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喝汤不?

第四百五十六章 喝汤不?

  沈冷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除了茶爷之外他还没有试图挽留过哪个姑娘。

  这次有些不一样,红十一娘的眼界,武艺,对大海的了解,以及她那带着海盗神出鬼没的打法,都让沈冷觉得把她留下来才是正确的,虽然一个女人在军中有诸多不便,但错失这样一个人才他又觉得可惜。

  从行宫里出来,沈冷把自己的谋士窦怀楠推荐给了皇帝,也算是又完成了一件心事。

  窦怀楠就不适合在水师里做事,他虽然在努力适应,可他的才能在军中施展出来的不过十之一二罢了,若能进朝堂,最好是能进内阁,对于窦怀楠来说才是最大的舞台,只是他资历太浅,纵然有沈冷推荐,皇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他召入内阁,哪怕是内阁之中最寻常的群辅,他资历也差的多了些。

  不过沈冷让皇帝记住了窦怀楠这个名字,这便足够。

  朝阳城的一家茶楼里,沈冷有些尴尬,这是他第一次请茶爷之外的女孩子喝茶。

  “将军有话说?”

  还是红十一娘先打破了沉默,也打破了尴尬。

  沈冷:“呃......是有。”

  红十一娘微微昂着下颌:“若是看上我了,将军还是免开尊口。”

  沈冷噗嗤一口把茶都喷出来:“看上你?你误会了,我看不上看不上,你别乱想,我真看不上你。”

  红十一娘:“......”

  沈冷也没觉得自己话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在他看来看不上就是看不上啊。

  “告辞!”

  红十一娘起身要走。

  沈冷:“也不是看不上,是......”

  红十一娘哼了一声:“就知道你们这些当官的都一般心思,看我貌美便有了龌龊心思,我之前问你是否看上了我了,你却还不敢承认,此时又改口,有意思?”

  沈冷:“你误会了......你哪儿貌美啊。”

  红十一娘:“......”

  沈冷:“罢了还是直说吧,你貌美不貌美的我没注意,我只是觉得你这一身本事若是再混迹江湖有些可惜了,若你不嫌弃的话我在巡海水师之中为你谋个职位,你那些海盗手下也都干净,所以我就一并都收了,大宁路上诸军皆有斥候队伍,但水师还没有,我召你为水师斥候校尉,你可愿意?”

  红十一娘:“你难道不是故意留下我,日后好图谋不轨?”

  沈冷:“我师父医术高超,回头我带你去看看。”

  “看什么?”

  “看脑子。”

  沈冷起身:“若你愿意加入水师的话,三天之内给我个消息,三天之后我将带水师开拔......就算你不为你自己考虑也为你手下人考虑,还回到南海去杀海盗?你的人未必愿意。”

  说完之后沈冷转身下了茶楼,店小二迎上来:“爷,你看谁结一下茶钱?”

  沈冷:“谁后走谁结。”

  本来还坐在那沉思的红十一娘险些栽倒在地。

  她本以为沈冷开玩笑的,谁想到沈冷真没结账。

  沈冷出了茶楼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上漂浮着白云,心情都好了些,想了想此时此刻陛下的心情应该好不到哪儿去,毕竟谋逆的可是他侄子,想到这沈冷又长出一口气,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也不知道白山关那边怎么样了,大宁那位潜伏在黑武国的英雄又到底是谁,此时可是平安。

  路过朝阳城里一家异国之人开的首饰店,沈冷想着好久没给茶爷买过礼物,随即进门,小伙计是宁人,看到有客人进来连忙热情接待。

  “爷,你是想买什么?”

  “簪子。”

  “簪子在这边,金的,银的,玉的,应有尽有。”

  小伙计问:“爷你是想买个什么款的?”

  沈冷:“大花。”

  与此同时,白山关。

  白山将大宁与渤海国隔断,只有一条峡谷可通行,白山关就将在这峡谷隔开,在白山关对面大概五里外还有一座城关,对比之下显得破旧不堪,不过那是渤海国的边关,名为圣山关。

  渤海人称白山为圣山,他们传说当今渤海王的祖先就是从圣山里走出来的,带着神辉降临,解救万民,创立了天下第一强国渤海国......当然他们是这么认为的,除了那些明事理有眼界的朝臣之外,渤海国的百姓大部分都对此深信不疑。

  渤海王还宣称黑武国为天下第二大国,是依附于渤海国的附属国,而黑武的敌人大宁是天下第三大国,不过与第二大国属于伯仲之间,两国交战互有胜负,什么时候黑武国吃了亏,他们就要出兵去帮忙,毕竟要照顾小弟不是。

  反正渤海国天寒地冻,连黑武人都懒得去。

  天气太冷,孟长安的腿伤恢复的速度就会慢起来,好在之前已经恢复的差不多,楚先生给他的伤药实在灵验,在白山关只需保暖就没什么大问题。

  韩唤枝已经带着人往西北方向去,孟长安本也要去,可还要和闫开松交接所以就耽搁下来。

  闫开松被誉为东疆八刀将之首,是裴亭山最信任也最得意的一个部下,传闻闫开松是习武很晚,十六岁的时候才开始,他是个孤儿,有一次裴亭山出征归来,看到雪地之中有个半大的孩子奔行如飞速度快的令人咋舌,竟是手擒脱兔,裴亭山觉得是可造之材,于是收留下来。

