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接他回家

第四百五十八章 接他回家

  沈冷本来率领水师已经南返,在赤水上得到了北疆大将军铁流黎战死的消息,在看到军报的那一刻,沈冷站在战船甲板上沉默了很久。

  大宁军中-功勋,最高者为大将军。

  一个镇守大宁北疆二十年,纵横沙场,让北疆黑武闻风丧胆的大将军,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军报上只写大将军中伏身亡,并未说清楚始末,想来还在调查,尚无定论,只是大将军之死必须尽快通知朝廷,所以这一份加急军报上一共也没有多少字。

  “杜威名,带你的人去白山关。”

  沈冷回头:“孟长安若知道消息,必回北疆,可他镇守白山关若擅离职守就是死罪,国法军律之前不容私情,你们去拦着他,不管用什么办法也拦着他,告诉他杀大将军的凶手我会帮他找出来,仇我会替他报,跟他说清楚,陛下许给我半年特假,我不算擅离职守,但他不行。”

  陈冉站在沈冷身边:“亲兵不离主将,便是将军休特假回长安我们也是要跟着的,所以将军回北疆我们自然也跟着。”

  沈冷点了点头转身喊了一声:“王根栋。”

  王根栋连忙过来:“将军。”

  “带水师按计划去窕国继续运送物资,不可耽搁,你代行巡海水师提督之权。”

  沈冷看了看身后船队:“分三艘伏波给我,王阔海,点一千二百人随我回北疆。”

  王根栋想劝,可他知道这又怎么可能劝的住?

  沈冷带着一千二百战兵分乘三艘伏波掉头回了北疆,七天之后已经到了瀚海城,水路不通瀚海,他的船停在近百里之外的船港。

  武新宇此时在白城,大量的边军调动,至少七八万人已经忘白城方向聚集。

  说什么武新宇更慎重,更沉稳,说什么武新宇大局观更好,更知轻重。

  死的是铁流黎,是北疆大将军,是他义父!

  哪里还有什么慎重沉稳,哪里还有什么轻重,哪里能忍得了这血海之仇!

  沈冷能够想象出来武新宇此时的样子,就正如此时此刻瀚海城里这些边军士兵一样,本就是银装素裹的北地,此时人人皆穿白衣。

  瀚海城。

  世子李逍善迎沈冷进来,两个人并肩而行。

  “到底怎么回事?”

  “具体还没有查的太清楚,不过大概已经知道了。”

  李逍善的眼睛也是红红的,显然这两日没少哭。

  “陛下给大将军旨意,让大将军改变对北疆黑武策略,改为分化拉拢那些被黑武人打压的小部族,这段日子,大将军一直都在派人和萨克族一个分支部落果哥儿部在联络,黑武边军之中的骑兵半数来自萨克族,而果哥儿部在萨克族各部之中算是比较大的部族,最主要的是果哥儿部的埃斤果布尔帖还是当年从咱们大宁草原叛逃至黑武的。”

  李逍善一边走一边说道:“大将军派人联络果布尔帖,本来已经有很大进展把整个果哥儿部都拉拢过来,前阵子大将军两次暗中与果布尔帖见面,两个人商议过,合适时机,果布尔帖就率部配合大将军攻破律城,大将军许诺让果布尔帖为律城之主,为大宁镇守北方,并且允许果哥儿部牧民回归草原。”

  沈冷脚步一停:“果布尔帖出尔反尔?”

  李逍善道:“事情不知道怎么被黑武人那边知道了,黑武边军将军辽杀狼要杀果布尔帖,大将军得到果布尔帖的求救信之后,亲率数千铁骑奔赴果哥儿部,一举杀退了辽杀狼的黑武边军,结果不知道归来的半路上发生了什么,果布尔帖刺杀了大将军,然后逃走。”

  沈冷看向李逍善:“武新宇将军要去报仇?”

  “是。”

  李逍善道:“果哥儿部距离白城差不多四百里,武将军要杀过去。”

  “怕是有陷阱。”

  沈冷回去上马:“我就不在瀚海城多留,我去白城。”

  一千多精骑随沈冷从这边进城从另一边又冲了出去,几日后赶到了白城。

  沈冷看到武新宇的时候心好像被刀子割了一下,本是一个气质从容有几分儒将气质的男人,分开的时候还是那般风采卓越,此时再见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也不知道已经几天没有洗过脸,整个人看着都那么阴郁,眼睛里的血丝让人心里一阵阵发疼。

  “大将军尸骨何在?”

  沈冷问的第一句话。

  “传闻在果哥儿部,被果布尔帖抢走带回去了。”

  “得抢回来。”

  这是沈冷的第二句话。

  武新宇的脸色显然缓和下来一些,若沈冷是劝他不要轻举妄动怕此时武新宇已经炸了,他听的够多了,无数人劝过他,可没用。

  有人说,将军不要冲动,若你率军进攻果哥儿部,黑武人再设埋伏必然损失惨重,纵然黑武人没有埋伏,将军调动如此众多的兵力攻打黑武,朝廷也不会容你,大将军已死,将军必然接任大将军之职,这般要紧的时候将军不要自毁前程。

  武新宇当时只回了一句话:“大将军待我如子,我视大将军如父。”

  如今大将军的尸首还在敌人手里,让他忍?

