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正道潜龙 > 第六一一章 小人与狗

第六一一章 小人与狗

  蒋光楠在电话内听着涂啸绅的话,眉头紧皱的回了一句:“我都跟你说了,你说那事儿我不好跟他张嘴。而且一旦要说了,他要不答应,那就很尴尬了啊。更何况现在骆嘉俊对他正是好的时候,他没有理由同意咱的想法啊。”

  涂啸绅思考半晌后,才轻声回了一句:“这事儿你要尽心办,因为只要我一出去,那和骆嘉俊翻脸就是早晚的事儿……但不要太急,不要惹得他对你反感,他这边是一步很重要的棋。”

  “我明白。”

  “嗯,那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而蒋光楠拿着电话,坐在老板椅上,有些感慨的嘀咕了一句:“路都走偏了,哥几个还能在一块吗?”

  ……

  一周后,赤F。

  沈天泽,二胖等人去呼市跟小艾还有陆涛谈事儿之后,家里留下的这帮人也忙碌了起来,因为会所再次开业之后,生意逐渐就回温了。上层的圈子就那么大,再加上小泽这个会所在内M地区也是独一家,所以口碑一旦形成了,那想尝尝鲜的人就都蜂拥着找过来了。

  会所赌局上,付志松穿着半袖T恤,背着手走到牌九桌旁边扫了两眼后,转身就冲小迷糊问道:“输赢怎么样啊?”

  “这个点都开始玩大的了,不到一小时咱水钱就抽了一万五。”小迷糊之前就是个无业游民,现在依靠着付志松的关系上局了,那他自然就对后者变得更加尊重了:“呵呵,今晚照这样玩下去,咱整个七八万的水钱一点问题都没有。”

  “局上的人手脚都干净吧?”

  “有你在这儿压场,谁敢在这儿整事儿,不打死他啊?”小迷糊再次暗捧了一下付志松。但他说这话也不完全是夸张,因为付志松接管赌局的第二天,就办了一件露脸的事儿。

  那天晚上,有一个呼伦B尔的有钱大佬在KTV喝多了之后,非得要上局上推两把,当时小泽和二胖他们都在场,不过大佬运气有点不佳,玩了不到十把牌输了六十多万,几乎一家钱都没赢到。

  由于这个大哥是小艾那边介绍来的,所以小泽就劝他让他别玩了。但大哥刚开始可能抱着的是乐呵乐呵的心态,可输了六十多万后,就有点红眼了,沾在局上了,死活要往回捞一捞。可站在旁边的付志松却看出了门道,因为赢钱最多的是两个生脸外地人,一个负责押,一个就站在他旁边看热闹,所以付志松趴在大哥耳边说了几句后,就替他玩了两把。

  前两把,付志松又输了这大哥二十多万,当时沈天泽脸都绿了,以为付志松又控制不住了,见到赌局就失去理智了。可没想到付志松输完之后,就宣布不推了,并且强拉着输钱的那个大哥走了,并且一再跟沈天泽保证,这钱他会拿回来。

  沈天泽,二胖等人刚开始以为付志松是吹牛B,但没想到这小子晚上喝了点酒,领着场子里的四个兄弟,直接在门口就给那俩外地人堵住了。

  “你干啥啊?”

  “来,你把右手抬起来。”付志松指着左侧的一个中年说了一句。

  “你算干啥的,我凭啥抬起来?”

  “嘭!”

  付志松一棒球棍子砸下去,直接打倒中年,踩着他右臂将袖子撸起来,直接就在他皮肤表层上撕下来一层假皮,而假皮里面就藏了三张扑克,两个Q,一个2。

  “你还有啥说的?”付志松低头问了一句。

  两个中年都没吭声。

  “你是走牌的,你是递牌的,知道因为啥没在局上动你们吗?”付志松又问。

  身上挨了一棒球棍子的中年,咬牙回了一句:“谢了,哥们!”

  “赢走多少来着?”付志松满嘴酒气的又问。

  “……不到七十万。”

  “赢谁的,自己给我还回去。”付志松指着中年的脸颊,目光极其凶悍的骂道:“还完钱,你俩出来咱们再谈!”

  话音落,两个中年对视一眼后,就背着两个黑皮包,进屋把赢来的钱,还有自己带来的本钱,全还给被坑的赌徒了。并且为了自己能囫囵个的走出去,还给那个呼L贝尔的大哥跪下磕头了……可即使这样,二人出了场子之后,付志松依旧往地上扔了两把菜刀:“自己剁!”

