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查案

第四百七十八章 查案

  这件事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复杂,只是因为出现了死灰复燃的流浪刀所以变得复杂起来。

  名为洛城的商行在长安城里的铺子还没有装修好,据他们自己说是刚刚开始进入长安,不过已经和城中大部分卖文房四宝的铺子谈妥,他们的货将大规模铺入市场。

  沈冷他们在库房转了转就离开,丢掉的货物已经不重要,赔偿的银子也不重要,因为沈冷发现了新的问题。

  养伤之中的古乐最近没在廷尉府做事,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正准备回去报到,结果接到韩唤枝派人通知,他和耿珊两个人先到流云会这边协助查案年前不必急着返回廷尉府,两个人都有些好奇,心说这么简单的事也要让廷尉府介入?

  表面上廷尉府可毕竟是和江湖势力对着干的,直接出面帮助流云会查案,难道韩大人就不怕暴露什么?

  似乎也没什么可怕的。

  两个人一路走向迎新楼,本来去了码头可沈冷和黑眼已经离开,他们只好又追去楼子里。

  耿珊紧了紧大氅,长安城的风还是有些伤人。

  她已经年纪不小了,一个女人能在廷尉府这么冷酷的地方撑下来且做到了千办,可见其能力也可见其坚毅,那么多汉子都做的不如她,值得敬佩。

  古乐很敬佩这个女人,尤其是经过在平越道的事之后就更为敬佩,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她还没有放弃,如何不令人敬佩?共经生死事,所以才了解。

  因为不是办廷尉府的差事所以两个人都没有穿官服,耿珊披了一件紫色的大氅,难得见到她穿这么颜色鲜艳的衣服,古乐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看什么?”

  耿珊微微皱眉。

  她不属于那种一眼就让人忘不掉的美女,脸型普通,皮肤也说不上有多好,毕竟常年在外办案风水日晒的,不过却还很白,眼角那些淡淡的细纹没有让她看起来显得很老反而增加了些许成熟女子才有的魅力,她是那种初看不觉得漂亮的女人,可越看越好看,不仔细看的时候觉得她脸上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看的时间久了竟是有一种怎么看都完美的感觉。

  她的眉毛很漂亮,像是两条弯弯的柳叶,古乐以前从没有注意过,刚才不经意间看到竟是觉得很惹人喜欢。

  “没什么。”

  听到耿珊问他,古乐连忙把视线从耿珊脸上移开,两只手抱着后脑勺走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大氅很漂亮。”

  “唔。”

  耿珊扭头看向一边。

  “你喜欢紫色?”

  “不喜欢。”

  “那你为什么穿?”

  “买都买了。”

  这是多没有营养的对话啊,可是两个人似乎都在努力缓解着什么尴尬,明明之前没有尴尬的,尴尬来的毫无征兆于是就又有些恼人。

  “你喜欢黑色?”

  耿珊看了看古乐的打扮,一身黑色长衫,披着一件黑色大氅,一黑到底。

  “一般吧,不算特别喜欢。”

  “那你为什么穿?”

  “你没看出来这是廷尉府发的常服?”

  “唔......”

  “发都发了。”

  更尴尬了。

  耿珊:“要不我们别聊天了吧。”

  “好的。”

  两个人一个看向左边一个看向右边,明明没有再聊什么,可却显得尴尬翻倍,连路人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们两眼,这一男一女并肩而行,却一个扭头往左一个扭头往右,就好像昨夜里都没睡好落枕了。

  可又能怎么样呢,就这样尴尬着呗。

  陈冉正好要去迎新楼给沈冷送新买来的春联,他们这些天跟着沈冷在长安城中休特假,每天的训练之后时间倒是还富裕一些,所以难得多转转,多玩玩,大个儿他们几个在城里有名的地方都去看了看,长安城中多肃杀,看着秀气的地方不多,几个人转来转去还是觉得小淮河两侧漂亮也精彩,日日精彩。

  “来,大个儿,背背。”

  陈冉这个不要脸的蹦起来挂在王阔海背后,王阔海跟背儿子似的背着他往前走。

  “还是大个儿腰好。”

  已经从白山关返回来的杜威名赞叹道:“小淮河畔风光好,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大个儿的腰没折,陈没盖子的腰快断了。”

  陈冉呸了一声:“也没见你好到哪儿去,说我之前能不能从大个儿怀里下来。”

  王阔海背着一个抱着一个。

  杜威名或许觉得被大个儿这么公主抱着确实丢人了些,跳下来舒展了一下双臂:“忍痛离开爱的港湾。”

  就在这时候看到了并肩而行的古乐和耿珊,王阔海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前边那小子是不是古乐?旁边穿紫衣的妞儿是谁?”

  “嘘......”

  陈冉认出来,想着毕竟不是很熟悉,也觉得耿珊是个严肃甚至刻板的人,不能随便开玩笑,于是阻止大个儿继续说下去。

  “你俩要去干嘛?”

