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三四一章 你的寒冬,我要退股

第三四一章 你的寒冬,我要退股

  如果说之前沈天泽和卢卫国在共同事业上不合,仅仅只是办事儿风格上的不同,才很难尿到一个壶里的话,那今天卢卫国来找沈天泽,就是彻底思维上和三观上的冲突了。

  卢卫国是凌晨接到的朋友电话,对方告知他陈宝宇已经死了之后,他肺都快气炸了,觉得沈天泽欺骗了他,让他无意中搅合到了巨大的漩涡和危险当中。

  ……

  新时代公司内。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卢卫国插着腰站在茶几桌旁边,声音非常激动的喝问道。

  “在等警察来找我。”沈天泽低头抽着烟应道。

  “你他妈还知道警察会找你啊?”卢卫国指着沈天泽吼了一句。

  “当然,最近就我和陈宝宇有仇,他死了,警察肯定会来找我问话啊。”沈天泽抽着烟,抬头看着卢卫国问道:“你也知道他死了?”

  “你们在陈宝宇死之前就知道这事儿了,就我他妈的不知道!”卢卫国指着地面喝问道:“你不说要跟陈宝宇何谈吗?你不说要交出去李昌亮吗?怎么突然之间就找人……找人把他做了呢?……而且杀的还他妈不是一个!”

  “你说什么呢?”沈天泽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别他妈装傻,肯定是你找人做的。”卢卫国咬牙切齿的看着沈天泽:“自始至终你们都没拿我当过自己人,办他妈这么大的事儿,就我一个人不知道,但外面所有人却知道我和你是一伙的!”

  沈天泽木然看着卢卫国,没有吭声。

  “你弄死了陈宝宇怎么收场,我就问你怎么收场?”卢卫国拍着手掌继续喝问道:“你知道他背后有多少关系吗?你知道他替官方多少人卖命吗?人家砍了二胖一顿,你就弄死他,你也太毒了吧?警察查到你怎么办?你想没想过,我有可能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跟着你们进笆篱子了,被枪毙了!”

  沈天泽抽着烟,还是没有吭声。

  “你太自私了,真的太自私了!我告诉你沈天泽,从今天开始,我不管嘉俊那边怎么办,但我肯定是不跟你们一块扯了,我要退出。从股份,钱,还有咱们的关系上,彻底退出!我这么大岁数了,我他妈跟你们玩不起了,明白吗?!”卢卫国指着沈天泽,非常赤L,一点没有拐弯抹角的喊着说道。

  “你觉得你吃亏了,觉得你跟我们在一块摊上大事儿了,对吗?”沈天泽语气平稳的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这不是大事儿吗?!”卢卫国嘴唇抖动的质问道。

  “哗啦!”

  沈天泽闻声点头后,直接就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了新时代贸易公司的退股证明:“陈宝宇死了之后,我就写好了这个,你直接签字,我想办法给你退钱就行。他不是我杀的,但我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不用你说,我就把该做的做了。”

  卢卫国听到这话,当场一愣。

  “你说我没拿你当过自己人,那你拿我们当过自己人吗?或者说,你拿谁当过自己人?陈宝宇前段时间人命官司缠身,咱们拿到了奶线,大笔大笔挣钱的时候,你比谁都乐呵。我没强迫你,但你却愿意主动掏钱入股。现在公司出事儿了,你又来骂我,质问我,咱俩到底谁自私?”沈天泽将退股证明和笔放在桌面上之后,抱着肩膀继续说道:“陈宝宇怎么死的,咱们先放一边不谈,只说他没有死,你现在会是什么处境。我告诉你,他会抢你的股份,抢你的地皮,一点点给你踢出奶制品行业!因为大福是他的兄弟,他报复你一点毛病都没有,可大福的死因,又怪得了谁呢?他自己装B没装明白,让一小孩给干了,怨谁呢?怨我吗?!陈宝宇如果没出事儿,你考虑到我的处境了吗?我得低头,我得给他跪下,然后交出去李昌亮。我得把自己拿到的奶线让给他,我得看着我自己想好的思路,让陈宝宇去使用挣钱!王一山之前和我发生过冲突,起因对错我都不谈了,但现实就是,如果我最后站住了,那这事儿就拉倒了。可我要是被陈宝宇打服了,那陈年旧账就都会被翻出来,我不听陈宝宇摆弄,我,二胖,曹猛,还有乔帅和杨鑫,就都会被他使关系给弄倒监狱里,明白吗?!”

  卢卫国双眼死盯着沈天泽没有吭声。

  “在混子这一行里,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好人,只有底线,这点我也一样。他陈宝宇暴力敛财,暴力的是你们这帮奶制品行业内的正规买卖人。可我他妈暴力的是王一山这种欺软怕硬的混子,是陈宝宇这种连未成年小孩都打死在酒店,却让自己兄弟去顶缸的江湖大哥!我TM欺负谁了?我给你这帮奶线业主带来的是钱,是真金白银,明白吗?”沈天泽指着卢卫国,铿锵有力的骂道:“追本溯源,事情起因是因为你贪小便宜,为了一车省一百块钱才得罪的陈宝宇,狼不是我引来的,是你!”

  “狼是我引来的,可把狼惹急眼了的,是你吧?”

  “我不把狼惹急眼了,你就被吃了。你厂子都没了,还他妈跟我谈什么摊大事儿了?”沈天泽整理了一下衣衫,沉默许久后,才调整好情绪回应道:“算了,做买卖就是合则来,不合则去,我们没必要闹成仇人。今天新时代公司处境非常不好,你要走,我不拦着。但有一点你要记住,我们好了,你也别再回来。”

  卢卫国手掌颤抖的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想了许久后才抬头说道:“我想好了,我退出,必须退出!”

  “签字吧。”沈天泽没有任何挽留的摆了摆手。

  “刷!”

  话音落,卢卫国低头就拿起了纸和笔,仓促间签了一份手写的退股证明。

  签完字之后,沈天泽低头看向卢卫国,脸色十分认真的说道:“你比谁都想让陈宝宇死,可你不做,不是因为你道德高尚,仅仅只是不敢而已,所以你今天来抨击我,显得非常讽刺。”

  卢卫国闻声后,头就低的更低了。

  “卢哥,我现在在赤F的状态是,想走走不了,不走有可能就进去。今天天一亮,不管陈宝宇的死跟我有没有关系,那想找我报复的人,可能都得用计算器算。你这时候哪怕直说要退股,我都能理解,可你前面的铺垫,让我听的太寒心了。往家拿钱的时候,你叫我小泽兄弟,出事儿了你拿我当尿壶啊!”沈天泽拍着卢卫国的肩膀,指着门口说道:“门在这儿,你走吧。”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后,卢卫国拿着自己那份退股证明,一句话都没说的就离开了新时代公司。

  ……

  天亮了,小泽一个人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静静等待着,因为他一直认为警察会来。但等到上午十点,公司大门却没有任何动静。

  ……

  另外一头。

  吴占涛胳膊上缠着黑布,坐在宝宇公司的办公室内,转身说了一句:“武奎,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但大哥的仇,我一定得报!”

  “真是外来的那几个小子干的?”身材瘦弱的武奎,抱着肩膀问了一句。

  “百分百是他们,大哥最近没有别的仇家。”吴占涛低声回了一句。

  “人我找,你给我摸清楚那个叫沈天泽的在哪儿就行。”武奎掐灭烟头,话语简洁的回应道:“我找藏区的人,大哥出完殡,我就让他们动手。”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