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三六七章 社会究竟是怎么玩的?

第三六七章 社会究竟是怎么玩的?

  三天后,和丰奶厂,四十多岁且秃顶的何二光搂着一二十五六岁的姑娘,斜眼骂道:“你这个小秘书,一天屁事儿不干,就来找我黏糊。你多大岁数,我多大岁数啊,你老这么整,我身体有点吃不消啊?!”

  “那我找别人去了?”

  “你他妈敢,我给你b撕开。”何二光粗鄙的骂了一句后,就拍着她的大腚说道:“去,赶紧把门关上,咱俩晨练一下。”

  “咚咚。”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敲门声,随即小秘书扑棱一声从何二光腿上站起,简单整理了一下衣衫喊道:“谁啊?”

  “是我,何总在不?”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在呢,进来吧。”何二光摆手示意秘书出去,随即抬头喊了一声。

  “咣当。”

  话音落,一名中年推门走进来说道:“何总,新时代公司的人找来了。”

  ……

  二十分钟后。

  何二光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冲曹猛和二胖说道:“奶线这事儿我跟你们谈不了。”

  “您有难处,何总?”二胖笑着问道。

  “你们知道我和陈宝宇是啥关系吗?”何二光歪脖问了一句。

  二胖没有吭声。

  “从公来说,我和陈宝宇有交情,他一车就收我五十块钱,肯定比你们少;从私来说,陈宝宇和我是朋友,他死了,我他妈还去参加葬礼了呢。而沈天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根本都不知道,你让我跟他合作,他有啥啊?”何二光歪着脖子,掐着烟头说道:“我也不瞒你们,昨天参加葬礼的时候,武奎和吴占涛都找我聊过,他们告诉我了,如果奶线这边有人谈,那就让谈的人直接去找他们。”

  曹猛眯眼看着何二光,依旧没有说话。

  “你们要能给他俩也干倒了,整服了,亲自跟我说,奶线他们管不了了,那我就给你们交钱啊。”何二光弹着烟灰,冷笑着冲二胖又问:“我就弄不明白了,宝宇没了,沈天泽现在自身都有点难保了,他哪儿来的底气还要整奶线呢,怕警察不找他?”

  二胖插手看着何二光问道:“你的意思就是,不管我给你开啥条件,你肯定都跟武奎还有吴占涛死抱一块了,是不?”

  “我明跟你说了,奶厂这边就是我产业的一部分,没有它,我一样挣钱。”何二光立即点头指着二胖骂道:“但陈宝宇和我是哥们,他怎么死的,你们比谁都有数,所以让我跟你们坐一块谈事儿,那是不可能的。”

  “好,那我明白了。”二胖毫不犹豫的就站起了身。

  “替我给沈天泽带个话,社会不是这么玩的。陈宝宇死了,自然有别人会接他的位置,但我就不信,沈天泽能每个都干死。”何二光抬头看着曹猛和二胖教导道:“年轻人低调点,太嘚瑟,早晚得折。”

  “我记住了,何总!”曹猛点头后,跟着二胖就离开了办公室。

  五分钟后,曹猛直接给沈天泽打了个电话:“他一点谈的意思都没有,这货说是跟陈宝宇关系铁,但我觉得一定是吴占涛给他许诺了,就怕咱抢线,所以提前把何二光安排明白了。”

  ……

  晚上11点半,市区某夜总会门口,何二光搂着吴占涛的一个兄弟说道:“哥们,你就把心给我放肚子里,回去告诉占涛,不管沈天泽怎么跟我谈,我都不可能鸟他!咱们是什么关系?是哥们,是朋友,他jb一个外来的,还想给咱全平了,那是做梦呢。”

  “何哥,你就是仗义!”吴占涛的兄弟竖起大拇指回应道:“你也放心,涛哥都跟我说完了,只要你能拉着这帮奶厂和奶站的老板,不搭理沈天泽,那明年红山国道翻修的活儿就一定是你的。”

  “占涛讲究啊,跟宝宇一样,都他妈是这个。”何二光也竖起了大拇指。

  “昨天宝宇大哥刚出完殡,今天一天占涛都在公司里和其他人开会,要不然他晚上就亲自过来见你了。”吴占涛的兄弟好话说尽的劝说道:“你可千万别挑理啊!”

  “哎呀,咱们这么多年关系,说这个就外了。”何二光咧嘴一笑:“占涛今天没来,那算他亏了。一会你坐我车,我让领班叫俩新来的姑娘,咱去我新房住一宿,里面还能扎个针!”

  “不太好吧?”

  “艹,跟我还客气啥,你就来吧,晚上我包了。”何二光搂着吴占涛兄弟的脖子,回头就喊了一声:“大明,唉,大明,你进去催催,问问领班这姑娘咋还没换完衣服呢?”

  “哎,好勒。”何二光的跟班闻声就再次进入了夜总会。

  路边上,何二光领来的朋友,还有吴占涛兄弟带来的人,总共得有十二三个的站在一块聊天,等着领班送姑娘出来。

  街对面,一辆箱货下面,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青年,扭头就冲着司机问道:“准没准备好?”

  “干就完了。”司机龇牙回应道:“我他妈要不是混社会了,那注定是一个赛车手。”

  “真jb能吹牛b。”东北口音的青年斜眼骂了一句后,就低头点了根烟。

  “踏踏。”

  就在这时,一个小伙快步跑过来喊道:“他们出来了,就在夜总会门口呢。”

  “看清楚了吗?”东北口音的青年,立即抬头问道。

  “看清楚了,总共十来个人。”

  “爱他妈多少人多少人,来,干活了。”操着东北口音的青年,回头就喊了一声。

  ……

  夜总会门口。

  众人等了一会后,领班就送出来两个姑娘,随即何二光和吴占涛的兄弟一人搂一个,就有说有笑的奔着街边停着的商务车走去。

  “呼啦啦!”

  二人后面跟着的十多个朋友,也是准备各自上车。

  “翁!”

  就在这时,街道上突然泛起了马达的轰鸣之声,随即一辆厢货车宛若发疯一般就突然冲向了别克。

  “艹,何哥,躲开,有车!! ”吴占涛的兄弟眼疾手快,伸手就拽了一把何二光。

  “嘭!”

  何二光身体刚刚趔趄着后退了一步,厢货车就宛若炮弹一般撞在了商务车上。

  “哗啦!”

  何二光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周围飞过去无数玻璃碎片。

  “咣当!”

  紧跟着被撞变形的商务车直接侧翻,冒着白烟险些砸到就在旁边的何二光。

  “艹你妈的,来,你下来!”吴占涛的兄弟暴跳如雷,直接从腰间抽出军刺,迈步上前指着驾驶楼子里的司机就开骂。

  “踏踏!”

  就在这时,街对面跑过来六七个身材壮硕的青年,领头一人正是刚刚那名操着东北口音的小伙。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