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二十四章、公主和水晶鞋!

第一百二十四章、公主和水晶鞋!

  陈述在网络上看过一句话:最合格的前任,就应该像是死了一样。

  他和凌晨已经分手,而且是那样一种与他而言极其屈辱的方式。

  即便陈述不愿意去回想,更不愿意去承认,但是,女友劈腿上司这种事情对他的打击还是非常大的。倘若身边没有汤大海和李如意,没有及时出现的孔溪,他真的不清楚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的事情。

  至少也要喝上三天大酒玩上三天游戏吃三天老爹面馆的肥肠面……

  更可怕的是,他甚至可能背个包出去旅行。

  花城门口的白云山一定要去爬一爬的,然后在山上找个客栈住下,看晨曦看暮霭看朝起朝落看花开鸟鸣……祭奠那死去的爱情和女人。

  可是,明明已经分手了,这个女人还存着自己的手机号码,还敢厚着脸皮打来电话……

  陈述很生气。

  你有没有给我这个前男友一点儿尊重?有没有对自己的行为存一点愧疚之心?

  很快的,手机再一次响起来。

  这次显示的是另外一个号码,陈述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哪位?”陈述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对着话筒问道。

  “陈总监好,我是……”

  “让王信给我打电话。”陈述说完,便再一次掐断了电话。

  当手机铃声第三次响起来的时候,陈述这才接通了电话,笑着说道:“王总早啊。”

  “陈述,我想和你谈谈。”话筒里面传来王信的声音。简洁明了,直入主题。

  “好啊。上次是我到华美,这次就劳烦王总到东正来一趟吧?”陈述笑着说道。

  电话里面的王信有些迟疑,久久的没有回应。

  东正和华美是竞争对手,自己和东正的老板栗琨自然相处的很不愉快。在一些必要的场合俩人见面无非就是点头示意,没有过深入交流。但是,陈述提出来的这个要求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倘若自己跑到了东正,这就是向东正认输?还是说华美输了东正一筹?

  “我的电话你知道,王总来了告诉我一声就好。”陈述没有继续等待下去,再一次主动挂断了电话。

  陈述端着咖啡杯回到办公室,看着外面的滚滚江水有种「智珠在握」的幸福感。

  我们经常说「有钱人的幸福你体会不到」,其实,有智慧的人的幸福你也体会不到。

  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陈述走过去接起电话,说道:“你好,我是陈述。”

  “陈总监,请到我办公室一趟。”

  “好的,稍等。”

  陈述敲响骆杰办公室房间门的时候,骆杰这才从电脑前抬起头来,抬手示意陈述在会客厅的沙发坐下,他也推开椅子走了过来,问道:“陈总监,网上流传的有关孔溪的新闻你看到了吧?”

  陈述点了点头,说道:“看到了,这么大的事情,想看不到都难了。我这边都收到了不少链接和视频呢。”

  “陈总监有什么想法?”骆杰的眼神在陈述的脸上扫来扫去的,就像是想要在上面表现什么秘密或者找到什么破绽似的。

  “我觉得爆料还是很有可信度的。”陈述坦白说道。

  “嗯,我和陈总监的看法一致。”骆杰说道:“这件事情和陈总监没有关系?”

  “骆总怀疑是我做的?”陈述笑着反问。

  “能够拿到现场拍摄视频,而且又有这样老道的操作手法,自然不是简单的人物了。”骆杰出声说道。真正的理由他还没有说出来,以你和孔溪的关系,在知道孔溪受了这样的委屈之后,自然是要跳出来替她出头的。

  当然,这样的话是不能说的。那样的话,陈述反问一句,难道骆总监知道孔溪受了委屈就不会跳出来替她出头?

