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零二章、 有什么证据?

第一百零二章、 有什么证据?

  “我没事。”凌晨摇头说道。

  她想笑,用笑容来表示自己没有事。用笑容来证明自己听到这个消息时若无其事。

  可是,当她竭尽全力,仍然没办法让自己在脑海里勾勒出来的笑容完美的呈现在脸上。不是线条太僵硬,就是表情太凶狠。

  就像是一条不合身的衬衣,往上拉一下,下面就露出肚脐。往下扯一下,衣领又勒住了脖子让人喘不过气。

  凌晨现在就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你的腿受伤了。”MIYA指着凌晨被滚烫的咖啡汁液烫出大片红斑的小腿出声说道:“先让人处理一下吧?留疤可就不好了。”

  “我不疼。”凌晨说道。

  是的,她不疼,一点儿也不疼。

  至少她感觉不到小腿被咖啡烫到的位置有任何的痛感。

  因为相比较那个区域,有个地方更加的疼痛。

  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剖开她的胸膛,刺进她的心脏。

  让她鲜血淋漓,让她痛不欲生,也让她全身颤栗发抖。

  它也是一面镜子,她能够从镜子里面看出丑陋的自己。

  凌晨是一个聪明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对别人的伤害?怎么可能不清楚这是一场罪恶的背叛?

  她知道自己是一个坏女人。

  倘若再给她一次机会一百次机会的话,她还是会这么选择……

  利益面前,爱情和忠诚都如此的微不足道。

  MIYA的视线在凌晨的脸上打量过一番之后,也放弃了继续劝说的打算,说道:“需要再帮你点一杯咖啡吗?”

  “既然咖啡打翻了,那我就选择喝茶吧。”凌晨咬牙切齿的模样,就像是对砸在地上的那杯咖啡充满了恨意。她招了招手,对着赶过来的服务生说道:“给我一壶红茶。”

  “好的,小姐请稍等。”服务生答应一声,迅速离开前去准备。

  凌晨看着MIYA,说道:“不好意思,我们继续。”

  “我们刚才说到哪里去了?”MIYA问道。想了想,说道:“对,我们说起那个叫做陈述的家伙。我们刚刚进入病房的时候,他就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工作人员,甚至都没有人向我们介绍他的身份……他一言不发,只是笑眯眯的站在那里打量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的老板Franco先生,你或许对他还不够了解。他是一个绅士,任何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都会被他那风趣的语言和优雅的举止所迷倒。但是,当他扮演起流氓的时候,没有人可以挡住他的锋芒。在那个病房里面,我的老板Franco先生粗鲁野蛮的将孔溪以及她的经纪人王韶给压得抬不起头来的时候,那个男人终于站出来说话了。”

  “他比我的老板更加的野蛮粗鲁,更加的流氓强盗。最要命的是,他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根钉子,插在你最脆弱的地方。几个回合之后,Franco先生就难以招架,不得不选择缴械投降。你知道吗?他竟然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威胁Franco先生,说我们在病房里面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录音……”

  “他不会录音的。”凌晨说道。

  MIYA疑惑的看了凌晨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

  她和凌晨是上次在王家饭局上认识的,这是她们的第二次见面。所以,MIYA并不清楚凌晨身上所发生的故事,以及她和那个叫做陈述的男人之间的关系。

  “猜的。”凌晨脸色平静的说道:“正常人都不会那么做。”

  “我们也是那么认为的。”MIYA点了点头,说道:“可是,谁能够保证呢?当他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驱逐Franco先生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这个家伙是个疯子,是个无赖,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然后呢?”凌晨出声问道。

  很奇怪的感觉,她正在和一个女人说起自己相爱多年的男人。

  每说一句话,每说一个字眼,都能够感觉到那剖开的胸腔又插进去一把刀子。

  痛!

