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天阿降临 > 第21章 回家
  楚君归一门门的测试,连续四五门课都是类似情况,根本找不到能够加载的数据接口。有一个近战冷兵器使用教程倒是有丰富影像资料,并且是三维影像呈现,但是在楚君归看来,这段影像错漏百出,很多时候明明可以直击对手要害,却偏偏要加上许多花哨铺垫。

  “还出什么虚招?对手明明露出空当,只要在0.07秒内一刀刺过去,不就成了?”

  疑惑中的楚君归看看它的版本号,1.9版,于是下意识地将影像出现错误的原因归于数据失真。

  就在他想要再试几个低版本课程时,舱室内响起广播:“即将抵达月咏星港口,请各位乘员收拾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船。”

  除了学院发放的制服和随身装备外,楚君归也没什么私人物品。学院发放的装备大部分都装在标准背包内,拎起背上就可以走了。

  整理完一件,楚君归忽然想起一事,在墙上一按,原本空白的墙壁上就出现一块屏幕,转换成模拟舷窗。

  窗外出现一颗湛蓝星球,上面还有大片墨绿色块,异常瑰丽。远远望去,生机就扑面而来。

  运输船徐徐减速,进入月咏星大气,然后快速降向一片大陆,最后在沿海的一座星港降落。

  星港是座如同巨树的宏伟建筑,向周围伸出一片片形如树叶的降落平台,高低错落。运输船在一个平台上降落,船内的学员们早就排好队,等舱门打开,一个个鱼贯走出飞船。

  走出飞船,迎面而来的强烈光线让楚君归双眼微眯。数架无人机飞到学员们头顶,开始一个个扫描。

  楚君归跟在队伍后面,片刻后一架无人机来到头顶,淡绿色的扫描光线洒下,开始扫描。

  楚君归本能地启动战术欺骗,心跳匀速,血流平缓,静待扫描结束。

  “身份检查通过;生理机能检查通过,未发现致命性或不明微生物,准予进入月咏星。”

  无人机飞向下一个学员,楚君归则跟随前面已经通过的学员,走向大厅尽头的出口。

  一出闸机,秦奕就已经等在那里了。他叫住楚君归,手心中出现一张卡片的投影,然后往前一送,那张虚拟卡片就飞入楚君归身体。

  楚君归身份芯片的帐户余额瞬间从零变成了10000。

  秦奕又将一张路线图传送过来,然后说:“刚刚是学院给你的新生补助。另外我们也看过你的资料,你爷爷恰好也在月咏星。发生了这么一件事,上面特别批了你三天假期,让你可以回去看一眼。三天之后,中午12:00之前,你要返回学院报道。学校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了。”

  “是,教官。”楚君归已经学会了学院内应有的礼仪。

  秦奕却不在乎这些,手一摆,说:“行了行了,你已经是自己人了。不在学院里的时候,用不着来这一套。回家的飞船在那边,路有点远,快点过去吧,还赶得上下一班飞船。”

  星港是一个巨大的交通枢纽,楚君归按照提示,在旁边找到一处自助终点,输入目的地地址,终端就自动形成路线图,加载到楚君归的身份芯片里。

  按照路线图指示,楚君归连续穿过星港三个大区,才找到要乘坐的飞船,还好赶得及时。飞船上尚有空位,楚君归在等候区的终端上买了票,片刻后就进入飞船,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是一艘专精于行星内飞行的幼鲲型客运飞船,也具备外空短途飞行能力。这架客运飞船机舱内部设施已经有明显的陈旧,还没有起飞,引擎预热时的轰鸣声也吵得人静不下心来。

  机舱内显得十分拥挤,座位也很狭小,哪怕以楚君归的身型坐进去也觉得有些挤。他的腿就更是别想伸直了。

  乘客陆陆续续登船,很快就将客舱填满。

  这架飞船并不舒适,速度也不快,惟一的优点就是便宜。大多数人也只坐得起这种级别的飞船。

  片刻后,飞船起飞。楚君归动弹不得,又知道有两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索性闭目休息,同时降低了听觉的敏锐度。

  小憩之后,飞船已经抵达目的地,莱州城。

  楚君归根据路线图,走出机场,乘上前往市区的公交车。

  哪怕已经是纪元3443年,人类在外空跳跃距离动辄上百光年,但在月咏星上,城市内的浮空穿梭机依旧属于非常昂贵的交通工具,只有少数富人才能享用。大部分普通人都得乘坐公交、地铁。这种交通方式自然效率低下,但是足够便宜,反正普通人的时间也不值钱。

  现在接近黄昏,这个时间段的公交车上乘客并不多,显得空荡荡的,平添几分萧瑟。楚君归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静静看着窗外。

  随着接近市中心,道路两边的楼宇变得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密集。道路本身也颇为宽阔,两边的路灯大多还是亮的。