  然而当时除了裴亭山之外并没有几人看好他,他习武太晚了些,十六岁,很多动作都已经施展不开,骨骼已经发硬,而且到了这个年纪已经没办法彻底沉下心。

  谁也没有想到,习武四年之后的闫开松已经令人刮目相看,二十岁随裴亭山出征,一把开山刀杀穿敌阵,往来三次。

  自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屡立奇功,被裴亭山收为义子。

  他也是裴亭山的第一个义子。

  孟长安本以为会很难接触,毕竟从这么重要的位子上把人挤了下去,他心中虽无歉疚之意,也觉得有些不好开口,然而没有想到的是,闫开松在他到的当天把所有东西放在桌子上,交代了手下人一句以后以孟将军军令为准不可有违,若被我知道谁不尊将令不守军律,我从朝阳城也要过来砍了他脑袋。

  说完这句话之后,只带了三五个亲信随从就走了。

  潇洒的一塌糊涂。

  孟长安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朝阳城。

  沈冷买到了心仪的大花簪子,美滋滋,出了门之后舒了口气准备回水师,一眼就看到红十一娘带着那群海盗找了一家酒楼进去,他心中好奇,于是悄悄也进了酒楼,在稍远些的地方坐下来。

  红十一娘点了一桌子丰盛酒菜,拎着一坛子酒啪的一声拍开:“今日是我最后一次饮酒,大家就陪我多喝一些,我说过杀了海浮屠之后就把酒戒了,虽然我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可也说话算话。”

  给每个人倒了一碗酒,然后回头吩咐小二:“我让你秘制的那道菜快些。”

  店小二一脸奇怪的表情,然后点头,看起来那脸都扭曲了,沈冷想着是什么秘制的菜让他反应如此之大?一会儿偷偷去看看,若是好的话,回去做给茶爷吃。

  红十一娘端起一碗酒:“这一碗酒,我敬大家这些年不离不弃,你们喊我一声大当家,我却带着你们过了好几年的苦日子,我对不起你们。”

  说完之后一仰脖干了。

  然后又倒满一碗:“这一碗酒,我敬大家这些年来守住本心,我知道在海上漂泊有多辛苦,即便大家再怎么艰难也没有去想过做伤天害理之事,我敬大家忠义!”

  然后又干了。

  她倒满第三碗酒:“这一碗酒,我敬大家都是与我一样的孤苦伶仃之人,我们的父母都死于海浮屠之手,今日海浮屠一死,纵然不是那个海浮屠,可也算大仇得报,敬大家!”

  第三碗酒也干了。

  她要倒第四碗,那个老海盗一捂脸:“大当家,你想自己把酒喝完就直说。”

  红十一娘呸了一声:“今日酒管够。”

  老海盗叹道:“是怕你喝多了伤了身子,现在恩怨已了,你身上那股劲儿突然就松了,再这样狂饮,不出事才怪,我们都把你当兄弟,这份情义我们也珍重,不用多说什么,以后大当家去哪儿我还是跟着去哪儿。”

  红十一娘眼睛微微发红:“若......从军呢?”

  老海盗一怔:“大当家你刚才说啥?”

  “巡海水师提督沈冷将军找我谈过,希望我带着你们加入他的水师。”

  “要当兵了吗?”

  “当兵是不是要受管制啊......”

  红十一娘觉得难过:“你们放心,就算是进了水师有我罩着你们,也不会让你们被欺负。”

  老海盗:“不是,当家的你误会了,我们好开心,我们要被管制了啊,以后你就再也不能随随便便欺负我们了。”

  “是啊是啊,有人管着你了,好幸福啊。”

  红十一娘:“......”

  坐在远处的沈冷都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红十一娘回头看了沈冷一眼,沈冷也不好意思装下去,走过来打了个招呼:“肚子饿了,本想找地方随便垫补两口,谁想到这么巧,大家都在啊......”

  红十一娘:“呵呵。”

  沈冷尴尬起来。

  海盗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官儿,毕竟是从三品的大员,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一个个都有些局促,沈冷陪着他们聊了一会儿后众人才放松下来。

  就在这时候店小二皱眉端着一个大海碗上来,放下之后就转身走了,跟逃命似的。

  沈冷好奇,心说这八成就是那秘制的什么菜了吧,仔细看了看,不过是煮鸡蛋而已。

  “这个是治我这老病的。”

  老海盗一脸不好意思:“我常年在海上飘荡所以落了久咳不愈的病根,好久都没治好,托人打听了一下,说是童子尿煮鸡蛋能治,当家的一直都惦记着,每次离海登岸都会找人煮了给我吃。”

  他捏了一个鸡蛋出来递给沈冷:“将军你也来一个?”

  沈冷尴尬:“不不不,我不......我不爱吃鸡蛋。”

  老海盗也觉得有些尴尬:“不吃啊,那要不喝口汤?”

  沈冷:“......”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