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二五零章 外行指挥内行

第二五零章 外行指挥内行

  将近凌晨四点钟左右,佳文开车赶到了大l市区边上,随即在国道旁的一家饭店门口停滞。

  “你们等一会。”佳文冲着沈天泽等人招呼了一句后,就推门走下了面包车。

  一分钟后,佳文站在饭店门口拿着电话问道:“我们快进市区了,还有个十来公里吧。恩,你们还没摸到?好,那我领他们在这边饭店吃口东西,休息一下,等你电话。好,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后,佳文就摆手冲着面包车那头喊道:“都下来吧,在这儿歇一会!”

  话音落,沈天泽等人才迈步从车上走了下来,随即与佳文一块走进了饭店内。

  “您好,吃饭还是住宿啊?”老板打着哈欠从吧台内临时搭建的床铺上坐起来问道。

  “先让厨师弄点饭菜,再开四间房,我们睡一觉!”佳文话语简洁。

  “妥了!”老板点头后,就掀起被子冲后厨方向喊道:“老刘啊,老刘,起来吧,别睡了,来客人了,你上厨房给灶点开!”

  “知道了!”很快厨房的方向就传来回话声。

  “哗啦!”

  老板低头从抽屉里拿出四把钥匙,随即冲着佳文说道:“楼上,204-208,你们自己分配着住吧!”

  “好!”

  “要小.姐不?五十块钱快的,一百五能过.夜!”老板以为佳文等人都是跑长途的,所以还龇牙要推销点h.色产业。

  “不用了!”

  “行,那你们先歇一会,一会我叫你们!”

  “好!”

  话音落,佳文带着小泽等人就奔着楼上走去。而众人中有一个走在最后的人,则是无意中扫了一眼吧台,看见了老板放在柜子上正在充电的大哥大。

  ……

  市局内,干文职出身的郭立勋是非常会保养自己的。他虽然现在在大案队需要熬夜,跟案子,但竟也能在百忙之中让收拾卫生的阿姨,在仓库内给自己拾掇出来一个可以通风的小房间用于休息。

  两个管教老娘们在进审讯室收拾丹姐之时,郭立勋就去食堂吃了饭,随即回到休息室脱掉外套,喝了壶安神茶后,就按点睡觉了。

  凌晨五点多钟,郭立勋还没等睡到自然醒,这休息室的房门就被简单粗暴的从外面推开了。

  “郭队,郭队,出事儿了!”老刑警脸色蜡黄,声音尖锐的喊了一句。

  “噗……呲呲!”

  郭队睡的很死,鼾声如雷。

  老刑警一看这个b养的,淌着哈喇子,满脸憨像的躺在床上打呼噜,顿时就气的不打一处来,所以一个健步冲过去,冲着他肉嘟嘟的大脸蛋子,就闪电般的打了三个嘴巴子。

  “啪,啪啪!”

  一阵清脆的声响泛起后,郭立勋扑棱一声就从床上坐起,瞪着朦胧的双眼喊道:“谁啊?咋的了,什么事儿啊?”

  “……审讯室出事儿了,你快点下去看看吧!”老刑警顺腿就把郭立勋的臭鞋踢了过去。

  “出啥事儿了?”郭立勋愣了一下问道。

  “李玉丹浑身抽搐,躺在地上打滚呢!”

  “艹!”郭立勋骂了一句后,就胡乱踩着两只鞋,一溜烟的奔着楼下跑去。

  ……

  两分钟后,审讯室内。

  郭立勋低头看着已经被人从铁椅子内摘出来的丹姐,此刻正躺在地上浑身抽搐,脸色煞白如纸。

  “咋整的啊!?”郭立勋冲着两个大娘们就问了一句。

  “我俩就给她灌个顶,也没干啥啊!”女管教挺委屈的回了一句。

  灌顶,是看守所或者监狱中的一种常用术语。它意思很简单,就是用冰凉刺骨的凉水,从头顶一点一点的开始往下浇。如果是冬天,这种方法在零下二十几度的东北室外,痛苦程度完全不亚于剐刑。但在这种初秋的天气,审讯人员一般会配备一个起码带有六档的电风扇,一边浇着,一边拿风扇吹。那种拔凉拔凉的凉水,马上就会让被浇的人感觉到自己体温在流失。等到凉到一定程度后,那种骨头都冷的感觉,是一般人都忍受不了的。

  有人可能会很奇怪,说就一个审讯为啥会搞出这种花样,但这东西能存在肯定就有道理。比如这种方法就会很好的规避责任问题,一旦玩大了,犯人去告审讯人员,那基本都验不出来啥明显外伤。

  “灌个顶能他妈的灌成这样?”郭立勋听完之后,顿时皱眉上前,一脚就踢在了的丹姐的头部,并且粗鄙的骂道:“你他妈的是不是在这儿整事儿,跟我装呢?我告诉你昂,你要不说,后面收拾你的方法多着呢!”

  “别踢了!”老刑警弯腰拦了一下郭立勋,随即指着丹姐的身下喊了一句:“她出血了!”

  话音落,郭立勋才也弯腰往下一看,随即见到丹姐的腰部和两.腿之间的地面上,鲜血正在迅猛的扩散着。

  “咋大出血了呢?”满嘴浓密绒毛的女管教此刻也蒙了。

  “艹,赶紧送医院!”郭立勋这回知道丹姐不是装的了,所以高声喊了一句。

  ……

  早晨六点钟,公安医院的急诊室内,挂着警衔的大夫冲着郭立勋破口大骂:“你们整的也太狠了吧?!她来例.假了,你们还拿凉水浇她,这样干容易把人整死你知道吗?!”

  郭立勋闻声立即纠正了一句:“我们可没拿凉水浇她!”

  “放屁,你们那点招数我还不知道吗?”大夫皱眉吼道:“她体温都三十九度了,而且长时间没进食,身体一点热量都没有!我跟你说,你再晚送来一会,那就摊事儿了!”

  “……哎呀,就浇点水,还能给她浇死?!”郭立勋不以为然的问道:“人能不能给我整清醒了?口供还没录完呢!”

  “出去,出去!”大夫一听郭立勋啥都不懂,顿时摆手就撵了一句。

  “我告诉你昂,你赶紧说了就拉倒了,要不然你遭罪的还在后头呢!”郭立勋指着躺在病床上的丹姐吼道:“要整你的不是我,所以你爸以前是啥官也没用!明白吗?”

  丹姐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就宛若已经死掉了一般。

  “滴玲玲!”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