  “数万大军直接攻过去的话,怕是敌人早有防备,又担心会侮辱大将军遗体。”

  这是沈冷的第三句话。

  武新宇脸色一变:“沈将军以为应该如何?”

  “将军率军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武新宇没明白沈冷的意思:“说清楚些。”

  沈冷道:“无论如何,大将军的遗体也不能始终都在黑武人那边,大将军戍守北疆二十年,是北疆边军的信仰,不只是武将军你视大将军为父亲,怕是北疆所有兄弟也一样感情,将军已经聚集七八万边军,想来也已经做好一战准备,所以就按照将军的准备继续进军。”

  沈冷看向武新宇的眼睛:“请将军许我在北疆带兵参战之权,我带我的人,从侧翼出去。”

  武新宇立刻反应过来,这些年来黑武人和大宁在北疆这对峙,谁不了解谁?所以辽杀狼自然知道武新宇此时此刻能聚集起来的七八万边军已经是极限,但他绝对不知道还有一支千余人的水师战兵到了,沈冷的意思是,他来做一支奇兵。

  “你的人不适应北疆天气,也不适应北疆战事。”

  “我会适应的。”

  沈冷问:“将军打算何时向北进军?”

  “后天。”

  “那就后天,我有两天时间适应。”

  沈冷抱拳:“孟长安将军旧部斥候可还在?”

  “在。”

  “请将军调来给我百人。”

  “好。”

  两个人的交谈极简短,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而此时此刻,距离白城边军大营不到二里的地方,在城内一座石塔上,须弥彦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棉袍蹲在石塔最高一层,举着千里眼往大营这边看着。

  这一年多来,沈冷在南疆他在南疆,沈冷在东疆他在东疆,沈冷在北疆,他也在北疆,本来沈冷返回他也跟着返回,现在又跟着到了白城,他就好像连沈冷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个影子,在阴暗处无时无刻的盯着沈冷,不停的在寻找着合适的机会。

  大学士沐昭桐从东疆回到长安城之后就没有离开过家,大学士夫人被廷尉府请去过一次,虽然之后再没有人来,可是陛下却在朝堂上宣布大学士身体不适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有多长谁都知道,怕是大学士以后再也进不了内阁的门。

  陛下还没动大学士夫人,只是给大学士最后一分体面罢了。

  须弥彦知道,当大学士离开内阁回归家庭,他的寿命怕也是快到头了。

  一个习惯了整天忙碌着的老人,习惯了在朝权中心生活的老人,一旦回到家里变得清闲起来,心里还不踏实,不平静,还能活多久?

  “无论如何,你对我有养育之恩。”

  须弥彦喃喃自语:“你们两个死之前,我帮你们把心愿完成。”

  他哈了哈气,低声骂了一句北疆这该死的天气。

  沈冷回到自己的队伍里,把陈冉和王阔海找来。

  “大将军之死现在还没有查明白,数千铁骑之中果布尔帖哪里有能力杀得了大将军,现在这数千铁骑被困在莽山一代,只怕已经快断了粮草补给,黑武人是绝不会轻易放开这一口,咬住了数千铁骑就一定往死了咬,武新宇将军后天大军集结完毕之后就要先去救援这数千铁骑,但我们不与大军同行。”

  沈冷问身边与他同来的校尉郑握:“那一带地形熟悉吗?”

  “不熟悉,当时我们没有到那么远过。”

  郑握也是一脸疑惑:“大将军率军直入四百多里,按理说这不可能,我们进入黑武国内几十里都危险重重,大将军率领数千铁骑冲进去那么远,黑武人居然半路没有拦截?”

  沈冷问:“你的意思是,大将军轻敌了?”

  郑握摇头:“大将军在北疆这么多年,从没有轻敌冒进过,没有人比大将军更了解黑武人。”

  “果布尔帖到底用了什么理由把大将军骗去的?”

  沈冷皱眉自言自语了一句。

  郑握道:“这些卑职也好奇,我们说什么都不会相信大将军能轻易上当,除非是果哥儿部有什么大将军非去不可的理由,只是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大将军去的很急,只带了身边几千人马,然后派人通知武将军立刻调集人马,但是没来得及。”

  沈冷对情况还不熟悉,自然也难以想到什么合理的解释。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

  沈冷看向北方:“大将军还在果哥儿部,等咱们接他回家。”

  “知道我为什么要让武将军把你们找来吗?你们是孟长安的旧部,他是大将军的义子,他回不来,我带着你们,替他把大将军接回来。”

  “呼!”

  :。: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