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雪落关山 > 第2685章 落魄青年

第2685章 落魄青年

  /

  张狗子吃了亏,不会善罢甘休,三妹和成啸天他们都劝说赵不凡快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赵不凡说道:“三妹,成班主,我要是走了,张狗子肯定会把怒气撒在你们的身上,我不会连累你们的,我就在这等着,看他张狗子能把我怎么样。”

  成啸天、三妹他们看着赵不凡,心里都有几分愧疚,他们天天挤兑赵不凡,赵不凡还挺身护着他们。

  三妹说道:“武平君,今天这件事不是你和张狗子之间的事,是我们成家班和张狗子的事,我们成家班每个人都不会退缩。”

  二师兄说道:“对,武平君,我们成家班每个人都和你站在一起。”

  成家班众人终于接纳了赵不凡,赵不凡露出了微笑,说道:“你们别叫我武平君,叫我不凡吧。”

  “不凡,我们成家班都是一家人,有福一起享,有难一起当,”成啸天走上前去,拍了拍赵不凡。

  过了一会儿,一阵马蹄声响起,一队官差骑着马跑了过来,张狗子骑着一头毛驴,带着马仔们跟在后面。

  张狗子还有,起码有一头毛驴可以骑,那些马仔就惨了,靠两条腿在地上跑,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张狗子看着赵不凡,露出了得意的神情,说道:“赵不凡,你敢打我,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张狗子骑着毛驴来到了为首的一个官差面前,指着赵不凡,说道:“差爷,就是他行凶打人,还抢了我们的钱。”

  为首的官差看着赵不凡,没有说话。

  张狗子压低了声音,凑在官差的耳边,说道:“差爷,我和娄知县的大少爷是好朋友,我......”

  张狗子想拉虎皮扯大旗,可是那官差并没有理会张狗子,而是翻身下马,向赵不凡行了一个礼,说道:“见过武平君。”

  赵不凡看着官差,满脸疑惑,说道:“你是......”

  官差说道:“武平君,我是李小九。”

  “李小九?”赵不凡想了想,脸上绽放出了笑容,“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呀,你现在当官差了?”

  李小九说道:“多亏武平君当年的提携,我现在是典史。”

  典史相当于公安局长,对于老百姓们来说,已经是很大的官了。

  人都是有正反两面的,以前,赵不凡的反面是为人狂妄,正面是豪爽仗义。因为狂妄,赵不凡得罪了一些人,因为仗义,赵不凡也提携过一些人,这李小九就是受了赵不凡的恩惠,才当上了典史。

  李小九翻身下马,要向赵不凡行大礼,赵不凡扶住了李小九,说道:“别这样,我只是一个平民,你是官员,我受不起你的大礼。”

  李小九坚持要给赵不凡行礼,说道:“没有武平君的提携,就没有我李小九的今天,李小九这辈子都忘不了您的恩情。”

  张狗子和马仔们在旁边呆若木鸡,原本张狗子还指望李小九能狠狠地收拾赵不凡一顿,现在这个样子......

  李小九和赵不凡说了几句话,然后扭头怒视张狗子,说道:“你这无赖,竟敢诬陷好人,来人呐,把他们拿下!”

  李小九手下的捕快拿着锁链上前,把张狗子和那些马仔都缠上了锁链,张狗子愁眉苦脸,大呼冤枉。

  李小九把张狗子他们带走了,一场危机就这么化解了,成家班众艺人看着赵不凡,都露出了友善、钦佩的目光。

  二师兄说道:“不凡兄弟,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不提了,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好兄弟、一家人。”

  “好兄弟,一家人!”众艺人欢呼起来。

  石正峰拎着两坛酒,心情很好,哼着小曲儿,摇头晃脑,回到了营地。

  石正峰向营地里看了一眼,愣住了,眨了眨眼睛,仔细一看,没错,他没看错,赵不凡和成家班的艺人们在一起说说笑笑,很是亲密。

  “怎么回事,我就出去买了两坛酒,这是发生什么事了?”石正峰呆呆地念叨着。

  三妹走了过来,说道:“阿水,你把酒买回来了?”

