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二十五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一百二十五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什么叫做谈判?

  你来我往,讨价还价,最终拿出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方案。生意成交。

  大家先谈后判,这才叫做谈判。

  哪有一下子就把价格给叫死的?

  更让王信气愤的是,自己明明都已经说了「水晶鞋代言绝对不可能」之类的话,他却偏偏要水晶鞋代言不肯松嘴,这是什么意思?

  斗气?挑衅?以为自己吃定了我们华美?

  “真是天大的笑话。”

  凌晨心里也不好受,虽然她已经和陈述分手,但是,还是被陈述那句「记得把这句话转告孔溪小姐」给伤到了。

  无论如何,我们也曾相爱一场,你在我的面前向另外一个女人献殷勤……虽然确实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心里还是有些闷闷的不舒服是什么情况?

  孔溪是真正的公主?其它人就不是了?曾经你也宠爱我如公主一般的啊。

  凌晨看向陈述,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说道:“水晶鞋应该穿在真正的公主脚下……看起来陈总监对孔溪小姐很用心呢。”

  “那是当然。”陈述一脸认真的点头,说道:“孔溪小姐是我们东正的招牌人物,是我们东正最耀眼的珍宝,我们每一个东正人都对她极其用心。骆总监,你说是不是?”

  “是的。”骆杰赶紧出声附和,说道:“不仅仅是我们东正人,还有亿万粉丝,都把她当作小公主一样的宠爱着。”

  “孔溪就是孔溪,是谁也不可替代的孔溪。”王韶也出声帮腔。她这句话含有深意,也带有恨意。华美的王信为何带着团队到东正来谈判?不正是因为他们恶意竞争,为了抢走孔溪正在拍摄的CE代言,甚至不惜伤害孔溪的身体……

  他们想找人来代替孔溪,而她要说的就是:孔溪是无可替代的。

  收起你们那些肮脏的心思和手段,好好的向孔溪道歉吧。

  作为孔溪的经纪人,王韶适时的表达出了自己绝不辜息的态度。

  孔溪的态度强硬,陈述谈判起来才更有底气。

  “听说过一些陈总监和孔溪小姐的传闻,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相当的感人呢。”凌晨看着陈述,笑呵呵地说道:“正如陈总监如此这般的维护孔溪小姐,孔溪小姐对陈总监也是百般照顾。听说陈总监的这份工作也是孔溪小姐帮忙拿下来的呢。”

  “既然不知道真假,就请不要随口乱说。我们保留追究你们恶意散布谣言的权利。”陈述出声说道:“另外,我的工作是依靠我个人的努力和能力获得的,孔溪小姐是公司拥有话语权的人物,她有权向公司举荐优秀人才。”

  “那个时候你刚刚离开华美,孔溪怎么就知道你是优秀人才呢?”

  “这就是孔溪小姐的卓越之处,她永远都比别的女人看得更加长远一些。”陈述笑着说道。

  然后转身,对着王韶说道:“这句也劳烦转告孔溪小姐。”

  “……”王韶就有种拿笔戳死陈述的冲动。你把我当作什么了?传话筒?还是你个人的金句摘录师?把你的奉承话转呈孔溪的送屁天王?

  骆杰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拍拍陈述的肩膀,说道:“不错,我个人也可以证明,陈述能够得到东正企划部副总监这份工作,是依靠他的能力和努力获得,他无需任何人的帮助。我第一眼看到陈总监的时候,就觉得他非简单的人物。后来他的表现也再次证明了我当初的杰出眼光。能够和陈总监这样的年轻俊杰一起共事,是我骆杰的荣幸。”

  陈述拱手致谢,说道:“能够在骆总监这样精明干练人品端正的领导麾下做事,这也是我的荣幸。”

  “不知道的的人看到这一幕,还以为陈总监的职位是靠说奉承话获得的呢?”王信出声嘲讽,跟着王信一起来的众多华美同事都一起哈哈大笑起来,显然,他们都觉得王信说的这句话很好笑。

  “字字句句,发自肺腑。”陈述一脸感激的看向骆杰,说道:“我相信骆总监绝对不会抢下属的女朋友。”

  噗!

