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一十一章、胸口插上一把刀子!

第一百一十一章、胸口插上一把刀子!

  挂断电话,孔溪看了陈述一眼,说道:“看来你和苏音小姐姐相处的很不错嘛?她让我代她向你问好呢。”

  “哪里有你们俩关系好?姐姐长妹妹短的,还约着一起到家里喝茶,我要不是亲眼所见,还当真以为你们俩是铁杆姐妹花呢。”陈述反击说道。

  “女人之间的情谊,背后不说彼此坏话的就已经算是生死之交了。”孔溪一脸不屑的看向陈述,说道:“你看我都没说过苏音坏话吧?”

  “……”

  “我知道她一定在你面前说过我的坏话。是不是?”

  “……”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

  女人之间的斗智斗勇,不比男人之间的肉身相搏要弱上几分。

  正在这时,孔溪手里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孔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直接把手机塞到了陈述手里,说道:“你来解决。”

  说完,径直接过静静递过来的水杯鼓起腮帮喝起水来。

  陈述看到屏幕上闪烁着王韶的名字,知道韶姐已经知道了孔溪逃离医院的事情,现在打来电话兴师问罪。

  稍微沉吟,陈述便按下了接听键,对着电话气急败坏地说道:“韶姐,你也知道那件事情了?”

  “小溪……嗯?什么事情?”王韶把即将要到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她没想到接电话的人是陈述,更没想到陈述来了一个先发制人。

  “一群无良记者闯进病房对孔溪小姐进行偷拍,再三阻止仍然不听,还动手打伤了静静……”陈述一幅心有余悸的模样,说道:“静静的额头开了一大条口子,我也受了点轻伤……我和静静受点伤不要紧,孔溪小姐的腿本来就骨折了,要是被他们磕着碰着,那还了得?”

  “我和医院安保部门那边沟通过,他们暂时还没办法确定那些记者是如何进来的。既然这三个人能够进来,其它记者或者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进不来?被逼无奈之下,我只得带着孔溪小姐赶回家里……”

  王韶坚定有力的声音传了过来,说道:“陈总监,你做的很对,处理的很及时果断。我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是小溪不见了,可把我吓出一身冷汗,没想到还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这医院是怎么搞的?我们明明住的是VIP病房,他们连病人的隐私都保护不了?要是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是的。”陈述对着孔溪微笑点头,表示已经顺利过关,说道:“为了孔溪小姐的安全着想,我只能把她送回家里。不过,医院那边的出院手续还没有办理,可能要韶姐那边处理一下。还有,我和那三个记者发生了一些冲突,他们三人装作受伤正在医院里接受检查呢……”

  “我来处理。”王韶杀气腾腾地说道:“这些人真是无法无天了。不给他一点儿厉害,还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

  “那就麻烦韶姐了。”陈述笑着说道。

  “客气什么?这原本是我的工作范畴,却让陈总监替我承担了这么多……我又欠下陈总监一个天大的人情。”

  一听到「天大的人情」陈述的心里就有些慌,赶紧说道:“韶姐这么说就太见外了,反正我们都是为孔溪小姐服务。”

  “对对对,我们都是为孔溪小姐服务。”陈述附和着说道。

  挂断电话,陈述看着孔溪,说道:“接下来你可以在家好好休息了,不用担心再被人打扰。出院手续和那三个记者的事情会由韶姐去处理。”

  “那你呢?”孔溪问道。

  陈述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我去替你的腿报仇雪恨。”

  --------

  华美传媒。

  凌晨穿着BV 的鞋子,却觉得脚有千钧重,每一步迈起来都非常的吃力。身上的最新款香奈尔包包也没有让她看起来更加明**人起来,反而让她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每一个人和她微笑着打招呼,她都觉得这是嘲笑。每一个人的眼神注视,都是讽刺。

  是的,她觉得华美传媒所有的人都在嘲笑和讽刺自己。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呢?

  有人选择了爱情,有人选择了生活,自己只是选择了后者而已,和很多女孩子的选择一样……这有什么问题吗?

  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自己的心里为何沉甸甸的?