  他将要如何作答?一句话就把自己给将死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骆杰对待陈述的态度从轻视变成了平视,从平视变成了重视。

  现在都有些「畏惧」了。

  好像那家伙随时都在给你挖坑似的。

  “是啊。”陈述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也好奇我不是蝙蝠侠的真实身份。不过,不管他是谁,至少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他能够站起来揭露真相,揭开那些幕后之人的丑恶嘴脸,我们还是应该给予一些肯定和支持的。”

  “肯定和支持自然是要给的,这样怀有正义之心的人才,我们东正永远对他敞开怀抱。”骆杰出声说道:“不过,你想过没有,这件事情爆出来之后,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理?华美那边会是什么样的态度?东正这边又应当如何应对?”

  陈述稍微沉吟,说道:“华美那边找了个替罪羊去自首,承认这桩事情是她的个人行为,并且愿意承担所有的责任。”

  骆杰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说道:“战争已经开始了吗?”

  陈述也跟着笑了起来,说道:“所以我来请示骆总,接下来我们是打还是和?”

  骆杰眼神熠熠的盯着陈述,说道:“是打是和,都由陈总监决定。不过,作为企划部的负责人,我得知道公司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总监觉得呢?”

  “那是当然。”陈述点了点头,说道:“一会儿华美的王总来做客,骆总一起见见?”

  骆杰表情微惊,问道:“王信?”

  “是的。”陈述说道:“骆总和王总很熟?”

  “熟倒是熟,但是没什么交情。”骆杰说道。骆杰的父辈是传媒行业的大佬,王信的父亲王誉也同样是业界举足轻重的人物。骆杰和王信这样的后辈自然是知道彼此的,只是因为两家公司的对立关系,他们平时接触的很少。但是,在一些重要的活动或者私下的饭局上面还是会遇到。

  王信还和自己不同,王信的父亲王誉是华美的创始人,是公司的真正拥有者和决策者。而王信的父亲只是东正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他所拥有的股份也并不能起到决策性的作用。

  王信在英国生活多年,有着英国人骨子里的严肃和倨傲,平时也不把他们这些「同辈」们放在眼里。

  现在,他竟然会因为网络上的一个不知名人物的爆料而跑到东正来见一个企划部副总监?

  一刹那间,骆杰的心思有些杂乱。

  他之所以打电话让陈述过来,首先是有敲打之意,你是孔溪的朋友,更是东正企划部的副总监,是自己的下属。你在外面搞出那么大的风浪,到时候集团高层追究起来,不还得我这个一把手给你背锅?

  另外,他也确实想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相信那个神秘人物的爆料,但是他不相信那个神秘人物当真「神秘」。

  相反,他认定了这件事情是陈述一手操办起来的。

  处在他这样一个位置,身处局中,却看不清楚棋势。这种感觉让他很恐慌,有种失控的紧迫感。就好像这诺大的企划部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孔溪是东正一姐,是公司的王牌艺人,她的事情就是公司的大事。倘若上面的人把他叫过去询问内情,自己却是一问三不知,那不就证明自己这个企划部总监的失职吗?

  现在这么一问起来,发现自己的心就更慌了。

  第一,事情比自己想像的还要更加复杂一些,他所了解情况的只是冰山一角。

  第二,陈述在里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参与度相当高。甚至都已经逼迫华美那边牺牲了自己的一个内线,而且华美那边的王信都要亲自到东正来拜访。

  第三,王信的到来对东正而言意味着什么?对他而言又有什么积极的一面?

  最让骆杰心慌的是,迫使王信主动前来拜访,这是公司那几位大人物都没办法做到的事情,却被一个小小的企划部副总监做到了……

  “这家伙是个妖孽不成?”骆杰打量着坐在面前的陈述,在心里想道。

  面相清秀,黑发柔软,长得很好看,但是在专门出俊男美女的娱乐圈也难以出众。如果非要说他的特别之处,那就是眼神异常的明亮,任何时候都把脊背挺得笔直。

  他的脊梁就像他的性子一样,轻易不肯服软。

  有这样一个下属,当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啊。

  “王信什么时候过来?”骆杰出声问道。

  陈述抬腕看了看表,说道:“大概十一点钟左右。”

  “你们约好了时间?”

