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二十一章、膨胀!

第一百二十一章、膨胀!

  陈述真是被气坏了。

  他最讨厌被人诬蔑了。

  更何况是被自己亲近的人不信任,这种感觉真是特别的憋屈难受。

  “你不要胡说,我哪有看过十遍二十遍?”陈述面红耳赤,出声反驳。

  孔溪捧着茶杯细细品茶,悠哉悠哉地说道:“那你看过多少遍?”

  “七十九遍。”陈述出声说道。

  “陈总监很下功夫嘛。”孔溪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她就是那么随口一问,没想到这个家伙还一本正经的报出来一个数字。

  七十九遍?怕是电脑都要烧得发烫吧?

  “俗话说,细节是魔鬼。还有一个词语叫做「知微见著」,又有成语叫做「一叶而知秋」……这些话都告诉我们同样一个道理。多看几遍总是没有坏处。”

  “所以陈总监从七十九遍的观看记录中发现了我摔倒时脚下的泡沫和落水时的水花有问题?”

  “我第二遍的时候就发现了。”陈述说道。

  “那为何又看了七十七遍?”

  “因为好看。”陈述低下脑袋,感觉当面说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害羞呢。

  “……”

  “生气了?”陈述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孔溪的回音,抬头朝着对面看了过去。

  “生气?生什么气?”孔溪反问。

  “我夸你好看。”陈述说道:“当面说这样的话,怕你误会我不是什么好人……就像是那些出口孟浪的流氓混混登徒子一样。”

  “怎么会呢?”孔溪摆了摆手,大度从容的说道:“你去打开我的微博看看,每天有好几万人在评论区夸我好看呢。要是夸我好看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那整个国家得有多少坏人啊?”

  “……”陈述大为惊诧。世间竟然有如此脸皮深厚的奇女子?

  “不过你比他们都夸得好听。”孔溪说道。

  “为什么?”陈述问道。他还当真看过孔溪的微博评论区,那些粉丝把她夸成了天上没有地下独一集智慧与美貌优雅与善良于一身的小仙女。他们夸奖的词语或真挚深情,或文采斐然,怎么自己就比他们夸奖的好了?

  “因为你是陈总监。”孔溪看着陈述的眼睛,浅笑嫣然。

  “原来我是占了熟人的便宜。”陈述笑着说道。

  “是呢。”孔溪点头:“总不会因为你比他们英俊。”

  “长相也是我的强项。”陈述笑着说道。

  顿了顿,看着对面的孔溪,说道:“华美做出这样的事情,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才行。我想,既然他们如此的看重利益,那我们就从他手里切割一块利益出来。要让他们感觉到疼痛,就算不能敲断他们的脊梁骨,也要打断他们一条胳膊才行。”

  “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我想从他们手里拿下DSN的水晶鞋代言给你。”

  “水晶鞋代言?”孔溪沉吟片刻,说道:“DSN的水晶鞋代言有不少艺人在抢,最终还是落在华美的丁星手里。现在应该已经签约了吧?他们如何愿意把它拿出来呢?再说,就算华美和丁星那边同意,怕是DSN那边也不同意吧?他们挑选艺人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不是说谁想去就让谁来做的。”

  “他们也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个人认为,水晶鞋穿在你的脚上比丁星的脚上要更加性感一些。我之所以想要从他们手里拿走水晶鞋代言,是因为这是华美那边最重要的一个代言之一。或许代言费不是太多,但是可以得到水晶鞋产品的后期分成。如果销售的好的话,利益将是相当的可观。而且,DSN集团将要投入巨额拍摄水晶鞋公主的系列电影,代言人将会是女主角的备选之一。那个时候,倘若能够选上的话,将可以获得全球票房收益……这也是为何一开始大家就竞争如此激烈的原因。”

  “你看起来很有把握的样子?既然这其中有这么大的利益,华美那边就更不愿意放手吧?”