  楚君归视界中闪过系统时间和当地时间。现在是当地时间下午四点,天色就已经变得昏暗了。

  路灯虽然亮着,看得出来市政保养得十分尽责,但是灯杆已经掩盖不住岁月痕迹,大片剥落的油漆都没有修补。

  两边的高楼应该是见证了往日的繁荣,但也不可避免地老去。许多大楼的外墙都有了破损,雨水冲刷流下的痕迹从楼顶一直延伸到半腰,透着后工业时代的特有萧瑟。

  有些大楼的窗户都是破的,用木板或是其它什么遮挡着。如果说高楼的破旧代表着整个城市的萧条,那么破损的窗户就意味着平民的贫困。

  公交车上还有几个乘客,谁都不说话,车内也没有开灯。

  终于,公交车入站,楚君归起身下车。他按照路线图导航,穿过两个路口,来到一栋高层公寓前。

  远远望去时,还会觉得这些高楼多少残留着昔日的辉煌和气势。但是此刻站在眼前,楚君归才发现破败得超乎想象。

  公寓楼大厅内只有一盏昏暗顶灯,照得什么都朦朦胧胧的。门房很狭小,直到现在都没有开灯。窗户后面坐着个老人,裹着厚厚的棉大衣,抱着一块老式的平板电脑,正看着一部老电影。电脑边框很厚,屏幕颜色也有些失真,不知道是哪一年的老古董了。

  这部平板电脑,算是下了公交车之后,楚君归看到最具科技气息的东西了。

  老头头也不抬地说:“这里是私人公寓,不能随便进。你要找谁?”

  “楚龙图,我是他的……孙子。”

  老头终于抬起头,看了楚君归一眼,说:“他的孙子都这么大了啊……好吧,你上去吧。他在24楼左首第三间。电梯在那边,偶尔会停,不用担心,对着面板踢几脚就好了。”

  “好的。”楚君归不知该怎么吐槽,只能保持礼貌。电梯门隐藏在昏暗通道尽头,只有门枢上的楼层显示器中的数字,能够带来一点暗淡红光。

  走了两步,楚君归忍不住回头,问:“您穿那么多,不热吗?”

  老头抬起头,扶了扶眼镜,说:“你太久没有回来过了,已经忘记了这里的气候。到了晚上,会非常的冷。”

  楚君归看看周围破败景象,没有再问为何没有取暖设备这个愚蠢问题。

  他走进电梯,按下24楼,然后就在嘎吱嘎吱的摩擦声中,摇晃着向上,忽快忽慢。

  这次运气不错,楚君归居然没有踢几脚控制面板的机会,就到了24楼。楼道里已经黑得快要伸手不见五指了,走廊灯不知道是坏了,还是被谁给拆了。走廊尽头的窗户只剩下窗框,没有玻璃。夜风从窗户中吹进来,已经开始透着丝丝寒意。

  楚君归转向左边,在第三个房门前站定,伸手敲了敲门。

  片刻后,房门打开,出现一个高大身影。

  他须发已是半灰半白,浓密的胡须掩不住不怒自威的威严,一双眼睛更是如有魔力,似是能洞穿楚君归的身体,看尽他一切秘密。

  这个老人比楚君归还高了半个头,有若一头雄狮,尽管苍老,威风犹在。

  他看清楚君归的面容,脸色明显一变,说:“你……”

  “我是楚君归,楚博士让我到这里来,找一位叫楚龙图的老先生,那是我的……爷爷。”

  这一声爷爷叫得无比自然,战术欺骗根本就没有启动。楚君归心底忽然涌上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波动,仿佛有什么滚热液体就要从眼中涌出来。

  “你叫君归吗……进来吧。”老人让开了门。

  楚君归走进公寓,趁机把情绪的波动压下。

  进门是一间不大的方厅,餐厅也放在这里。里面有两个房间,主卧的门开着,里面除了床之外,还放了张躺椅,对着墙壁上的显示屏。另一个房间的门则是关着。

  “坐吧。”老人倒了一杯水,又拿了几颗药放在桌上,就坐在楚君归的对面。

  楚君归整理了一下记忆,说:“是这样,楚博士给了我这里的地址……”

  “我就是楚龙图。你……他既然给你起名楚君归,那么……”老人脸上闪过痛苦,用颤抖的手抓起一颗药,和水吞下,这才显得舒服了些,才能把话继续说下去。

  “……他已经不会回来了吧?”

  楚君归眼前闪过博士最后驾机冲向敌群的时刻,心中颤抖,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老人叹了口气,脸色渐渐平静,说:“让我再吃颗药。”

  药吃下后,过了整整一刻,老人苍白的脸上才恢复一些血色,说:“他是我的儿子,也是你的父亲。”

看过《天阿降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