  “没有。”陈述笑着说道:“猜的。”

  “……”

  这个人要不是陈述,骆杰都敢拍桌子骂娘。

  你当我是个白痴不成?随便猜个数字就敢来蒙骗我?

  骆杰没有立即答应,陈述也并不着急。

  他知道,在孔溪这件事情上面,其实自己行事有诸多犯忌讳的地方。

  无论如何,自己只是企划部的副总监,是骆杰的下属。像是孔溪这样的一线大咖,有很多事情是要集合整个企划部之力或者高层亲自拍板才能够做出决策的。

  自己在下面把事情全都给干了,就等于是把骆杰这个正牌总监给架在了半空当中。倘若上面有人找骆杰询问,他是要承担失职之责的。

  陈述深谙职场规则,所以他愿意在骆杰面前坦白。并且邀请他一起参与到与华美的谈判之中。

  毕竟,最近一段时间两人的配合还算默契。

  骆杰没有主动跳出来找麻烦,在一些事务上面还充分的放权。而陈述也没有不知进退,以为自己就已经掌控了整个企划部。

  他初来乍到,地盘都还没摸熟呢,企划部里面哪些是骆杰的人?高层里面又有多少人会支持骆杰?

  陈述是骆杰的副手,他做好了,不管骆杰有没有参与,功劳都有骆杰的一份。当然,他若是做的不好,骆杰也要承担一定的领导责任。

  既然如此,不如把骆杰也给拉下来一起来玩这场「攻防」游戏。

  也算是陈述对之前的「失礼」行为的弥补,以及对上司的一种示好。整个企划部铁板一块,大家各司其职才更加符合陈述的利益。

  “我上午没什么行程,就陪着陈总监一起会会华美的王总吧。”骆杰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笑呵呵地看着陈述,说道:“王总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连他都能邀请到咱们东正做客,陈总监还真是面子大啊。我可做不到,怕是连栗总亲自出面都不一定做的到。”

  “主要还是他们做贼心虚。”陈述笑着说道。

  “陈总监要是现在没什么事情,不如我让秘书泡一壶好茶,咱们俩边喝边聊。你给我讲讲华美是如何做贼的,不然一会儿就要见面我还搞不清楚状况,说了什么错话可就丢脸了。”

  “能喝到骆总监的好茶,那我今天可有口福了。”

  “知道你喜欢喝茶,一会儿提两盒回去。什么时候喝完了再到我这里来拿,我家老头子喜欢喝茶,家里的茶叶都堆成山了。以后陈总监的茶叶我承包了。”

  “那我就不和骆总监客气了。”陈述笑呵呵地接受了骆杰的「亲热」行为。

  正如陈述所预料的那般,王信一行人是中午的十点五十几分到达公司。

  王信亲自带队,来的人有秘书凌晨、公关部负责人张明远,陈述的「老朋友」朱楷模。还有两名随行的工作人员,陈述对他们也并不熟悉。华美这边参与谈判的就只有陈述、骆杰以及孔溪的经纪人王韶。王韶是陈述临时打电话请过来的,不管陈述和孔溪多么亲近,王韶终究还是孔溪的经纪人。这次谈判的重点就是围绕着孔溪受伤的事情做出赔偿方案,所以陈述觉得她应该到场。