  石正峰指了指赵不凡和艺人们,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三妹嫣然一笑,说道:“不凡现在是我们成家班的一员了。”

  石正峰咧着嘴巴也笑了,说道:“大家和和气气就好,走,喝酒。”

  成家班的艺人们不再排斥赵不凡,赵不凡也改变了对演艺的态度。以前,赵不凡觉得优伶是下贱的行当,打死他他也不肯登台表演,现在,他觉得这世上五行八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努力拼搏,每个人都会绽放出光彩,即使这光彩很微小,照耀不到世界,照耀不到别人,但是起码可以照耀自己的人生。

  赵不凡跟着艺人们学表演,学了一段时间,觉得演戏比看戏还有意思,他不仅不排斥演戏,还对演戏感到痴迷。

  成啸天先是让赵不凡登台跑龙套,见赵不凡演得不错,再一点一点给赵不凡增加戏份。赵不凡每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登台表演,一天不让他演出,他就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浑身直难受。

  这一天,成家班搭好了戏台子,售卖门票,准备演出,赵不凡和众艺人在后台做着热身运动,赵不凡显得很兴奋,今天成啸天终于让他当主角了。

  成家班在赵国各地巡回演出,早已是声名远扬,他们刚搭好戏台子,就有一大群人前来买票,很快门票就销售一空。

  二师兄说道:“班主,我看咱们应该到邯郸城里买一座大戏院,天天在戏院里演出,那样的话,一天能多卖出去一千张票,你想一想,一张票二钱银子,一千张票就是二百两银子呀。”

  成啸天说道:“我这半辈子都是跑江湖,搭草台班子,突然之间让我买座大戏院,天天在戏院里演出,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二师兄说道:“班主,时代在变,咱们这戏班子也得变,与时俱进嘛。”

  成啸天笑了一下,说道:“我年纪大了,没有与时俱进的那股锐气,过一阵子我把成家班

  交给你,你好好干,把成家班发扬光大。”

  二师兄苦着脸,说道:“班主,您这是干嘛呀,弄得好像我要抢班夺权似的。”

  成啸天一脸的严肃认真,说道:“我说的是真事,我这么大年纪,钱也赚够了,不想再四处漂泊,想要过几天安稳日子。”

  三妹在旁边说道:“班主,三年前你就这么说了。”

  成啸天说道:“以前我是舍不得成家班,再贪点财,总觉得钱赚不够,现在我是彻底想开了。人呐,该放松的时候就得放松放松,一大把年纪了,活得那么累,干嘛呀?”

  二师兄笑道:“班主,你年富力强,可一点都不老。”

  成啸天看了二师兄一眼,说道:“或许我的人还不算太老,但是我的心是真的老了。”

  这时,侏儒兄弟穿戴整齐,提着铜锣,叫道:“班主,演出要开始了!”

  成啸天一扫颓势,立刻进入了亢奋的工作状态,拍着巴掌,招呼众艺人,“演出开始啦,演出开始啦!”

  赵不凡和众艺人换好了服装,快步跑上了舞台。赵不凡站在舞台上,看见台下座无虚席,每个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他,他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心里美滋滋的,像抹了一层蜜似的。

  台下观众当中有一个背着包袱的年轻人,这年轻人名叫惠大贞,穿着一身廉价的粗布麻衣,但是,这粗布麻衣却收拾得一尘不染。

  与大多数穿着粗布麻衣的劳动人民不同,惠大贞不仅衣服收拾得干净,还文质彬彬的,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儒雅之气。一眼就看得出来,惠大贞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成家班的名气大了之后,票价也随之上涨,能够花钱来看成家班演出的,不是富裕人家也得是中产阶级,惠大贞这么一身底层劳苦大众的打扮,在观众当中显得很是扎眼。

  惠大贞拿着一个包袱,这个包袱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他紧紧地抓着包袱,左右看了看,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把包袱放在腿上,两只手压着,观看成家班的演出。

  成家班的演出很精彩,惠大贞看得如痴如醉,不时喝彩叫好。

  演出结束,惠大贞起身鼓掌,觉得自己舍了十天的饭钱,买了这么一张门票,看这么一场演出,真的是值了。

  就在惠大贞满心喜悦,沉浸在演出的余韵里时,突然,他的眼角瞟到了几个人,那几个人横眉怒目,一脸凶相,挤进了场地里,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人。

  守门的艺人想要阻拦这几个人,问道:“喂,你们要干什么,演出已经结束了。”

  “闪开!”那些人很是粗暴,一把推开了守门的艺人。

  惠大贞见到了那些人,露出惊恐的神情,抱紧了怀里的包袱,撒腿就跑。

  “他在那!”有个人发现了惠大贞,指着惠大贞叫了一声。

  几个恶汉瞪着惠大贞就要冲过去,这时,石正峰和赵不凡挡在了他们的面前,板着脸,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看过《雪落关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