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三五九章 满腔忠义的老吴

第三五九章 满腔忠义的老吴

  河b某农村,李昌亮带着欧小林在逃跑路线转了一圈后,警方就找到了附近的几个村民询问。

  “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前,你们听到枪声了吗?”欧小林冲着村支书等人问了一句。

  “听见了。”村支书点头回应道。

  “那你们看见有一个受伤的人逃跑吗?二十多岁,中等身材,东北口音的。”欧小林简单提了一下乔帅的体貌特征。

  “你们都看见了吗?”村支书冲着村民问了一句。

  “我就听见枪声出来看一眼,但没见到人啊。”

  “我也没看见。”

  “我家就在小河边,倒是见到一个人往河对面跑了。但天这么黑,谁能看见长啥样啊?”

  “……!”

  欧小林听着几人的话,皱眉冲着最后一个介绍线索的村民问道:“你看见人了,是吗?”

  “对,没看清楚!”

  “往河对面跑了?”欧小林又问。

  “嗯。”村民点头。

  欧小林闻声沉默半晌后,就立即摆手招呼着专案组同事:“马上开车,往河对面搜捕,他有伤,应该跑不了多远。”

  李昌亮戴着手铐,低头看着脚面,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

  大约五个多小时后,欧小林带着刑警将河对面附近搜查了两遍,但依旧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

  “队长,我感觉这小子玩咱们呢。”专案组刑警站在路边,轻声冲着欧小林说了一句:“正常人挨了两枪,也没有个同伴,他能跑多远?我总觉得李昌亮是故意把咱们引这边来的。”

  话音落,欧小林沉默半晌后,转身就走向了李昌亮所在的汽车,随即拽开车门喝问道:“你撒谎,你俩商量好了怎么跑,对吗?”

  李昌亮抬头看着欧小林,一声不吭。

  “你知道自己跑不出去了,所以在替乔帅拖延时间,对吗?”欧小林又问。

  “没有。”李昌亮毫不犹豫的撒了个谎,因为他的口供确实是在和乔帅分开之前,俩人一块研究出来的。

  “那我再问你,如果你是乔帅,好不容易甩开警方了,下一步会往哪儿跑?”欧小林阴着脸问了一句。

  “呵呵。”李昌亮闻声露出憨憨的笑容:“我要是他,就一猛子扎到国外去,再也不回来了。”

  欧小林听到这话,狠狠咬着牙关没有吭声。

  “乔帅在路上跟我说,他有一个亲戚在云n拉货,有渠道去金s角那边,还想拉着我一块过去来着。”李昌亮低头回了一句:“这回我他妈的被抓了,估计他可能自己就去了。”

  “艹。”

  欧小林气的原地转了一圈,抬腿一脚踹上车门骂道:“你就好好给我装二百五哈,我看你拿到判决的时候,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犯罪了,那判多久我都认了。”李昌亮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收队!”欧小林转身喊道:“去本地公安局走完流程,马上返回赤f。”

  ……

  熬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一早时,沈天泽依旧没有接到乔帅安全的电话,他很焦急,但也只能选择等待。

  另外一头。

  陈雨晴从部队回来之后,只跟吴占涛还有武奎单独聊了聊,随即就着手准备陈宝宇的葬礼。而冯乐天依旧准备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他从市局那里得知乔帅已经彻底没了下落,警方线索再次断掉时,就觉得如果通过正常途径,想要短时间内判了沈天泽,那明显是不太可能了。因为这时候章显晖一被救回去,其他枪手肯定就带着他消失了。

  思来想去,冯乐天准备硬干,所以就找到了吴占涛商量。

  宝宇公司办公室内,冯乐天坐在沙发上,插手就冲着吴占涛问道:“警方线索断了,没有那个乔帅和枪手直接咬沈天泽,那我们很难判了他。”

  “对。”吴占涛点头:“你想怎么弄?”

  “沈天泽怎么弄的,咱就怎么弄!”冯乐天直言不讳的说到:“你不是叫来了几个藏区的兄弟吗,让他们干。”

  “干可以,但有两个难点。”吴占涛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什么?”

  “第一,昨晚在和丰县,藏区的兄弟死了一个,警方找到他的尸体之后,就不能不查,所以如果要用他们,那万一出事儿了,咱就吃不了兜着走;第二,陈宝宇的妹妹回来了,他在临去世之前,已经立遗嘱把公司交给她了,所以我要干什么,得跟她打个招呼。”吴占涛非常直接的跟冯乐天解释了一下目前的难点。

  “陈叔的妹妹是干什么的?”

  “一直参军,在文工团。”

  “公司的事儿她懂吗?”冯乐天又问。

  “她不懂没关系,我懂,我教她就行。”吴占涛毫不犹豫的说道。

  “吴叔啊,看账本的事儿你能教,那杀人的事儿你也能教吗?”冯乐天有些激动的低吼道:“她就是一个小姑娘,干的是唱歌跳舞的事儿,你跟她商量什么?她又懂什么?”

  “她就是脑梗,是个四肢不健全的瘫痪,那也是陈宝宇的妹妹,是公司目前最大股东,我不跟她商量,就背后搞小动作,你觉得合适吗?外人会以为我吴占涛在老陈去世后,马上就坐不住了,要抢人家公司,明白吗?”吴占涛皱眉回应道:“老陈和我的感情你不懂,没有他,我可能早就不玩这一行了。更何况你没接触过陈雨晴,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肩不能扛,手不能扶的。”

  冯乐天无语的看着吴占涛,咬牙问了一句:“那你就是不想报仇呗?”

  “你记住了,只要我活一天,沈天泽的脑袋就不是自己的。”吴占涛话语干脆的应道:“但弄死沈天泽的话,不能是我说,我抢了雨晴的活儿,她咋服众啊?”

  “不是,吴叔,她一个女的,我们之前还不认识,我是没办法跟她共事儿的。如果你想捧她,那可以咱们把事儿干了,再安到她脑袋上不就完了吗?你想啊……!”冯乐天还要张嘴劝阻。

  “咚,咚咚!”

  就在二人说话间,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吴占涛喊了一句。

  “咣当。”

  话音落,一个陌生男子迈步走进了室内,笑着冲吴占涛点了点头,随即就看向了冯乐天。

  “你怎么来了?”冯乐天一愣问道。

  “……董总和丁总,让您马上回呼h浩t,车已经在楼下了。”男子笑着回了一句。

  冯乐天闻声呆愣。

  ……

  另外一头,东北某建筑工地的厕所内。

  “工程结束,你真要走啊?”左侧坑内的青年问了一句。

  “是呗,他在内m给我打好几次电话了,让我过去,他最近好像也不太顺。”右侧坑内的小伙拿着手纸回应道:“我走,你也得跟我走。”

  “你是我爹吗?我自己没有规划吗,你让我跟你走,我就跟你走啊?”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