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四五八章 我没了两样东西

第四五八章 我没了两样东西

  由于吴占涛,齐润的案子比较复杂,牵扯的涉案人员众多,所以法院休庭了三次,一直审到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才开庭宣判。

  “全体起立。”审判长拿着判决书站起身喊了一句。

  话音落,在场人员全部起立。

  “被告人卢涛,犯杀人罪,过失杀人罪,伤害他人罪,组织流氓团伙罪,私藏枪支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判决下达十日起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张明利,犯组织流氓团伙罪,伤害他人罪,私藏枪支罪……且认罪态度恶劣,情节严重,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吴占涛,xx年x月x日犯扰乱市场秩序罪,组织流氓团伙罪,伤害他人罪,侵占他人财产罪,被公安机关逮捕,同年x月x日收到检察院起诉,本庭于xx年……正式受理此案,经本庭调查,吴占涛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但吴占涛本人认罪态度较好,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取证,并愿意赔偿被害人家属五十万人民币……遂经本庭合议,判处吴占涛有期徒刑八年。”

  庭审台下方,众人听到这个结果后,全都一片哗然。

  “八年?我艹,就判八年?”二胖不可置信的嘀咕了一句。

  “……那个卢涛替他死了。”沈天泽叹息一声:“冯乐天还是有招啊,虽然我自始至终都没觉得吴占涛会被判死,但也觉得他至少得是个死缓或者十五年……这个结果……挺让人意外的。”

  最后一排座椅上,当老叶听到吴占涛只被判了八年后,蹭的一下就站起了身,手里端着儿子的遗像,嘴唇蠕动数下,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紧跟着齐润宣判,他受到的检察院指控跟吴占涛基本一样,但他有绑架文鑫和小叶的情节,而且没有像卢涛那样替他扛事儿的人,所以法院最终判他15年。不过齐润听到这个结果后,不但脸上没有愁色,反而嘴角挂着微笑喊道:“谢谢政府宽大处理。”

  “本判决下达后,当事人如不服本法院一审判决,有权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庭审结束。”审判长起身把话讲完后,转身就要离开庭审台。

  话音落,众人就要顺着观审通道散去,法院的工作人员,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也都收拾资料准备离席。而吴占涛,齐润等人也是要被法警押出法院,重新送回看守所。

  “刷!”

  就在这时,老叶咬着牙,迈步从最后一排座椅内走出来,张嘴喊了一声:“我不服!”

  “刷刷!”

  庭审大厅内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扭头看向了老叶。

  老叶端着儿子遗像,步伐沉重的走到庭审台旁,只扭头扫了一眼审判长,就将儿子的遗像摆在了桌面上。

  “你下来!”法警冲上去就要阻拦。

  “哥们,他儿子没了,心情有点沉重,你理解理解。”谭枫拦了一下法警说道:“我认识他,我去劝劝。”

  法警听到这话后,就没有再动。

  谭枫和沈天泽快步来到庭审台旁,伸手抓住老叶的胳膊劝说道:“判都判了,不服咱就继续告,别在这儿闹。”

  “不告,太累,也告不赢。”老叶咬着牙低声回应道:“三个孩子都有错,都犯罪了,他们应该判!但在这个案子里,他们就是微不足道的小虾米,也是最直接的被害人。他们三个加一块还不到七十岁,两个死了,一个终身残废,我他妈的就闹不懂,这帮背后开枪,发火,杀人的重刑罪犯,最后怎么就判了八年,判了十五年?”

  老叶的喊声传遍了整个庭审厅,审判长眉头紧皱的冲法警催促道:“把他拉下来,如果对判决不满,可以让他继续走司法程序,实在不行,我们给他申请法律援助。”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让人听着挑不出去一点毛病,但老叶却无比心寒的看着审判长,解开自己军服的扣子,将那满是军功章的外套脱下,整整齐齐的叠好,摆在了桌子上面。

  “老爷子……!”检察院的人也要上来劝阻。

  “刷!”

  老叶摆手制止了对方的话,指着自己的军服说道:“这套衣服,我穿了快二十年,藏了又快十年……今天穿上它,我以为它就是公正,和你们身上穿的衣服是一样的……可这个判决,我不满意,不服!!!”

  老叶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后,推开谭枫和沈天泽,苍老且浑浊的双眼充满委屈,背影不甘的走出了庭审大厅。

  “走,追过去看看!”谭枫催促了沈天泽一句。

  ……

  晚上,某烤全羊的饭店门口。

  “老叶,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要继续告,我帮你找律师。”谭枫面色认真的冲老叶说了一句。

  “不告了,没意思。”老叶完全心如死灰的摇了摇头。

  “唉!”沈天泽虽然跟老叶谈不上有多熟,但此刻也能理解他的心情,张嘴想劝几句,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天我失去了两样东西。”老叶喝的满面通红,舌头梆硬的竖起了两根手指。

  “啥啊,”沈天泽一愣:“什么两样东西?”

  “儿子和信仰!”老叶面色十分认真的回应道。

  谭枫和沈天泽被老叶说的同时一愣。

  “我儿子不学好,跟社会上的小崽子弄一块瞎混,最后把命都混没了……我他妈愧疚啊……我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死了的媳妇……广z的郑大炮知道,我不是正常从国安退下来的……是因为我在柬埔寨没能救活,我们当时一把手的亲外甥……人家是来镀金的……我他妈的还傻bb的给人家安排任务……”老叶有些语无伦次的喝着白酒咒骂道:“我不是正常退下来的……没有工作分配,身上挂着档案……啥啥干不了……只能整个黑诊所养活孩子。我寻思刚到部队的时候,自己就是学医的……整个小诊所,打点擦边球,养活养活孩子得了……但就是这个黑诊所让我儿子学坏了……来这儿看病的……什么人都有……我儿子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是我的错!”

  沈天泽和谭枫喝着酒,发现老叶眼泪已经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了。

  “我儿子犯罪了,他被法院判死,那我无话可说……因为我也没权利替他去死,去挨枪子。但他不是被法院判死的啊,他是活活被人开枪打重伤,治不好才死的。吴占涛开枪的时候我他妈就在旁边……!”老叶瞪着眼珠子骂道:“但是,罪不至死的人死了,罪该万死的人却他妈的判了八年!就今天,就现在,我儿子和我前半生一直坚定不移的信仰,没了!全没了!!”

  “老叶……!”谭枫还想劝。

  “你不用劝,你们这代人没有信仰……你们就认钱,我和你们不一样!”老叶也许是醉了,也许是真的难过,他趴在桌子上呢喃道:“衣服脱了,我和他们干到底,干到底!”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