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四十六章 赢来的

第四百四十六章 赢来的

  沈冷伤过很多次,他上半身的伤痕数量比肌肉线条也不少,可这次的伤真的算不上什么伤,卫蓝的剑轻刺即出,力道把握之精准让人不得不敬佩,真伤了也就罢了,装伤对沈冷来说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

  他不喜欢卧床不起,可陛下让他卧床不起。

  躺在床上看着外面蔚蓝蔚蓝的天空,他脑子里想着的是卫蓝那一剑。

  精准。

  如果一个人的剑足够快,称得上可怕,快且精准,那就不仅仅是可怕,精准两个字指的不是朝着一个固定不动的靶子去刺剑,那样的精准并没有多大意义,实战之中,没有几个人会站在那一动不动等你刺,便是寻常人也知道躲闪。

  卫蓝的剑精准,是因为他的头脑极好,他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判断出对手闪避的方向或是移动的距离,那把剑会提前一丝去那里等着。

  所以沈冷确信,他练剑的方式应该和茶爷相似。

  咦?

  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茶爷,这当然不是故意想茶爷的,只是顺便。

  沈冷一转眼就忘了自己之前在想什么,既然想到了茶爷那就好好想想......茶爷练剑的时候,会把一个只比剑宽度大一点点的圆环挂在绳子上,然后让绳子摆动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千刺千中,能简简单单用可怕两个字来形容吗?

  茶爷不只是刺圆环,也斩落叶。

  落叶自然没有什么固定轨迹可言,每年秋叶黄,茶爷就会提着她的剑站在树下等落叶,下来一片斩一片,最长的一次,她在树下站了两炷香的时间,没有一片树叶是完整落地的,直到沈冷在树上踹了一脚。

  于是那棵树上多了一个枕头,沈冷看到就绕着走。

  有一次沈冷嘴贱说茶爷你这见一棵树就绑个枕头,是在占地盘吗?

  茶爷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当她看到黑獒在树下撒了泡尿,于是沈冷的脑袋上被茶爷绑了个枕头,沈冷还觉得很庆幸,不是茶爷逼着黑獒在他身上撒一泡尿。

  院子里的树都绑了枕头,所以树都是茶爷的,但这并不是重要的事,重要的是沈冷是她的。

  行宫很大,从山的十几米高处一直绵延到山顶百米高处,坡度又小,所以建筑群足有近千米,因为依照山势而建,就显得错落有致,行宫的风景比长安城未央宫的御花园还要漂亮不少,可沈冷不喜欢。

  太安逸。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同理,由勤入懒易,由懒入勤难。

  安逸的久了,就会变得堕落。

  太医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沈冷正在屋子里背着手蛙跳,已经不知道跳了多少圈,大汗淋漓的,看到太医进来沈冷随即起身,随便抹了抹额头汗水:“先生又该给我换药了?”

  太医连忙道:“陛下说,一日一次不能少,沈将军啊......这个,你好歹也得躺在床上啊,你这样大量的运动,对伤口恢复太不好了。”

  沈冷叹道:“我要是再不蹦蹦,下次你来伤口都愈合了。”

  太医都想捂脸。

  好歹换了药,沈冷再一次躺在床上,脑子里就不得不想到东疆的局势......裴亭山跋扈刚愎是早就知道的,未见之前,却不知道他如何跋扈刚愎,到了东疆之后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管裴亭山叫裴疯子,哪里是因为他当初带着九千刀兵赴长安一件事,而是因为他大部分时候都是疯的。

  一个疯子,做出什么事来都没有人奇怪,比如他当初下令东疆靠近朝阳城的六郡地方官,每年拿出来相当

  于上交国库税赋的一成交给刀兵,要交给国库的当然不能少,于是这六郡百姓就不得不每年多交一成,这自然不是大宁治民之道,地方官府也当然不敢随便给,于是将裴亭山告到了陛下那,这种犯忌讳的事他都敢做,更过分的事也未必做不出来。

  可是沈冷坚信陛下说的那句话......四疆大将军,没有一个会造反。

  既然如此,那陛下在做什么?

  陛下让他住进了行宫之中,又让刀兵后撤二里,难道防备的就不是裴亭山?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人推门进来,这种不敲门就进来的人自然只能是陛下,沈冷连忙从床上起来俯身施礼,皇帝随意摆了摆手,看起来像是有些劳累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水呢?”

  沈冷连忙跑过去泡茶。

  “朕真是荒废的太久了,今日事少些,打了一趟拳,又想如你那样跑几圈,结果累的气喘吁吁。”

  皇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你小时候就这么能跑的吗?”

  沈冷点头:“是,臣小时候就指着跑。”

  皇帝本想多了解一些沈冷小时候的事,说者无心,忽然间反应过来沈冷从七八岁开始做苦力,过了十岁就开始扛着麻包往码头跑,不跑他就不能生存。

  皇帝心里微微一紧,转移了话题:“跑跑出一身汗还是有些好处,朕的肩膀脖子皱巴巴的疼,打了一趟拳跑了几圈明显好多了......”

