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四六一章 赌徒付志松

第四六一章 赌徒付志松

  方沐兰撇嘴看着沈天泽啐骂道:“……死样,你哪儿讨人喜欢啊,就睡你?!”

  “我跟你说昂,哥喝多了,你要硬来,那在法律上可算迷.奸昂……!”沈天泽迷迷糊糊的扯着犊子。

  “滚一边去吧。”方沐兰给沈天泽脱了鞋和衣服后,就从抽屉里拿出一次性内裤说道:“你自己换上,明儿一早我给你买新的。”

  “钱谈妥了,你回去就辞职吧,我的会所需要你,”沈天泽揉着太阳穴说道:“来这儿直接当经理。”

  方沐兰在月光下看着沈天泽的脸颊,沉默半晌后应道:“再说吧!”

  “啥叫再说啊,”沈天泽有些不理解的问道:“你怕我给你开的钱少啊?”

  “傻子一个,不聊了。”方沐兰斜眼骂了一句后,转身就往客房外走去。

  “难道挖你这个人才,我还得性.贿.赂一下吗?”沈天泽调侃着问道。

  “滚,嘴真脏!”方沐兰莞尔一笑,关门就走了出去。

  ……

  晚上,赤F监狱内。

  还剩不到三个月刑期的付志松,此刻正坐在大队长的屋内,看着七八个新调来的管事儿犯人用扑克玩着推牌九。

  “……你们这输了赢了,怎么算呐?”付志松背手站在床铺下面问了一句。

  “都是短刑期的,输了的打借条,出去算呗。”领头的犯人随口回了一句。

  “那出去要不给呢?”付志松挺感兴趣的问道。

  “你要玩,就把判决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上面有你家庭住址和户籍所在地,你要不给,那就得上你家找去。”领头的犯人笑着回了一句。

  付志松沉默半晌后又问:“你们玩多大的?”

  “五百块钱最小注,五千块钱封顶,现金要输没了,就直接下借条压注。”领头犯人再次解释了一句。

  “那我押五千块钱。”付志松跃跃欲试的说了一句。

  “……你有现金吗?”

  “有。”付志松低头就脱下了两只鞋,从两个鞋垫里拿出了五千块钱。

  “我艹,你挺有货啊,兜里装这么多现金?”

  “你在哪儿掏腾的啊?”

  “……!”

  众犯人都挺惊讶的问道。

  “呵呵,攒的!”付志松一笑,并没有说这些现金是沈天泽在的时候,别人专门给他上供要求照顾的好处费。

  “那来吧,你押哪一门?”推局的犯人问了一句。

  “天门,五千。”

  “那我可开牌了昂?”

  “开吧!”

  话音落,付志松就跟着这帮新来的犯人推起了牌九,而且他玩这玩应喜欢下大注,输赢就看几把牌,赢了就走,输了也不恋战。

  第一把。

  付志松5头6尾,被8点天罡杀了,直接输了五千块钱。

  第二把,付志松又回屋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五千块钱压天门,但点子不好,依然被庄八九点杀了。

  两把牌,付志松输了一万块钱现金,而在这里面一万块钱现金,那绝对不算是小数。

  “还玩吗?”领头犯人张嘴问了一句。

  付志松输完之后,脸色煞白的看着领头犯人问道:“你是不是用袖子走牌了?”

  走牌,东北耍钱人之间的专业术语,意思就是有一方在赌博的时候玩鬼了,作假了,用袖子藏牌换牌了。

  “什么走牌了?你查查牌数,看少没少一张!”领头犯人瞪着眼珠子回了一句。

  “你都走完了,把牌还回去了,我刚才看见你拿袖子换了。”付志松语气肯定的怼了一句。

  “能玩得起就玩,玩不起就别玩!我他妈的坐在上铺,手指头多动一下大家都能看见,我走个JB牌了?!”领头的犯人站起了身。

  “你他妈骂谁?”付志松皱着眉头喝问道。

  “别吵了!”大队长皱眉劝了一句。

  “骂你咋地?”

  “我艹你妈!”付志松上去就是一拳。

  “揍他!”

  领头犯人往后一躲后,顿时就冲着其他几个熟悉的同监犯人喊了一句。

  “呼啦啦!”

  话音落,七八个人霹雳扑咚的就从床上跳了下来,扯着付志松就是一顿炮拳。而付志松所住的寝室离这儿有点远,所以他监内的朋友都没有听到声响,也没有过来帮忙。

  “你妈了个B!”

  付志松被打了两三分钟后,依旧没服,扯着领头犯人的脖领子,就要将他的脑袋往暖气管子上撞。

  “嘭!”

  “噗嗤!”

  就在这时,有一个犯人拿着硬塑料的小马扎,一下就砸在了付志松的脑袋上,并且马扎碎裂后,有一块凸起的塑料正好就在付志松的眼睛上划了一下。

  “啊!!”

  付志松捂着眼睛惨叫一声,疯了一样的就要抢过马扎,用凸起的硬塑料往打他的那个犯人的脖子上抹去。

  “滴玲玲!”

  管教拉起警铃拎着胶皮棍子就冲进了屋内,随即先是将带头赌博的犯人们一顿削后,才伸手扶起付志松问道:“你怎么样?”

  “我他妈眼睛看不见了。”付志松满头是血的回了一句。

  “你说你,自己咋进来的不知道吗?怎么在这里面还不闲着,还他妈赌?”管教无语的骂道:“你这么整下去,早晚得死在赌上。”

  付志松捂着脸,指着那个打自己的犯人就吼了一句:“艹你妈的,我眼睛要是看不见了,回来就整死你。”

  犯人看着有点发疯的付志松,低着头,也没有吭声。

  “别吵吵了。”管教劝了一句后,带着付志松就往外边走边说道:“先去医院,你一会想办法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他们给你拿点钱送医院去!”

  “不打,家里存不少钱了。”

  “那你不看病啊?不存钱,政府给你掏啊?服刑期间耍钱,还他妈斗殴,我给你加刑你信不信?”管教瞪着眼珠子骂了一句。

  付志松沉默半晌后,咬牙回了一句:“给我朋友打一个吧,让他给我存点钱。”

  “朋友叫啥啊?”

  “沈天泽。”

  “沈天泽,前几天刚出去的那个?”

  “对。”付志松点头。

  “别JB扯淡了,在这里面认识的人,出去之后谁认识你啊,人家凭啥给你存钱啊?”管教无语的骂了一句。

  “你就打吧,他肯定能给我存。”付志松坚持着说了一句。

  ……

  当天晚上,管教给沈天泽打电话,后者没接。

  第二日一早,沈天泽醒了之后,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只见上面有十几个的未接电话。

  ……

  另外一头,东北H市。

  一名青年坐在某餐桌上,斜眼冲人人歌厅的老板问道:“你说小泽要开夜总会了,还要管你借钱?”

  P.S.:今晚凌晨有加更。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