  这也是陈述在华美时受到那么多人喜欢的原因,也是他年纪轻轻却能够让雷霆组成公关部第一强力小组的原因,他会让每一个人都得到应有的尊重。

  当然,朱楷模是个例外。自从陈述接任雷霆组组长,而不是老资格的朱楷模之后,俩个人就结下了死仇。

  因为那事关利益,已经和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关系了。

  会议室里,王信一直低头在手机上面打字,看起来很是忙活的模样。他不想来,根本就不想看对面的人一眼。凌晨则是抬眼打量着坐在对面的陈述,主要还是打量着陈述所坐的位置。

  陈述坐在和王信相对的位置,也就是说,在华美这边是以陈述为首来进行这场谈判。

  刚才进屋的时候,彼此之间做过介绍。坐在陈述左边的是东正的企划部总监骆杰。凌晨知道骆杰,知道他是东正大股东的儿子,知道他是东正企划部的一把手。而坐在陈述右边的人是孔溪的经纪人王韶,王韶是圈内有名的经纪人。当时CE那边改变主意,他们还以为是王韶帮忙破局,后来才知道是陈述横插一脚。

  这样的两个人,也甘心以刚刚进入东正不久的新人陈述为尊?

  这个男人,还真是会给自己带来「惊喜」啊。

  许明远脸色阴沉,看向陈述的眼神充满了恨意。陈述一波又一波的攻势,确实打的华美狼狈不堪。

  关键是,陈述是一人之力,而他们华美整个公关部都在浴血厮杀,却仍然没有占据任何便宜。

  这让许明远颜面无光,在公司内部威信大失。王信更是劈头盖脸的把他给训斥了好几回。还说早知道如此,还不如让陈述来做这个公关部总监。那样的话,公司只需要养陈述一个人就够了,还能够为公司节省开支……

  许明远心里又气愤又委屈,气愤的是,陈述这个「背叛者」为何一直盯着华美不放?你是属狗的吗?

  委屈的是,陈述是被你王信赶走的,你抢走了人家的女人,现在还说公司养陈述一个人就够了……就算那样,陈述也不可能接受吧?

  当然,他没办法恨王信,就只能把恨意往陈述身上转移。

  「就是这个人给自己招惹来那么多的麻烦。」

  相反,反而是两人之间过节最深的朱楷模对陈述最是热情。

  朱楷模坐在靠门的位置,一脸热情地看向陈述,说道:“陈总监,自从你离开华美之后,大家都很想你,特别是我们雷霆组的成员,时不时的还会念叨你呢。陈总监什么时候回去看看我们?我组织老同事们再一起聚聚?”

  陈述看了王信一眼,笑着说道:“我昨天才去过华美,就是没有见到朱组长而已。遗憾啊。”

  陈述昨天去华美找的是王信,那次见面称不得愉快,王信甚至觉得那是「羞辱」。他讨厌陈述,讨厌有关陈述的一切。讨厌烤红薯,闻到烤红薯的味道都想吐。

  为了此事,他甚至吩咐保安禁止所有烤红薯车在华美大楼门口停留,来一个赶走一个。

  现在朱楷模主动提起此事,王信打字的手微微停顿,抬起头扫了朱楷模一眼。

  朱楷模虽然在和陈述说话,但是心神却一直系在老板王信的身上。老板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第一时间清晰的感知到。

  接受到王信发来的「闭嘴」信号,朱楷模心中有些害怕,还有些莫名其妙。

  老板,我只是想用这番话告诉东正的这些人,陈述之前只是我们华美的一个小组长,现在却到了东正成为总监,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和你平起平座,只有资格和我们这些人「聚聚」……我拼着贬低自己也要抬高老板,为的就是报复东正这边故意把陈述和老板安排相对而坐的行为。你怎么还不领情呢?

  王韶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就好像和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关系一样。虽然孔溪不在,她才应当是孔溪真正的代言人。

  骆杰的脸上一直保持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他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太可笑了。

  眼前的这些人之间的关系也实在是太复杂了。

  情敌见面,不应该分外眼红?

  陈述一波又一波的敲打华美,难道没有公报私仇的心思?

  还有,他们争抢的那个女人也坐在现场,坐在前男友曾经的上司旁边。这三人之间的心理活动应当很有趣吧?

  最有趣的就是陈述了,他举手投足间就把华美逼迫到如此窘境,又是何种想法?