  他说这话,可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出现了画面,一个光着脚衣衫褴褛的小男孩,扛着一个比他还要大的麻包艰难的往码头那边跑,每一步跑出去都有汗水在挥洒,皇帝眼神恍惚了一下,似乎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小男孩跑起来的时候血糊糊的脚底。

  不敢再想了。

  “你小时候一定没有太多时间玩。”

  皇帝招手:“代放舟,去取一盒子珍珠来,挑着圆的。”

  守在门口的代放舟连忙跑出去,心说陛下这又是要重赏沈将军了,沈将军真是好福气好运气,也不知道为什么陛下就看着他那么顺眼,可越是这样代放舟越明白,自己应该和沈将军保持足够的距离,太祖遗训现在还在未央宫保极殿东暖阁墙上贴着呢,后宫的太监若是和朝臣走的太近,那是要砍头的。

  越是陛下看重的人,内侍就越是要故意拉开些距离,代放舟知道那样完全断开关系也不好,若即若离,时不时让沈将军记得自己,而陛下又不会觉得自己和沈将军走的亲近,那才最好。

  沈冷也在想着,自己是无功不受禄,什么也没做,陛下这又要赏珍珠了,还是一盒子珍珠,还得挑着又大又圆的给,沈冷脑子里也出现了一个画面,他用陛下赏的一盒子珍珠给茶爷做了一个霞披,珠子缀的一颗挨着一颗,走路都反光,乱七八糟的反光,往四面八方反,那架势一定美极了,到了晚上拿灯火依照,那肯定更美。

  这审美......

  后来沈冷想了想也不能那样,不然的话茶爷出去逛街,别人还以为她是蚌精......

  不多时,代放舟捧着一个木盒跑进来,木盒里装的都是珍珠,大大小小,大的能有近乎一个鸡蛋那么大个,小的也有手指肚那么大,皇帝把盒子接过来看了看,觉得数量还可以。

  “谢陛下。”

  沈冷已经拜了下去。

  皇帝一怔:“你......是不是以为朕要把这些珍珠赏给你?”

  沈冷也一怔:“不......不是?”

  皇帝哼了一声:“当然不是,朕刚

  才问你小时候怕是没时间玩过什么游戏吧,那你玩过弹球吗?”

  沈冷低头不让皇帝看到自己嘴角都在抽:“弹球不是泥球吗?”

  “朕也没有泥球啊。”

  皇帝哗啦一下子把珍珠撒了一地:“朕只有珍珠,凑合用吧......来,陪朕弹球,若是你都赢了,朕就都赏给你。”

  沈冷眼神一亮,把袖口都挽起来:“来来来!”

  然后觉得有些失态,又把头低了下去,略尴尬。

  皇帝也把袖口挽起来往地上一蹲:“你先去挖个坑儿。”

  沈冷:“这是行宫啊陛下。”

  “行宫难道不是朕的?让你挖你就挖。”

  沈冷看了看这坚硬的青砖地面,手里又没带兵器这怎么挖,于是一脸难处的看向皇帝:“陛下,要不然咱俩去外边玩吧,外边泥土地好挖坑。”

  皇帝瞪了他一眼:“朕和你到外边众目睽睽之下玩弹球?”

  沈冷又把头低下去了。

  虽然皇帝觉得那么干好像很刺激的样子,但肯定不会那么干,真要是干出来了,御史台那个赖成能堵着行宫书房的门从天亮骂到天黑,别的也就罢了,玩个弹球被都御史骂......史书上要是多了这一笔,他就是个昏君。

  “用这个。”

  皇帝随手从腰带上解下来一个佩饰扔过去,那是一把镶嵌了七宝的匕首,很小,只有一巴掌长,但真真切切的价值连城。

  沈冷把匕首抽出来戳青砖的时候,戳一下,代放舟的心都跟着疼一下,而皇帝还蹲在那没心没肺的乐,就好像那至宝不是他的。

  而接下来沈冷的动作让代放舟更是瞪大了眼睛,好悬没喊出来......沈冷挖完了坑,居然把匕首踹进他自己怀里了。

  真顺手啊。

  皇帝伸手:“拿出来。”

  沈冷脸一红:“臣习惯了。”

  “朕知道,当初沈小松就这样顺朕的东西,没少顺走。”

  沈冷把匕首递给代放舟,代放舟刚要还给皇帝,皇帝道:“就当是彩头,他要是弹球赢了朕,这七宝匕首朕就赏给他了,若是输了,朕就扣他十年俸禄。”

  沈冷脸一白:“臣能不玩吗?”

  皇帝大手一挥:“别废话。”

  行宫大殿外边,沐昭桐和裴亭山联袂而来,想探望沈冷伤势,两个人都带着目的,虽然不太一样。

  内侍说陛下正和沈冷将军在商议要事,两个人也不好直接去打扰,就在大殿外边等着,不时听到大殿里有陛下爽朗的笑声传出来,两个人对视一眼,心说那君臣二人这是聊了些什么。

  大殿里沈冷一脸沮丧的站直了身子,分给他的珍珠都输光了。

  可能还得搭上十年俸禄。

  皇帝看着沈冷那空空如也的双手,笑的不能自已。

  “匕首赏给他吧。”

  皇帝朝着代放舟吩咐了一句,代放舟连忙过去双手捧着把七宝匕首递给沈冷,沈冷接过来却还是不满意,觉得这东西哪有十年俸禄实惠。

  皇帝笑着回到书房里坐下:“珍珠也归你了。”

  沈冷这才觉得没亏。

  “陛下,弹球怎么能玩的这么准。”

  “你知道那匕首是怎么来的吗?”

  “总不能是陛下弹球赢来的。”

  沈冷无心的说了一句,只顾着蹲在地上捡珍珠。

  皇帝笑了笑没说话。

  那七宝匕首,是他小时候和老皇帝玩弹球赢来的。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