  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割裂,还有灵魂上的肢解。

  可是,这种疼痛又让她变得无比的清醒、强大、无坚不摧。

  她能够从这痛苦中汲取到成长的能量,以及那来自内心深处某一个角落里面的仇恨。

  是的,她恨陈述。

  “Franco先生已经感受到这是一个棘手的家伙,想要暂时退却,等到离开病房之后大家开会商量对策。那个家伙在这个时候提出为大家拍一张合影的要求……你明白的,不过就是一张合影而已,无论是Franco先生还是孔溪,怕是每天都要遇到无数次这样的要求。”

  “后面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孔溪对Franco先生和CE高层的探望表示感谢,并且把那张合影也发到了微博之上。百万人的转发,数百万人次的评论,所有人都在祝福孔溪早日康复,也有很多人在感谢Franco先生和CE对孔溪的关心。这种情况下,CE是不可能破坏掉这种「和谐」画面的。倘若CE在这个时候更换掉孔溪,等待我们的将是惊涛骇浪,是刀枪箭雨,是无数人的诅咒和唾沫。”

  “我明白了。”凌晨伸手端起红茶抿了一口,强行让自己紊乱的内心镇定下来。“我会将这一切向王总解释的。正如王总之前所说的那样,这次的事件并没有影响王总父子与Franco先生的友谊。他们仍然将Franco先生当作自己的知交挚友。”

  “谢谢王总的理解,也感谢凌晨小姐愿意聆听我们的解释。”MIYA端起咖啡杯向凌晨示意,说道:“正如我所说,那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华美和东正在一些业务上存在着竞争关系。有那样的对手,难道华美一点儿也不忌惮吗?要知道,这次整个CE都败在他一个人的手里。”

  “华美这次输在轻敌,以后不会了。”凌晨一脸笃定的说道。

  “难道华美没想过把那个家伙挖过来为已所用?”

  “我想王总会考虑的。”

  “一个企划部副总监而已,倘若华美愿意开出一个更高一些的筹码,想必他会乐意前来的。”MIYA笑着说道:“现在想想,还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家伙呢。”

  “是吗?影视行业,好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不,他不同。他的眼神是单纯的,给人一种干干净净的感觉。在他露出獠牙之前,他是温和的,沉静的,让人看起来很舒服。这样的男人,在影视行业可不多见吧?”

  “你喜欢他?”

  “挺感兴趣的。”MIYA挺了挺高耸的胸部,说道:“他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这种矛盾给人无限的诱惑。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了解他……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是如表明上大海一般的宁静,还是锋亡毕露时的凶狠。或者两者兼有?”

  “那就祝你好运吧。”凌晨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

  MIYA并没有发现这些,她只是轻轻皱眉,说道:“感觉孔溪对他过于信任,看起来他们的关系有些亲密……”

  “……”

  凌晨的红唇刚刚触及茶水,感觉再一次被狠狠地烫了一下。

  -------

  陈述来到公司的时候,王韶亲自跑到办公室来找他,说道:“陈总监,你要的三个人都已经来了,我把他们安排在小会议室里等你。”

  “她们这么配合?”陈述笑着问道。

  “都是拍摄团队里面的工作人员,一个电话打过去,她们就不得不来。除非她们公司不想再接东正的单子或者她们自己不想再在那个公司里面出现。”

  “还是韶姐有面子。”陈述笑着说道,顺手送了王韶一顶高帽。人家这么努力的帮你,你也要适时的表达善意才行:“要是我自己打电话过去,怕是他们不会搭理。”

  “CE那边的人来了,我过去和他们商谈合同细节。就不打扰你了。”王韶就是特意来打一声招呼,然后转身离开。

  陈述推开小会议室的玻璃门,里面坐着三个女人。正是陈述在视频里面见到的那三个女人。

  陈述把会议室的门关上,视线从「小白」「小黑」以及「小格」三个女人脸上扫过,笑着说道:“我是陈述,是东正集团企划部副总监。你们一定好奇我为什么要把你们请过来吧?”

  “是的。”小格出声说道。她今天没有穿格子条纹的裙子,而是穿了白衣黑裙这种职场女性的标准搭配。“不知道陈总监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

  “我怀疑你们三个与孔溪小姐在浴池池摔倒一事有关系。”陈述沉声说道:“我调取了监控录像,在她摔倒的时候,你们三人和她距离最近……”

  “距离最近就是凶手?我们为什么要害孔溪?”小白语气不善的说道:“看到孔溪摔倒的时候我们也很震惊,但那只是一个失误,谁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拍摄团队都受到了上面的批评。甚至还有无数孔溪的粉丝跑到我们公司官博下面辱骂,这些是我们应该承受的吗?”

  旁边的小黑拉了拉小白,示意她不要太过冲动,抬头看了陈述一眼,又赶紧低下头去,仿佛不敢和陈述的眼神对视,声音怯怯的说道:“这件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你这样诬蔑我们,有什么证据?”

看过《同桌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