  陈冉追上来笑着问了一句,古乐和耿珊同时回头,莫名其妙就都脸红了。

  “去将军那。”

  “我们也是,一起走。”

  陈冉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俩这一个脖子往左一个往右的,落枕了?”

  古乐看看耿珊,耿珊看看古乐,又同时把头扭开:“嗯,是。”

  同时回答。

  陈冉:“一块落的啊?”

  本来是无心的一句话,结果古乐和耿珊就更尴尬了。

  古乐:“别瞎说。”

  陈冉还没觉悟,依然好奇的说道:“你看看你俩,一个往左一个往右,谁也不看谁,这不是一块落枕的吗?”

  耿珊忽然一伸手把古乐拉到自己另外一边,两个人换了个位置,结果这下好了,古乐看着她她看着古乐。

  陈冉:“唔,是这个姿势落枕的啊。”

  耿珊加快脚步:“我先走一步了。”

  古乐回头瞪了陈冉一眼:“耿千办性子严肃,你也敢随便开玩笑。”

  陈冉嘿嘿笑了笑,凑过去搂着古乐的肩膀:“小古古啊,我刚才在后边走的时候,看你们两个并肩而行还挺般配的样子。”

  古乐:“嘘,你别瞎说八道,整个廷尉府谁不知道耿珊喜欢的是都廷尉韩大人。”

  “可韩大人喜欢草原上那个姑娘啊。”

  “那有什么关系?”

  古乐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你喜欢的人有她喜欢的人,这有什么奇怪的吗?世上感情,十之七八,不都是如此吗?”

  他看向陈冉:“还有啊,以后能不能别当着人的面叫我小古古......”

  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好恶心。”

  “好的,小乐乐。”

  “操......”

  算计着日子还有二十多天就过年了,长安城里很多地方已经开始披红挂彩,不时传来一声声爆竹响,还能看到穿着花棉袄的小孩子举着风车或是糖葫芦笑着闹着跑过去,小孩子才不会嫌弃花棉袄,还会比比谁的花好看,谁的花大。

  说起来陈冉买春联买的早了些,所以古乐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这么早就买?二十九再买都不晚啊。”

  陈冉竟是没来由的红了脸:“你别管,我就瞧着好看,买了不行?”

  王阔海在旁边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就不能实诚点?小古古我跟你说,这可不是买的,是咱们陈队正去小淮河边上游玩的时候,消费满多少赠的......”

  陈冉跳起来踢了王阔海的膝盖一下。

  古乐绷着脸,身为最冷傲的廷尉府的人,当然不能随便笑,除非忍不住。

  “呵呵,嘿嘿......哈哈哈哈......”

  陈冉红着脸:“别闹,就好像没赠你似的。”

  王阔海:“没赠我啊,是你请我们去的。”

  陈冉:“咳咳......”

  王阔海:“不过给了我一个红包。”

  陈冉捂脸,杜威名也捂脸。

  大个儿却没觉得什么,还把红包掏出来比划了一下:“也不知道里边是多少银子,过年之前去都有红包的吗?”

  “哈哈哈哈......”

  古乐笑的前仰后合,在前边走的耿珊侧着耳朵听了听,听懂了,然后脸更红,忍不住回头狠狠瞪了古乐一眼:“你笑什么笑!”

  古乐还傻乎乎:“不是,你看他们多有意思,那红包是因为他们都是处......”

  看到耿珊的脸色,古乐后边的话没敢说出来。

  耿珊:“你很懂啊?”

  古乐低头:“不懂不懂,我听说的......”

  “你过来。”

  耿珊面带冷笑的说了三个字,古乐低着头好像她儿子似的加快脚步上去,在她身边跟着走,但是头越来越低,隐隐约约的似乎还看到在那搓手指。

  “可怜。”

  陈冉叹道:“你看小古古,把咱们将军当成偶像,穿衣打扮行事风格都学着将军样子,身边有个女人了吧......还和我大哥差不多,小古古这命苦啊。”

  王阔海:“你一个单身的,笑话人家有女朋友的?”

  陈冉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耿珊却听到这句话,哼了一声,说了句谁是他女朋友?加快脚步,越走越快,古乐就小跑着跟在她身边,瞧着可有意思了。

  今天是腊月初二,进了腊月之后酒楼的生意就变得更好起来,百姓们聚会频繁,这时节也没有什么可忙的,除了经商的人之外大部分都在享受这悠闲时光,约上三五好友,小酌两杯之后或是凿冰冬钓,或是登山远眺,或是打麻将,或是打麻将,或是打麻将。

  还没有到吃饭的世间,迎新楼的伙计们也在闲聊,每个人都围着一条红围脖,看着可喜庆,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红围脖是沈冷将军的夫人茶儿大老爷送的,人人都有。

  几个人在后边看到古乐好像个小媳妇儿跟着自家大老爷们进了迎新楼的样子,全都憋着笑,只有那两个人自己还不自知,觉得很正常的样子。

  屋子里,茶爷看到两个人进门笑着迎过来,拉着耿珊的手就跑到一边说话去了。

  古乐长长的松了口气,看到沈将军正在看着他笑,不怀好意的笑。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