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二十七章、没有眼福!

第一百二十七章、没有眼福!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

  「在同个屋檐下,你渐渐感到心在变化」

  ……

  凌晨突然间想起了这首歌。

  这首每次去KTV的时候陈述都必点的经典保留歌曲。

  来的时候阳光明媚,走的时候大雨滂沱。

  当奔驰车从停车场冲出去的时候,豆大的雨滴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就像是他们刚才在东正会议室里面所经历的那种遭遇一般。

  疼痛、屈辱,四面八方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凌晨实在难以相信,曾经的那个单纯善良与世无争的男人怎么会变得如此凶猛,如此的富有心机?现在的陈述还是当年的陈述吗?还是学校里面牵手遇到熟悉的同学都会脸红的陈述吗?

  他到底经历过什么?仅仅是因为一场恋情的终结?

  他们输了!

  输得一败涂地。

  比他们来时所能够想像到的最坏的结果还要更坏一些。

  他们各种思索,各种推演,预估陈述手里到底掌握着什么样的「黑料」……

  滑稽的是,他最大的底牌就是他们的出现。

  他们这些人完全被他给牵着鼻子走,从他第一次气势汹汹地跑到华美要见王信就已经开始布局了吧?一言不合拍案而起逼迫王信到楼下陪他吃烤红薯这些细节只是他局中落下的一枚又一枚棋子。

  他用这些闲棋形成「势」,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态度强硬」「底牌充足」「不配合就完蛋」……

  所以,他们出现在了东正大楼里面。

  这也是他们最为难受的一点儿,他们绞尽脑汁耗费心思去谋求对策,最后发现大家的智商不在一个频道上……

  王信脑袋低垂,面如死灰,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晨心想,或许这个男人更加难以接受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吧?

  那些他不曾放在眼里的人,却给予他这样致命的攻击。

  “王总……”凌晨轻声唤道,她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当有外人在的时候,她都是称呼他为「王总」。毕竟,现在有王信的司机在前面开车。

  王信仍然保持着上车时的姿态,不言不语,就跟成了一个植物人一般。

  “王总……”凌晨再次出声唤道。

  王信仍然没有应答。

  凌晨突然间伸手按下了窗户,呼啸的冷风和密集的雨点哗啦啦的从车窗灌了进来,拍打在王信的脸上身上。

  王信终于反应过来,他快速的关上了车窗,就像是一头被惹怒的狮子般对着凌晨嘶吼:“你他妈疯了?”

  凌晨笑了起来。

  她伸出手来握住王信沾满雨渍有些冰冷的手背,轻声劝慰:“不过是一场风雨而已,即不能伤及皮肉,更不能伤筋动骨?是不是?”

  “一场风雨?”王信扶了扶镜框,怒声喝道:“他们拿走的是水晶鞋代言。他们拿走的是我们和DSN集团的友谊以及未来的持续性合作通道……这也是一场风雨?这还没有伤骨皮肉?这还没有伤筋动骨?我快死了,我都觉得我快死了你知道吗?”

  “事已至此,是不是已经成了定局?”凌晨出声反问。

  王信心中又是一痛,有些愤怒地扫了凌晨一眼,连你也跑来插我刀子?我他妈早就成了刺猬好不好?

  “不错。”王信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知道,华美和DSN的解除已经成为定局。而他们也将失去最为倚重的水晶鞋系列代言,至于后面的大电影开发,更是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既然这样一个大项目落在东正的手里,以东正的做事风格,又怎么可能会给他们留一根毛发?

  “既然我们改变不了已经成就的事实,那么,我们就要想办法改变未来的发展轨迹。”凌晨出声说道。

  “所以呢?”

  “如果我是王总,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陪着麦克先生去吃蛋挞喝红茶,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凌晨出声说道。

  “都已经落到这个地步,哪里还有心思去陪他吃蛋挞喝红茶?”王信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说道:“再说,那些人就是养不熟的狗,只讲利益,不讲感情。不管你对他有多好,一旦涉及到利益的时候,他们就立即翻脸无情。我们以前是怎么对待他的,在麦克身上花费的心思还少吗?今天的事情你都看到了,他稍微打个电话给我们一个提醒,我们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种狼狈的地步……”

  “既然我们知道他是这种人,我们就要利用他这一点。”凌晨握紧王信的手,笑着说道:“正如王总所言,既然麦克是一条养不熟的狗,只讲利益,不讲感情。那么,他会对东正那边讲感情吗?东正那边又能够把他养熟吗?”

