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二七五章 我们总要一个人面对生活

第二七五章 我们总要一个人面对生活

  妮妮早就预感到家里可能出事儿了,要不然九哥不会派老韩突然给她办转学手续。但她心中虽然万般惦记,可父母总是拿她当个孩子,家里发生任何事儿也不会跟她说。

  直到今天,妮妮才在家乡的法制节目上看到了九哥在逃,丹姐入狱的消息,所以她彻底崩溃了,躲在寝室内嚎啕大哭。

  这里是新环境,她没有熟悉的朋友,没有可以帮助自己的老师长辈,心中一肚子的话,也不知道该向谁诉说。唯一的亲人二姨也因为需要避嫌,在妮妮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已经去了国外。就连一直对她疼爱有加的姥姥,姥爷,此刻也开始不接电话了。

  躺在绵软的床上,妮妮哭的昏天暗地,双眼红肿。

  到了傍晚时,眼泪哭干了,哭不出来了,她又一整天都没有吃饭,整个人虚脱的宛若一个重病在床许久的病人一般……

  手臂搂着纤细的双腿,将下巴顶在膝盖上,妮妮眨着眼睛,突然安静了下来,因为她意识到,此刻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再怎么哭也没用了。现在摆在她眼前的是学费问题,她需要先在北J生存下来,绝不能贸然回家给已经很麻烦的姥姥,姥爷再找事儿了。

  一年六万五,这还不算每年两次考试,需要动用拍考试短片的费用。

  原本丹姐是想着来北J找她的,可是人还没等到就出事儿了,所以这个学费她是拿不出来的,因为她兜里就只有老韩给她留的两万块钱。

  对了!

  丹姐临来北J之前告诉过妮妮,她在这里有个朋友,帮着她储存了不少现金,而且还帮着妮妮办过入学关系。

  想到这里,妮妮擦了擦红肿的眼睛,小手扶着上下铺的铁杆就下了床。

  简单收拾了一下,妮妮背着单肩包,迈步就走出了寝室。

  “喂,魏妮妮,你干嘛去啊?今天的寝室你收拾了吗?”一个女同学端着洗脸盆问道。

  “我家里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你家里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值日是要轮岗的,今天你不收拾,那卫生不及格怎么办啊?”女同学很凶的喝问道。

  “我晚点回来收拾!”妮妮难得没有还嘴的应了一声。

  “快点吧,别磨蹭了!”女同学翻了翻白眼后,推门就进了寝室。

  ……

  两个小时后,妮妮坐着公交车来到北J雍和宫附近的一家公司,话语急迫的问道:“张丽经理在吗?”

  “不在,她早都走了!”

  “怎么会走了?”

  “我哪知道?”前台摇头回应道。

  “……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妮妮再问。

  “你找她有什么事儿啊?”

  “她……她跟我母亲有一些经济往来,所以我才来找她!”妮妮很委婉的回了一句。

  “欠你家钱吧?”前台冷笑着问道。

  “算是吧!”

  “那你就别想着要了,她因为东北的一个案子犯事儿跑路了,还欠我俩月工资没给呢!”前台直接摆手催促道:“赶紧走吧!”

  妮妮闻声呆愣。

  ……

  离开公司时,已是晚上六七点钟,这高楼林立的首都早已霓虹璀璨,处处透着繁华,而妮妮一个人走在路灯下面,孤单的背影映在初秋的满地黄叶上,显得无比凄楚。

  走了许久,妮妮心中委屈和无助的情绪,又再次在这孤单清冷的气氛中蔓延开来。她又想哭,但这次她却停住脚步,抬头看着天空,咬着银牙没让眼泪流下来。

  似乎一夜之间,这魏家的小公主就被残忍的打落到了凡间,连基本的生存可能都成了问题。

  “呼!”

  妮妮喘息一声,抿着小嘴拿出了电话,低头又给沈天泽拨了一个。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一样,又是一样,电话还是打不通。

  妮妮望着手机屏幕,一边继续向前走,一边低头就给沈天泽编辑了一条短信。

  “我不知道自己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你现在在哪儿。如果你出事儿了,那我由衷的祝愿你能平安;可如果你此刻安好,也请你给我一个消息,告诉我,我爸爸现在怎么样了。我在北J没有朋友,也不敢总联系姥姥,姥爷,还有家里的一些同学,所以能想到的人就只有你了。如果你手头宽裕,就请帮帮我吧,我的学费马上要交了,如果我拿不出来,就会被清退……家里的情况我现在不清楚,不能贸然回去,这样会给姥姥,姥爷添麻烦的……我需要五万,但我会还的!”