  “当然。”陈述说道:“所以,我们需要再给华美一些压力。等到他们觉得非这样解决不可的时候,自然会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办法总比问题多。”

  “我不管。”孔溪说道:“反正这些事情都交给你了。”

  “义不容辞。”陈述笑着说道。

  正在这时,屋子里面的门铃响了起来。

  陈述走到可视屏前看了一眼,转身对孔溪说道:“白起源来了。”

  “就说我不在家。”孔溪说道。

  陈述按下对讲机,说道:“孔溪不在家。”

  “……”

  挂断电话,陈述和孔溪面面相觑,发现问题都有些不太对劲儿。

  这里是孔溪的家,却是陈述接的电话。

  陈述说孔溪不在家,那么陈述和孔溪……

  “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份?”孔溪问道。

  陈述点了点头,说道:“是有点过份。”

  “我是让二姨说我不在家。”孔溪一脸无语的说道。就算她不喜欢白起源,也不能这么的伤害别人。这哪里是拒绝?这分明是打脸啊。

  不管是前辈关系,还是同事关系,都没必要把人往死里得罪。

  “我忘记这是你家了。”陈述不好意思的说道。“要不让二姨来说一次?”

  “再说有什么用?”孔溪说道。“人都被气跑了。”

  “那怎么办?我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算了。”孔溪摆了摆手,说道:“有机会……”

  正在这时,可视门铃再次响了起来。

  陈述高兴地说道:“白起源还没走,他还站在门口……”

  “请他进来吧。”孔溪说道。

  “好的。”陈述按下对讲机,说道:“白爷好,我是陈述,孔溪小姐请你进来。”

  白起源抬头朝着摄像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到白起源进来,陈述殷勤的站在门口迎接,刚刚看到白起源的身影,陈述就高兴地说道:“白爷来了。”

  “陈总监也在呢?”白起源换上拖鞋,看了陈述一眼,出声问道。

  “我来看望孔溪小姐,顺便汇报一下工作。”陈述出声说道。

  “汇报工作?小溪的腿都受伤了,现在正是休养的时刻,有什么工作非要她来处理?有什么事情直接找王韶吧,王韶处理不了你来找我……我就不信那么大的东正集团就没有能够拍板做决定的人物。”

  “没关系的。”孔溪坐在轮椅上面,说道:“我在家闲着无聊,有些事情活跃一下大脑也好。”

  “所以,我这不是来陪你聊天了吗?”白起源将手里的捧花递了过去,说道:“送给你的。”

  “谢谢。”孔溪接过花束放到一边,说道:“起源快坐吧。”

  白起源坐在陈述刚才坐过的位置,出声说道:“刚才陈总监说你不在,我心里还琢磨着呢,你的腿都伤成这样了,还能跑到哪里去了了?我还担心你腿没好就出门了,万一磕着碰着加重病情可就糟糕了。”

  这句话表面上是在担心孔溪的身体,实际上却是在攻击陈述:他凭什么说你不在?

  “刚才和白爷开了一个小玩笑,没想到白爷一下子就看出来了,不仅仅没有离开,反而再次按响了门铃……”陈述笑呵呵地说道。他取了一个杯子放在白起源的面前,亲自动手为白起源倒了一杯红茶,说道:“白爷,喝茶。”

  白起源看了陈述一眼,说道:“谢谢。”

  陈述又指了指盘子里面的红薯,说道:“白爷吃红薯,我刚刚买回来的,可能有些凉了……要不要加热一下?”

  白起源心里就有些不痛快了。

  这里是孔溪的家,怎么搞得跟你是这里的男主人似的?

  又是招待喝茶又是招待吃红薯的,人家孔溪和你有什么关系?