  “什么意思?”

  “这一次,是我们疏忽了。因为我们的事情导致麦克感觉到了危险,担心事情爆发出来,自己位置不保。DSN集团亚洲区负责宣发的副总裁,选择了一个带有污点的艺人代言他们最为看重的水晶鞋系列……想必总部那边也不会轻易让他过关的。所以他第一时间就选择和我们切割开来,并且接受了东正那边由孔溪接手的合作方案。”

  “但是,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麦克是一个只讲利益的人,后期我们只要给予他足够的利益,他还是会选择和我们华美合作的。当然,前提是王总要继续保持住和他的友好关系。你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的经历和话题,这是其它人所不具备的优势。从他们之前愿意把水晶鞋系列交到华美手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王总只要和往常一样,陪着麦克吃蛋挞喝红茶,聊你们双方都非常感兴趣的话题。等到以后再次有机会出现,我们给予他最红火的艺人,最优惠的价格以及最全面的合作方案,麦克会舍近求远吗?”

  王信颇为意动,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很有道理。你刚才说的一句话很好,每临大事有静气。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不能自乱阵脚。倘若因为麦克把水晶鞋系列给了东正,我们就刻意和他疏远,这样就只会让损失更加惨重,而且会让陈述那种小人越发的开心。”

  “所以,我已经帮你和麦克先生安排好了下午茶。”凌晨出声说道。“一会儿你再亲自给麦克打个电话邀请,我想他不会拒绝的。”

  王信回握住凌晨的小手,无比感叹地说道:“幸好这个时候,有你在我身边。不然我当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在旁边在一些小事上面给你提醒而已。最终还要由王总来做决策。”

  “我是不是很无能?”王信侧身看向凌晨,看着凌晨的眼睛,颓败的说道:“我被他打得落水流水,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自己看到的是别人所不可能看到的,自己的眼光境界比所有人都要强上许多…..可是,经历了这次事情之后,我发现自己……自己如此的不堪一击。”

  “你只是刚刚回国,对我们这边的人情人性还没有了解透彻。”凌晨笑着说道:“再说,你在国外学的是商业管理,哪里会想到有这么多勾心角力的事情出现?倒是委屈你了。”

  “不,我现在彻底的明白了。被他打痛了,也打醒了。既然准备回来接手华美集团,我就要适应这一切。我要融入,并且要打败所有的对手。只有这样,我才能够成为那个最后的胜利者。”王信一脸阴沉的说道。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为集团真正的主人。”凌晨在旁边给王信打气。“所以,今天所损失的这些,并不能够影响大局。和你将要真正收获的相比,这些都是九牛一毛的事情。你一定要沉得住气。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表现出卓越的领导能力和掌控大局的能力。”

  王信点了点头,说道:“在和麦克喝下午茶以前,我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凌晨笑了起来,说道:“我陪你一起过去。”

  “就怕让你受委屈。”

  “只要和你在一起。”

  --------

  华美所有的人都离开了,陈述把商务谈判的事情交给了满心感激的王韶,正准备回办公室喝杯热茶休息一会的时候,骆杰带着两盒茶叶推开了陈述办公室的房间门。

  “没有打扰到陈总监吧?”骆杰笑呵呵地问道。

  “怎么会呢?你是领导,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陈述笑着说道。

  骆杰把两盒茶叶放到陈述的办公桌上,说道:“这是我从我爸那里摸来的茶叶,想必也差不到哪儿去。陈总监先喝着试试,如果喜欢的话,以后随时去我那儿拿。反正老爷子的茶叶多,喝不完也是浪费。咱们帮他消化消化。”

  “谢谢总监。”陈述笑着感谢。“那我以后可就不和你客气了。”

  “咱们俩客气什么?”骆杰笑呵呵的说道。

  他拉了张椅子坐在陈述的对面,说道:“你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陈述问道。

  骆杰一愣,说道:“你立了这么大的功劳,为公司拉回这么大一单子,就没有什么想法?”

  陈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说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主要是不忍心看到他们如此伤害孔溪小姐,所以就想着替孔溪小姐讨回一个公道。没有辜负孔溪小姐的信任,我已经深感荣幸了。”

  顿了顿,陈述看向骆杰,问道:“一般公司是怎么奖励这种行为的?”