  家遭巨变,妮妮似乎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并且这次不是嘴上的独立,而是人格上的独立。

  ……

  浙J金华某别墅内,沈天泽躺在二楼卧室,脸色苍白的睁开了眼睛。

  “……醒了?!”二胖声音急迫的问道。

  “我……我们还在五C吗?……!”沈天泽扭头扫了一眼陌生环境后,轻声问了一句。

  “早都不在了,你治完伤,抠出子弹,我们就来浙J了!”段子宣在一旁回应道:“我们在骆嘉俊安排的房子里!”

  “哦!”沈天泽木然的点了点头。

  “踏踏!”

  话音刚落,骆嘉俊就穿着一条紫红色的裤子,绿了吧唧的针织毛衣,看着非常时尚且小资的端着咖啡从外面走了进来。

  “醒了?”

  “恩,醒了!”二胖回头应了一声。

  “咱俩挺有缘啊!我怎么每次见到你,你都一副要死的样子呢?”骆嘉俊调侃着冲沈天泽说了一句。

  “情况怎么样?他……有消息了吗?”沈天泽虚弱的躺在床上问道。

  “九哥啊?”骆嘉俊坐在床边问道。

  “对!”

  “……没消息!”

  “都谁没了?陈浩呢?”沈天泽又问。

  “浩子没被抓,但也联系不上,韩叔没了!”二胖替骆嘉俊回了一句。

  “还是有人死了。”沈天泽闭着眼睛叹息了一声后,继续问道:“你留下了我们,如果让涂啸绅知道了,那不是会有麻烦吗?”

  “呵呵!”骆嘉俊一笑:“你还真想着我哈!”

  “涂啸绅出事儿了,他准备往浙J跑的时候,被一个枪手堵在车里崩了三枪!”段子宣应了一句:“到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期呢!”

  “这个枪手是谁的人,老九的吗?”骆嘉俊皱眉问道。

  “呵呵,他还真得手了,但怎么没干死呢?”沈天泽冷笑着接了一句。

  “谁得手了?你知道是谁开枪打的涂啸绅?”骆嘉俊愣了一下问道。

  “是陆相赫打的,我安排的!”沈天泽也没隐瞒的回应道:“我告诉他盯着小彭,就一定能找到涂啸绅!”

  骆嘉俊闻声呆愣许久,随即看着沈天泽的目光有些复杂的问道:“你不怕自己把这事儿告诉我了,我回头漏出去,让涂啸绅知道了?”

  “你敢留我们,就说明你也不是啥好鸟,在三鑫公司人安分,心不安分呐!”沈天泽喘息着应道。

  “呵呵!”骆嘉俊听到这话顿时一笑,随即沉吟半晌问道:“那你们愿意留在我这儿吗?”

  话音落,众人集体一愣。

  “……我就不留这儿了!”过了大概四五秒后,段子宣才突然接了一句。

  ……

  H市,某山上私人承包的万亩果园内,大鬼的一个兄弟坐在地上骂道:“艹他妈的,这活儿干的太憋屈了。咱兄弟折了好几个不说,就连背后给钱的大老板都快趟骨灰盒里面去了。到现在咱跑都没法跑,外面全是警察,只要一出去肯定就被抓!”

  大鬼上火的抽着烟,一声不吭。

  “要照我说,实在不行就直接联系三鑫总公司的大老板。他不是涂啸绅的领导吗?咱就找他,让他拿钱,反正活不能白干了!”

  “对,他要不给钱,咱就去浙J弄他!”

  “你俩是不是傻B啊?!涂啸绅现在他能不能管都两说呢,就更别提咱们这种干脏活的了!”

  “你骂谁呢?”

  “怎么的,要练练啊?”

  “别他妈吵吵了!”

  “……!”

  不远处,蒋光楠无助的蹲在地上,目光呆愣的看着此刻依旧还能吵闹的大鬼团队,不由得感觉到,自己如果再跟这帮傻吊混下去,那早早晚晚是得“浩气长存,永垂不朽”的。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