  “二姨呢?”白起源出声问道:“这些事情平时都是二姨做的。陈总监来了也是客人,就不要费心费力的忙活了。”

  “二姨在厨房做饭,我去把她喊出来?”陈述问道。

  “那倒不用了。”白起源摆了摆手,顺手从盘子里抓起一个红薯剥皮,说道:“我和小溪又不是外人,我想喝茶就自己倒,想吃什么就自己拿,还会和小溪客气不成?”

  “对对,不要客气。”陈述连连附和,跟着便坐在孔溪的旁边。

  “……”白起源心里就更是吃味了。

  我说我不和孔溪客气,你在那边回应什么?你能代表孔溪?

  白起源把手里剥好的红薯递给孔溪,说道:“小溪,吃块红薯?”

  “我不吃了。”孔溪轻轻摇头,说道:“刚才陈总监帮忙剥了一块,吃得有些撑。”

  白起源笑笑,自己没滋没味的吃起那块烤红薯来。

  他感觉的出来,不,不是感觉,是很清晰的看到,孔溪对陈述更加的亲近。

  虽然不明白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是,从相处的模式看过来,他们俩人才更像是一家人。

  虽然自己比陈述要早上很多年认识孔溪,而且他们在一起搭戏都搭了好几部。

  就这么逃离认输?这不是他白起源的行事风格。

  更何况,感情这种事情,怎么能逃离认输呢?

  他必须要寻找一个突破口,他需要重新找到和孔溪相处的主导权。他相信自己的实力,他只是需要在感情上面再付出一些时间和精力而已。

  以前他以为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现在,他愿意做的更多。

  厨房门被人推开,二姨端着两盘子菜出来,出声喊道:“小溪,陈总监上桌吃饭了……”

  发现白起源也在,赶紧出声招呼道:“起源来了?正好,饭刚刚做好,一起吃点?”

  白起源恭敬的站了起来,笑着说道:“看来我今天要有口福了。好久没吃着二姨做的菜,还真是有些怀念呢。”

  “是啊,起源有段时间没来家里了。”二姨笑着说道。

  “那我以后常来看望二姨。”白起源高兴的说道。他不是有段时间没来孔溪家里了,是有近一年时间没来孔溪家里了。人家没有邀请,难道你强行上门不成?

  再说,大家工作繁忙,不是自己出门拍戏,就是孔溪出去拍戏。俩人的时间总是凑不到一块去,想要见个面吃顿饭也着实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

  在他们这个行业,有时候想和同行朋友吃顿饭,都得提前约上半年……还有可能临时被放鸽子。

  孔溪看了陈述一眼,说道:“吃饭吧。”

  “好。”陈述站了起来,推着孔溪朝餐厅走去。

  二姨的手艺很不错,做的菜色香味俱全。

  白起源很会聊天,一直掌控着饭桌上的话题走向。在白起源的建议下,陈述和白起源还喝了一瓶红酒。孔溪因为要吃药的缘故,只能喝着果汁陪着。

  吃完饭后,白起源竟然抢着要去帮忙收拾碗筷,硬生生被二姨给推了出去,说我怎么能让你一个大明星做这些?

  又指了指陈述,说道:“让我傻侄子来。”

  孔溪帮助陈述时,介绍陈述的身份就是「二姨家的远房侄子」。现在当着东正股东的面,自然要把这层关系圆一圆了。

  陈述赶紧跑了过去帮忙,说道:“我来我来,白爷你去坐着休息。”

  “……”白起源的心情有些烦闷,他觉得全世界都在欺负自己。他也想做二姨的傻侄子。

  骤然惊醒,心想:“我可是赫赫有名的白起源啊,我怎么能羡慕一个阿姨家的傻侄子呢?”

  陈述帮忙收拾完碗筷,然后陪着二姨一起奉上香茶水果。

  二姨收拾一番屋子,说道:“你们年轻人聚,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等到二姨离开,屋子里就只剩孔溪陈述白起源三人。

  陈述看看白起源,发现对方并没有起身告辞的意思。

  可是,白起源不走,他也不能走……毕竟,若是自己走了,屋子里就只剩下白起源和孔溪俩人了。孔溪的小腿受伤,倘若白起源起了歹念,孔溪如何反抗?

