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二四六章 风雨前的乌云密布

第二四六章 风雨前的乌云密布

  “肯定有人不对劲儿!”九哥沉默半晌后应道:“咱们几个人里,你和老韩直接被排除,而你的兄弟平时也基本都在暗处,那么涂啸绅即使想接触也接触不上,所以咱这边能给老涂报信的人里,也就陈浩一个。但从我接触他的感觉来看,这个人虽然不爱吭声,但性格比你还傲,而且一直在监狱里蹲着,出来就帮我开枪,所以他不像是对方提前安排好的雷。”

  “对!”马克略微思考了一下后点头。

  “问题出在这帮小孩身上,因为你之前跟他们提过要去平f给高翔治伤!”九哥挠了挠鼻子,背手在原地来回走了两步后应道:“所以咱不能现在就跟这帮孩子见面,因为你辨别不出谁是雷,那一见面,我就彻底完了!”

  “后面的事儿……!”马克张嘴就要再次追问。

  “踏踏!”

  就在这时,老韩迈着疾步从卧室内走了出来。

  “怎么了?”九哥一看平时沉稳的老韩,此刻脸上有些慌张后,就立即问了一句。

  “你的电话没敢开机,所以你岳父就给我打了一个!”老韩喘息着回了一句。

  九哥一听这话,当场就后退了两步,心里预感极其不好的问道:“家里出什么事儿了?”

  “小丹出事儿了,被抓了!”老韩咬牙应了一声。

  九哥闻声呆若木鸡的呢喃道:“昨晚我第一时间就让她走了啊,她怎么会被抓呢?”

  “你岳父说,小丹都已经到了石家庄之后,才被警察堵住的。也就是说小丹跑的时候,市局并没有反应过来,但小彭这边一挨枪子儿,市局马上就决定抓捕小丹,并且迅速锁定了她的大概位置,百分百知道她是要去北j,不然不会在石j庄设卡!”老韩声音有些激动的回应道:“老九,家里有鬼啊!”

  “你给妮妮送到北j的事儿,还有别人知道吗?”马克立即问道。

  “这种事儿,我怎么可能会让别人知道?从这儿到沈y,从沈y到北京,全是我一个人开的车,电话都没打一个,别人肯定不会知道的!”老韩摇头回了一句。

  “市局那边谁带队抓的人,是关磊吗?”马克又问。

  “不是,老九的岳父说是一个叫郭立勋的人,他是彭家派系的!”老韩话语简洁的应道。

  “这他妈的不是明摆着的吗?涂啸绅在咱这边有人,然后他给小彭递点,让这个姓郭的抓的人!”马克瞬间就想通了这其中的关系。

  “不管是谁,这个鬼要他妈让我抓出来,我一定剁碎了他!”九哥闭着眼睛,攥着双拳,声音极其悲恸的骂了一句。

  ……

  江b区,高宇坐在车内,拿着电话声音颤抖的问道:“照……照片拍了吗?”

  “他是不是左腋下有一块胎记?”涂啸绅反问了一句。

  “……对!”

  “我让小彭的人仔细核对了一下,死在黑诊所里的那个,就是高翔……!”涂啸绅叹息一声回应道。

  “啪!”

  高宇闻声后紧紧攥住手掌,强忍着眼泪,声音颤抖的问道:“……怎……怎么死的?”

  “别问了。”涂啸绅理解高宇的心情,所以不想过多叙述高翔的惨状。

  “是老九他们打死的?”

  “……不是,是自杀的!”涂啸绅没有在这种事儿上玩小伎俩,而是实话实说的回应了一句。

  “艹你妈的……!”高宇听到这话后,情绪更加控制不住的骂了一句:“高翔是不想让自己活着落在他们手里,怕老九拿他威胁我!”

  “小宇,你们哥俩是为了我的事儿,所以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只要我能补偿的就一定补偿!”

  “命都没了,我不需要任何补偿!”高宇靠着座椅连连摇头,声音沙哑的说道:“我要你手里两个人!”

  “谁?”

  “就79当兵的那两个!”高宇目光阴沉的回应道:“老九,沈天泽,马克,还有那个老韩,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

  太平区某街道上的眼镜店内,陆相赫笑着冲吧员问道:“你这儿能不能帮我把镜架后面的两个腿之间做个皮带!”

  “……为……为什么?”柜员一愣。

  “哦,我没事儿陪我媳妇早晨跑步,眼镜有的时候会掉下来!”陆相赫说这话的时候,是满脸幸福的,就感觉好像晴晴还活着一样。

  “先生,我们没这么做过啊!”柜员摇了摇头。

  “哥们,你要怕眼镜掉下来,那你备一副那种登山防风的近视镜多好啊?那玩应拿炮轰都够呛能掉下来!”另外一个小伙子龇牙插了一句。

  “啥样的?”陆相赫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句。

  “忍者神龟的漫画看过没?就跟他们带的眼镜差不多!”男柜员挺能扯犊子的说道。

  “……那不要了!”陆相赫直接摆手。

  “呵呵,我跟你开玩笑呢!”男柜员一笑,伸手就从架子上拿下来一个纸盒,随即专业的介绍道:“这种眼镜是专门为愿意登山的客户研究的,眼镜架全是宽皮带,裹着脑袋怎么动都不会掉的,而且还能做成墨镜镜片。哎呀我跟你说,你这早晨跑步的时候往脑袋上一戴,就跟终结者差不多!”

  陆相赫低头摆弄了一下眼镜,满意的点了点头:“就它了!”

  半小时后,陆相赫离开眼镜店,吃着煎饼果子站在太平公园门前,轻声呢喃着回了一句:“对,就是这儿,上回他就是在这儿让我堵住的。他朋友是往那个院里走的,应该就在这儿住……!”

  ……

  折腾了将近一天一夜后,丹姐终于在晚上的时候被带回了市局。但她从进入审讯室的那一刻起,就一个字都不说,不管是副局长,检察长等级别的干部,还是普通审讯员,无论怎么做思想工作,丹姐都拒绝配合。

  审讯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后,郭立勋说的有些口干舌燥,随即正准备出门吃口饭的时候,这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啊,小彭啊,恩,人刚带回来没多一会。对,一个字都不说,呵呵……!”郭立勋拿着电话一边往外走,一边轻声调侃道:“哥们,这事儿谢谢你了昂。对呗,一天晚上抓了两条大鱼,那我能不记着你的好吗?!呵呵,你确实路子野哈,这消息给我递的太及时了,路线也对……哎,我有点纳闷哈,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李玉丹会往北j跑呢?别扯了,你是不是在三鑫公司有人啊?”

  丹姐断断续续的听着郭立勋的话,立刻睁开了眼睛,内心惊惧。

  ……

  当天晚上,浙j金华有两个79年的老兵上了一台私家车,随即十分钟之后就开始往东北赶。而陆相赫也宛若猛虎一般回到了本地,开始在暗中游弋……

  丹姐被抓,九哥岳父也被严格监管之后,这各路悍匪就开始奔着h市汇聚!

  这最后的摇滚,一触即发。

  p.s.:由于周一10章爆更,码字任务繁重,原公众号“专栏故事”推迟一天发送。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