  骆杰刚刚喝到嘴里的茶水一不小心就喷了出来,他赶紧抽出纸巾擦拭嘴角的水渍,说道:“陈总监,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我怎么可能抢下属的女朋友?再说,你现在都没有女朋友。”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说,就算我以后找到了女朋友,骆总监也不会把她抢走的。”

  “我来东正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抢走下属的女朋友。”

  “有些人就不这么想。”陈述的视线转移到了王信身上,一脸「幽怨」的说道。

  咔嚓!

  王信手里的铅笔折成两截,他眼神凶狠地盯着陈述和骆杰,说道:“我们是来谈判的,不是来听你们这些八卦绯闻的。希望你们拿出一点诚意,回归正题。”

  陈述瞥了一眼凌晨,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们是来和我聊八卦绯闻的呢,一不小心就多说了几句,对不起对不起……咱们还是回归主题吧。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们要水晶鞋代言。王总的意思呢?”

  “我说过水晶鞋代言绝不可能。”

  “那就谈不拢了?”陈述问道。

  “是的。”王信态度坚决。

  会议室里瞬间陷入了沉默。

  一个拼命想要,一个拼死不给。

  华美那边的主管者王信寸步不让,东正这边的主要决策者陈述也是不拿水晶鞋代言誓不罢休。

  他们俩个没办法达成共识,其它人也就没什么办法在这件事情上面表态了。

  王信看了一眼身边的凌晨,说道:“我们走吧。”

  王信坐不下去了,他讨厌东正,讨厌眼前看到的这一切。

  每多坐一刻钟,这种痛苦就会持续,而且还在不停的累积增加。

  凌晨在桌子下面伸手握了握王信的手背,示意他稍安勿燥,暂时忍耐。

  凌晨看向陈述,说道:“陈总监,我们带着诚心而来,但是你们东正这边显然没有任何的诚意。”

  “你们把一个好好的人伤成这样,让你们赔偿一个代言怎么就没有诚意了?”陈述出声反问。

  “伤害孔溪的是郑之敏,和我们华美没有关系。我们之所以来,仅仅是因为郑之敏是华美集团下面子公司的职员。我们希望能够达成和解,希望能够给那个做错事的小姑娘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你们会到东正集团来做客吗?王总会来吗?”

  “我们确实是为此而来。”凌晨一口咬定那件事情和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

  张明远也从提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出来,说道:“这是郑之敏在警察局的口供,警方那边已经认可。陈总监可以好好看看。陈总监难道一定要将一个年纪轻轻因为一时糊涂而做了错事的小姑娘赶尽杀绝吗?”

  “警方只是接收,认不认可还得看接下来我们提供的证据。”陈述说道。“至于她是不是一时糊涂而做做错事情的小姑娘,也自然应该由警方来判定。”

  “陈总监那边还有什么证据?”张明远沉声问道。

  他们之所以赶到东正拜访,他们之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离开,就是因为他们想要搞清楚陈述手里到底还有多少张牌。

  之前在网络上公布的那些,只不过是一些没有根的传闻。就算被人找出种种破绽,也在郑之敏主动向警方自首之时结束。

  偶有风浪刮到东正身上,那也不痛不痒。东正只需要花费一些营销费或者再制造两个热点把那些杂音给淹没就够了。

  唯一的破绽就是郑之敏,不过,在他们过来之前,郑之敏那边就已经打点好了,他的父亲已经拿到了公司给予的一笔数额巨大的「借款」。只要郑之敏在里面闭紧嘴巴,这笔钱就不需要他们一家人偿还。

  再说,只不过是喷洒了一点洗涤剂让一个艺人摔倒,这又能是多大的罪名?倘若不能庭外和解的话,最多找一个好律师帮她打一场官司罢了。

  所以,这也是王信咬死不肯出让水晶鞋代言的信心和底气。

  可是,怕就怕在陈述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手里还有其它的底牌,或者某一个他们没有想到的破绽存在。

  上一次的张蜀事件,他们就被搞得很被动。因为一开始的太过强势,最终不仅仅赔偿了钱,还让张蜀「休息」一年才了结。

  虽然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们心里都清楚,华美在陈述的连番抽打之下,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只需要陈述做出拉弓的姿势,华美这只大鸟就扑打着翅膀往下掉……

  多可悲?

  “那倒没有。”陈述说道。

  “……”

  华美众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都觉得这个陈述简直是个王八蛋。

  骆杰和王韶一脸不解的看向陈述,心想,就算你没有底牌,你也没必要这么直白告诉华美的人吧?

