所带禁军以及东疆之兵六万尽数交付予他,他没有让老皇帝失望,也没有给别人说老皇帝选错了人的机会,一口气连破六阵。

  那年那日,老皇帝将大将军印递给他:“苏茂功,你是大将军了,去北疆替朕把黑武人杀回去。”

  此时此刻,站在凉亭里的当今陛下真像是老皇帝,而那少年将军的背影,似乎就是他自己。

  有些恍惚,有些唏嘘。

  “老将军回来了?”

  陛下看到苏茂功归来,笑呵呵的从凉亭里出来:“朕在山上看到你了,你在海边钓鱼,朕在山上看你。”

  老将军连忙俯身:“臣这手脚都笨了,大半日,只捉了这三条鱼。”

  皇帝将鱼篓接过来看了看:“肥的很啊。”

  老将军:“趁着新鲜,可红烧可清蒸。”

  皇帝随手把鱼篓递给沈冷:“收拾出来,朕要与老将军饮酒。”

  沈冷接过来:“臣去找找厨房。”

  “代放舟,你带他去。”

  皇帝一摆手,代放舟就连忙过来带着沈冷去行宫厨房,沈冷朝着老将军拜了拜,这才离开,他不知道这老人是谁,也没听说过苏茂功为老皇帝守行宫三十几年的事,毕竟已经太久没有人提及,老皇帝已经驾崩三十几年了。

  “那就是沈冷?”

  老将军问。

  皇帝点了点头:“是他。”

  “多大了?”

  “二十一不到。”

  “他手上握刀的老茧没有三十年不行,而他才二十岁,听闻是从十二三岁开始才练功的?十几年练功练出来别人三十年握刀不辍才有的老茧,挺好的年轻人。”

  听到这话皇帝忍不住有几分得意,就好像沈冷是他亲自教导出来的一样,纵然不是,也无妨,总之老将军夸了沈冷两句,他就是有些得意。

  “朕也觉得不错。”

  他看向老将军:“老将军虽然隐居不出,可天下事老将军还是清楚的很。”

  “朝廷里每个月都往东疆送通文,大宁发生的大事,皆在通文上,沈将军的名字最近这几年出现在通文上的次数可是不少。”

  皇帝微微一怔:“还有人往行宫送通文?”

  “是裴亭山。”

  老将军垂首:“裴大将军每个月都会着人送来一份。”

  皇帝又笑起来,依然是有些得意。

  “陛下来东疆,是因为要对黑武人动兵了吧?”

  老将军试探着问了一句。

  “朕来东疆,是来向老将军问计的。”

  皇帝拉着老将军的手在凉亭那边坐下来:“大宁开国至今,把黑武人打的最疼的就是老将军你,朕若是想对黑武人动兵,不能不问老将军。”

  “陛下谬赞,把黑武人打得最疼的,当然是陛下啊。”

  老将军也稍稍有些得意,因为那时候,陛下跟着他。

  “朕十六岁从军,那时候跟着老将军学习,受益匪浅

  ,朕在北疆的那点虚名,还不是大将军让给朕的。”

  “老臣愧不敢当。”

  老将军连忙垂首,然后抬起头说道:“黑武人比宁人更多,地域更大,而且黑武人不怕战争死人多,鬼月人借着战争来消耗其他各部族的男人,让其他各族永远都不可能翻身,杀敌多少,对黑武人的打击并不是就有多大,所以老臣以为,对黑武人动兵,其实还是攻心为上......我听闻北疆有个少年将军叫孟长安,策动黑武百姓造反,一把火烧死两千黑武边军,做的很漂亮。”

  他停顿片刻后说道:“鬼月人对其他各族的打压历来狠厉,黑武国那些低等的部族只是不敢反抗,却并不是没有反抗之心,陛下若有一场大胜,再趁势策动那些被打压久了的部族群起攻之,才是真的伤及黑武的根本。”

  也不知道为什么,皇帝脸上又有几分得意之色。

  “陛下是因为什么开心?”

  老将军看出来皇帝脸上的得意劲儿,所以问了一句。

  “朕刚才问沈冷对黑武人如何打,他的回答,几乎与老将军如出一辙。”

  老将军一怔:“他才二十一?”

  “不到。”

  皇帝这两个字说的声音有点大。

  “臣恭喜陛下,得一良将。”

  “哈哈哈哈.....”

  皇帝起身拉着老将军下山:“走,去尝尝他做的鱼,沈冷领兵一流,做菜......超一流。”

  行宫。

  大学士沐昭桐和夫人住在一个单独的小院里,他身份特殊,这也是陛下对他的照顾,这一段日子以来不用日日操劳朝政,他人反而精神了几分,瞧着比在长安城的时候要好许多。

  两个人说要去海边走走,离开小院之后下山去,身边自然有亲信护卫,婉拒了大内侍卫的随行保护,两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便离开了石头山二三里远。

  海边有一座大礁,不少人都在上面垂钓,沐昭桐和夫人便登上去观看,立足在一个渔民身后。

  老夫人沉默片刻,声音微寒:“我让你去杀沈冷,他却好端端出现在我面前,你觉得我养你这么多年可是有用?”

  假扮成渔民的须弥彦没回头:“贸然行动,自信必胜,反而送了自己性命的是华紫气,夫人若觉得我没用,可换别人去杀沈冷,若还用我,没有十全机会我是不会下手的。”

  老夫人脸色更寒:“你是在对我说话?”

  “老爷,夫人。”

  须弥彦道:“一路上我七次准备下手,七次都没能下手,不是我碌碌无为,而是我不敢有负夫人栽培,若我如华紫气那样死了,谁还能为夫人报仇?”

  老夫人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大学士阻止。

  “你自己便宜从事就好,我们没有那么急,我本以为自己很急,后来想着,急不急无所谓,他只要是死于我的手里也就够了......我和夫人都已年迈,若我们没撑到你杀了他提头来见,你也不能放弃,你就是我们的手。”

  须弥彦脸上变色,垂首:“属下记住了。”

  沐昭桐扶着夫人走下礁石:“你最近脾气越来越急了。”

  夫人神色黯然,想着手下人告知长安城中她母国来的人都被扣住,心中怎能不急不气?

  她更觉愧疚:“老爷,其实有件事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对你说......”

  沐昭桐摇头:“那现在也不必说,你不说我便不知,何必要说?”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夫人不是宁人。

  毕竟,朝夕相处。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