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二四四章 女儿身,男儿心

第二四四章 女儿身,男儿心

  凌晨三点半左右。

  沈天泽,段子宣,曹猛,蒋光楠,沈烬南,周琦,一块聚在了江边九站附近。

  “人都散了?”沈天泽扭头冲着众人问道。

  “散个屁啊?我这边全跑散了,警察抓进去三四个。”蒋光楠十分上火的骂道:“在山下的时候,九哥激动了,老韩给小彭干了,要不然事儿不能整的这么大!”

  “给小彭干了?”段子宣刚刚没有在山下,所以还不知道这个事儿。

  “对呗,老韩拿*给他干了!”

  “司机老韩,他拿*?我艹!”曹猛震惊的回应道:“我看他也不是个玩枪的人啊!”

  沈天泽闻声低头回应道:“九哥这么多疑的人,能让老韩天天跟在他身边,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那咱们怎么办啊?赶紧给你们九哥打电话啊,这事儿帮他办完了,他不能不管了啊!”沈烬南催促了一句。

  “他给我打过电话了,让咱们自己先找地方呆下来,因为平f那边已经被警察掏了!”段子宣轻声回了一句。

  “什么叫自己找地方呆下来啊?!这他妈满大街都是警察,咱们上哪儿藏着啊?”沈烬南不可思议的骂道:“你们大哥就这个水平?”

  此刻,沈烬南并不知道马克等人刚到黑诊所,警察就过去掏的事儿,所以他心里不知道九哥已经惊了,更不知道九哥在这时候,根本不敢贸然跟沈天泽等人接触。

  “先别埋怨了,赶紧找个地方躲一下吧!这都几点了,咱们六个大老爷们在这儿蹲着,万一碰到警察,那人家肯定过来例行检查!”曹猛催促了一句。

  “去哪儿呢?!”沈天泽抓着脑袋,也是一脸茫然。

  “要不先去我那儿吧!”周琦扫了一眼众人,眼神挣扎半晌后,才招呼了一句:“我那儿应该没人知道!”

  ……

  清晨八点钟左右,石家庄附近的京哈老路上,丹姐脸颊略显疲惫的开着车,余光总是不经意的扫向电话,心里祈求九哥能快点给她打一个。

  继续往前行驶了不到五公里后,丹姐就来到了石家庄收费站附近,而从这里出去后,再往前行驶四个小时左右,她就能进北j市区。

  “刷!”

  就在丹姐开着捷达车,即将接近收费站之时,道路右侧的交警就冲她摆了摆手。

  “吱嘎!”

  丹姐皱眉看了一眼前面的几个交警,见他们离自己很近后,就只能减速将车停在了了路边。

  “嘭嘭!”

  交警敬礼后,直接敲了敲正驾驶的车玻璃,示意丹姐降下车窗。

  “什么事儿?”丹姐右手抓着自己的红色小皮包放在腿上,左手只将车门离了个缝隙问道。

  “驾驶证,行驶证!”交警低头招呼了一声。

  丹姐闻声打开红色小皮包的外层夹层,随即拿出证件交给对方后再次问道:“怎么了?”

  “今儿有国外领导访问,北j交通从早晨八点就开始进行严管,通知我们要对外地车牌进行严格甄别。你把车停到服务区里面,我们查一下,登个记!”交警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

  丹姐闻声后,就扫了一眼收费站四周,见到确实有个三四十台外地牌照的私家车拥挤的停在了加油站周围。

  “快点,别在这儿堵着!”交警催促了一句。

  “好!”丹姐点头后,掉头就将车开到了加油站旁边的土路上,随即坐在车内看着四周沉默半晌,就拿着皮包走了下来。

  加油站内,总共有三台警车,出勤人数不超过十五人,所以丹姐在看到这个画面后,内心略微有点疑惑。她不明白既然是要对交通进行严格管控,那为啥就会来这么两三个警察?

  短暂思考半晌,丹姐迈步就走到了一台交警车的旁边,并且伸手敲了敲车窗。

  “怎么了?”正驾驶的交警降下车窗问了一句。

  “您好,我家里人病重,要急着去北j。您看您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插个队,快点登记,快点走!”丹姐说话时就伸手递进去了五百块钱。

  “你先拿着,前面还有十多台车,一会说,一会我找你!”交警没有马上接钱,而是笑着回了一句。

  丹姐闻声一愣,随即也笑着点头应道:“麻烦了!”

  “恩,你等一会,一会我就去找你!”

  “哎!”

  话音落,丹姐将钱装进包里,大步流星的就奔着加油站旁边的食杂店走去。这个时候的高速还没开通,所以服务区的管理并不完善,周围全是那种私人经营的饭店,小吃铺,看着比较混乱。

  一路急行后,丹姐迈步走进食杂店,抬头冲着老板说了一句:“给我拿点水,还有餐巾纸!”

  “好的!”老板点头。

  “踏踏!”

  就在这时,食杂店正门处走进来了三个膀大腰圆的壮汉,都是眼睛通红,胡子拉碴的形象。

  丹姐用余光扫了一眼三人,随即又冲老板问道:“这儿有室内卫生间吗?”

  “我这儿就有,五毛钱用一次!”

  “谢谢!”丹姐点头付过钱后,就顺着老板指的方向,迈步冲卫生间走去。

  ……

  大约十几秒后。

  “吱嘎,吱嘎……!”

  六七台车速度极快的停在食杂店门口,一个板寸壮汉领着二十多个人,搀扶着一个老太太就下了车,奔着正门走来。

  ……

  卫生间内,丹姐低头用凉水冲了把脸之后,就抬起风韵犹存的瓜子脸,怔怔的看着墙壁上的镜子。

  “踏踏!”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呼!”

  丹姐浓重喘息一声,低头打开红色皮包,从最里面的夹层内拿出了一把崭新的仿五四手枪。

  年轻的时候,丹姐和父亲在军区打过靶,对枪械并不陌生,所以她此刻脸上并不见慌乱,只安静的站在镜子前面,熟练的校对,装弹,撸动枪栓……

  沈天泽曾经跟妮妮说过:“你的性格很像你爸!”

  但其实妮妮的性格不仅像九哥,而且也像丹姐!

  他们这一家三口的骨子里,都有着那种倔劲儿和不服输的劲儿,并且在最低谷的时候,往往会选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那条路。

  是的,丹姐知道自己是被堵住了,所以她不准备去监狱里虚度自己最后的人生,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一天天老在监栏内,高墙内!

  她准备先走,但不准备絮絮叨叨的给老公和孩子打个电话,让他们揪心惦记……

  “咚咚!”

  敲门声响起,门外的壮汉轻声喊道:“出来吧,追你一千多公里了,你跑不了了!”

  “啪!”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