  这样一来,这谈判不就黄掉了吗?

  更让他们不解的是,你手里的牌都打完了,你凭什么还非要人家的水晶鞋系列?

  这种事情不是谁的嗓门大谁的态度坚决就可以成功的啊,毕竟,水晶鞋系列代言蕴含着太大太大的利益了……

  就算是华美这样的大型集团公司,失去了这样的大单也会损失惨重。无论是声誉上还是经济上都有巨大的影响。

  王信终于松懈下来,看了凌晨一眼,说道:“走吧。”

  说完,率先站起身准备朝着外面走去。

  这里他一秒钟都不想呆了。

  凌晨看了陈述一眼,也跟着起身准备离开。

  张明远得意洋洋,就像是一个刚刚打了胜仗的大将军,笑着说道:“没想到陈总监是个妙人,以后有机会咱们好好亲近亲近。”

  这一次,他们公关部终于扳回一局。这个陈述也真是有趣的紧,一幅气焰嚣张的模样,还以为他手里握着什么了不得的「王炸」呢。

  没想到不仅仅没有王炸,连一对A都没有。简直是可笑之极。

  这一次,他张明远回到公司也可以扬眉吐气了。公关部的名声也不会那么难听了。

  朱楷模一幅皮笑肉不笑的阴恻恻模样,语带讥讽的说道:“没想到今天这么快就结束了。我还以为免不得又和陈总监一番激烈的唇枪舌箭呢,都提前准备好了润喉糖。”

  朱楷模收起面前的电脑,笑呵呵地说道:“陈总监,我们后会有期了。”

  “陈总监……”王韶转身看向陈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让她有些意外,也有些担忧。不是说好了先拿些别的再拿水晶鞋嘛,你那么贸然的承认手上再无底牌,就把原本要到手的利益都丢失了。那样的话,她要如何向孔溪小姐交待?

  当然,有陈述这个「铁杆心腹」在,也轮不到自己向孔溪交代什么。可是,这种白白饶恕了华美集团让这群恶人大摇大摆的离开还是让人难以接受。

  骆杰看向陈述,说道:“我知道你还有后手,你一定还有后手,是不是?”

  “我说他们一分钟之内就会回来,你信不信?”陈述说道。

  “我信。”骆杰竟然很没有原则和节操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他们一分钟之内爬着回来我都信。”

  “……”王韶一脸好奇的盯着这企划部的正副手,当初陈述刚刚入职的时候,两人打得不可开交,据说交手了好几次。现在怎么就好得蜜里调油了?

  正如陈述所说的那般,一分钟不到,王信就回来了。

  王信回来了,凌晨自然也就回来了。张明远、朱楷模以及那两名助手也全部都回来了。

  人群分开,一个金发蓝眼的高大洋人在两名助理的簇拥下走了出来,主动朝着陈述走了过来,伸出手掌热情的说道:“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麦克先生,我一直在期待你的到来。”陈述笑着和麦克的手握在一起,说道:“你要是再晚一步,我尊贵的客人都要离开了。”

  “我是在约定好的时间出发的。你知道的,这座城市的车实在是太多了,比美国的车还要多……我们堵在路上,实在没办法动弹。”麦克笑呵呵地说道,看起来和陈述的关系很是不错。“你知道的,车子到了停车场,我是一路跑上来的。就是为了见一见你的客人。”

  看着和陈述热情寒暄的麦克,王信的脸色难堪之极。

  所有华美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

  麦克是DSN公司的亚洲区副总裁,所负责的就是整个亚洲区域的宣传推广业务。

  也就是说,DSN水晶鞋系列到底是由谁来代言,是由他一言而决。

  可是,这样一个关键先生,为何和陈述的关系那么密切?为何又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期赶到了东正?

  难道说,陈述已经说服了DSN高层,放弃丁星,选择使用孔溪?

  他凭什么有那么大的能量?

  再说,DSN已经和他们华美签署了代言合同,难道他们还想要解除合同不成?

  「解除合同?」

  王信心里突然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当时他们为了抢夺CE的代言,所使用的方法就是让CE那边去和孔溪解除合同。

  现在,陈述把同样的招式手段用在了他们华美的艺人身上?

  这是不是一部武侠小说《天龙八部》里面所写的绝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或者说用一句现代流行的话来形容就是:花式打脸?

看过《同桌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