  他要留下来保护孔溪!

  “起源下午还有工作吧?”孔溪挑了一颗草莓塞进嘴里轻轻的咀嚼着,出声说道:“我知道你工作繁忙,每天都有赶不完的通告。还是赶紧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吧,我这边不用担心。”

  「我能不担心吗?」白起源在心里想道:「我若是走了,就只有陈述和你在屋子里,你的小腿又受伤了,陈述看起来又不像是什么好人……万一他对你起了什么坏心思怎么办?你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

  “我下午没事。”白起源笑着说道:“上次在医院不是说了吗?我要好好陪你几天,就把最近的通告都给推了……”

  “起源,这样不太好吧?”

  “没事的,你也不要过意不去。”白起源心中高兴,孔溪果然很受感动呢。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些诀窍,只有稍微琢磨就能够做到更好。“陈总监下午也没什么事情要处理吗?”

  “没有。”陈述说道。你不走,我也不走。

  “既然这样,那我们三个就玩纸牌游戏吧。”白起源笑着说道:“反正坐在这里也是无聊。不如找点事情打发时间?我知道一个游戏挺好玩的,输了的人在脸上贴纸条,脸上贴三张纸条就要喝一杯可乐。看看今天下午谁第一个去厕所……对了,去厕所前还要连喝三杯可乐哦。”

  “我倒是没觉得无聊。”陈述说道。

  孔溪也是一脸歉意,说道:“起源,陈总监,实在是很抱歉……我每天午饭后都要休息一段时间。不然整个下午都没有精神,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啊?”白起源满脸尴尬,我刚刚提议玩一个游戏,你就下达逐客令?不过瞬间又恢复了原状,歉意地说道:“是我疏忽了。小溪身体受伤,现在正是需要好好休息的时刻,我和陈总监就不打扰了。”

  白起源看向陈述,说道:“陈总监,我们一起走吧?”

  “好的。”陈述点了点头,看着孔溪说道:“我先扶你上床休息。”

  “嗯。”孔溪点了点头,说道:“谢谢陈总监。”

  “我来帮忙。”白起源说道。他是打定主意不让陈述一个人专美于前。

  是帮忙,更是监督。

  陈述把孔溪给从轮椅上抱到床上,体贴地帮着她盖好被子,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

  “嗯。”孔溪乖巧点头。

  “小溪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望你。”白起源站在旁边说道。

  “起源还是先处理自己的工作要紧。”

  “不是说过了吗?这几天的通告都推掉了。”白起源笑着说道。

  于是,在孔溪的眼神注视下,陈述和白起源一起离开孔溪的家。

  电梯里,白起源按下了负一层按钮。负一层是停车场。

  陈述站在旁边不动,并没有按下别的楼层的意思。

  “陈总监是开车来的吗?”白起源出声问道。

  “是的。”陈述点了点头。

  “陈总监工作很不错啊,年纪轻轻就自己买车了。”

  “找朋友借的。”陈述笑着说道。

  “哦。”白起源点了点头。“陈总监明天还会过来吧?”

  “应该会吧。”陈述说道。

  “我也来。”白起源说道。

  “真好,明天又可以见到白爷了。”

  “我明白你的心思。”白起源说道:“我知道你喜欢孔溪,我也是。现在,就让我们在手底下见真章吧。朋友告诉我说,好女怕缠郎。我知道陈总监用的招式就是死缠烂打,恰好这一招我也会。”

  “白爷的意思是,咱们俩比着看谁更不要脸?”

  “听起来有些粗俗……就算是吧。”

  陈述被气笑了。

  竟然有人敢和我比不要脸?

  “膨胀!”陈述语带嘲讽,唇角上挑,一幅高处不胜寒的骄傲模样。

看过《同桌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