  “奖励肯定是有的。”骆杰出声说道:“奖励的方式无非就是升职和加薪。升职怕是无望了,毕竟,你刚刚进入东正不久,企划部副总监这个位置都没有坐热。再调换其它的职位也不现实。加薪嘛,就是薪水升上几个台阶,或许还能够得到一些项目上的提成。不过,这个就要看你和王韶那边的沟通了。一般谈成这样的大项目,经纪人都是有提成的。但是,这个项目却是你谈成的,所以……你们俩怎么分,还得你们俩私下去商量了。”

  陈述摆了摆手,说道:“我无所谓。能够帮公司做点事情,没有辜负我屁股下面的位置就好了。”

  “另外,我想老板会找你谈谈。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栗董?”

  “优秀的公司中层,老板都会找他们聊聊天的。倘若聊天的过程让他对你很满意,那么你就进入了上升快车道。”

  “我明白了。”陈述看向骆杰,感激的说道:“谢谢总监提醒。”

  “谢我什么啊?我倒是对你有些愧疚感了。”

  “为何愧疚?”

  “倘若不是我坐在企划部总监这个位置上,这个位置就可以顺利的交接到你的手上了。明白吗?”骆杰笑着说道。倘若他没有背景,倘若他不是集团董事的儿子,或许老板们为了奖赏陈述,就把企划部交付到他的手上了。但是,因为骆杰身份特殊,所以这种事情就要慎重和棘手起来。

  陈述赶紧摆手,说道:“你做总监,我做副总监,我给你打下手,挺好的。我入职东正时间尚浅,连企划部内部的工作都还没有理顺,哪敢承担这么大的责任?”

  “以你的能力,一个副总监确实是屈才了。”骆杰倒是不吝赞美之词。“不过你也不要着急。这次的事情我算是全程见证,给老板们发邮件的时候也会如实讲述。东正绝对不会委屈真正的有功之人。”

  “谢谢总监。”陈述再次道谢。

  “好了,知道你事情繁忙,我就不打扰你了。”骆杰站了起来,看了陈述一眼,说道:“孔溪那边,你也得打声招呼不是?虽然我知道你们关系很好,但是,你为她做过什么,还是要让她心里清楚吧?”

  “不用了不用了。”陈述连连摆手,说道:“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去炫耀呢?让别人去做吧,我这种脸皮薄的人实在做不来。”

  -------

  “所以,你真的拿下了DSN的水晶鞋代言?”孔溪坐在沙发上面,手里还拿着半只没来得及塞进嘴巴里的草莓,一脸震惊的看向坐在旁边侃侃而谈的陈述,出声问道。

  “是的。”陈述坚定的点头,说道:“水晶鞋应该穿在真正的公主脚下。他们不配。”

  “陈述,你实在是太太太厉害了。”孔溪满脸笑意,说道:“你怎么会这么厉害呢?那可是DSN的水晶鞋代言耶。当初DSN在寻找亚洲区合作伙伴的时候,东正这边就用了不少力气,老板和金董都亲自出手,仍然被华美那边给顺利抢走。没想到的是,华美还没来得及把这双鞋捂热,就又重新落到了东正手里。”

  “不,是落到了你的脚下。”陈述笑着说道。

  他转过身去抱起自己带来的锦盒,解开紫色丝带扎成的蝴蝶结,掀开盒盖,一双银光闪闪的水晶鞋躺在深褐色的棉绒上面。

  “送给你的。”陈述说道:“这就是你将要代言的水晶鞋。”

  孔溪看着那双水晶鞋满眼放光,说道:“实在是太漂亮了。之前还想着自己去买一双回来穿呢……但是想到又不是我代言的,为什么要给他们增加销量,就放弃了这种想法。”

  孔溪伸出手来抚摸着水晶鞋上面的闪亮珠片,问道:“这是多少码?”

  “37码。”陈述说道。

  孔溪大惊,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脚码?”

  “大概的目测了一下……”陈述不好意思的说道:“恰好被我猜对了吗?”

  自从孔溪的小腿受伤后,陈述这些天整天陪伴在孔溪身边。因为腿受伤了,所以她一直没有穿过鞋子袜子,每天都是光着脚丫挪来挪去的。

  陈述观察过孔溪的小脚,心里大概就有了一个数字。没想到还真是被他猜对了。

  原本他想发条信息问一下王韶的,但是担心王韶胡思乱想。

  毕竟,他和孔溪只是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

  “厉害。”孔溪对着陈述竖起了大拇指。

  “公主殿下,要不要换上试一试感觉?”陈述问道。

  孔溪指了指自己打着石膏的小腿,问道:“怎么试?”