  他要把自己在华美失去的全部都夺回来?

  女人?名誉?还有尊严?

  名誉现在已经有了,现在外界谁不知道陈总监的厉害?

  尊严也有了,以前的雷霆组小组长到了华美成为企划部副总监,这可不是小小的提升,而是飞一般的跃飞啊。没有八到十年的工作经历,凭什么坐上这么重要的位置?

  至于女人嘛……

  骆杰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他发现陈述对孔溪是铁了心的维护,而孔溪对陈述也是格外的亲睐。难道这两个人当真有机会走到一起?

  如果当真走到一起的话,陈述丢了一个贪慕虚荣的凌晨,找到了一个万众瞩目的孔溪,那自然是捡了一个天大的宝贝。这笔生意怎么算都不亏。

  人们都说找到一个好女人可以少奋斗十年,倘若陈述找上了孔溪-----就少奋斗一辈子了。

  可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他是不愿意看到陈述和孔溪走到一起的。

  因为那对孔溪的损害太大,对公司的损失也太大。

  当然,此时的骆杰心里还是很痛快的。

  以前对人爱搭不理的王信像是一个受气包一样的坐在东正企划部的会议室里面,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笑得合不拢嘴不是?

  于是,骆杰便主动和王信打招呼,说道:“王总,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你。听陈总监说王总要来公司做客,我把所有的行程都给推掉了。无论如何,我都要亲自过来招待王总才行。毕竟,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嘛。”

  “我是来谈事情的。”王信面无表情的说道。“希望有机会骆总监也到华美去做客。”

  “我一定会去的。”骆杰看了陈述一眼,说道:“我和陈总监一起去。”

  王信的心里又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跟陈述一起去,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事了。

  许明远喝水润了润喉咙,出声说道:“孔溪小姐受伤一事,我们华美也深受遗憾。”

  “你们不应该是深表遗憾,应该是深表愧疚才是。”陈述出声说道。先要为他们的行为定性,这样才有谈价还价的资本。

  遗憾是任何人都可以表示的,但是愧疚却是真正的凶手应有的态度。

  许明远的视线转移到陈述身上,出声说道:“我们没想到郑之敏会因为自己的个人喜好行为做出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说服教育下,郑之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现在已经主动去警察局投案自首,承认了自己的不良行为。”

  “不良行为?”陈述摇了摇头,说道:“这是犯罪。故意将人置身于那种险境,那是犯罪。”

  “是不良,还是犯罪,自然有公平的法律去审判。”许明远出声说道:“郑之敏终究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埋单。所以,我们希望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陈总监的意见呢?”

  “我的意见就是不同意。”陈述说道。

  许明远敲敲桌子,说道:“真正的凶手已经自首,陈总监还要做些什么呢?要把人往死里逼吗?或者说,往我们华美身上泼脏水?”

  “你们以为把郑之敏丢了出去,我们就无可奈何了是不是?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是不是?”

  “陈总监,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凌晨出声说道:“如果我们心存这样的想法,就不会主动到东正集团拜访。王总更不会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特意跑来一趟……我们知道华美有过错的地方,所以我们愿意为此做出赔偿。当然,如果东正这边狮子大开口的话,华美这边也会很为难。”

  “水晶鞋代言绝对不可能。”王信终于抬头看向陈述,说道:“我们绝对不可能被你威胁几句,就傻乎乎的把水晶鞋代方给双手奉送。那样的话,怕是会沦为业界笑柄吧?”

  “那你们要如何表达自己的诚意呢?”陈述眯着眼睛打量着王信,出声问道。

  “那要看陈总监的价码了。”王信说道。

  “既然王总态度那么坚决的不肯给我们水晶鞋代言……”陈述笑着说道:“那我们就要这个吧。毕竟,水晶鞋应该穿在真正的公主脚下。”

  陈述不忘侧脸看向王韶,说道:“记得把这句话转告孔溪小姐。”

看过《同桌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