  “扑咚!”

  两个中年闻声就跪在了地上,言语极其谦卑的说道:“大哥,局上没拆穿我们,算给我们留了一命,你再行行好,手指头给我留下吧……这要没了一根,以后我就没法上局了,就得饿死。”

  “能不能上局,那是你的事儿,我抓住你了该怎么办,那是我的事儿。”付志松态度极其坚决的说道:“你自己来,我一人就要一根,要让我来,那就一万块钱一根!”

  周琦在旁边几乎目睹了整个过程,顿时感觉付志松态度有点太强硬,基本奔着断人家后路去的,所以张嘴劝了一句:“钱也还了,差不多就得了。”

  “哥们,你不懂这帮赌徒,他们是最没脸的人。今天你不把这俩收拾怕了,明天就还有人敢过来整事儿。”付志松解释了一句后,就再次冲着二人吼道:“剁不剁?!”

  当晚,两个中年狼狈的离开了会所,而付志松的办公室柜子里,多了一个装着福尔马林的瓶子,里面泡着两根断指,并且每回一请其他赌徒吃饭喝酒,就装醉的拿出来这个瓶子显摆:“艹你妈的,坑我钱,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坑我兄弟钱……我让你这辈子都不敢上桌!”

  至此一战,会所的赌局基本上就干净了,几乎没有敢再耍鬼的了,而付志松的恶名也响彻在了圈子内,大家都知道这小子牲口,做事儿干净利索,不留情面。

  所以,小迷糊这种善于溜须拍马的人,经常会跟别人提起这事儿,从而来暗捧付志松,满足后者的些许虚荣心。

  付志松在赌局上扫了一圈后,低头就冲着小迷糊交代道:“钱只要一够三十万,马上就送财务室,而且不用背着赌徒,就让他们知道赌局上只有流动资金,没有大钱,这样少麻烦。”

  “我知道了。”小迷糊点了点头。

  “行,我去办公室眯瞪一会,有事儿你叫我。”

  “好!”

  话音落,付志松转身就去了休息室,而小迷糊则是非常牛B的坐在沙发上,将两腿搭在茶几桌上,宛若某地区江湖大佬一般,看着非常有派。

  走廊内。

  刘尚恩和赵雪松,一人拎着两暖壶热水,腋下还夹着两三条三五香烟,迈步就进了赌局。

  “麻烦了,哥们,把水放桌上就行,烟我一会拆开放茶盘里。”孙智客气的说了一句。

  “呵呵,没事儿。”赵雪松笑着回了一句。

  “哎,大菠萝!艹,你有没有点眼力价啊?来,给屋里地给我擦一擦,看着太埋汰了。”小迷糊歪叼着烟,左手端着茶壶喊了一句。

  刘尚恩神烦这个小迷糊,因为他感觉此人太过嘚瑟,经常有事儿没事儿的就使唤自己和大菠萝,并且干的活儿还都不是自己分内的事儿。

  “楼下,还有事儿,擦不了。”刘尚恩扔下一句后,转身就走。

  “艹,我还使唤不动你俩咋地,擦个地能用多长时间?”小迷糊斜眼骂了一句。

  话音落,憨厚的大菠萝就冲着小迷糊点头回了一句:“行,我擦吧。”

  “你怎么那么贱呢,楼下的活儿你干完了?”刘尚恩皱眉回了一句。

  “呵呵,没事儿,多干点活累不死。你先下去吧,我擦完就过去。”赵雪松笑着劝了一句。

  “你……活该让人欺负死!”刘尚恩恨铁不成钢的扔下一句后,转身就走了。

  “艹,这小B崽子挺跳的啊。”小迷糊阴着脸看着刘尚恩的背影就骂了一句。

  ……

  呼市。

  沈天泽疲惫的回到酒店后,就一头扎在了床上。

  “这事儿谈的也真够可以的了,你和艾青天天见面,到现在还没把事情敲死?”方沐岚敷着面膜,有些酸溜溜的说了一句。

  “快了。”

  “我看你再跟她谈下去,晚上都不能回来了。”方沐岚翻了翻白眼。

  “别找茬了,行不?我真累了!”

  “到底要干什么项目啊?”

  “基本已经确定了,最晚下个月,咱就得在呼H开个新公司了。”沈天泽趴在床上,感慨着说道:“来这儿三年了,现在才算是有点资本了。”

看过《正道潜龙》的书友还喜欢