  陈述这才想起这一茬,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你的小腿受伤了……没关系,我先把鞋子放在你这里,等到你的腿好了再穿着试试。”

  “只能这样了呢。”孔溪颇为遗憾的说道,眼神仍然停留在那水晶鞋闪闪发亮的鞋面上,说道:“真的很漂亮啊,恨不得现在就穿在脚上走到大街上去。”

  “千万不能着急。”陈述连忙阻止,说道:“你的腿还没有好,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穿高跟鞋。万一出个什么意外,可是会影响康复的。”

  “知道了。”孔溪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道:“比我爸还啰嗦。”

  “……”

  孔溪看向满脸委屈的陈述,强忍住从心间流敞出来的笑意,说道:“陈总监帮我这么大一个忙,我真的很感激呢。我要如何感谢你呢?”

  “你帮过我那么多的忙,现在说什么感谢的话?”

  “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呢。”孔溪说道。“来,张嘴。”

  “张嘴?”陈述一愣,还是听话的张开嘴巴,说道:“你要做什么?”

  “为了表达我最诚挚的感激,所以请你吃我最喜欢吃的草莓。”孔溪说道。她把手里的草莓举起来,想要喂给陈述。

  举到一半的时候,发现那颗草莓已经被自己咬走了一半,剩下的半颗有可能还沾着自己的口水……

  孔溪俏脸一红,一口把那半颗草莓塞到自己嘴里吃掉了。

  陈述还保持着张嘴的动作,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孔溪把原本想要送过来的草莓转了个身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他满脸惊讶,瞳孔胀大,有些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孔溪应该做的事情吗?还有没有天理了?

  “那颗草莓有点酸。”孔溪眼神躲闪,脸颊粉红,重新抓起一颗草莓塞进了陈述的嘴巴里,说道:“这颗比较甜一些。”

  陈述的嘴巴被硕大的草莓填满,一口咬下去,大量的酸甜汁液便挤进口腔,陈述连连点头,说道:“这颗草莓确实比较甜。”

  “我没骗你吧?”孔溪心虚的说道,心想,这家伙还挺好骗的,让自己轻松的过了这一关。

  “当然。你怎么会骗我呢。”陈述一脸认真的说道。

  “就是呢。”孔溪附和着说道。

  “合作细节,会由韶姐和他们沟通。我就不参与了。”陈述说道。

  “大局已定,后面就只有收尾工作了。就交给韶姐吧,我相信她能处理好的。”

  陈述起身,说道:“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不在这里吃午饭吗?”孔溪问道。

  “实在抱歉,已经有约了。”陈述说道。

  “是谁?”孔溪脱口而出,然后眼睛弯成月牙,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不是问太多了?坐在家里实在无聊,好像对任何事情都变得好奇起来了呢。”

  “汤大海。”陈述说道。

  “哦,去吧。”孔溪摆了摆手。

  等到陈述离开,孔溪的视线便落在了面前的那双水晶鞋上面。

  她把鞋盒抱了过来,伸手抚摸着上面的皮面,说道:“眼光还不错呢。”

  “嗯,里面的皮料也很柔软,穿上去一定很舒服吧?”

  “可惜我的腿受伤了,没办法立即穿上来……要是自己没有受伤,说一句「给本宫穿鞋」,他一定很乐意吧?哼,想得美……”

  -------

  孔溪抱着那双鞋子,越看越是喜欢,越摸越是想穿。

  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心想,我就用那只没有受伤的脚穿一穿吧。反正是在自己家里,又不会有人看到自己的模样。

  于是,孔溪便把一只水晶鞋穿在了那只没有受伤的脚上。

  看着雪日小脚上的那只闪闪发亮的水晶鞋,孔溪满脸陶醉。她撑着轮椅站了起来,准备穿着这双鞋子到穿衣镜前好好的欣赏一番。

  “美死了!”孔溪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发出由衷的感叹声音。

  “鞋子好看,脚更好看……人也变得更加性感呢。”

  “可怜的陈述,没有眼福。”

  嗤……

  身后的轮椅车被她的臀部撞到,然后朝着远处滑去。

  孔溪的身体没有了支撑站立不稳,然后「扑通」一声朝着后面倒了过去。

  砰!

  脚上的水晶鞋被甩飞了出去。

看过《同桌凶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