  是因为分手之后的陈述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消极颓败?是因为陈述最近一系列的表现太过耀眼?是因为那个一直被他认为即便竭尽全力也难以突破天花板的年轻人进步神速?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凌晨想了一天一夜,直到现在也没办法分个清楚。

  凌晨现在仍然担任着王信的秘书职务,其实也就相当于王信的半个助理。王信提过几次,要帮她调换一份稍微轻松一些的工作,或者调到其它部门担任负责人。

  但是,好的秘书人选也不是那么好物色的,一时之间,工作千头万绪,王信也没办法彻底离开凌晨。很多事情还需要凌晨接着负责下去。

  凌晨刚刚进入秘书间坐定,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倒杯咖啡或者茶休息一下,身穿格子条纹西装外面罩着一条银灰色风衣的王信就风度翩翩的快步走了进来。

  王信看了凌晨一眼,说道:“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凌晨放下包包,起身朝着王信的办公室走过去。

  王信指了指面前的沙发,说道:“坐吧。”

  凌晨便在王信的面前坐了下来,轻声问道:“王总有什么事情吗?”

  “我还想问你呢?怎么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王信一脸关切地问道。

  “没有。”凌晨摇头,说道:“可能是身体有些不舒服吧。你知道的,每个月来那个的时候,身体都会畏寒怕冷。”

  “那你还来上班做什么?”王信责怪地说道:“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我让人给你送点儿止痛药过去。”

  “不用了。”凌晨拒绝,说道:“既然来了,就先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完吧。再说,我的肚子不痛,就是有些闷闷的。”

  “嗯。我就是想问问你昨天和MIYA聊得怎么样了。我给你发信息,你没回。打电话你也没接……担心你那边有什么事情不太顺利。”

  “我和MIYA聊得很好。她向我们华美表达了Franco先生的歉意,说发生这样的事情,Franco先生也很抱歉。我也对此表达了接受和谅解,并且说这件事情并不影响Franco先生和你们王家父子之间的友谊。并且随时欢迎Franco先生来花城做客。”

  “嗯,你做得很好。你做事,我从来都是放心的。”王信伸手握住凌晨的小手,果然发现她手掌冰凉,出声问道:“手太凉了,一会儿就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让蔡秘书他们去处理。你和我还那么客气?”

  凌晨想了想,也觉得自己这种状态下没办法处理好工作,反而会被王信看出端倪,便点头说道:“好的。我一会儿回去。”

  “MIYA有没有和你说过医院病房里发生过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迫使Franco先生突然间改变了主意?”王信对这件事情非常的感兴趣。并且,他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找到了那个「高人」,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他都要把他给挖到华美集团来。

  王信从国外回来就是为了要接掌华美,影视这一块是他的试金石。倘若他表现出色,那么,等到父亲全退,他将顺理成章的接管整个集团的所有业务。倘若影视这一块表现不够出色,甚至业绩还有所下滑的话,执掌华美的事情可能就会有所改变。

  先不说那些陪着父亲一起打天下的老人同不同意,就怕下面的人也难以服从。若是数年经营,却没办法接管华美大权,反而被别的人取而代之,这让心高气傲的王信如何受得了?

  这也是他一心想要做出业绩,甚至不惜恳求父亲出面邀请Franco先生到家里做客想要抢走孔溪代言的原因。他不仅仅想要CE全产品系列的大单,还想以CE为媒介,和整个欧洲的奢侈品牌搭上关系。有了广告主爸爸的大笔支票投入,他还用担心集团业务问题吗?

  只是没想到出师不利,谈妥的事情就这么被人搅黄掉了。

  所以,王信要不拘一格降人才。

  只要是优秀的,能够为公司创造利益的人才,他都愿意将他接到自己身体来。

  凌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甚至让她变成了自己的女人。

  听到王信的问题,凌晨脸色更加惨白,沉默不言。

  “怎么了?”王信眼神疑惑地看向凌晨,问道:“是不是又有哪里不舒服了?”

  “没有。”凌晨摇头。

  “那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王信出声问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陈述!”凌晨咬牙说道。

  声音嘶哑,双手握拳,给人一种用尽全力的感觉。

  “你说什么?”王信眼神一凛,出声问道。

  “是陈述!”凌晨再一次说出这个名字,每提一次,就像是在自己的胸口插上一把刀子。

  每提一次,也是在王信的胸口插上一把刀子。

看过《同桌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