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四六二章 咱俩是钱的事儿么?

第四六二章 咱俩是钱的事儿么?

  沈天泽早晨醒了之后,低头一看手机里的十几个未接电话,就立马拨通了过去。

  “喂?”

  “你好,哪位?”

  “沈天泽吧,我是张管教,有印象吗?”

  “哎呦,张管教啊,你好,你好。”沈天泽挺意外的笑着问道:“你咋知道我电话呢,想我了啊?”

  “哈哈。”张管教调侃着回应道:“我想你是啥好事儿啊,不怕进来再呆一年半啊?”

  “那不能,经过你的劝诫和思想工作,我是彻底重新做人了。”沈天泽与对方调笑了一句。

  “别扯淡了,跟你说点正事儿。”张管教寒暄两句后,就直奔主题的问道:“你在里面和付志松的关系挺好的吧?”

  “啊,挺好的啊。”

  “艹,这小子昨天在监里跟别人玩扑克,两帮人弄急眼了,让人给眼睛划了一下,现在在医院呢。我说让他家里存点钱,但他说家里没钱……这没办法,我才给你打个电话,你看你能不能帮帮他。这小子也快出去了,但他玩扑克和别人打仗,监狱也不能管,让领导知道了可能还得收拾他,你明白吧?”张管教话语挺实在的介绍了一下付志松的情况。

  “啊!”沈天泽一愣后,无语的回应道:“小松就是愿意耍点钱,没别的毛病,给你添麻烦了昂,张管教!”

  “没事儿,都是老人了,混熟了,要不然我也不能管。”

  “两万够吗?”沈天泽问了一下钱数。

  “够了,够了。”张管教立即点头回应道:“一万块钱就差不多了。”

  “不用,我让人给你送两万去,一万给他看病,一万你拿着买点烟抽,在里面你也没少照顾我。”沈天泽是一个在交朋友上毫不吝啬的人,他知道在里面认识的一些人,出来是没必要联系的,但他也知道有些人品靠谱,社会地位又相等的朋友,还是要保持一定关系的。

  张管教听着沈天泽的话一笑:“你快别扯淡了,我可不敢抽你的烟,说不上哪天你就得让我办事儿。”

  “哈哈,不能啊。”沈天泽一笑问道:“你在哪个医院?”

  “六院。”

  “行,我一会就让人送过去。”

  “好勒,那就这样哈。”

  “嗯,好勒。”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随即沈天泽又给家里的小吉去了个电话,坚持让他给张管教送去了两万块钱,一万给付志松看病,一万给张管教买烟抽。

  沈天泽在监狱里的时候,就和付志松关系处的不错,也知道他除了愿意耍点钱以外,没啥大的毛病,所以沈天泽曾跟他说过:“如果你要出来没事儿干,就来我公司,大家一块挣点钱。”

  付志松没进监狱之前,是在南方给一个大哥开车的。这个大哥是职业玩赌的,常年在全国各地跑,而且也是属于一年不开张,开张就吃三年的路子。他要盯上一个赌局,经常是养好长一段时间,才领着自己这帮小徒弟干活,几个人合伙做个鬼。有的时候两三把牌就能整个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所以付志松在外面的时候,混的还算不错,也跟这个大哥学过一些赌局上能玩的技巧。

  但据付志松自己说,他是因为过年回家看老爹的时候,手痒在其他村的赌局上玩了两把,因为一颗扑克掉在了地上,才跟人打了起来。沈天泽问他是不是玩鬼了,但付志松坚持说没有,只说自己是不小心碰到地上的,并没有真的换牌。

  如果没有回家过年时跟别人干起来这事儿,付志松可能过年完就又去南方找那个大哥了。但出了这个事儿后,俩人就失去了联系,所以他才答应了小泽的邀请。

  而小泽心里也觉得,但凡在社会上混的,哪个身上能没点小毛病,所以付志松愿意耍个钱啥的,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更何况小泽也一直想在会所里摆个局,专门给有钱的赌棍玩,所以俩人在里面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付志松只要一出来,就来新时代公司上班。

  ……

  处理完付志松的事儿后,沈天泽就又单独找方沐兰吃了个早餐。

  “哥们,咱俩好好商量商量,你把自己手下那些漂亮姑娘,都领赤F去呗!”沈天泽近乎于哀求的看着方沐兰说道:“会所这个玩应你也知道,手里的姑娘不靓,那是留不住人的。”

  “……不是,你能不能别老管我叫哥们啊,谁是你哥们啊?”方沐兰喝着粥,直翻白眼的看着沈天泽训斥道。

  “你要能帮我把这事儿办了,你让我管你叫皇后都行。”沈天泽双手合十的再次哀求道。

  “上海现在一个平台都五百块钱了,你赤F能要上这个价吗?”方沐兰皱眉问道。

  “五百应该差不多,咱们做的是高级会所,虽然各方面的消费层次肯定会比上H差一些,但也不会差太多。”沈天泽硬着头皮回应道。

  “出来干这个的姑娘,心里都是奔着钱的,咱们有言在先,如果你那里生意不行,姑娘要是自己非得走,那我也留不住。”方沐兰脸色变得认真的回了一句。

  “行,我明白。”沈天泽能理解的点了点头。

  “那我一会就回上H,跟我手下的那几组姑娘说一说,弄不好还要去一趟广Z。我有个姐们也在那边当经理,手里有不少姑娘,我劝劝她,看她能不能一块去赤F。”

  “哥们,你太够意思了!”

  “我说了,你别叫哥们,傻不傻啊!”方沐兰瞪着大眼睛,有些要发火的吼了一句。

  “你干什么啊,为啥反应这么大啊?”

  “我听着烦啊!姐长的这么风情万种,你天天老叫我哥们,自信心都给我叫没了……!”方沐兰撇嘴回了一句。

  “那我叫啥啊?小兰,兰兰,木兰?不行叫小方吧!”

  “小方?我特么还安妮呢!滚滚滚,不吃了,我走了。”方沐兰拎着包包就站了起来。

  “哎,你等会,我让二胖给你拿下来点活动经费,你全程坐飞机吧,要不然太遭罪了。”沈天泽说着就要掏出电话。

  “要给钱呀?”方沐兰笑着问了一句。

  “对,你等会!”

  “你欠我的,是钱上的事儿吗?”方沐兰斜眼啐骂道:“上H那么好的场子我都不干了,跟你去赤F大草原上搞什么破会所,换个人谁搭理你啊!”

  “咱俩不是有感情基础吗?”沈天泽最近求人的时候太多,基本属于天天在各种男女面前卖骚。

  “卧槽,你真是个缺心眼。”方沐兰无语的摇了摇头,拎着包包就离开了酒店。

  ……

  三天后,沈天泽回到了赤F,并且从骆嘉俊那儿要来了五百万的投资。紧跟着人人歌厅的老板朱哥又借给了小泽一百五十万,并且他借出的这个数目,让小泽非常震惊,因为他根本没想到朱哥能给他拿出这么多钱。

  钱有了之后,沈天泽就正式开始运作会所的项目,并且通过谭枫和顾柏顺的关系,顺利花三百八十万拿下了红山采摘园的果园,主楼等一套地皮。

  再过三个月,时间来到秋季末的十月中旬,而这时会所的七层主楼已经封顶,沈天泽请人算了个好日子,准备办个酒席,招待一下各路朋友。

  ……

  酒席开始的前三天,付志松正式出狱。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